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傅郁时将手机递了过来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吃饭时期间,傅郁时大衣口袋里的手机始终响个不停地,他貌似若无其事地吃着饭,品着酒,丝毫不被影响,不时还夸赞江橙的手艺。吃完饭,江橙将碗筷拾掇进洗碗机,余下的菜包好放到冰箱,又将厨房的灶台和油烟机拭擦了一遍,磨一磨噌噌噌走出了半个多小时后了。新吃完饭,江橙将碗筷收拾进洗碗机,剩下的菜包好放在冰箱,又将厨房的灶台和油烟机擦拭了一遍,磨磨蹭蹭走出来已经半个多小时后了。。...

吃饭期间,傅郁时大衣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他倒是若无其事地吃着饭,品着酒,丝毫不被影响,时不时还夸奖江橙的手艺。

吃完饭,江橙将碗筷收拾进洗碗机,剩下的菜包好放在冰箱,又将厨房的灶台和油烟机擦拭了一遍,磨磨蹭蹭走出来已经半个多小时后了。

新年的钟声早已经敲响了,这已经是新的一年了。

江橙从厨房走出来,一眼便看到大大咧咧坐在沙发上的人,翘起大长腿压在另一个上面,深色的西装裤不显一丝褶皱。

他面前是自己给自己沏好的一杯绿茶,透明的玻璃杯里绿油油的半杯茶叶片,杯子还冒着热气。

江橙心里微动,看傅郁时的样子丝毫没有要走的迹象。

人是她主动邀请上来的,饭也是她做的,此时她却不敢主动开口赶人。

江橙微微叹了一口气,想起景山的那个夜晚,她与傅郁时也曾共处一室,只是那时分床而睡,可是现在……

想到这里,江橙面部越来越热,感觉已经蔓延到耳根。

“站那儿干嘛?过来坐!”傅郁时抬头正好看到江橙站在厨房门口发呆,拍了拍身边的沙发。

江橙两手背在身后搓着大拇指,慢悠悠坐了过去。

刚坐稳,傅郁时便将手机递了过来。

“合作商的拜年信息,帮我回一下。”

江橙:“……”

傅郁时递过来的是一款国内最新款手机,纯黑机身,哑光质地,防弹屏幕。

这款手机专为有钱大佬定制的,在国内不超过十只。

当然价钱也很“高端”,一般人肯定不会花一套房子的价钱去买一个通讯工具。

打开界面,傅郁时手机屏幕应用软件很少,只有普通的几个常用软件,甚至连最起码的微博都没有,更别说是各类播放器了。

下方短信图标右上角红圈内的数字,已经超过50条。

江橙点进去浏览了几条,全都是拜年短信,有的还夹杂明年合作意向的短信。江橙抬头看向傅郁时,他倒悠闲地看着电视,喝着茶水,好不惬意。

“我不会。”江橙有些赌气的将手机重新塞进傅郁时手里。

傅郁时回过头,看了一眼江橙有些沮丧的小脸,笑着捏了一把她滑腻的脸蛋。

“那就不回了。”语气充满宠溺。

江橙:“……”

电视机里春晚最后一首歌曲《难忘今宵》,在一片掌声中结束了。

江橙本来平复的心脏又跳动了起来。

沉默稍许。

一旁的傅郁时似乎没有了动静。

江橙转头,发现傅郁时靠着沙发,将头仰卧在沙发靠背枕上,闭着眼睛,呼吸均匀,已经睡着了。

认识这么久,江橙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打量眼前的男人。

他的脸部轮廓清晰,棱角分明,眉毛浓密平直,偏白型的皮肤健康光洁,几乎看不到毛孔。平时不怒而威的眼眸,因为睡着,柔和了不少。

江橙从单人沙发上拿起一条薄毯,想要给傅郁时搭在身上,毛毯是她平时在沙发看书时用的,散发着一股玫瑰露洗衣液的馨香。

一双嫩白的小手攥着毛毯的两头刚要伸过去,原本闭着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了。

江橙被傅郁时醒转的目光包裹进去,一时竟忘了退回来,就这样以半包围的姿态半跪在傅郁时身边。

因吃惊微微张开的薄唇,粉嫩欲滴。

两人距离很近,近到能听到彼此起伏的呼吸。

傅郁时看着面前女孩白到透亮的皮肤,明亮透澈如泉水般略带惊悸的大眼睛,微启的如樱桃般的薄唇,忍不住喉头上下滑动两下。

下一刻,江橙只觉天旋地转,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拘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江橙一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就像漂浮在水面的小船,载着她一路漂游。

傅郁时的大手,轻轻抚摸着江橙光洁的背部,那里比他想象的更加滑嫩,像丝缎一般。

“我明天让韩放联系房东把这个房子买下来。好不好?”

一句问话,却语带肯定。

傅郁时亲了亲江橙的额头,让本来昏昏欲睡的人微微睁开了眼睛。

“我抱你去洗洗。”傅郁时在江橙耳边轻轻说道。

江橙看了他一眼,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重新又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江橙感觉有温热的水流冲洗下来,身体的酸涩一下缓解了不少。

然后她就被放在了温暖的羽绒被上。

身体挨到熟悉的床铺,江橙舒服地翻了个身,沉沉地睡了过去。

早上,江橙是被闹铃吵醒的。

她闭着眼睛,从羽绒被中伸出莲藕般的细嫩手臂,手指刚触碰到闹钟,便被一只大手附了上去,第一时间按掉闹铃开关。

江橙手部感觉到温热的触感,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昨晚的一切像影片一样在眼前播放。

“醒了?”

