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禹笙身世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苏天芳听见他们说是以自己手上的胎记来认出来自己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看那块小小的不怎么不起眼的的胎记,她内心有些想笑,这相认的方式这么简单的吗,就凭这两块小小的胎记就判定了自己是他们要找的人,多多少少都但是会觉得有些荒唐了,但是,就这种时代,想要进一步扩大看着这手上的胎记,这些年她慢慢长大了,这块胎记也并没有跟着长大,而且还越发的颜色变淡了,感觉就要消失了。。...

苏天芳听到他们说是以自己手上的胎记来认出自己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看那块小小的不怎么起眼的胎记,她内心有些想笑,这认亲的方式这么简单吗,就凭这一块小小的胎记就认定了自己是他们要找的人,多多少少都还是觉得有些荒谬了,不过,就这种时代,想要进一步确认两人之间的关系的话,能用的方法确实也是挺少,条件有限,不过不知道这里流行不流行滴血认亲,虽然这个认亲的方法也是很荒谬,并没有什么合理的依据。

看着这手上的胎记,这些年她慢慢长大了,这块胎记也并没有跟着长大,而且还越发的颜色变淡了,感觉就要消失了。

苏天芳的手指轻敲桌面,听完了他们了这整个曾经过往,然后心平气和的问他们:“所以,这个禹笙……就是那禹少群的儿子?”

没有第一下,便得到他们两个人的回复,苏天芳再次问道:“是不是?”

苏御点了点头:“据现在所知,他确实是。”

苏天芳又问道:“既然他就是,那为何去年你们没有认出来他?现如今却突然要改变主意?”

苏御和林莞面面相觑。

“当初禹大将军卸甲归田,他却没有告诉我们,所以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是去往了哪里,也没有其他人有他们的消息,当初给你定下的娃娃亲,只有我们四个人在场,你娘去世了,禹大哥后来也去世了,我们并不知道禹大哥到底有没有将这门启亲事告知禹大将军,我们也没有来得及跟他们说。”

“既然你们当初便已经断了联络,那你又如何确定现如今的禹笙,就是当初你们那禹少群大哥的儿子?怎么,他也有一个胎记什么的,让你们去认?再者,既然已经卸甲归田了,那想必当初或许也是避讳,怕那当皇帝的忌讳他功高盖主,所以才选择功成身退,保留一家人的性命,即然如此,都退出去了,又为何再回来?

而且,如果真的有如你们所言,你们那大哥的死另有蹊跷,怕是唐烨逃脱不了干系,那为何他们还是能安然无恙的在这城中呆那么多年?且俗话说得好,斩草除根,不可能留着小的来威胁自己,但今日我在那琉璃殿看到皇帝老儿对苏御可是不一般,寻常百姓人家冒犯龙颜恐怕已然是死罪,然而他禹笙却这般无理,黄帝也没有怪罪于他,看那模样,倒挺像是亏欠了什么?所以才偏爱,况且他一家人不为官,且与皇室非亲非故,为何能在皇后生辰宴之日自由入宫中?”

面对苏天芳那霹雳无敌连环弹一般的层层追问,两夫妻皆是哑口无言,不知道能说什么,最后还是苏御从怀中把沈巍然给他的那一本书递给了苏天芳。

因为书中的消息重要,苏御害怕家中的丫鬟进房中收拾东西的时候会看到,预防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于是他便随身带着这本书。

苏天芳把书接了过来,看着封面上面没有一个字。

“这是什么?”

