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前戏开始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娘啊,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师父呀,给徒弟留点面子呗?”看到苏天芳神情中的错愕和委屈,林莞不屑的笑了一笑。“你还喊我一声娘呢,你也反在我身上下药?还下的ch un药,胆子挺肥的呀,这几...

“娘啊,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师父呀,给徒弟留点面子呗?”

看到苏天芳神情中的错愕和委屈,林莞不屑的笑了一笑。

“你还喊我一声娘呢,你也反在我身上下药?还下的ch un药,胆子挺肥的呀,这几个月那几个老头给你喂熊心豹子胆了?”

苏天芳这下可是感到了无比的郁闷,心里也是酸酸的,她对着她爹装出一副可怜模样,求她爹救她了。

苏御看到林莞当真没有事儿,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芳儿调皮了些,这年纪也确实是爱玩的年纪,教育教育就好了。”

林莞给苏御倒了一杯茶,也给自己添了点。

“过来坐下吧。”

林莞对苏天芳说道。

苏天芳鼓了鼓嘴,过来在苏御的身边坐下了,也翻起一个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林莞也没阻止她。

“芳儿,过些天你就十七了吧。”

“是啊,十七了,各位太师傅就是跟我说我要十七了,所以就把我给赶回来了,我问他们是什么原因,他们也没跟我说。”

苏天芳漫不经心的说着,喝了一口茶之后又继续。

“在那里几个月他们都不让我好好睡觉,我还不想在那里待呢。”

苏天芳趁机告了一状。

林莞又怎会看不出来苏天芳的小心思,不过现在她却没什么心思再跟她闹。

“本来是想着让你自己来找我,我再与你说一些事情,既然现在你爹已经把你直接带过来了,那就现在把事情给说了吧。”

苏天芳故意横眉瞪目,然后不满的碎碎念说道。

“才不是爹带我来的呢,明明是我担心娘亲你的啊,所以才特意赶过来的,不信你问问爹爹。”

苏天芳卖一个乖,然后才问道。

“娘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呀?”

林莞看看苏御,似乎是在询问他,到底由他们两个谁来说接下来的事情。

“你跟她说吧。”

苏御轻轻一笑,将主权交给了林莞。

林莞避重就轻的先挑一些简单细小的事宜对苏天芳说道。

“你应该也还记得你当初多番问过我们的话,为什么我们和你叔会在这城里,而你各位太师傅却是在蝴蝶谷那边,其实你各位太师傅年轻时都在这边经营着一些商铺,他们老了自然也就退位,于是便交由我们三个在这边帮忙打理。

所以你这番回来,其实你第一个任务就是要熟悉你各个太师傅名下的所有店铺,其余的日后我再一一为你解答。”

“太师傅名下的店铺?我管这个来干嘛?还有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各位太师傅还在这里有店铺呢,我只晓得我们苏家经营的那些呀,但是那不还有爷爷管吗?就算没有爷爷也有大伯,这完全也轮不到我出手呀。”

苏天芳甚是不解。

“现在跟你说的是让你继承你太师傅的产业,你太师傅的产业与苏家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苏家除了我和你爹,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些的存在,所以你要记住,千万不能跟任何人说。”

“他们天天这样子折磨我玩我逗我,让我学习这一身武艺?完了回来继承他们的产业?”

“让你学习武艺当然不是为了这个,但眼下,带你去熟悉各家商铺,这是最基本的,既是让你熟悉商铺,也是让他们认你这个主。”

苏天芳确是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的。

“问题是哪来的商铺啊?我为何从来都没有见过?而且我也没看见你和爹去管过呀,你们两个就连本家的那些商铺都去的少,哪能还有其他?”

林莞苏御相视一笑。

苏御来口道。

“等过几天我带你去看过你就知道了,现在还只是提醒你,让你有一些心理准备,其实你也不必有压力,这些根本就不需要你管什么,只是在关键时刻你需要下命令做一些事情,他们可以帮助你。”

苏天芳惊了呀,看着平日里各位太师傅吊儿郎当的模样,没想到他们手底下居然还有这么一股隐藏着的队伍。

苏天芳的好奇心也上来了。

“这都是一些什么工作的呀?有几种?厉不厉害?是不是挣钱能挣的特别多?”

