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暂时性和平相处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车子稳稳当当停在了婚礼现场,下了车后,沈茵茵被这高朋满座的状况惊了一下,然后便看见了耐心的等待着自己的父亲。“你个臭丫头,跑了这么久,要也不是女婿找到了了你,你让我这个“你个臭丫头,跑了这么久,要不是女婿找到了你,你让我这个父亲的面子往哪放?”沈父怕被周围的人听见,轻声指责着她。。...

车子稳稳当当停在了婚礼现场,下了车之后,沈茵茵被这高朋满座的状况惊了一下,接着便看到了等待着自己的父亲。

“你个臭丫头,跑了这么久,要不是女婿找到了你,你让我这个父亲的面子往哪放?”沈父怕被周围的人听见,轻声指责着她。

沈茵茵直到这一刻也还是不甘心,不甘示弱的反驳,“要不是您不经过我同意就要把我嫁给一个面都没见过的老男人,我也不至于逃走。”

“傅家这个独子年轻有为,而且长相也不差,除了年龄大了你一些,人家没有什么是配不上你的。”

“可是我连人都没见过,万一他花心呢,在外面找小三怎么办,万一他对我不好虐待我怎么办?你就光想着自己的公司,没想过你女儿的幸福。”沈茵茵越说越委屈。

沈父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和她杠,只好又露出了笑容,让她挽着自己的手臂,父女二人踩着红毯,一步步往台上走去,事到如今,沈茵茵的心里仍旧复杂,她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究竟是恐惧多一些还是好奇多一些。

婚礼主持讲完那一套冠冕堂皇的词之后,新郎才像个要出嫁的小姑娘一样姗姗来迟,沈茵茵在抬起头之前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不好意思茵茵,岳父,我来晚了。”

沈茵茵猛的抬头,看见的是已经站在了自己对面,穿着新郎服的傅承烨,她盯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没关系,以后我们家茵茵就由你照顾了,承烨。”沈父伸出手拍了拍傅承烨的肩膀。

承烨?父亲怎么会认识他?自己要嫁的那个老男人呢?就这样,沈茵茵在满心疑惑的状态下,被傅承烨牵着手乖乖走上了舞台中央。

主持客套了一番,便把烂熟于心的词问了出来:“请问傅承烨先生,您愿意娶沈茵茵小姐为妻,以后无论疾病还是健康,贫穷还是富有,你都会一直爱她宠她,一辈子对她好吗?”

沈茵茵发愣的看着眼前的人,他眉眼柔和的冲着自己温柔的笑,而后徐徐开口,声音里仍然带着蛊惑人心的意味:“我愿意。”

类似的话稍加改动,便成了沈茵茵的问题,而她却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看着傅承烨,没有回答。场下传来了质疑的讨论声,沈父也赶紧安慰傅承烨的父母,说自家女儿可能是因为太过紧张了才失态的。

傅承烨无奈的低下头,轻声说到,“先同意了这门婚事,剩下的我再慢慢跟你解释好吗?”

终于,沈茵茵也坚定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我愿意。”

接下来是带戒指,宣誓,双方父母登台,一系列的环节结束之后,两人才回了提前订好的酒店,换下了婚礼服。然后没有婚礼结束后的温馨,只有傅承烨一脸犯错误的表情站在沈茵茵的面前等待审问,再强势的男人也要学会能屈能伸,毕竟自己这次的恶作剧的确把沈茵茵吓的不轻。

“老婆,你听我跟你解释一下,其实……”

“别叫我老婆,”沈茵茵瞪了傅承烨一眼,“还有必要解释吗,你早就知道我和你有婚约了,却不告诉我,还骗我去领了结婚证,傅承烨,你还可以再过分一点吗?”

没办法,自己惹生气的老婆,就得自己哄完。

傅承烨坐到了沈茵茵旁边,“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我之前不知道你居然就是沈茵茵,后来才知道我们有婚约的,后来就将错就错的和你去领了证。不告诉你是因为那个时候你不想回家,之后见你在剧组很开心,怕自己说了之后你会离开,那天你父亲给我打电话,我才想了这么个恶作剧,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沈茵茵翻了个白眼,不听他的解释,铁了心的不打算原谅他。怪不得他最近这么反常,怪不得自己穿的婚纱和当时去试穿的一样,原来这一切都是他早有预谋的,沈茵茵觉得自己像是被耍了一样。

“现在我们不仅有证了,还有了属于我们的婚礼,虽然过程有些丰富坎坷,但现在我们终于算是正式的夫妻了。”傅承烨笑眯眯的靠近沈茵茵,却被她利落躲开。

“谁和你这个大骗子是夫妻,傅承烨,你晚上去客厅住吧,休想碰我!”沈茵茵说完,伸手把人退了出去,傅承烨只好顺着她的意思离开了卧室。

躺在客厅里的傅承烨表情还是美滋滋的,虽然婚礼的当天就被自己家的老婆毫不留情的赶了出来,但是终于娶了这个他心心念念已久的女人,无论如何都是值得的,只不过看她的样子,多半已经不记得自己了吧,傅承烨在心里叹了口气,一年前的画面又不自觉的出现在脑海。

“女人,既然招惹了我,这辈子就不要想着逃出我的手掌心了。”傅承烨把胳膊垫在了脑后,微微扬起的嘴脸带着一丝霸道的味道。

卧室里嘴硬的人想着这段时间来两人的经历,终于也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微笑?

