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谢衍你是变态吗?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大约是压这个字真的是有点儿惊世骇俗,谢衍整整宁静了有五分钟,才深呼了口气,有点儿头痛的摘了眼镜框,作出解释说:“我没想脱他裤子,我是想……”但说起这儿,他又突然间来了个情况紧急刹车。啊,他总不能够说他想看一看沈妄的内裤长什么样吧?这话听出来更很奇怪。见啊,他总不能说他想看看沈妄的内裤长什么样吧?。...

大概是压这个字实在是有点儿惊世骇俗,谢衍足足安静了有三分钟,才深呼了一口气,有点儿头疼的摘了眼镜框,解释说:“我没想脱他裤子,我就是想……”

但说到这儿,他又忽然来了个紧急刹车。

啊,他总不能说他想看看沈妄的内裤长什么样吧?

这话听起来更奇怪。

见他停住,不往下说了,林尔好奇地眨巴了下眼睛:“想什么?”

“……”谢衍咳了一声,稍有不自在地别开了和她对视的眼神,说话的声音小了几分,“我就是想看看他穿的内裤是什么样的。”

“……!”

林尔整个人都震惊了。

半晌,她才匪夷所思地问:“谢衍你是变态吗?”

对人家的内裤好奇什么?

“……不是。”谢衍百口莫辩,“这事有内情。”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风水轮流转,前几天他还说沈妄变态,这么快,这句话就转回来自己身上了。

林尔还是觉得他是个变态:“就算是有内情,也不至于你去扒着人家的内裤看吧?”

“……”

怎么也解释不清,谢衍只能说:“我是直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林尔眸带疑色:“可十三说你没找过女朋友啊。”

“因为我热爱学习啊,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怎么能谈儿女情长?”

谢衍以一种谴责的眼神看着她,就像是在说你一个学生怎么不想着学习,反而天天想着谈恋爱?

林尔无言以对:“……”

好,他的理由完美。

越过内裤的这个话题,谢衍的眼神落在林尔锁骨处的项链上,像是不经意地问了句:“你这个情侣项链……”

林尔把吸管插进奶昔里,头也不抬地问:“你怎么知道是情侣的?”

“啊,贴吧里说的。”

“你不是不上网吗?”

“沈妄发来的链接,我就看了一眼。”

说完这句,谢衍继续不徐不疾地补完被她打断的那句话,“这是和男朋友的?”

“不是啊。”林尔喝了一口奶昔,然后戳起来冰淇淋里最后一颗草莓,丢进嘴巴里,含糊不清地回道,“是我朋友送的。”

谢衍的表情有些微妙:“男生?”

“当然是女生了。”林尔以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他一眼,“谁会和不是男朋友的男生戴情侣项链啊?”

这不是有病吗?

哦……女生啊,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句之后,谢衍的心情莫名地愉悦了起来。

见她把草莓戳了个干净,他语气非常亲切地问她一句:“你还吃不吃别的?”

“不吃了,我吃饱了。”没再碰剩下的冰淇淋,林尔看了眼时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吧,该回去了。”

谢衍随着她站起来,语气依旧是一种诡异的亲切:“那要不要买杯奶昔带回去?”

林尔对奶昔永远没有抵抗力,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好啊。”

说完,她微微一顿,偏头狐疑地看着他:“我怎么感觉你心情好像很好?”

谢衍面不改色,语气淡然:“有吗,你要喝什么味的?”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对谢哥哥撒个娇

评分 10
作者:是uu呀
分类:虚拟游戏
评语:走进了婚姻的坟墓,她的心也埋葬在了里面...
猜你喜欢
常卫红骂街
21659 人在追
“要你关心?要你好奇?你个小丫头片子就没安好心你,天生带灾,你全家都是因为你才没了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个祸害,克死全家的祸害。”常卫红被气急了,什么话都往外冒。蒋一南眯了眯眼,危险的看着常卫红,提高了音量一字一句的说:“婶子知道自己在常卫红被气急了,什么话都往外冒。。
生活有点苦,自己加点糖噢
里面是一篇文章篇短短的爱情故事,有甜也有虐,真诚的祝福每个能幸来看几眼的你噢!(ღ˘⌣˘ღ)楚忆哽咽着点头应道,“嗯,我全记起来了,你是林蕴。”。
第78章 这个男人突然发批疯了?
霸道总裁又转念一想,不妥,游艇和私人飞机这两个东西似乎都显得有些土大款了,不够洋气。说起来,前段时间在印度尼西亚看的那块小岛似乎不错,要不就送个岛吧。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想到问题的解决办法之后,沈渡心情轻松了许多,连进家门的时候都是一脸说起来,前段时间在印度尼西亚看的那块小岛似乎不错,要不就送个岛吧。。
十里红妆谋
14765 人在追
为了求娶姜禹长公主姒陌归,谢满城用了二十年逐鹿中原天下以江山为聘,铺下淡抹十里,最后抱得美人归。 谢满城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可以得到的仅有姒陌归大大地的白眼: “我怎么记得我我十八岁就娶你了?我也不是十二岁遇上你的吗?” 言下之意,某人偏偏是用了八年时间抱得美人归的,余下的五年是哪来的? 谢满城笑而沉默不语。 而已在继位为帝的那天给了姒陌归一场惊艳天下,令所有女子羡之又羡的大婚。 原来是他的话应在了登基称帝初立。 谢满城:“不铺淡抹十里,不以天下为聘,何能配你?”中原大陆,自有记载而来,古朝姜禹最为久远,然而世间之事大多盛极必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