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拔刀吧,情敌。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谢衍恐怕是早上那两节课补觉补够了,这会儿精神出来了,耳朵里塞着只耳机,低下头漫不经心地点起手机屏幕,不明白是在打游戏,但是在看视频。阳光玻璃窗几净的玻璃窗打在眼皮上,橘红色的暖光占有了全部视野,分外恍眼。林尔对环境最为敏|感,在桌子上趴了老半天也阳光透过几净的玻璃窗打在眼皮上,橘红色的暖光占据了全部视野,格外晃眼。。...

谢衍估计是早晨那两节课补觉补够了,这会儿精神起来了,耳朵里塞着只耳机,低头漫不经心地点着手机屏幕,不知道是在打游戏,还是在看视频。

阳光透过几净的玻璃窗打在眼皮上,橘红色的暖光占据了全部视野,格外晃眼。

林尔对环境尤为敏|感,在桌子上趴了半天也没睡着,到最后,干脆拿了本书出来,勉强遮住了眼睛,算是挡了挡光。

谢衍余光瞥见她的动静,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林尔重新趴回桌子上,刚把课本盖脸上没几秒钟,四周的光线就是一暗,她的睫毛动了动,睁开眼才看到窗帘已经被拉上了。

而做了好事不留名的尼古拉斯同学冲她微微一抬手,非常低调地说:“不客气,这是你该谢的。”

“……”

谢衍玩的游戏是新出的植物大战僵尸2,之前玩的黄金矿工和保卫萝卜已经被他打通关了,此刻正尽职尽责的往地里埋着地雷,手机屏幕上方忽然弹了个微信消息出来。

谢衍瞥了一眼,而后退出了游戏,点开了对话框。

是沈妄发来的消息。

他丢了一个链接过来,还有附带着看热闹似的一句话:【兄弟,拔刀吧,你情敌来了。】

谢衍:【?】

沈妄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说:【链接发你了,自己看。】

谢衍眼皮子掀了掀,兴趣不大的点开了他发来的那条链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午玩手机的人多的原因,教学楼这边的网络不太好,加载了半分钟,网页界面才加载出来。

沈妄发来的是九中贴吧里的一条被顶到最上面的热门帖。

[爆!!!迪士尼在逃公主惊现高二一班,转学生人美气场又炸天]

三个加粗版的感叹号触目惊心。

【楼主】:前排指路,高二一班,林尔,听说小姐姐是海大附中转来的,成绩优异,妥妥的学霸。楼主有幸远远的看了一眼,真的是肤白貌美大长腿,气场很强。照片是楼主一班的同学偷拍的,高清手不抖,已经置顶了,美女是大家的,共同欣赏。

【1楼】:我去,这颜值,不去混娱乐圈太可惜了,老天爷赏饭吃的一张脸啊,哪怕去当个花瓶呢。

【2楼】: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小姐姐我今天早晨亲眼看到她从豪车上走下来的,后来看到她去了高二的级部办公室。

【3楼】:拔刀吧情敌们!决一死战的时候到了。

【4楼】:awsl!姐姐杀我!姬圈大佬的既视感啊,我觉得我要被掰弯了。

【5楼】:豪门小公主吗?有颜,有钱,还有脑子,这妥妥的人生赢家啊,电视剧都不敢这样写。

【6楼】:有一说一,别说是男生了,我一个女孩子也喜欢这种气场炸天的女王范儿。

【7楼】:1楼的朋友,人家都是豪门小公主的标配了,还去混啥娱乐圈,明显是不缺钱啊。

【8楼】:确定是高二一班吗?我心动了,有没有一起组队去要电话号码的?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对谢哥哥撒个娇

评分 10
作者:是uu呀
分类:虚拟游戏
评语:走进了婚姻的坟墓,她的心也埋葬在了里面...
猜你喜欢
末世系统女魔头有点狠
萧叶在末世混了三年,最后死在了亲人和朋友的手中。这一世她有系统手上,立誓要杀尽前生害过她的人。她的本意而已想报前生的仇和恩,但是……为什么一不当心队伍越发大。而这一切只但是是别人下得一盘棋,世间万物都是那人手中的棋子。这个“梦”有点长,她清楚的记得末世来了,到处都是丧尸,山洪海啸,地震酸雨,尸横遍野,地球犹如人间炼狱。。
林氏荣华
4198 人在追
有神仙和林清柔说,“你将命不久矣。”便林清柔答应下来到异世大陆给他打工挣钱,接替他早夭的妹妹,抚养孩子照料他的女儿,神仙的肉身逝去的,便宗族,仇家都找登门来,或成了了绊脚石,又成了了踏脚石。这是一个小姑姑养着侄女努力荣华富贵的故事。标示:此文男主也没CP,不介意的甚点。坑品有确保,新书《官二代修仙日常》已公开发表,尽请关注更多已完结啦作品有《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复活娘子在种地》《农家小地主》等五本书。读者交流群:307547705,敲敲门砖是雨竹作品下的任一书名或角色名字她定了定神,扭头看向一边,林江和白翁正站在她旁边,俩人见她看过来便都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第四章 选妃提前
12722 人在追
苏沫沫刚刚进入苏宅,门口一直侯着的大婢女便走上前,先向苏沫沫恭敬的行礼随即便说道:“小姐,请你速速前往铭正堂”语气满是急切。铭正堂是苏宅的主舍,也是苏严瑾住所的前厅,一般只有在商议重要事情的时候才会召集她前去。闻言,苏沫沫蹙眉关切的问:“怎铭正堂是苏宅的主舍,也是苏严瑾住所的前厅,一般只有在商议重要事情的时候才会召集她前去。。
第三十七章 上山
19477 人在追
雨势滂沱,通往如意书舍的官道上,雨水如湍急河流狂泄而下。黎家兄弟带着两位少年人举步维艰互相拉着手走,就怕一个不小心摔了被顺道冲走。“怎就非今天上山不可了?”娇生惯养的厉行何时吃过这种连里衣都湿苦了。“这雨下个没完,不让我们躲在酒肆,还跑出来黎家兄弟带着两位少年人举步维艰互相拉着手走,就怕一个不小心摔了被顺道冲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