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前功尽弃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这一段交易的声音彻底被打断了月牙,想回去的心。毕竟并也不是月牙听出了什么端倪,她只但是是很好奇,想再次听一听,看他们说什么,月牙也完全还也没想起他们说的那个值五两银子的人竟然是自己。凉意的空气打门缝钻了进去,接着又奔逃到了月牙的身上,这寒意忽然当然并不是月牙听出了什么端倪,她只不过是好奇,想要继续听听,看他们说什么,月牙也完全还没有想到他们说的那个值五两银子的人居然是自己。。...

这一段交易的声音彻底打断了月牙,想要出去的心。

当然并不是月牙听出了什么端倪,她只不过是好奇,想要继续听听,看他们说什么,月牙也完全还没有想到他们说的那个值五两银子的人居然是自己。

微凉的空气打门缝钻了进来,然后又逃窜到了月牙的身上,这寒意突然袭来,月牙没有出声,但是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我也就看着月牙这苗子,感觉底子长得不错,以后会是个漂亮大闺女,说不定能成为我这里的头牌,才给你五两,你平日里来我这里,虽说是照顾了我的生意,但是我这楼里的姑娘可没少抱怨你不厚道。”

被老鸨这么一语道破往事,李木的脸热得滚烫。

“妈妈话也不能这么说呀,我只是给少了些也没有不给呀,但是你这五两银子真的太少了,你看再添点酒钱,这么冷的天让我多买壶酒,暖暖身子也行啊,给了我立马就走。”

“赶紧走吧,下回再有好苗子带来了,多给你点。”

这一下月牙终究还是怕了,因为她听到了有自己的名字,也知道了这个被卖五两银子的人居然是自己。

她咽了咽口水,没敢动,这下她是越听越害怕。

门外的动静渐渐的消失了。

月牙此时心情非常难过,曾经这么多人,来找到大娘,劝大娘把自己给卖掉,大娘都没有舍得给卖掉,可是没想到现在,居然莫名其妙的被一位陌生人就这么给卖了。

门外已经没有人在聊天了,月牙轻轻的拉开门,一股重重的寒意再次向她袭来,此时外面已经下起了雨,水雾随着风一起飘到了她的脸上,月牙感觉到自己的鼻子都快要被冻掉了。

她看了看长廊,并没有其他人,刚才无意间听到了老鸨和李木的对话之后,月牙也已经安不下心来,不打算在房里面继续等待青青了,青青为什么将她安置在这个房间,到底是什么原因,她也不想了解了,她只想快一点逃离这个地方,只是这一次她小心了很多,不再像一开始一样,漫无目的的到处走,而是尽量将自己隐藏起来,不被别人发现。

老鸨回到了月牙原本该在的房间时,看到房间里面空空的没有人,咬牙切齿了起来。

“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敢乱跑,不在这里呆着。”

她甩手出了房间,开始大声的喊人。

“来人啊,都死哪去了?”

老鸨风风火火的来到了前厅,她的目光仿佛能喷出火来。

不过前厅到处都是富贵老爷在那里寻欢作乐,所以她并没有当场发作,只是喊了几个龟公,紧接着被喊到的就跟着她一起去到了后院。

青青作为一个倒酒的,在一旁正陪着客人喝酒。

看到了老鸨来喊人,青青浅浅的皱了皱眉头,又继续轻笑着在那里继续陪酒,像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后院本算不得很大,但是路线却各种的错综复杂,月牙到处钻,都找不到离开的出口,她便在这后院到处穿梭着,急的时候甚至直接横穿庭院,都不顾及雨水打在身上传来的寒意。

雨还在不停的下着,只是已经变小了,那些雨纷纷扬扬的都落到了月牙的身上。

时间没有过去多久,但是此时的月牙内心煎熬,感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一开始传入耳中的只有雨声时,月牙还只是单纯的害怕,到后面听到有人喊自己的时候,她整个人紧张害怕的直发抖。

呼喊她的声音此起彼伏,虽然很小,但她晓得这就是在找自己,可是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躲,月牙的心也在剧烈起伏着。

最后她只能随便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由于她身材娇小,所以后院拱门旁边的一小片紫竹林都完完全全将她的身影给挡住了。

果不其然,月牙刚躲下去,就有一个人从拱门的位置走了过来,两个男的在交头接耳的说着话,他们两个人还各自手上提着一个灯笼。

“我们都没有见过妈妈刚带回来的那个女孩,这要怎么找?”

“别那么多废话了,看到有小女孩就带过去给妈妈看看。”

“可是这又不让大声喊。”

“喊什么喊,惊动了前面的那些老爷们,看妈妈不找人剥了你一层皮!”

“可是这小声喊,也不起什么作用啊。”

“后院就这么大,赶紧找吧。”

月牙看着他们的身影远去,偷偷摸摸的走了出来,往相反的方向跑。

结果她这一转身刚过拱门,迎面走来的就是那个老鸨,劳保的身边也还站着两个男人。

一瞬间月牙吓得脸色发白,嘴唇轻启,她看着眼前的人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老鸨看到了月牙,原本目光阴沉,一下子就喜上眉梢了,紧接着假惺惺的笑了起来。

“小丫头,不是让你在房间里面呆着吗?你怎么跑出来了?”

