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一致对欢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显应寺的祈福平安怀远迅速就完成4了,便苏夫人带着他们前去禹家。全过程苏天芳露着了寂寞孤独的表情,带着点小情绪正襟危坐,在心底孤独无助的争扎着。拜托了拜托了,快点儿回去好好?我不想去其他地方了,我想睡着。苏御则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不时看向窗外。苏夫人闭全过程苏天芳露出了寂寞的表情,带着点小情绪正襟危坐,在心底无助的挣扎着。。...

灵应寺的祈福怀远很快就完成了,于是苏夫人带着他们前往禹家。

全过程苏天芳露出了寂寞的表情,带着点小情绪正襟危坐,在心底无助的挣扎着。

拜托拜托,快点回家好不好?我不想去其他地方了,我想要睡觉。

苏御则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时不时看向窗外。

苏夫人闭着眼睛像是老僧入定,一脸的安静。

先前在车内已经寒暄过一番了,所以就往回走的路,三人也就都是安安静静的,互不打扰。

当真说不打扰的也只有苏夫人,而苏天芳可不想与她寒暄叙旧互诉衷肠,想和自己爹说什么,但是老夫人在,很多话又不方便说,所以苏天芳就只能憋在心里。

但是苏天芳感觉实在是煎熬,于是她忍不住揪了一下苏御的衣服,然后轻轻的扯了扯。

苏御从窗外收回了目光,看向了身旁的苏天芳,轻轻一笑,接着不加,掩饰的摸了摸她的头,安抚着苏天芳的小情绪。

被摸脑壳的苏天芳缩了缩脖子,像一只被撸的舒服的小猫一样,脸上也是一副舒服的表情,不过说是舒服其实更像是害羞,毕竟小时候摸着她感觉没什么,但是长大之后也知羞了。

“娘亲。”

苏御轻轻唤了一声司马欢,看着她,确定司马欢睡没有睡。

隔了几秒钟,司马欢才缓缓的吐出两个字。

“何事?”

司马欢问了一声,没有睁开眼。

“不如还是先将芳儿送回家,然后我再与你一同前往禹府吧。”

这一下她突然睁开了眼睛,话语冰冷的问道。

“御儿,为娘实在不懂,为何你处处都要护着她,不管怎么说,她终究只是一个你与林莞捡回来的人,何至于你如此宝贝?”

司马欢这番话不怒自威。

苏天芳听了这话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低下了头,抓着衣服的手也慢慢的握紧了。

苏御听完这话之后,再加上感受到了苏天芳的变化,整个人的脸色也是阴冷了下来。

“娘亲,我已经说过了,不要提这话了,还有芳儿不想去那就不必她不去。”

外头的漠山听着里面的动静,将赶马车的速度放慢了下来。

“让她一同去一趟禹家又何妨?这番既然是去禹府替她说亲事的,现在她又不是没有时间,为何去不得?”

司马欢此时言语间已经开始充斥着一些怒气,以家母之势威压着二人。

这回轮到苏天芳不开心了,一开始她想着只是单纯的陪同去那个所谓的禹府,但是现在居然莫名其妙的扯出来一个说亲,她十分不满的开口问道。

“说亲?老夫人说什么亲呢?这是要给谁说亲?”

司马欢不慌不忙的说着。

“我苏家现在就你一个到了婚嫁年龄,这亲自然是替你说的。”

“替我说亲?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你终究只是苏家的一个养女,现在你年龄也合适了,是时候找一个夫家了,这禹府毕竟也是城里的大户,替你说的这门亲,你嫁过去也不会亏待于你这苏家大小姐的身份。”

苏天芳此时心里虽浮起了一丝不安与慌乱,却还是镇定地开口。

“老夫人,这婚嫁与否是我自己的事情,就不劳烦您操心了吧?再者我爹和我娘都从未跟我提起过此事,我这次离家几个月回来,你就突然说要把我许配与他人,有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

“自古以来,婚嫁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那里有我父母与我说呀!”

苏天芳毫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顶了回去。

司马欢一时间被气得脸色煞白。

“苏天芳,这就是对待长辈的态度吗?你在我苏家吃好的喝好的,现如今让你为苏家做点事情怎么了?”

苏天芳干脆破罐子破摔,也不对着老夫人继续演下去了。

“老夫人,我只是不服,还有为何要莫名的给我安排着所谓的亲事,我本来就年纪上小,而且我根本就没有要成亲的打算!”

