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哭什么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江橙不喜欢雪,特别是大雪。穿起厚厚的羽绒服,雪地靴,江橙踩在厚厚的雪上,听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一排排的脚印留下的不多久就又被新的雪片全部覆盖,没办法看见小小的两块痕迹,就像马蹄印像。市区这半年禁炮,除了国贸大厦几个大型商场提交申请了电子烟花,其他地方穿上厚厚的羽绒服,雪地靴,江橙踩在厚厚的雪上,听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

江橙喜欢雪,尤其是大雪。

穿上厚厚的羽绒服,雪地靴,江橙踩在厚厚的雪上,听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

一排排的脚印留下不多久就又被新的雪片覆盖,只能看到小小的一块痕迹,就像马蹄印一样。

市区这两年禁炮,除了国贸大厦几个大型商场申请了电子烟花,其他地方都是静悄悄的。

吃过晚饭,耐不住寂寞的几个人,三三两两从家里走出来,欣赏雪景,提前踏踏明年的初雪。

江橙慢慢踱步到小区门口。

大门口两侧已经堆起了两个大雪人。

“爸爸妈妈,我们再堆一个吧,一个是爸爸,一个是妈妈,另外一个是我,等妈妈生了小弟弟,我们明年再堆一个。哈哈哈”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站在爸爸妈妈身边撒着娇。

江橙寻声望去,见是一家三口,穿着厚厚的棉衣在堆雪人。

刚刚欢声笑语的小女孩,穿着一件黄色羽绒服,戴着毛茸茸竖着兔子耳朵的帽子,和粉色卡通图案的口罩,只留两只眼睛滴溜溜转着,站在雪人旁边时不时跳几下,像冬天里的一只蝴蝶在雪中飞舞。

可能感觉到有人注视,孩子的妈妈也朝江橙看了过来,见是个穿着白色长款羽绒服的漂亮小姑娘,便笑着道了句“新年好!”

“新年好!”江橙微笑回应。

一家三口很快堆好了雪人,拍了照便离开了。

“十一点多了,我们到商贸大厦看电子烟花去,听说那边要连续放上半个小时呢!”有几个路人匆匆走过,议论着,不忘招呼着其他人同行。

江橙蹲下身,摘掉手套,用小手一个一个搓着雪球,再把雪球摆好,垒到一起。

很多年前,也是大雪夜,她当时跟刚才的小女孩一般大小,也有一个人,陪着她,赤着冻得通红的手给她搓着雪球,再将圆圆的雪球垒在一起,做成各种动物的形状。

同样还是一个大雪夜,有个人掰开她紧紧攥着她的手,毫不留情地离她而去。

熟悉的声音,一遍一遍在她耳边响起。

“苗苗,过年的新衣服要省着穿,不要粘到脏东西,要不然就不漂亮了。”

“苗苗长大了,明年开始咱们只扎一个小辫子好不好?”

……

“苗苗!妈妈走了别找妈妈,好好在那边生活。忘了妈妈!”

……

江橙双手冻得通红,却一刻不停地团着雪球。

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她面前,江橙一阵恍惚,抬起头来。

路灯发出的光芒被一个高大的身体挡了一半,另一半余光里,出现了一张俊逸的脸庞,一双深邃的眼睛像漩涡,又像深渊,一直盯着她,像要将她整个人卷进去。

“哭什么?”

傅郁时拉起蹲在地上的人,深沉的黑眸紧盯着她冻得发红的小脸,大拇指在她眼角轻轻摸索着。

江橙手背随意在脸上抹了一把,嘴角上扬,扬起好看的笑脸,眼睛里却充满晶莹,薄唇轻启。

“高兴的!在新年最后一刻能见到大老板,明年我一定能财源滚滚!”

江橙声音前所未有的柔美,清亮中夹杂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在冬日漫天飞舞的雪地里像一首优美的旋律在不停地荡漾。

下一刻,她便被裹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身后,商贸大厦的烟火升起,将大半个夜空衬托的如画般美丽。

随着锁芯的转动,暗红色的防盗门应声而开,江橙进屋,弯腰从鞋柜里侧拿出一双一次性布拖递了过去。

“将就一下吧。”

傅郁时接过来,在玄关处换上。

刚才在外玩雪,江橙的衣服上落了雪,进屋后温度高,雪化了灌进脖子和袖子里,凉冰冰的激得她直打冷颤。

“去把衣服换了,别着凉。”傅郁时嘱咐道。

江橙也没矫情,一头扎进了卧室。

室内暖气很足,傅郁时进屋就将大衣和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搭在客厅沙发的椅背上。

房间不大,但装修很走心,一看便是江橙的风格,偏冷的色调又透着女孩子特有的精致。

傅郁时在客厅转了一圈,停在了餐桌旁。

餐桌上摆着满满一桌子菜,几乎都没动过,餐桌两侧却分别摆着两副碗筷,两个高脚杯,其中一杯里面的红酒还没动过。

傅郁时皱了皱眉,朝卧室方向看了一眼,想起收到的两条信息。

“傅总,我在商场碰到江小姐,她在这边买年货,好像不回江家过年。”

“老傅,我中午见到江家丫头坐在医院电梯里哭呢!”