第二天,傅承烨做好了早饭,才叫了自家由小白兔晋升为小祖宗的女人起床,沈茵茵虽然翻着白眼依旧高冷,可是早餐却照吃不误,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唯有美食不可负”。

傅承烨打算带着她回一趟傅家,然后再回娘家,沈茵茵哼了一声表示自己没有意见。

“亲爱的,一会儿到了家里,你可得在爸妈面前给我点面子啊。”傅承烨有点担忧的在车上叮嘱。

“放心吧,你做的好事我肯定一件不落的告诉二老。”女人就是爱在一段时间内对一件事钻牛角尖,劝阻根本没用,只有自己钮过了那个劲,这事才能作罢。

“多聊聊也好,爸妈可不知道他们儿媳妇逃婚还要嫁给别人的事。”傅承烨见软的没用,便趁机这样说到。

沈茵茵等着大眼睛看他,“你还威胁我?”

傅承烨盯着前方的道路,耸了耸肩,不可置否。

就这样,在一个看上去像是在勾心斗角的对话当中,两个人暂时选择了和平相处。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专属萌妻别想逃

评分 10
作者:顾歌
分类:豪门世家
评语: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猜你喜欢
赵小宝李寡妇
4565 人在追
给大家提供更多赵二宝李寡妇免费深度阅读,由网络作家卧尤闻画为大家带给的《乡村小野医》是一本新出的都市小说,乡村小野医赵二宝李寡妇李翠花是书中的几位主要人物。赵二宝本是一个半吊子的纯粹医生,可谁知在去给同村李寡妇看病时的时候莫名的感觉失了自己的清白,随后凭着自己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迷翻了李寡妇撅着大屁股,就好像是在朝圣一般,冲着门口的位置,正在一个劲儿的呻yin。。
陈东刘月秦雪小说
27784 人在追
陈东刘月秦雪小说叫作《都市情潮》,陈东刘月秦雪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陈东刘月秦雪小说讲诉了:刘月的侄女怀孕了了,并准备结婚了,为了好好的照料她,他们搬到一同住,而已没想起现在的的更年轻人怀孕了的时候房事是这么剌激,看的刘月一脸通红呼吸的节奏低沉。
徐鹏柳思妍小说
2462 人在追
徐鹏柳思妍小说叫作《空中情缘》,是老给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徐鹏柳思妍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他是个实习工作的空少,但他经常被乘务长压榨,所以他的实习工作期全看乘务长的评论,一直到他意外发现了乘务长的私情,他最终决定绝地反击,他要上了她,他要把她变为了一个玩物,一个只会喘气的女人。
总裁别跑,我们聊聊
独家小说《总裁别跑,我聊聊》由萌萌哒所编写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主柳依依司裴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夜惊喜,柳依依悲催地发现,自己居然成为了他的衣食父母,顶头上司裴言!不过话说……成为男人的感觉,也不是这么差劲的吗,可咋回事裴言老是一副幽怨的表情??总裁大人您先别走,咱好好聊聊不成么?...“裴总,你先别急……说不定不是这个原因呢?”。
深情游戏
3217 人在追
《深情游戏》又名《夜深人静婚未眠》《良辰如梦》《为你患过伤风》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苏漾陆承骁的爱情故事,结婚了半年,苏漾才明白她的婚姻但是是一场复仇游戏,将至复婚,那个她曾至爱的男人为榨光她最后的价值,将她送上了商界新秀陆承骁的床来换利益,却阴差阳错让苏漾收获多了另一份幸福和快乐。苏漾忽然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女人前赴后继的上他的床。就算不为了他的财势,这张完美的脸庞,贵气逼人的气质,也能让女人移不开眼,甘愿投进他的怀抱。“如果没有什么事,霍总自便吧,我有事,先走一步。”霍遇北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冰冷的视线来回扫视着苏漾,最后冷哼一声离开。“随你的便!”苏漾看着霍遇北又坐进他那辆黑色的玛莎拉蒂,看着跑车一溜烟的离开,她死死的咬紧嘴唇,才将心里那种窒息的感觉给缓解。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接起。“漾儿……”那边传来唐菱神伤的声音。……红府会所。苏漾找到唐菱所在的包间,推开门时,唐菱正一个人在包间里喝闷酒。看到苏漾,她将一杯酒朝她举起,“祝我现在又是单身一人!赶紧过来陪我喝酒,咱们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苏漾回身将门关好,走过去,顺手接过她递过来的酒给放回桌上,看向茶几上的空酒瓶,“你到底喝了多少了?”