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执意相交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这时一阵敲敲门声响了,众人抬起头看去,却意外发现刚相关通知完苏梦萍后就离开了了的沈特助又再次会出现了。他面无表情地环顾了一周那群刚还汇聚在一起嚼舌根的女孩,冷谈地地说:“他面无表情地环视了一周那群刚刚还汇集在一起嚼舌根的女孩,冷淡地说道:“你们上班时间就这么闲的吗?”。...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众人抬头看去,却发现刚刚通知完苏梦萍之后就离开了的沈特助又重新出现了。

他面无表情地环视了一周那群刚刚还汇集在一起嚼舌根的女孩,冷淡地说道:“你们上班时间就这么闲的吗?”

沈成云才算得上孟轩真正的心腹,没有人敢惹他,几个人都低着头噤若寒蝉,连刚刚差点发作的原秋都白了一张脸低下头来。

沈成云把眼神落到陈小沐身上,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跟着他出去,陈小沐抬脚走了出去,然而脑子里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她受孟轩帮助的大部分事情都是由沈成云去打理的,在她眼里,沈成云是比孟轩要平易近人切靠谱许多的人,一直是沉默内敛的,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这么有攻击力。

沈成云走道走廊外,他停下来说了一句:“公司里总免不了有各种各样的人,希望你不要介意。”

陈小沐这才明白沈成云是在为她开解刚刚发生的事情,她实在有些哭笑不得,虽然说她有的时候说话是直接了点,但也不是这么没有思量的人吧,陈小沐摸了摸鼻子,只觉得自己有那么脆弱吗。

她摆了摆手。

“没事啦,其实我没有介意,我并不在乎那些人说什么,反而麻烦沈特助你了,还要为我操心这种事情。”

沈成云闻言也是神色淡淡:“这只是我该做的罢了,陈小姐非常得孟总看中,孟总特意有嘱咐我要在工作中照顾你,陈小姐如果在公司中遇到什么难题或者什么不了解的事情,都可以来询问我。”

陈小沐听到这样公事公办的回应,颇有些尴尬地笑笑,她还真没想到孟轩居然会专门为了她适不适应而专门叮嘱自己的助理帮助自己,她可是知道沈成云作为孟轩身边的副手有多忙,这听起来也显得陈小沐自己太废物了吧。希望沈特助不要觉得自己太麻烦了啊,陈小沐想到这抬起头偷偷打量对方一眼。

看到对方没什么情感流露的面孔觉得是自己想得太多,毕竟沈成云这看起来仿佛情感缺失的样子应该对于她没什么意见。

“那就替我多谢孟总吧。”

沈成云点了点头,就在他要转身离开之时,他想到什么又转过头来告知陈小沐:“陈小姐,晚上孟总要你陪他去赴一场晚餐,陈小姐等下留在公司直接和孟总过去就好。”

陈小沐有些惊讶,脱口而出:“啊,他的未婚妻过来了,他不和他的未婚妻在一起的吗?”

沈成云停下了脚步,转头有些惊讶地看着陈小沐,他一开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最后沈成云之时吐出一句:“这个是孟总自己的决定,我并不清楚。”

陈小沐撇了撇嘴,颇感无趣地点了点头:“好吧,我会等他的。”

等陈小沐要回到自己的工作区域,一抬头就看见苏梦萍正推开孟轩办公室的门走了出来,她之前还一脸温柔的神色不见了,踏着高跟鞋走了出来,颇有气场,苏梦萍一转眼看到陈小沐的桌上没有人还感到没有意思了些,却没想到出来就看到陈小沐和沈成云在走廊。

沈成云看到苏梦萍只是点了点头就离开。

苏梦萍却特地留在了陈小沐眼前,陈小沐还记得她刚刚看着自己桌子漫不经心的眼神,现在却又转换成了一脸温柔的笑意,变化之快让陈小沐简直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苏梦萍却像是没有察觉到陈小沐的不自在一样。

“刚好临走前遇到了陈小姐,我们加一个联系方式吧,我今天遇到陈小姐就觉得很投缘……”

陈小沐抽了抽嘴角,她觉得这两未婚夫妻都是一样的毛病,什么叫做她们两很投缘,她们今天第一次见,有说到十句话吗?