“关于你的种种问题,这本书里面都大致能给你一个答案,这是我托你沈叔叔帮忙查到的。”

书中有答案?苏天芳听完了之后半信半疑的把手中书给打开了。

苏天芳看着书中的内容,从一开始的处之泰然,到最后慢慢的皱起了眉头,整个人都变得深沉了起来,他们两个看着她的表情变化并没有打断她。

原来这大将军带着一家人离开没两年之后就又悄悄回来了,然后便在这城中经商,而且是慢慢的发展起来的,所以外人看不出来一点的端倪,事实上一个普通的商家发展起来也没有多少人会在意他的兴衰,在意的也只有对家。

而这禹大将军属实是宝刀未老,战场上披荆斩棘,所向披靡,商场上也一样能无往不利,稳操胜券,对付一些商场老泥鳅也是游刃有余,于是乎这近十年的时间下来,虽说这家底相对于世代经商的苏家来说还是薄弱了一些,但是也丝毫不差。

苏天芳看着这基本的小资料,感觉也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呀。

她抬头看了看苏御,神情中便是带着问题,仿佛是在质问他,你这到底是让我在看什么呢?这里面明显没有真正我想要的答案。

苏御看了看苏天芳看到的位置,笑了笑,说道:“你且继续往后看。”

苏天芳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然后便继续往下看。

然而后面的内容确实不一般了。

这禹家在这城中站下了脚之后,禹大将军居然就带着信物领着禹笙进了皇宫,而后面其实一切都风平浪静,也没有起任何的波澜,甚至皇帝还给了他们一份大礼——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位,而这个王位的承接人,是禹笙。

这一路看到了后面之后,苏天芳感叹道,这操作也属实是有点骚呀,身上有着这个王位,但是与这官位有关的事情是一点都不干,其实也算不上是有,这皇位是皇帝下召给他的,但是他却没有接,相当于说这个身份是官方承认的,然而他自己却不承认,有如同是,名存实亡。

不过这既然都冒着风险再度进皇宫去了,不为了荣华富贵那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就只是单纯的为了与老朋友一聚?这也太没有必要了点吧。

但是要提到荣华富贵的话,就似乎更像是个笑话,看他在宫中那番财大气粗的模样,哪像是一个缺钱的人。

苏天芳摇摇头,表示这个世界的老古董和小屁孩儿都是让人看不透。

最后她快速的将后面没什么营养的内容给全部看完,然后把书合了起来,放回到桌面上。

在这个年头打探点消息还真是容易啊,禹家这些年的事情都被打探到了,而且写在了这本子上,像是没有丝毫的遗漏。

苏天芳叹气,既然是这样子的话,那想必她自己的事情应该也是早就被对方了解的一清二楚了吧,所以对方当初一开始便冲着自己来,想要借助自己的力量,登上那原本应该是属于他们家的皇位。

自己下午在酒楼的那一番演绎,也只不过是小丑行径罢了,他们该怀疑的依旧会怀疑,最后该找上她的还是找上她。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天芳在上