林莞苏御两人笑了。

“钱自然是有的,不然你以为靠着苏府经营的这小小的布庄,赚下来那点小小的钱,能够我和你爹玩?还要供给蝴蝶谷上上下下几百号人的使用。”

“几百号人?蝴蝶谷不是只有那几位太师傅吗?何来几百号人?”

看着苏天芳傻傻的模样,林莞这一下也彻底严肃不起来了。

“你呀,那居住在蝴蝶谷外围的那些村民不是吗?”

“他们也是属于蝴蝶谷的人?”

苏天芳再次被惊到了。

“他们不属于蝴蝶谷,但是我们理应照拂他们,他们于我们有恩。”

苏天芳一副明了的神情。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每次经过那里的时候,他们对我的态度都异常的好,都特别的热情,我还以为那本身就是他们民风淳朴好客呢,原来只是单纯的感恩呀。”

林莞满眼溺爱,又带着一丝无奈,苏御则是弹了一下苏天芳的脑门。

“你小小年纪何来的有恩于他们。”

苏天芳吃了痛,轻声叫了一声哎呦,然后捂着额头。

“哎呦,我说错了还不行吗?爱屋及乌,是我说错了,爹你下手轻点,都要肿了。”

苏御道。

“你以为你这次一去就是几个月,这中间你的各位太师傅做了什么,我们两个人当真什么都不知道吗?不趁你毫无防备,管教你这么一下,等你有所防备,我跟你娘怕是都近不了你身。”

苏天芳这下脸上的表情也是突然正经严肃了起来,仿佛整个人都成熟了一些,声音也变得沉稳了。

“爹,娘,所以这一切你们都知道了?”

“知道了。”

林莞也没打算隐瞒什么。

“这一切都是你们一开始商量好的?”

苏天芳问道。

“很早以前就已经商量好了。”

林莞淡然道一句。

久久缄默。

“那可以先告诉我为什么吗?我问他们…他们都不说。”苏天芳苦笑,“不告诉我,那我就只能天天缠着你们了。”

但是很显然,威胁无效,他们夫妻两人各自喝了一口茶,摇了摇头,神奇的动作一致同步。

苏天芳咬了咬牙,只是觉得有一股邪火沿着喉咙渐渐烧上来,怎么按都按不下去,那一句压在心底三个月的话,终究还是冲出口来。

“为什么?七位师傅都已经年过七旬,却每个人都传给我四十年的功力,四十年!这意味着什么?我自从进了苏家也才习了不到七年。你们到底有多大的事情瞒着我?当初将我救到苏府来,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呀?到底有多大的事情瞒着我?”

苏天芳的这一番话说出来之后,两人似乎都有些感到呼吸困难,四十年……当初他们所商议的明明只有三十年,就这三十年,还是他们好说歹说,这夫妻二人才同意的。

这七人年纪都已经上了七十,要是减了这四十年的功力,这些年闯荡江湖留下来的暗伤,这身体当如何扛下。

两个人在那也的同时,回忆到了一些相对久远的记忆,而且是并不怎么美好的场面,当年的那一些画面出现在眼前,都不由得心如刀绞。

而且两人也是这些日子,好不容易盼得苏天芳归来,却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幕。

或许还是女人比较容易伤情,所以此时的林莞眼神有些空洞,声调也有些悲泣。

“既然他们给你传了四十年的功力,自然是有他们的想法,而你现在该做的,就是好好的融会贯通,好好的融合,争取这一股强大的内力,在你体中你使用的时候能够收放自如。”

苏天芳终究还是想要追问原因,但是看到他们两个人的神情这个模样,那一刻,她犹豫了。

最终,她一口气饮尽杯中的茶,笑了笑。

“知道了爹娘,我会好好表现的,保证不会出差错,你们放心吧。”

这一笑,把所有的情绪都藏在了这伪笑的面具背后。

夜晚月色晴朗,剑星眉目,面容清秀的禹笙翘着二郎腿,身子斜在柳树上,看着空中的那一轮明月,那一把随身携带着的折扇不知冷似的轻摇着。

树底下有一个俊朗清癯的少年站在树下,看着树上的禹笙。

“今天苏家的人不是说来吗?后来为什么没有来?”