但是苏梦萍表面一直表现的很亲切,陈小沐也不是一个无缘无故对人有恶感的人,于是她最终还是和苏梦萍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

回去处理了会一些时装资料之后,很快就到了下班的时间,大概是因为沈成云的威慑,办公室里没有人在不知好歹地闲聊或者来撩拨陈小沐。

陈小沐等到办公室里的人都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各自离开,还无聊到在自己的椅子上转悠,她本来就没什么可以收拾的东西,本来可以最先离开的人却一直在自己的位置等待孟轩。

但看着孟轩办公室亮着灯人却迟迟不离开,陈小沐心中像是有一根羽毛在轻轻挠动,她最后还是起身去敲了敲门,在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之后推门走了进去。

“孟总,你还要多久啊?我真的好饿……”

孟轩原本在专注地盯着电脑上的一份文件查看,看见陈小沐一时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一扶额头,露出一丝恍然的笑容:“不好意思,习惯了留下来看会文件,忘了今天要去吃饭。”

说完他就干脆利落地关了电脑和灯,拉着陈小沐就出了办公室,陈小沐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呆呆地问:“你经常那样工作起来忘记时间吗?”

孟轩脸上已经没有了刚刚那不设防的轻柔神情,但对于这个问题还是很随意地回答:“习惯了。”

陈小沐皱了皱眉头,一下子脱口而出:“可是你这样吃饭很不规律,对胃不好吧。”

孟轩转头笑着看她,陈小沐以为是自己语气太理所当然了,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孟轩却是抬手揉了揉陈小沐的头:“那好,以后我不这么做了。”

陈小沐一时红了脸,嘟嘟囔囔道:“谁要管你啊……”

等到上了车陈小沐终于分出精力询问两人要去哪,孟轩闻言神色淡然下来:“我定期要与孟家的人吃一次饭,你陪我去,不要管那些人说些什么,吃完饭我们离开就好。”

陈小沐不懂孟轩的用意,但是听到孟轩说是自己的长辈,心中一时思量,暗想道:那为什么不和苏梦萍一起去呢。

“你说什么?”孟轩反问。

陈小沐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把话说出来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爱你为时不晚

