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讹了他四百七的那位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谢衍盯着那双猫眼看了三秒钟,终于等到反应时回来了。啊……这也不是前天那个讹了他六百七的阿拉伯友人吗?!谢衍看她的同时,林尔也在上下打量着他。少年天生的一双桃花眼,黑白瞳孔并不明明就,笑出来的时候弯成两道月牙桥,像是染着层似醉非醉的雾气。之后没特别注意,这会儿离啊……。...

谢衍盯着那双猫眼看了三秒钟,终于反应过来了。

啊……

这不是昨天那个讹了他四百七的阿拉伯友人吗?!

谢衍看她的同时,林尔也在打量着他。

少年天生一双桃花眼,黑白瞳孔并不分明,笑起来的时候弯成两道月牙桥,像是染着层似醉非醉的雾气。

之前没注意,这会儿离得近了,林尔才注意到他的眼尾处有一颗深色的痣,藏在双眼皮的那道褶里,睁着眼睛的时候不明显,但垂眸眨眼间就若隐若现。

正好下课铃声打响,时桑听见后面的动静,伸长了脖子扭过头来:“睡醒了啊?”

谢衍嗓音低低地嗯了一声,平平静静地收回视线,然后直起腰,身子往椅子上靠了靠。

大概是记着两人那个不怎么愉快的初遇,时桑本着化干戈为玉帛的宗旨,热情的帮林尔做了个自我介绍。

“这是新来的转校生小姐姐,是从海大附中转来的,叫林尔。”

谢衍没回他的话,只是看向了林尔,漫不经心地问了句:“莞尔的尔?”

林尔盯着他下巴上被她挠出来的那道浅痕看,慢半拍地才嗯了一声。

她也不是记仇的人,人家歉也道了,钱也赔了,还被她挠了一道子,她要是再抓着这事不放,那就是她太小心眼了。

提起赔钱,林尔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一边拉过了挂在椅背上的书包,一边说:“对了,我有东西要给你。”

谢衍啊了一声,不太感兴趣地应道:“什么?”

林尔没说话,只是低着头,专心致志地在书包里这里翻翻,那里找找,就这样费劲巴拉地摸了大半天。

谢衍纳闷地看着她,就在他忍不住要问她一句你在找什么的时候,终于见她表情一顿,然后说了句:“找到了。”

“?”谢衍更纳闷了。

找到什么了?

还没等他问出口,谢衍就见她从书包里抠了两个钢镚儿出来——一块钱的,然后动作自然地递到了自己的面前。

“给你。”林尔说。

谢衍:“?”

林尔:“这是昨天剩下的钱。”

“……”

谢衍沉默,嘴角轻微抽了一下,然后婉拒了:“不用了,你留着吧。”

“不行。”林尔不容拒绝地把那两个钢镚儿强行塞进他手里,又说,“我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

而且他工作这么辛苦,一边上着学,一边去鸭店打工赚钱,学习还这么努力,看来是只有志气的鸭子。

这样想来,她更不能占他便宜了。

谢衍推辞不过,只好把那两个钢镚儿收了起来,干巴巴地说了句:“谢谢。”

林尔贴心地表示:“不用谢,应该的。”

“……”

谢衍不说话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莫名有点儿奇怪,正是课间,班里吵的像是个菜市场,就他们这边安静的格格不入。

瞅见谢衍下巴上的那道浅痕有点扎眼,林尔难得觉得这次是自己下手重了,本着同桌间要好好相处的原则,她没话找话地问了句:“昨天睡的很晚?”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对谢哥哥撒个娇

评分 10
作者:是uu呀
分类:虚拟游戏
评语:走进了婚姻的坟墓,她的心也埋葬在了里面...
猜你喜欢
磨子山的传说
7681 人在追
很久以后(1139年)的一个夏天的,阳光煦暖,元倩儿在汴京城楼前,被愤怒的的众人乱石砸死。她的灵魂回了七年前北磨子山,当初偷食仙草的地方。这时金光一闪,北磨子山山体裂出一条缝,将元倩儿的灵魂吸进其中,转眼间间山体合起。元倩儿再度醒过来周围一片漆黑,么偷食仙草真能长生不老,她又回了被砸死的那堆乱石里?元倩儿环视着围观的众人们,一位毫不起眼的中年男子隐藏于其中,与她四目相对时,他大喊道:“她就是元倩儿,杀死那个妖精!”。
咒回之人形天灾她没有AC数
【主咒术回战、文豪野犬and柯南,非第一人称】我叫爱丽丝,整天被关小金屋,唯一的乐趣是梦游中。我的养父据传是一个假酒酒厂的厂长,整天心里想永恒的生命当灰带的扛把子。一直到有一天,他快不行啊了,我终于等到被不允许踏出这个小金屋。面对自己老父亲想传她的假酒酒厂,爱丽丝一脸深深的感动:那你安心死叭!老父亲:......接着她就卷款了。自由的无尽好,是关于梦游中时欠的债,债主都找来了。不但如此,她无限向往的自由的生活里老想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嘴里旗号为了世界和平要来抓她。才被自小金屋中释放出出的爱丽丝:???#终归是一人扛下了所有##你想搞我我就茅草屋的大门被生铁焊成的锁牢牢锁死,无法从内里被打开。。
温家有娘子
18327 人在追
陈宁雅复活了!前生她坑死了自家男人,间接地谋害自己的孩子,唯一活下去的长子也因为她迈入歧途,人生重新来过一次,她定会再重蹈覆辙,本来只想好好的相夫育子,没想起男人孩子都是出息的,不但为她撑起了一片天,还让她报仇雪恨,且看陈宁雅怎么走上人生巅峰。“我早就说了有山家那婆娘不是个安分的,你们偏不信邪,结果你看,婶子尸骨未寒那女人就跑了,扔下几个可怜的孩子真是造孽啊!”为首拿着锄头的汉子愤怒地大骂,唾沫星子满天飞,腾出的左手用力地比划着,看得出他气得够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