评分 10
作者:姜宏晨
分类:科幻体裁
评语: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猜你喜欢
第13章 品茶会
16827 人在追
“既然你这么认可我的意见,那么我现在的要求改了,主持大朝会这个事情还就非你莫属了。”慕愿欢来了一个反向操作,“而且我不仅要你主持大朝会,还要给前来的宾暗中做文武考核,好给我挑一个十全十美的夫婿。本公主的要求可是很高的,如果这件事情出了什么差慕愿欢洋洋得意地看着慕观樾,仿佛这件这件事情对慕观樾来说是一份莫大的挑战。。
大清贵人
11861 人在追
新书《大清良人》求所有收藏!求养肥!被拆迁爆发户卫嘉树倒霉透顶再次穿越大在清朝,结果意外发现,这个在清朝竟也不是历史详细记载的那个辫子朝!不是一个叫宣立国再次穿越前辈逐步建立的新朝代。她满腹槽点没处吐,真的憋得难受啊,一直到遇见了了一只能沟通交流的阿飘君……大吐特吐后才意外发现——阿飘君姓宣名承熠,乃现今天子、开国太祖宣立国之孙也!卫嘉树:这个孙子!————————剩女姚佳欣再次穿越雍正后宫,成了一位年方二八……啊不二十六岁的无宠身体孱弱老贵人,这个年纪好、这个年纪妙,不需要争风吃醋、不需要宫斗,直接步入养老生涯。却,姚佳欣意外发现,咱们的四爷大大地竟然是复活的!老贵人干冷的夜裹挟了初春的寒意,呼啸阵阵,三更鼓声沉闷响起,各宫各院陆续落锁,里外殿门紧闭,连守夜的宫女太监也都静默无声。。
霍爷,夫人还是不肯回家
双目完全失明,生父要挖她的肝。意外怀孕了,好闺蜜要夺她的子!五年后,沈惜强势归来时,重拳发动进攻,吓破他们的狗胆!顺道给孩子上个户口。沈惜:“女儿给我,现在的!”霍厉爵:“这么急?”就解外套,优雅高贵从容不迫,慢条斯理。沈惜:“?”霍厉爵:“也不是要女儿吗?……我都也可以。”谁跟你都也可以!传说中的冷酷无情呢?杀伐非常果断呢?怎么脸皮这么厚?-人人只当沈惜幼时流落异乡山村,吃百家饭慢慢长大,却不知道养大她的人个个是大佬!娱圈女魔头、国宝级作家、古武代代传承人、中医界元老、科比球衣总冠军……“想娶我乖女儿/承继人/好朋友/关门歇业弟子……也不尿照自己,配吗?”
大佬克星白小夜
18789 人在追
【去努力型天才男主x温柔如水细心体贴绝对忠诚专情多重身份和无所不能的大佬们男主】夜的复活了!她有两个目标:一是成了大佬们二是找个大佬们抱大腿她成了大佬们很不错,而已她好不容易找到了的大佬们怎么又又又又…又挂了!她真的不想成了大佬们克星,究竟是她命太硬,但是大佬们命太薄?多年以后,夜的没办法战战兢兢的问着:“这一次…你真会挂了吧…”某人被逗乐:“安心,这一次真的会了。”(原名《西王母夜的:我的大佬们他又挂了》)白夜缓缓睁开眼睛,看向那叉着腰气势汹汹的婆子。。
清宁仙途
28842 人在追
赵清宁原本我以为她穿进的是细水长流种地文,没想起是浩淼仙途杀人夺宝的修真流…哎,道阻且长她所在的村子叫青山村,四面环山,基本与世隔绝,她穿过来半年就没出村过,信息也闭塞。不过这里的人都很淳朴,邻里相处也很融洽。远远地,清宁看到了一片低矮的房屋,加快了步伐。走进了一间院子,把猪草喂给猪,然后熟练地烧火煮饭,里屋传来阵阵咳嗽声,她把煮好的青菜粥端给娘亲李氏,李氏慈爱地摸摸她的头,清宁强忍着别扭,她芯子里好歹是个成年人,还是有点不习惯摸头。这时爹爹赵大壮和哥哥赵宽回来了,一家人坐在饭桌旁,。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
23729 人在追
【本作品作品改编漫画已在腾讯动漫上线,大家也可以去看一下啊~】被师傅捡来的小和尚五岁了,该上山找爸爸了。小和尚软软抱着一只小狼崽,迈着小短腿儿冲过去的就抱着自己爸爸的大长腿奶声奶气的叫道“爸爸!”一声爸爸,喊得五位大佬齐齐虎躯一震!软软刚找到了爸爸的时候:二号爸爸淡漠“小孩子什么的最大麻烦了。”二号爸爸轻蔑“笑话,我有这么多不喜欢我的粉丝,会在意这多出的一个小团子。”二号爸爸拎着小团子“同学你承认错误人了,回家去写作业。”三号爸爸嘴里叼着一根烟挑眉“碰瓷?”四号爸爸一脸小懵逼“我有女儿的吗?”和软软朋友相处几天之后,爸爸们齐清晨的山间还飘着浓雾,稚嫩软糯的声音就像是这山林间的鸟儿一样,啾啾叫着依赖在大鸟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