评分 10
作者:阿娴
分类:科幻体裁
评语: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泼墨传
22625 人在追
持笔写美人 泼墨画画江山!叹佳人绝代,白头未老,近百年一诺,不负心人盟长诗佐酒,诗酒年初总忆卿看龙蛇笔走,墨泼南溟 泼墨画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玉罗山脉中,夕阳初临,万鸟归林,整个大楚的幕日就要降下。。
无赖男友:傲娇竹马求别撩
小说主人公是凌墨辛夏暧的小说是《无赖男朋友:傲娇竹马求别撩》,是作者heidi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忽略掉从*年回来的凌墨,这,是一个超写实的爱情小故事。 从校服到婚纱,爱情过程中的懵懂稚嫩,甚至每一个误会都是这个漫长而又浪漫过程中的一个珍贵记忆。 “您怎样可以不爱我了呢?”凌墨厚着脸皮纠...“你知道我有多可怜吗?我简直不敢相信?”安冉长叹一口气,为了表示自己的烦躁,她还特地拍了两下自己的脑袋。。
李小三顾娟
19172 人在追
李小三顾娟欲望天堂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主角叫李小三顾娟的小说名字是山村小男丁,这是由作者欲望天堂所著的一部在现代都市类型的小说,讲诉的是在一个偏远的山村,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壮实留守劳力与一堆留守少妇之间的隐约之间,能够听到阵阵的喘息之声,屋里,一具略显黝黑的身躯正躺在床上,浑身上下赤果果的,只在小腹之间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丰满的胸脯在女子的手掌里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小腹的毛巾里,不停的上下起伏着。。
深爱如长风
29335 人在追
小说主人公是林婉祁长风的小说叫《深爱如长风》,它的作者是清风冷月创作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婚礼三年,老公对自己不闻不问,做小三儿带着小孩找上门,林婉终于彻底的心死亡。他平静的递出离婚协议:“祁长风,不如我们离婚吧。”男人把协议丢他脸上:“滚!”...林婉从教学楼里走出来,快到校门口时,却意外的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傲天传之乾坤奇谭
1304 人在追
在乾坤之初,混沌世界玄黄,简言之的宇宙就像个蛋像。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宇宙内部分裂为两个大陆......乾坤大陆---广泛流传着仙剑“紫青”的传说,远古魔神大战,被战乱所致,一个近乎崩毁的碎片大陆上,一个宗门门主的废柴三少爷,每当入眠,都能梦到一把仙气“到底梦中那柄紫色的仙剑,是否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兵-紫青双剑中的紫呈剑呢?唉,罢了罢了,还是先开旋再说吧,自己已经6岁了,却还没感受到气旋,难道自己真的不适合修仙吗?可是在以武为尊的坤荒大陆,没有修为,和废物有什么两样,不行,我一定要开旋,不能让娘亲失望”。
爱你,只要五十年就好
独家小说《爱您,只要50年就最好》由雪衣公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6妙思沐君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抱着他说:”我只爱您50年!”“咋回事不是一辈子?”“我现在十八岁,50年后六十八岁,那个时候我若是死了,还怎么去爱您?”十年后,他:“想死没那么容易!”他:“我再也不爱您了,再也不敢爱您了!”“那...“君睿,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嫌我去了妙思那里!”高晓莹敏锐察觉到男人的心思。“她那里你以后少去,免得你再受伤!”车子已然发动,很快驾驶了出去。高晓莹温柔说道:“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去了!安心等着你们离婚,等着你娶我!”沐君睿转眸看了一眼娇羞的女人,温柔几许,“好!”他本就冷漠寡淡,拒人于千里之外,在高晓莹面前他几乎很少主动张口说话。“君睿,谢谢你!”高晓莹一脸感动。…··陆妙思在隐约中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好像是刘东旭,保镖开门,“刘少,您小心点,那疯女人之前还伤了高小姐呢!”刘东旭笑笑,“没事,我就是看看我的老同学而已,开门吧!”开门,他傻了眼,陆妙思浑身都是血,睡袍早已经成了血色,人已经已经晕死在门口。“陆妙思,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你!”在惊骇中,刘东旭抱起虚弱的人,好轻呀,怎么会这么轻!他吼道:“快,备车,去医院!”保镖在后面跟着:“刘少,你把人抱走了,我们该怎么交代呀?”刘东旭呵斥:“人若是死了,你们又怎么交代?”沐君睿的电话响个不停,他不耐烦接起:“你最好说的是要紧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刘东旭靠在墙上,没好气:“陆妙思快死了,这是不是要紧事!