禹笙来口问道。

树下的少年轻笑叹道。

“听说是这苏天芳突然回来了,司马欢倔不过她,所以便没能过来,不过主要还是这苏御也向着苏天芳,父女两人可是一致的很。”

禹笙听了这话之后莞尔一笑,接着便从树上跳了下来。

“回来了,那看来事情会变得有趣了。”

“听说这次就苏天芳离开了这八个月里面,可是在蝴蝶谷里面发生了挺多事情,但详细什么事情到也打听不到。”

“发生什么事情不重要,人回来了,那就好好的玩一玩,找个时间去苏家一趟。”

然后走了,那少年也在他身后跟了上去。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天芳在上

评分 10
作者:姜宏晨
分类:科幻体裁
评语: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猜你喜欢
第九十四章 现场响起一片抽气声,影帝他拍吻戏竟然没用替身。
检查结果不是很好,她腹部曾被车身破碎的碎片划伤,有一片玻璃碎片残留在里面。经过两年多的体内滞留,碎片现在已经影响到了子宫,如果不尽快进行手术把体内异物取出,轻则影响生育,重则有生命危险。“廖叔叔刚才说的话,你都听见了。不如,我们现在办理住院经过两年多的体内滞留,碎片现在已经影响到了子宫,如果不尽快进行手术把体内异物取出,轻则影响生育,重则有生命危险。。
第八十二章 叫姐姐,叫姐姐就给你亲
“有事吗?”魏凛的声音不似在房内的温软,恢复了一贯的冷清。“魏凛,别总板着一张脸,不知道的以为你女朋友满足不了你呢!”陈世安说话是一贯的豪放大胆。“注意言辞。”魏凛丝毫不为所动,语气凛冽如割人的寒风。“你和她玩真的?我都听着了,你挺卖力啊!“魏凛,别总板着一张脸,不知道的以为你女朋友满足不了你呢!”陈世安说话是一贯的豪放大胆。。
第五十六章 我咋感觉魏老师脖子上的草莓,露的那么刻意呢?
从一中夜市离开,魏凛开车把程宗带回了皇冠假日酒店,晚上她还要上侯老师的表演课。“你乖乖的等我,我一会就下课了。”程宗把魏凛按在沙发上坐下,像安抚小狗一样,在他脑门上亲了一下。“嗯。”魏凛轻应了一声。可能侯老太太感觉程宗有了很大进步,越教她感“你乖乖的等我,我一会就下课了。”程宗把魏凛按在沙发上坐下,像安抚小狗一样,在他脑门上亲了一下。。
重生后皇帝养成计划
11812 人在追
前生助渣男夺皇权因权势过高,惹渣男忌惮。遭灭门…重活一世,温珩准备换个夫君??不不不,她准备换个皇帝!本文男主专心搞事业Ps:.无男主~两位侍女垂头立在距床一尺的地方,床头挂着月白飘云纱,随风摇曳轻动。。
重生后成了席先生的小祖宗
上一世,她是一个智商掌控不了美貌的废柴名媛——唐翡。谈恋爱脑,愚不可及憋屈。被亲友磋磨,背叛自己,更是渣女进阶上位的踏脚石,最后她活成了人人过街老鼠的渣女,被设计陷害成了杀人犯,殒命狱中。重活一世,她又狠又茶,虐渣撕逼屌炸天,谋算了一个久居高位的男人——席南擎。她步步为营,毁了他的订婚宴,强势成了席夫人。结婚后,席夫人除了日常秀恩爱有加,是掉马甲,一个又一个热搜飒翻全网。神马学霸、黑客高手、世界顶级赏金猎人……捂都捂忍不住。席先生则表示很无可奈何,只想抱走娇妻退休养老。他是她厮杀虐渣的利器,是一点儿一点儿窃走她心的人。始终我以为,从来不都是夜色撩人。。
TNT之花落知多少
29644 人在追
“一梳梳到尾,二梳举案又青丝……”我听着耳边老嬷嬷絮絮叨的话,有些昏昏欲睡。偏偏是我的大婚之日,可我却提不起半点兴趣。“听闻轩王年纪轻轻地便立下战功无数……”明明是我的大婚之日,可我却提不起半点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