第五十五章司徒纤云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没动静?什么情况?难不成自己准确判断出差错了?也不是啊亲,我但是充满自信满满的一次出手的,人竟然没来?这也不是给苏子扬看笑话吗,这也太没面子了吧。苏天芳抽回了动作,装作淡定喝茶。苏子扬的目光却依旧逗留在那个方位。“师父,你射什么呢?怎么没东西?”苏天芳云淡风苏天芳收回了动作,假装淡定饮茶。苏子扬的目光却依旧停留在那个方位。。...

没动静?什么情况?难不成自己判断出错了?不是啊亲,我可是自信满满的出手的,人居然没来?这不是给苏子扬看笑话吗,这也太没面子了吧。

苏天芳收回了动作,假装淡定饮茶。苏子扬的目光却依旧停留在那个方位。

“师父,你射什么呢?怎么没东西?”

苏天芳云淡风轻的说道:“没事儿,等一下继续。”

苏天芳直接转移苏子扬的注意力来缓解自己的尴尬。

但是苏天芳越想越觉得人应该就是在那里,她对着目光所致之处,站起来,紧接着绫身一跃,运行轻功飞了上去,预想的落脚点就在她盯上的那树枝。

她身姿轻盈,手中的茶稳稳的停留在杯中,半滴不撒,就像是静置放在桌上,没有被移动一般。

眼看即将落脚,苏天芳伸出手来打算扶住旁边的树干,让自己好站稳,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一剑口,她本就急速向那里飞过去,于是乎她的脖子差几公分就撞到那剑口上了,吓得苏天芳顿时寒毛倒竖。

她急忙拿起手中的茶杯往剑口砸去,剑口也如她所愿的被茶杯给弹飞了,只是那可怜的茶杯换来了一个身碎的结局,碎片径直的砸落,有的还撞落到了树干上才到了地上。

而剑口被弹飞的后一刻,苏天芳也稳稳的在树干上落了脚,防止剑口下一秒快速回过来,伤到自己,她脚下赶紧向树干借力,一蹬腿然后跳到了另一旁的树干上。

看着那破碎了的茶杯,苏天芳那叫一个心疼,嘴上叹息了一句:“老娘的银子呀,败家玩意儿。”

耳畔,是司徒纤云气定神闲的声音:“师父,你这也太大意了吧。”

苏天芳一瞪眼,再次跃起的身影,跌落到了另一方树枝杆上,目光所及之处,是司徒纤云那得意的嘴脸。

“你……”

苏天芳明显是感觉到有些难以置信,这家伙前一刻还在另一方差点成功以剑口抵自己的脖子,没想到后一刻却这么快就转到了自己的身后。

看着眼前人,苏天芳笑着:“我倒也没想到这一纸书信还真的能把你给联系到,你这每日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我还以为你已经被反杀了。”

“反杀?”

这下轮到司徒纤云笑了:“要是哪天江湖上传出来,我死了的传言,那也只是假话而已,况且………”

“哇……师父!这就是你说的大师兄吗?”

司徒纤云原本所有的话都到了嘴边,却突然被一道声音给打断了,于是有些不满的看向了苏子扬。

苏子扬只是看到男子一袭白色长衫,身材修长,让人一眼看去,尤为养眼,没有一丝不合的感觉,手中紧握长剑,傲然站立在树上,一白色发冠将其乌黑的长发束于顶上。其脸上,带着一副银色面具,遮掩住了半张脸,但其透出的半张脸却是俊美刚毅,菱角分明,只是这脸上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生人莫近,寒气逼人,看着便觉得是十分的厉害,所以就忍不住开口询问。

司徒纤云看向他之后,两个人的目光对上了,吓得苏子扬一个激灵,没敢继续问下去。

司徒纤云淡淡的开口问道:“这就是你要让我帮你教的新徒弟?”

苏天芳点了点头:“这是我堂弟。”

“既然是你的弟弟,你交他不就好了,为何还要将我寻来?”

苏天芳甚是无奈的说道:“他无意中看见了我会武功,死活要拜我为师,已经缠了我许久了,让我教他武功,我不善为师,所以也没有什么能教他的,但是我想你一定可以。”

司徒纤云撇嘴:“你晓得你不善为师,你当初还强行要收我为徒?”

苏天芳笑了笑:“但是我比你厉害呀,你当我徒弟也亏不了你。”

司徒纤云不屑:“你当初赢了我全然是侥幸,况且我可忘不了你当时还趁人之危。”

“哎呀,别提那种过往之事了,伤感情,你就看看树下那个小子,可教不可教一句话。”

但是心里头又有另一个想法,管你可不可以,这个人你必须要给老娘教,不然老娘逮到机会揍死你,人都来这了,你就休想跑。

司徒纤云一副睥睨天下的模样,看着树下桌旁站着的苏子扬。

“教倒是可以教,不过我看他的样子有点傻,怕是学不会。”

苏天芳憨笑:“学会学不会,你且教他一些花拳绣腿,让他能自保即可,我又不需要你将他调教成武林高手。”

“多少银子?”

“银子?”