老沐,三年了,不,十三年了,我看着你们整整十三年,你怎么一点儿情谊都不顾,该够了吧?行了,放她一条活路吧!”“说完了?没事我就挂了!”沐君睿淡漠地猛吸一口烟,听到陆妙思他烦躁地很!“老沐,她躺在血泊里,人快不行了,医生说了凶多吉少!”“什么?”沐君睿不敢相信,他走的时候她明明只是有些虚弱而已!“你不信,你回去看看,地上全都是血,真不知道她那么瘦弱,竟然有这么多的血可流,她差点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你若爱她,就好好待他,若是不爱,就放她走吧!”刘东旭在劝。“我的事你少管!”冷硬的回应。“老沐,我不想看着你再错下去!”那头电话却已经挂了,传来“嘟嘟”声!刘东旭无奈,收好电话。沐君睿返回自己车上不久,高晓莹包扎好伤口已经出来,刚到车门口,他冷声一句:“你打车回去吧!我还有事!”“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君睿,你还是回去看看妙思吧,她划伤我的时候,不小心摔了过去!”一阵冷风袭来,沐君睿眼眸一眯,“是吗?她死了不是最好,你和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在一起了!”“君睿,妙思是我们同学啊,她成为这样我也是很痛心的,若是她愿意离婚,就放她走吧!”高晓莹眼里含着泪,我见犹怜!“我让古峰送你回去!”他不愿再多说一句,离婚,他从未想过离婚!“那君睿你要去哪里?”“公司,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说完一脚油门踩了出去。高晓莹在后视镜里说招手说再见,还含着微笑,见车子渐渐没有了踪迹,她才面色狰狞,“陆妙思,这次你该死了吧!”几次三番的挑衅陆思妙都无动于衷,高晓莹感觉自己就像一拳打到棉花上,怒火中烧。她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面镜子,径直走到床边,照到陆思妙的脸上,恶狠狠地说道:“你看看,你看看你自己,蓬头垢面,丑陋无比,就像黄脸婆一样,你还以为你是陆家的大小姐,名噪一时的大作家呢!我要是你,看到自己这副鬼样子,早就从这楼上跳下去了!哈哈…··”陆妙思看到自己形容枯槁,披头散发,眼睛里一点儿神采都没有,就像疯了一般,“我不要照镜子……啊…··我不要!”她抱住自己的头,瑟瑟发抖,她早就不照镜子了,这些年她都忘记自己长什么模样了!高晓莹抓住她的头,扯起她,尖锐:“看,你必须看,看看你这让人恶心的模样,我要是你,早死了!你既然都到了明岛,为什么还要回来?”“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我五年前就离开了荣京,你有五年的机会得到他,而你却一无所获!他不爱你,你却赖在我头上!简直可笑至极!”陆思妙冷笑,眼眶猩红,脸色惨白,她笑的虚弱,笑的可怕,犹如地狱恶鬼!“啪!”一巴掌,打的陆妙思捂脸**,“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敢嘲笑我!你如今这幅德行连街边的乞丐都不如!”高晓莹手插在腰里,就如泼妇一般,还尤不自知!“你滚,我不想看见你!”陆妙思嘶吼。高晓莹又怎么肯,今儿她的目的还没有完成,她怎么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放过!她又返回梳妆台,翻出一把小剪刀,眼里透着一股阴狠,慢慢走向床边。她渐渐靠近,陆妙思有些害怕,“你想干什么?你若是杀了我,你也不会好过!”高晓莹却忽然哭了起来,“求你别杀我…··妙思…··我们可是认识多年的同学,求你别杀我!”陆妙思一惊,这个女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高晓莹,你又想干什么?”“你待会就知道了!陆妙思,老娘今天就让你彻底完蛋!”她压低声音,咬牙切齿说道。陆妙思下床,想抢回剪刀,便死命捉住高晓莹的手,可是她太虚弱,根本经不住高晓莹的猛然推搡,她跌到在床边,后脑勺磕到床角,她抱住头,痛,好痛…··瞬间,高晓莹却用剪刀划破自己的手臂,开始大叫:“救命啊…··救命……妙思,你要冷静……啊……妙思……不要杀我……”还故意跌到在陆妙思的不远处,剪刀扔到陆妙思的身边。保镖闯了进来,“高小姐,您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我没事,打电话给君睿,看看妙思身体怎么样,先送她去医院检查检查。”高晓莹一副坚强模样,漂亮的脸上还挂着几滴泪珠,惹人怜爱!话音落,沐君睿已经闯了进来,看见地上的血迹,抱起高晓莹,狠厉冷漠看向陆妙思,“你竟然敢伤人!来人,备车,去医院!”陆妙思抱着头,感受着后脑的剧烈温热,看着沐君睿的冷漠眼神,心都碎了,她已经麻木,都不知道解释,只是嘴里念念有词:“我没有,不是我……”“你等着!陆妙思,我的人你也敢伤!”沐君睿呵斥,杀气腾腾。急匆匆出门,又安顿:“把门锁好了,连一只苍蝇都别放过!”陆妙思绝望看着,渐渐躺在血泊里,她闭上眼睛,她想,这一回她该死了吧!她还看到了高晓莹奸计得逞炫耀阴狠的目光。保镖骂骂咧咧,“臭女人,你能不能安分些,高小姐今儿受了伤,到时候受牵连的还是我们!”还顺道踢了一脚陆妙思,这才出去。暗红色的地毯和暗红色的血液融合在一起,那血就像开闸的水,肆无忌惮地流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