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你拿的什么?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谢衍面无表情地把他从怀里扯了出。“嘘,宁静。”林尔听见动静,突然间回过头来来,指尖对着那个庞然大物在半空中虚虚一点儿。像是有什么魔法似的,那道白影立马宁静了下去。时桑这才从谢衍的身后冒出了个头来,嘴唇一抖一抖地问:“尔爷,这是什么啊?”“我养的“嘘,安静。”林尔听到动静,忽然回过头来,指尖对着那个庞然大物在半空中虚虚一点。。...

谢衍面无表情地把他从怀里扯了出来。

“嘘,安静。”林尔听到动静,忽然回过头来,指尖对着那个庞然大物在半空中虚虚一点。

像是有什么魔法似的,那道白影立刻安静了下来。

时桑这才从谢衍的身后冒出了个头来,嘴唇一抖一抖地问:“尔爷,这是什么啊?”

“我养的猫。”林尔说。

“猫?!”

时桑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你说这是猫?

猫?!

谁家的猫有这么大?!

身长足足有一米二,大尾巴还毛绒绒的,连喉咙里压出的那声喵都有一种百兽之王的气势,简直像头银狼。

见他一脸震惊,林尔解释说:“这是缅因猫。”

“……”实在夸不出来猫咪可爱,时桑只好说,“你这猫……长得真结实。”

可不是么,不仅长得结实,猫爪子也很结实。

估计一爪子过来,他就得上西天。

猫大爷优雅的舔了舔爪子,懒洋洋地扫了他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时桑从这只猫的瞳孔里看出了明晃晃的鄙夷,像是在明目张胆地嘲笑着他的胆小。

时桑觉得有点儿玄幻了,他……居然被一只猫给嫌弃了?

林尔对着猫大爷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往楼上走:“冰箱里有饮料,茶架上有茶叶,中岛台右边就是饮水机,想喝什么自己拿,我上楼换衣服了。”

冰箱里除了矿泉水就是牛奶,时桑翻了翻,不太想喝牛奶,关上冰箱溜达到了茶架前。

中午吃了不少甜品,嗓子里有点儿腻,时桑想着喝茶水能解腻,就在架子上随便摸了个茶饼,跑饮水机前,泡了三杯茶出来。

“哥,先别看了,过来喝口水。”泡好茶,时桑端着茶杯出来,朝谢衍喊了一嗓子。

谢衍正站在阳台的落地窗前,和舔着爪子的猫大爷互相打量着,听见时桑叫他,稍稍侧了侧身。

时桑递过杯子来:“喝点儿水啊。”

谢衍伸手接了过来,也没太在意他泡的是什么茶,只是低头喝了一口。

但舌尖接触到茶水的那一瞬间,谢衍表情微变:“噗——”

随即开始捂着嘴巴咳嗽起来。

像是被茶水呛进了气管里,谢衍弯着腰咳个不停。

“怎么了怎么了?”时桑连忙扯了几张纸巾给他,语带嫌弃,“不是,你怎么连喝口水都能被呛到?”

“……”谢衍勉强止住了咳嗽,用力地抓住他的手腕,慢慢平复着自己的呼吸,然后指着茶杯问他,“你拿的什么?”

“茶叶啊。”时桑茫然了一下。

“……”谢衍深吸一口气,慢慢地直起了腰来,逐字逐句,“我知道你拿的是茶叶,我问的是你拿的什么茶叶?”

“我也不知道,就在尔爷说的茶架子上随便拿了一个。”时桑不知道他怎么忽然对茶叶这么感兴趣了,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给他指了一下,“就那个啊,你看那个茶饼还在中岛台上放着。”

谢衍顺着他手指指的方向看过去,然后表情更微妙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对谢哥哥撒个娇

评分 10
作者:是uu呀
分类:虚拟游戏
评语:走进了婚姻的坟墓,她的心也埋葬在了里面...
猜你喜欢
农家长姐难为
8965 人在追
开什么玩笑?摔了一跤就再次穿越到不国内知名的达到平衡朝代?父母双亡,爷奶无论,还多了一二三四五个萝卜头弟妹?唉…觉得这日子没办法过了! 你又是谁?为什么老缠着我! 某人:让我来照料你们。 不需,我要钱有钱的人,要田有田才不需男人! 某人……………突然一群小孩跑过来,苏蕊为了不被撞到赶忙往旁边让,结果不小心被绊倒,背朝下后脑勺刚好磕到了石头上,晕了过去。。
非爱即恨
5188 人在追
简言之“爱人之爱”是自己和所爱之人在一起,这是人的本性,但这种爱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一种占据欲,将(她)他占为己有,我们所爱的也许而已自己心中的那点欲望,当这种欲望被释放出出的时候,是一个人彻底变化的时候,他会一切办法办法的想要去拥用她,一个可爱的的人,人人都想拥用她,但的话说撇开拥用她的欲望,想的而已她过得幸福就好,或是说她他不在像现在那样可爱的了,你的话还爱她,那算得上是真正的深受一个人了。简言之“因人生恨”是当你不喜欢一个人却爱而严禁的时候便会因此生恨,恨她为何不都属于自己,恨她为何不选择接受自己,恨一切关于她的由于张然中考失利,考试成绩只能选择一所私立高中。。
东宫媚
2096 人在追
家族深陷危难,赵昔微成了一颗棋子,严禁已娶了爱江山不爱美人的太子。传言太子他性情冷酷无情、手腕铁血,治得满朝文武服服帖帖……面对自己这炮灰的命运,赵昔微做好了远离它太子保小命的准备。却没想起,结婚后太子突然间转了性,每夜轻声轻哄:给孤生个孩子,好好?赵昔微争扎不从:嫔妾身体虚弱,御医说要休养。太子弯下腰一直这样,在她耳边轻声而笑:亦是身体虚弱,就更需贴身照料了。扭头却盼咐左右:听令一直这样,太子妃身体不适感,任何人等严禁随意打搅。第二天,太子妃就真的病了。……日复一日,便宫中坊间,太子妃美貌绚丽多姿,只可惜命好是个病秧子。得了一种脸色红赵昔微撑着一把油纸伞,在暴雨中疾步前行。。
宋二娘的锦绣姻缘
16369 人在追
睁眼前,宋简茹是人人喊打,个个看不起的爬床丫头,被天璜贵胄的郡王一脚踢飞,直接裹尸。睁眼后,她睁睁的望着自己被贩了两道手。房顶清透,晴天见日,阴天落雨,三日一餐都不周详,宋简茹的再次穿越怎一个惨字不简单。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悍生活困境,不惧人心危机四伏,下回分解她挽袖肥皂洗手作羹汤,容妆锦衣作贵妇,走出来一段锦绣繁华热闹的小日子。汴京城一下子从春寒料峭的冰冷三月进入了温暖宜人的阳春三月,大街小巷,飞拱流檐、物阜繁华,熙熙攘攘,车马辚辚,人们纷纷甩去厚重的袄子,换上了轻盈的薄衫,脚步轻松的走在阳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