不看不打紧,一看,苏漾的眉头跟着蹙了起来。茶几上放了十几个酒瓶,地上也东倒西歪了十几个。当即将唐菱手中的酒杯给拦下,“你不能再喝了,慕向东他既然不值得,你又何必要总是委屈自己,分手就分手,重新找一个不好吗?”“说得……嗝……说得好!”唐菱也不抢酒喝了,她拍手,精致的妆容早已经像鬼画符一般,她睁开一双迷蒙的双眼,指着苏漾的心口,“你说我,你自己还不是跟我一样。漾儿……嗝……霍遇北哪点值得你为他这样?霍氏要发展房地产,你毫不犹豫放弃了国外深造的机会,毅然留在霍氏替他卖命;他天天跟不同的女人上绯闻头条,你却依然不离不弃……不离不弃……你才是该委屈、该重新找一个的人!”苏漾脸色一变,“遇北,他只是……只是……”“只是现在还不明白你对他的好?只是现在还没有定下心来?”唐菱接过她的话,嘲讽的笑了,“苏漾,这些句话,你信吗?我他妈这辈子听到过最好笑的话就是这句话了!他就是……压根……压根不把你当一回事!”苏漾脸色一白。唐菱已经软倒在地上。一杯酒被她的手打翻在茶几上,苏漾看着酒泡泡洒出来,再一点一点的消失。或许霍遇北曾经对她是有过感觉的,但都像这些泡泡一样,早就消散,只剩下一茶几的狼狈。她只是不甘心,这些年的付出如果都像这些泡泡一样消散掉,那她的爱情都算什么?她低了头,眼睫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而后翻出唐菱的手机,给唐城打了个电话。包间里酒气太重,不适合呆着了,苏漾便将唐菱扶起靠到自己肩上,朝着会所大厅走去。红府大厅,陈锋刚将车钥匙交给红府泊车的服务生,就看到苏漾扶着一个女人往外走,他有些惊讶,随即匆匆往里走去。……红府的私人vip包间。这间包间跟酒吧的普通包间不同,是沈梁的私人场所,平日里来不了几次,老板却一直给他留着,此刻,包间里坐满了人。烟雾缭绕中,唱歌的、打牌的、聊天的应有尽有。如果有点眼色的,就会发现,此刻这间包间里坐着的,全是江城了不得的大人物,得罪任何一个,以后都别想在江城混了。陈锋熟门熟路的拐进去,直接走到角落处一个人的面前。角落那处的灯光昏暗,只隐约看到有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坐在那里,薄唇边有一点橘红色,烟雾模糊了他的五官。看到陈锋,那人狭长的眼眸眯了眯,身子往前时,那张俊美无匹的脸颊逐渐落入众人视线。他五官极其出色,脸颊线条分明深刻,穿着再普通不过的白衬衫黑西装,却气场很足。陈锋在看到他时,眼神和动作不由得恭敬了许多,低声道:“陆总,银河湾项目按您的指示,添了一家公司做备选,是谭氏。”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他松了松领口,淡淡的点头。旁边被陆承骁中途赶上牌桌替换的沈梁不乐意了,“三哥,你这也太不厚道了,下午约你吃饭,你说有约了,好不容易大晚上的约了你出来玩,结果你倒好,在兄弟们给你办的接风中还谈公事!”陆承骁出国两年都没有回过江城,这次回来,几个发小忙不迭的将他拉了出来。他随意的将香烟揿灭在烟灰缸,转头淡淡扫了一眼沈梁,“沈老太太今天早上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身边有没有合适的女人可以介绍给你。”沈梁一噎,像是咽下了一只蚊子,包间里谁不知道沈家老太太的剽悍。听着对陆承骁说的客气是给她孙子介绍女人,潜台词却是找个女人早点将她孙子给睡了。这时,沈梁下意识打出一张牌,顾司赫立马推了面前的牌,坏笑着拍拍沈梁的肩膀,“谁让你惹老三,不好意思,清一色,给钱吧。”沈梁瘪瘪嘴,将筹码扔过去,推了牌。“不玩了,老跟你们这群大老爷们的坐在一起真没意思。”裴炎笑,“不想跟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的坐在一起,你就找个女人来。”沈梁哼了一声,“不是爷自恋,追在爷身后的女人一抓一大把,想要带女人来还不简单。”不过,大家心里都清楚,不是决定要一直在一起的女人,大家都不会轻易带过来。沈梁瞧了一眼陆承骁的淡定,忍不住的凑过去,“三哥真的没给咱们带个嫂子回来?好歹出去了两年呢,我不信三哥你还没有女人。”见陆承骁不说话,沈梁来了兴致,八卦的看向一旁的陈锋,“你来说,三哥有木有看上哪家大家闺秀?”陈锋摸了摸鼻子,那位可已经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了,良家妇女还差不多。。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三日晨起,神清气爽的某王爷就见某女提着刀冲进了房间:“王妃,你干什么去?”某女扶着被瞎折腾了一夜的腰咬牙切齿道:“我去猪舍把那些公猪崽子都阉了,接着回去再把你给……”某王爷身形一闪把某女抱回了房间:“何苦如果麻烦,为夫我相信王妃的刀法,现在的就来吧!”众侍卫狂晕:王妃傻了,王爷也跟随傻了!他是“疯王”,她是“傻妃”,强强联手合作:装傻充愣,遛狗,虐渣渣。他低头看向交握在他腹部上的小手,好看的凤眸中泛起了几许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