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我没生气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人家一片好心的捞她一把,结果她不不领情也就算了,竟然还把他给伤到了。谢衍扯了扯唇,垂下眼睑,也没再说话的了。林尔:“……”这是,不高兴了吧?林尔用眼角扫着他的表情,不确认他现在的是什么心情。她和谢衍朋友相处的时间太长了,而谢衍又是情绪不外漏的那种人,她谢衍扯了扯唇,垂下眼睑,没有再说话了。。...

人家好心好意的捞她一把,结果她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把他给误伤了。

谢衍扯了扯唇,垂下眼睑,没有再说话了。

林尔:“……”

这是,生气了吧?

林尔用眼角扫着他的表情,不确定他现在是什么心情。

她和谢衍相处的时间太短了,而谢衍又是情绪不外露的那种人,她一时也摸不清他到底是不是真生气了。

又不能开口直接问,林尔只好把两个人的角色对换一下,代入成了自己。

如果刚才是她帮了谢衍一把,结果谢衍非但不领情,还给了她一手肘,那她会不会生气?

林尔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肯定得生气。

而且,这不止是生气的问题了吧,她大概还会把他的门牙给打下来。

谁让他把她的好心,当成驴肝肺的?

这样想来,谢衍没骂她,那已经是脾气很好了。

想明白这一点,林尔更犯愁了,这才开学第一天,她就把同桌给得罪了,那以后还怎么友好相处两年?

谢衍一直没说话,两个人沉默着走了一会儿,林尔歪头看了看他,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忽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然后往他面前一站。

谢衍停住,抬眼看她。

林尔直接伸出胳膊,横在了他眼前,说:“你要不,打回来吧?”

这个反应有点出乎他意料,谢衍看了她一会儿,忽地笑了一下:“我打你干什么?”

“就是刚才,我不是打了你吗?”林尔摸了摸头发,干巴巴的说,“那你也打回来,我们就扯平了,你也别生气了。”

谢衍这次是真的笑出声来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弯成月牙,藏在双眼皮里的那颗泪痣显现了一瞬,很快又消失。

这还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啊,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的。

“我没生气。”他低笑着说,“再说了,你是女生,我怎么跟你动手啊?”

他的眼尾勾起了明显的笑弧,那颗勾人的泪痣随着他垂眸眨眼而时隐时现,林尔看的稍稍一愣。

她不是没见过谢衍笑,今早跟她正儿八经的打招呼的时候,昨天下午他和时桑沈妄去追无良嫖|客的时候,甚至还有更早之前,那个举着大喇叭的妹妹跟他告白的时候,他脸上偶尔也会露出一个笑来。

但都是那种非常浮于表面的、特别不走心的笑,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在客套。

直到现在,此时此刻,林尔才从他的眼中看到不加掩饰的开心,像是眉梢眼角都透着笑。

都说桃花眼勾魂,果然是勾魂。

估计让他去街角的垃圾桶里,跟只过街老鼠对视,他也能将老鼠迷得七荤八素。

顺利的从图书室拿了书出来,两个人一边往楼下走,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想起之前遇到的那个男孩子的奇怪反应,林尔侧了侧头,忽然问他:“我怎么感觉遇到的那个同学,他好像有点儿怕你?”

谢衍单手插兜,低头按着手机,不知道在给谁回消息。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对谢哥哥撒个娇

评分 10
作者:是uu呀
分类:虚拟游戏
评语:走进了婚姻的坟墓,她的心也埋葬在了里面...
猜你喜欢
权宠之仵作医妃
19771 人在追
【男女主身心非常干净,无虐无虐,女强悬疑,评论交流追文!】*内宫宠妃死状悲惨,凶手竟当朝皇子,大理寺卿沈毅并为脱罪不成携家四散奔逃,一家上下二十四口,被乱箭剿杀于皇城之外。她是毓秀娇女,却女承父业,左手剖尸验骨之术藏于深闺十八年。挟恨复活,她但求杀了人抵命为父平冤!正踏往申冤之路,各式诡秘大案纷至沓来。无头尸新娘案,枯井沉尸案,黄金劫数案……秦莞撸起袖子干,却一不小心惹上个大魔王。大魔王要钱给钱,要权给权,以江山为聘,赠她无上荣宠!·一件屠了帝都的诡案,一段罪爱相互交织的仇怨,一场权利欲孽的阴谋,一座奢糜腐化的帝国。她是秦树影缭乱,如同张牙舞爪的妖怪,林中漆黑,更似藏着会吃人的鬼魅,然而这些,都没有身后的脚步声让秦莞恐惧。。
摄政王的神医萌妃
28248 人在追
天才医学博士,再次穿越成相府受庶母一家残酷迫害的嫡长女,谁料定,却又落在冷酷无情腹黑男全身瘫痪奇丑的摄政王手里,还复活在畜生道,变为了软萌可爱的的小猫咪。 她百思严禁其解,一切办法了办法变回人形,逃出超级变态摄政王。 医术手上一时之间虐渣一时之间爽,重新开启在相府报仇之路。 而已这腹黑男超级变态摄政王找登门来,把握住呆萌小可爱的,欺身而上。 “跟本王回府,给你冲澡澡。” “听本王话,没你本王睡不着觉。” “只要你跟本王回宫,给你找个小狼猫。” “不回宫我看生下去的小崽崽认谁做爹?” 她默默的的抱紧王大腿,将他大夜幕降临。。
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高二时,程阮对转校生徐韫节一见钟情。 少年气质冷冽,像夏日里晚风,似雨后初晴月光,那般灼热的烙烫在了程阮心尖。 一向对什么都没足够的耐心的程大小姐硬生生用了一整个学期加上半个暑假将徐韫节这朵高岭之花追了手。 只只可惜,这段感情没持续的多久便早夭了。- 提出分手那天下午,青春年少的徐韫节拖着满身伤回到程阮家楼下,执拗地追问:“为什么?” 程阮忽视少年阴鹜的视线,敷衍了事道:“不为什么,是玩腻了了。” 说罢,留面色惨白的少年站在原地,后转身走入自家的豪宅。那天下午之后,程阮再没没见过徐韫节这个人。 - 多年后再次重逢,当年贫苦贫苦的少年褪去青涩,沉淀下来出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陷入巨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来气。一直到下午三四点,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
大佬退休之后
1584 人在追
【慢穿 好习惯】别人退休后,养孙带娃广场舞。裴叶退休后,氪金养崽纸片人。氪金后:垃圾游戏,骗氪都不不上心。氪金后:真香!我不但能氪我还能肝!养纸片人这种事儿呢,它是也可以陶冶情操情操的,十分丰富退休后后的枯燥乏味人生,养好了不但也可以有情,还也可以……emmm……
登堂入室
6198 人在追
元执第一次遇见了宋积雨云的时候,宋积雨云在和她的乳兄谋夺家业;元执第二次遇见了宋积雨云的时候,宋积雨云在和她的乳兄栽赃设计陷害设计陷害别人;元执第三次遇见了宋积雨云的时候,宋积雨云那个乳兄终于等到他不在她身边了,可她却堂之他的好兄弟抛媚眼……士可忍,他不能够忍。元执最终决定……以死饲虎,收了宋积雨云这妖女!宋家治丧的管事大声的叫喊着,一会儿要这个小厮把东厢房打扫出来,好安置经念的和尚、道士;一会儿要那个小厮去买了新的僧衣、道袍给几位出家人换上;一会吩咐粗使的婆子去烧姜茶、端点心,还要请了彩匠来重新搭孝棚……把仆妇们指使得团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