“苏天芳,我问你,你现在芳龄几许?”

“十六,那又当如何?”

苏天芳没有一丝的软下来。

苏夫人点了点,头胸有成竹的说道。

“你也识得,你已经十六了,再过半个月你就十七了吧?十七也已经不小了,是时候该婚嫁了,怎么?难道我这一家之母的身份就这么不好讲话了?连你这小小晚辈的事情都不能做主了,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老夫人,你想要与那与禹府结秦晋之好,你大可以找其他人,但是我苏天芳不奉陪!我要和我爹娘在一起,我谁也不嫁!”

苏天芳是丝毫不客气的,就这么顶了回去,要不是这车内高度有限,只怕她现在都要拍桌站起来了,但即使如此,她此时也已经是气势汹汹的对着那司马欢了。

“芳儿!不得无理!”

苏御温声呵斥到,苏天芳的娇躯微微一震,一脸震惊的样子,都有些不甘心的看着苏御。

苏御拍了一下苏天芳的手,让她静下来,接着接着又对司马欢说。

“娘,芳儿的事,还是由芳儿她自己做主吧,我看你也少操心了,此番这禹府也不必去了。”

此话一出,司马欢也是怔住了,接着有一丝心痛,眼眸里也满是受伤。

当初自己被逼无奈将就二儿子给送去远方,直到他长大了之后,自己才终于有机会给接了回来,却没想到最终两个人的关系终究还是无法修复,即使这些年自己一直也想着如何弥补,但母子两个人之间的间隙,终究还是不可磨灭。

“既然你这么在意苏天芳的想法,刚离开家的时候我无语,你说让你陪我一同去一趟禹府,你为何不拒绝?”

“娘亲有命,儿自然不得不从,但是我也根本没打算替芳儿找夫家,本意只不过是替侄女去看一看罢了,要是这禹家的儿郎是个好苗子,到时候让我那大侄女嫁过去也未尝不可。”

司马欢听到这话之后,再一次的被气到,本以为自己叫儿子是听自己的话也开窍了,愿意给这个养女找一个夫家,却没有想到他的主意,居然是打到了自己侄女的头上。

“依依现在才十四岁,你去替他看夫家是不是为时过早了?”

“芳儿现如今也才十六岁。”

苏御不温不火的说着。

司马欢现在已经感觉自己要被气的七窍生烟了,刚想继续说话,马车外传来了漠山的声音。

“老夫人,虽然我也是个晚辈,不过再怎么说,我也算是芳儿的长辈,她也是喊我一声叔的,喊我叔的人不多,既然她喊了,那我也有一定的义务,可以管管她的事儿。”

司马欢气在头上干瞪着眼,根本说不出话来。

漠山也就继续自己说道着。

“这妮子从小生活过得苦,好不容易到了苏家,才过上了这好日子,她想要一辈子陪在苏御夫妻两个人身边也是情有可缘的,苏御夫妻两人这一生膝下无子,就她一个养女,所以老了也只得她养老送终,这俗话说的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这般早早的将她许配于别人家,将来她要是还想陪在他们夫妻两人身边岂不是不能如意?你也要体谅一下啊,妮子的孝心不是?”

漠山说得头头是道,司马欢却是气得粗气一道一道的。

“就算她现在嫁出去了,这苏家禹家两家离得那么近,她要回来岂不是随时都可以回来,只要是她愿意,又有何人能拦着她?”

“嘿嘿嘿,老夫人,其实我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劝你把这个心思给放下,妮子的事情还是交由妮子她自己做决定,这是再适合不过的,你老人家呀,也到年纪了,该享享清福就享享清福,没必要操心这么多小辈的事情。”

“你!”