低沉的声音从上方传下来。

江橙微微闪动的浓密睫毛轻轻开启,露出如紫葡萄般晶莹的眼睛。

此时,傅郁时衬衫的袖扣刚刚扣好,正在佩戴钢表,胳膊肘抬起时,衬衫紧绷,男士精壮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

江橙瞬间就觉得脸红心跳,用被子蒙上脑袋,瓮声瓮气地在里面哼哼着。

傅郁时一直盯着江橙看,面前的女孩睡眼朦胧,脸蛋儿微红,蒙着头只露出一双黑亮的眼睛,滴溜溜地转。

“不怕出不了气儿?”傅郁时眼带笑意,问道。

“你要走吗?”

江橙问出问题,恨不得咬舌自尽。将头缩得更低了。

“新年第一天,家里设宴,得去招呼一下。”

傅郁时倒了一杯温水递过来。

江橙刚才开口,声音沙哑的厉害。

接过水杯,喝了水,江橙并没有急着起床,反正傅郁时要走了,自己实在无力,不如再睡会儿。

“再睡会儿吧。”傅郁时附身摸了摸她的头顶,微乱的头发触手依然顺滑。

江橙点头,像极了一只慵懒听话的小猫。

傅郁时走后,江橙拥着被子很快便睡了过去。

再醒来,便是被黎黎的来电视频吵醒的。

江橙看了眼时间,快十一点了,她早上醒来,又睡了将近四个小时。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评分 10
作者:纯纯十一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未夜之山河日暮
21893 人在追
【末世架空,群像,死亡……游戏,残酷无情甄选,妖魔鬼怪,异人,修真。】“的话也可以重来一次,死亡……、胜绩也不是一件好事。”……时间回1个月前。‘战争是历史的必定产物’这是她在一个学术论坛上看见的观点。论坛下则写着的‘那死亡……,是万物必经之路的终点。当死亡……已不再公正,就是‘秩序’不平衡的就。’她躲在屋檐下躲雨,刷着手机笑了笑没当回事。下一秒钟,倾盆大雨中,地震豪无预兆的突然发生。到此,‘必定’助推‘命运’的齿轮再次正常运转。在瞬息之间,天翻地覆,山河破碎;亡月新升,耒阳万道。而一切,才刚就……亡者在通向死亡……的深渊中睁开眼睛眼,获恩赐、在意识还不够清醒的时候,身体被贯穿的巨大痛楚,直接将她沉入黑暗散乱的意识给猛地拉回身体。。
陌上柔桑有佳人
27070 人在追
再次穿越后成了一个有点儿傻有点儿瘦的美人,另附加三个拖油瓶。老大稳重心细如发。老二阳光开朗活泼。老三嘴巴甜如蜜。沈青依会觉得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空间手上,养娃种地发展事业,统统不在话下。但是在这之前,她得把某个虎视眈眈的大灰狼给赶跑。(宝们,本书一对一甜宠不虐,男女主非常果断不矫揉造作。)沈青依身穿满是补丁略显肥大的衣衫,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右手拿着小木棍,瘦弱的肩膀上背着一个大背篓,沿着溪边慢悠悠的走着。。
深与沉
23909 人在追
懿乔文――守护着你,纵然坠入幽暗。背景:王者大陆世界。善意提醒:抄袭盗窃必究!让我们一起杜绝“抄袭、盗窃他人劳动成果”的不良(违法)行为!。
第四十九章 醉了
18340 人在追
平安最后还是吃了不少寿司,把小肚子撑得圆鼓鼓的,还喝了一杯清酒,之后便今日天然呆状态了。“不吃了吗?”严宿是真的很饿了,早餐吃了几片面包之后,就一直在forest处理一些麻烦,一直都没时间吃饭,本来是打算叫助理去替他买午餐,透过玻璃窗看到她“不吃了吗?”严宿是真的很饿了,早餐吃了几片面包之后,就一直在forest处理一些麻烦,一直都没时间吃饭,本来是打算叫助理去替他买午餐,透过玻璃窗看到她站在路边,就忍不住下来了。。
孤女为妃这个太子不简单
一个被寺庙被收养的孤女成了太子妃?天真的无邪的太子妃碰上傲娇腹黑的太子爷,二者会碰出怎样的火花?千帆过尽过尽,孤女陈曦该如何取舍之间……她依偎在师父身边,将头枕在师父的肩膀上。。
咸鱼穿成年代小福宝
23362 人在追
带有财运的修真咸鱼复活为被骂赔了货的小可伶,惨!刚出生于遭家族被抛弃,被乡下贫户送回被收养,实惨!岳倩倩本我以为这一世结束了咸鱼生涯,不能够再躺平乱杀谁知得位师兄也一同跟来声名赫赫的律届阎王:据说过《动我小师妹必遭天谴基本法》吗?我写的。富可敌国的跨国总裁:看见这座不夜城了吗?是我为小师妹坚实的基础的江山。被称作和死神抢人的医界天才亮了亮手术刀,众人不由得捂着后颈。影视歌三栖发展中的流量天王冷冷一笑一声:设计陷害师妹?让你明白什么叫舆论攻势。岳倩倩本想再抱师兄们大腿舒舒服服过一辈子,谁知半路却杀开个程咬……呸……倒霉透顶鬼。离开了她就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