“夫人……”月牙在那一瞬间其实看到了老鸨那阴狠的表情,也是吓到了带着哭腔说道,“我吃饱了最后等了好久,等不到我就出来了,我想找你来着,我一个人在那里害怕。”

老鸨听着月牙软柔又委屈的声音,倒是没有怀疑什么,笑着说到。

“乖,那现在见到我了就跟我回去,我前面太忙,你看这院子那么大,里里外外都是我管的,很累的,所以没能去看你,我的错。”

老鸨并不想这么早就表现出自己丑陋的那一面,所以仍然要装着一副慈善可亲和蔼的面容。

“我还需要忙,所以你先跟他们两个下去,我让他们带你去好好的洗漱一下,换身衣服,你看你这衣服也都湿了,不换的话会感冒。”

老鸨说完便对着身边两个人使了使眼色,那其中一个人就走到了月牙的身边,牵月牙的手。

月牙也知道自己现在是逃不掉了,所以便点点头,任由他牵着自己,然后跟着他走。

看着月牙被带走后,老鸨的脸上又满身阴翳,嘴上念叨着。

“明明吩咐了,要在那些吃的上面放迷药,居然没有放,差一点就让人给跑走了,真的是岂有此理,这点小事都干不好,让你们吃白饭了!”

“今天的吃的不是我安排的……”

那人刚低声言语了一句,老鸨就狠狠的训了回去。

“还敢给我顶嘴!这些天鞭子是吃少了?”

边上的人瞬间不敢说话,低着头。

“去通知其他人,不用找了。”

那人收到命令如同获得大赦赶忙离开。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天芳在上

评分 10
作者:姜宏晨
分类:科幻体裁
评语: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猜你喜欢
第二十一章 嘴上被狗咬了一口
撩汉失败的程宗从沙发上站起来,放了句狠话就走了。魏凛知道她家不远,治安也很好,他完全不用担心。可是,他还是起身悄悄跟了出去。一路上她走的得快,时不时会摸摸嘴唇然后骂他两句不解风情。期间,她被一块凸起的砖头绊了一跤,然后她又去踢那砖头,结果只魏凛知道她家不远,治安也很好,他完全不用担心。。
穿越成为宇宙之树
8860 人在追
因为一场车祸成了了万千穿越众之一,成了了宇宙之树,宇宙之树上的每一片树叶的细胞都是一个宇宙,因为宇宙之树的族群都是永恒的生命的。虽然做为主角的我却指出我而已一个出生于大陈国皇室子嗣,看似是拥用灵体后踏进了其中一个宇宙的地球,而那个地球则是我们陌生的祖星。故事进而全面展开……她真个人很瘦,瘦到就像是骷髅包了一层薄薄的纸片,若不是有圆脸的话,整个人就彻底脱相了。穿着成人装的最小码都大。。
穿书成大佬的心尖宝
17079 人在追
医学深入研究生杜清扬居然穿书了,成了八零年代文里的狠毒女配。自此,大学霸是她!神医是她!神算子是她!女主的金手指全是她的,女主是她的,因为未来大佬们是她。俏皮可爱的可爱的,有脸必打。预知未来先机的快乐……,通常人会懂。读者沟通交流QQ群:455430529提起书里的恶毒女配,杜清扬有几分尴尬,恶毒女配竟然和她同名同姓!更气愤的是,这本书已经断更366天了!。
战神殿下你又掉马甲了
她一届女流,却因为母妃的原因,严禁已自小被当做男孩养。从原本所以是公主的身份,摇身一变直接成王爷。成了了北霄帝国的完美的战神,永恒的传说,少女人人钦慕的男神,夫人们梦里的情人。是许多人没办法仰视却不可以高攀不上的不存在,但某一天在自家皇弟的威逼下,身批各路马甲,做为超级大佬的她严禁不四处相亲对象。一直到某一天,一个长相尤其魔头的男子躺在她床榻上地说:“闻听战神不喜欢男人,不知道我如何?当然你上一次可睡了本少主,你得主要负责呢。”随后,某人就耍耍无赖的抱大腿追妻模式,并且在宠妻的道路上,一去荡然无存返了。他的婚事他们能不操心吗?答案肯定是不存在的,更何况这件事是他们北霄帝国的陛下,战神殿下的皇兄所操持的相亲。。
妾大不如妻
12680 人在追
【起点女生网一组B班签约作品】刚回到很陌生朝代便嫁出去为妻也就罢了;刚人妇即为人母?!好吧,好吧,这也也可以选择接受——我们不做白雪公主她后妈就也可以了。虽然,她的“孩子们”是也不是年龄有些太过太大了?!上有公婆,下有儿女,加上一群虎视眈眈的妾室,看红裳一个(在现代的女人,大宅门里柴米油盐的生活。封面由作者酒末部分设计,非常感谢酒末!书友群:81886243VIP书友群,入群要截图验证结果85862847(已满)19621153(改扩建)本文的书友群:65824233(已满)87925930(改扩建)19908131****一文就“是吗?”红裳掀起了车窗上的帘子:“快到了啊。”其实红裳心中并没有多少期盼——到哪里不也是陌生的地方儿?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她的家,她的家在遥选的二十一世纪,却已经是回不去了。。
寂爷的小祖宗又野又撩
复活前丧失父母的白雀极度自卑又怯懦,对抢走家产的叔叔一家,献媚又忍让,和收养家庭的哥哥们关系也很身体僵硬,最后被人谋算,落个殒命街头的下场。复活归来时,白雀携功德系统,无敌改命。家产?吞了的给我吐出。渣叔贱妹?一个个来拾掇。白莲花养姐?比比看谁更白莲花。这一世,她就得洒脱自由而活。*白雀为了攒积功德值,跟在敖寂身边。敖寂烦不败烦,目光阴鹜,“滚,切记跟随我。”白雀:要也不是为了双倍功德值,老娘鸟你?再后来——猖狂不可一世的寂爷,将白雀逼到角落里,眼眶泛红,目光偏执狂疯狂的,“切记跟随别人,就跟随我,好好?”白雀:我而已把“无论如何,你也不能对你的表妹出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