苏御看着这两个人像是要斗嘴一番,微微一笑,眼神看着司马欢的情绪变化,然后说到。

“不瞒娘亲,关于芳儿的婚事,我与林莞早就已经有了安排与打算,所以你便不用操心了。”

苏御说完这话之后也不等老夫人再说什么,他便直接对漠山说道。

“三哥,要把车赶回苏府吧。”

“好的。”

马车外的漠山欢愉的应了一声,接着就扬鞭抽了一下拉车的马,马儿吃了痛,就赶忙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这……”

司马欢看到自己说的话是真的,一点用都没有,这两个不是亲生的父女,比自己这边亲生有血缘关系的母子两人关系还要好,自己儿子一心向着那个养子,那就是格外的来气呀。

苏御看出来了他脸色不好,但是也没打算安慰什么。

苏天芳看着这老夫人,脸气得铁青铁青的偷偷笑,还对着自己老爹竖了个大拇指,司马欢看到这一幕之后肚子里的气又多了一团。

“好的,你们两个关系好,既然如此那就回去吧,老婆子我反正说什么话你们都不听,说了也白说。”

接着啊,几个人就在这不怎么和沐的分为中带着直至回到了苏府。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天芳在上

评分 10
作者:姜宏晨
分类:科幻体裁
评语: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猜你喜欢
第94章 寻找医师
13896 人在追
“既然如此,那秋楠你就出宫去吧。记得早日回来,注意安全。”皇后说完又开始和慕愿欢自顾自地说起话来。 “多谢母后,皇祖母,儿臣一定谨遵教诲,尽快回宫,那儿臣就先行告退了。”慕秋楠行完礼就离开了永寿宫,再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刻。慕愿欢看起来像是在“多谢母后,皇祖母,儿臣一定谨遵教诲,尽快回宫,那儿臣就先行告退了。”慕秋楠行完礼就离开了永寿宫,再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刻。。
第80章 楚煜受伤
15092 人在追
思量再三慕观樾最终还是坚守了自己最初的想法,“上一次确实情况紧急,不过那也是意外,所以才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这一次我会亲自挑选最好的人守着你,坚决不让你再出一点问题。”看着慕观樾那强硬的语气,慕愿欢知道肯定是没戏了,懊恼地坐在床上。慕观樾连看着慕观樾那强硬的语气,慕愿欢知道肯定是没戏了,懊恼地坐在床上。。
义薄云天捅盟记第二部
传说中的九大家族守护着着九大神器,实际上要不然除了第十家的掩藏家族,本来波澜不惊的世道再度焦躁,诛九族中越家姐弟二人被父亲委以重任重任,姐弟二人踏往征途,魔幻族人居心叵测,越家姐弟能不能集齐诛九族中人一同抗衡敌人呢?“小辰你又犯懒不好好的练剑啦”“姐我也没,围住也可以给我做证呢?”“什么我做证什么?”蠢萌的围住少女啃着猪蹄儿,媚儿媚儿快档住我姐“臭小子你找打,啊!!!”在神界附近村庄内。。
萌懵皇子闹江湖
14709 人在追
搞笑有趣简单轻松无勾心斗角无血腥撕杀的简单轻松文二十一年来,举国上下,四海升平,老百姓安居乐业。。
他的夫人是神明
19961 人在追
微博里微博里热搜爆了,娱乐圈第一狗仔放言要曝料某更年轻影帝私生子新闻,称要周四见。吃瓜网友顺藤摸瓜把目标定在了某退圈影帝身上。某退圈影帝: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也没前女友、白月光,也没被下过药、走错房上错床,也没捐过精,嫩鸡一个。周四,微博里全身瘫痪了,一张亲子专业鉴定大喇喇的摆了出,做对比人恰恰退圈影帝!阎昊天:???阎家众长辈:还不赶快把你媳妇和儿子领回去!要不然被打断你的腿!阎昊天:!!!做为九重天神明的未晚带着儿子回到了一个很陌生又怪异的世界,她则表示自己有些不养成,而且想带着儿子离开了……但实际上她混得风生水起,乐不思蜀。突然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屋子里,两人径直朝着卧室走了过去,推开门,女子的手微微一抬,卧室里的灯霎时间就亮了起来。靠窗前的床上静静的躺着一个人,一只手横放在床边,从手腕上滴答滴答的往地板上滴着血。。
我的小太监
8442 人在追
没有谁规定,惊世骇俗的爱情不可以美满。也没有谁能决定心悦于你的我,该如何去爱你。只要身旁是你山川湖海,清茶淡饭,我可以景秀华服,破天富贵,我可以所以,李易,抓牢我的手不可以松开。“你是谁?”“我可是整个皇宫最受宠爱的公主,宇文清。”他阴鸷的眸子闪过一丝流光那一年,他是太监里新起的势力,她是最受宠的公主。黑暗里呆久了,竟也奢望起阳光十二年过去了,她适应了如今米虫的生活。作为一国最受宠的公主,她的生活还是很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