“我既然身为杀手,自然需要做生意的,每接一单的佣金都不低于千两,我既然拿做生意的时间来教你徒弟,难道收取费用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苏天芳听完这话嘴角抽了抽,尼玛的,这话讲的好认真的哦,还理所应当想收老娘的钱,你做梦吧。

“我的好大徒呀,你睁大眼睛看仔细,这树下的人可是你的师弟呀,你说身为你的师弟,要是在这江湖上连一些臭鱼烂虾都打不过,这可不单止,是丢我的面子,可是也丢你的面子,再怎么说你们也算得上是师出同门,你想想知道,这道上人要是知道你师弟都那么菜了,那你在他们眼里能排号到哪里?”

“嗬。”司徒纤云不屑的笑了笑,“我只是认了你这个师傅,而且是愿赌服输而来的,这个师弟我可无福消受,你既然不会教又不给我付钱,那你另请高明吧。”

司徒纤云说完,缓缓转身,像是随时都要走。

苏天芳看着这形势不妙呀,他就是感觉这家伙还是挺闲的,所以才打算叫他来,让他帮自己解决这个麻烦,这家伙要是选手不干的话,自己还上哪里去找人。

苏天芳二话不说跳过去,直接对司徒纤云出手,她想好了,别的不管,先把人打晕了再说,然后捆起来,以暴力制服,这家伙反正就是一个吃硬不吃软的人。

然而司徒纤云像是也早已经料到会有这一幕,他已经赶在苏天芳动手之前离开了那个位置,让苏天芳扑了个空。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天芳在上

评分 10
作者:姜宏晨
分类:科幻体裁
评语: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猜你喜欢
二十七
14596 人在追
肖肖年约四十出头,黑瘦,个子不高,辅机厂销售科长,绝对是一名资深的销售人员!每回他来新启元,都是直接找的朱晓部长,说句老实话,别的虾兵蟹将的又经常换,他还真没瞧上,王朝是原来老板身边的人,上来就打电话跟他还价,软磨硬泡的,他还真给了他脸,忍一些大厂和朱晓平时就是这么玩的,这边厢让部长在手下人面前树立威信,另一边也让你明白,我们这些大厂家不是谁都能使唤得了的。时间长了就让人心里自然形成一种认知,某某厂家只有部长出面才能搞定!。
第五十六章 我咋感觉魏老师脖子上的草莓,露的那么刻意呢?
从一中夜市离开,魏凛开车把程宗带回了皇冠假日酒店,晚上她还要上侯老师的表演课。“你乖乖的等我,我一会就下课了。”程宗把魏凛按在沙发上坐下,像安抚小狗一样,在他脑门上亲了一下。“嗯。”魏凛轻应了一声。可能侯老太太感觉程宗有了很大进步,越教她感“你乖乖的等我,我一会就下课了。”程宗把魏凛按在沙发上坐下,像安抚小狗一样,在他脑门上亲了一下。。
悠闲小农女
17075 人在追
-------梁田田一不小心再次穿越了,家徒四壁还明明碰上战火纷落,母亲离世了,留下的四个小萝卜头,梁田田则表示亚历山大。都说后妈不不靠谱,没想起这年头后奶更不不靠谱。果断带着哥哥弟弟另过,梁田田手握空间谋算着,“我是先发大财啊但是先发大财呢?”凌旭醒过来意外发现自己居然复活到了小时候,再回忆这一生的辉煌的历史他突然意外发现,让他记忆深刻地的仅有那个当初从山沟沟里一同走出来的小娘子。当再次穿越女碰上复活男,梁田田则表示但是银子很好看。漫山的清脆早已不见,呼呼的北风夹杂着雪片打在人脸上生疼。。
一个不吓人的故事
13780 人在追
丧失了一切,坦然面对自己死亡……,不这也不是我想的结果……乌云笼罩下的城市显得很压抑,就好像风沐现在的心情,冰冷的雨水打在身上,风沐没有打伞,任由雨水冲刷,风沐压抑着自己濒临崩溃的情绪,一步一步的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想做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现在不想停下。。
深与沉
23909 人在追
懿乔文――守护着你,纵然坠入幽暗。背景:王者大陆世界。善意提醒:抄袭盗窃必究!让我们一起杜绝“抄袭、盗窃他人劳动成果”的不良(违法)行为!。
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女
11584 人在追
舒予穿书了,成了一个被作死男配连累到,只登场两次最后被流放千里的可伶炮灰。在意外发现自己难以变化结果后,舒予最终决定吃点喝个躺平了等。谁明白被流放还没来,却突然被及时告知她也不是舒家的女儿。她的亲生父母是生活困苦入不敷出连房子都漏着风的农户。而舒家为了掩藏她这个污点最终决定抹消了她。舒予:来啊,我打不死你们。重返亲生父母身边,舒予眼瞅着着端上桌放到自己面前的一盘咸菜一碗稀饭,和父母很紧张又手足无措的表情,终于等到叹了口气。不能够躺平了,要不然要饿肚子了。四岁的小舒予瘦弱的身子趴在地上,四肢着地,明明整个身子都在害怕的瑟瑟发抖,却还是虚张声势的凶狠的对着面前的狗子汪汪叫,试图将它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