收到两条信息,傅郁时便撂下一行人,直接申请个人航线飞了回来。

从机场开车过来,连家也没回,衣服也没来及换,傅郁时便直奔国贸街这边。刚下车,便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几乎与白雪融为一体,在大雪纷飞的天气里,蹲在路边搓着一个个的雪球。

傅郁时的心里突然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尤其当他看到那张冻到发红的小脸,泪眼莹莹冲着自己笑,他的心便一发不可收拾。

江橙换了一身白色套头卫衣,一条灰色休闲运动裤,从卧室出来,一眼便看到坐在餐桌旁椅子上的傅郁时。

他穿着白色衬衣,上身结实的轮廓被包裹在里面,坐在江橙原先的位置上,右手拿起已经空了的高脚杯端详着。

看到江橙站在卧室门口朝他看过来,傅郁时朝江橙招了招手。

“吃饭了吗?”江橙走近,问了一句。

傅郁时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小手,手心皮肤红彤彤的颜色还没有褪去,但手温已经正常了。

“你也还没吃?”傅郁时问道,看了看一桌未动的菜。

也?

就是说傅郁时到现在还没吃饭。

“我去给你下碗面吧?”

江橙说完转身朝厨房走去,却在下一秒被拉住了胳膊。

“不用,这些就行。”傅郁时眼睛扫向餐桌,语带调侃:“难得尝尝你的手艺!”

江橙愣了一会,冲傅郁时狡黠一笑,语带娇嗔,眼睛里如有万千星光。

“那我去热热,大老板可不能嫌弃!”

傅郁时也被逗乐了,握着江橙的手紧了紧,然后放开,说道:“去吧。”

一顿迟来的年夜饭,二人津津有味地从年后吃到了年前。傅郁时心情前所未有的好起来,跟江橙碰杯,一人喝了小半瓶红酒。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评分 10
作者:纯纯十一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第八十二章 叫姐姐,叫姐姐就给你亲
“有事吗?”魏凛的声音不似在房内的温软,恢复了一贯的冷清。“魏凛,别总板着一张脸,不知道的以为你女朋友满足不了你呢!”陈世安说话是一贯的豪放大胆。“注意言辞。”魏凛丝毫不为所动,语气凛冽如割人的寒风。“你和她玩真的?我都听着了,你挺卖力啊!“魏凛,别总板着一张脸,不知道的以为你女朋友满足不了你呢!”陈世安说话是一贯的豪放大胆。。
第四十九章 魏老师,男女授受不亲啊!
不一会,庆典正式开始,有工作人员引着大家走向会场。第四十九章魏老师,男女授受不亲啊!走过后台的小道时,程宗故意落在魏凛后面,小手扯了扯他的衣角。魏凛没有回头,薄唇轻启,吐出几个冷淡字眼:“不许拽。”程宗默默松开了手,不让他来他吃醋,让他来他走过后台的小道时,程宗故意落在魏凛后面,小手扯了扯他的衣角。。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13410 人在追
白初薇活了五千多年,硬生生把自己活成了全人类的老祖宗后,上山重新开启原著剧情。恒华一中高三新转来了一个女同学,小姑娘明眸皓齿,唇红齿白,长得像个天仙。只只可惜是个中二病——“十个段家加在一起都也没我五千多年已达的资产一半多。”“华国古典名著之首?那是我三百年前随便写着玩的。”“科学深入研究倒不如一剑飞仙,昨天老祖宗我教大家如何科学修仙。”吃瓜网友嗤之以鼻,静等白初薇装逼翻车。一直到再后来,华国财产统计协会:“老祖宗作为全球首富,拥用全球最少的金矿、上百座岛屿、无数产业。”华国作协:“@白初薇,老祖宗断更三百年什么时候更新了?”
总裁的神秘女秘书
15503 人在追
叶桑榆自小就不我相信什么爱情故事?喜爱父母的影响性子十分冷冽,谁知遇上苏茹菲这个对她有救急之恩的女人。波澜不惊的生活被被打乱,为了苏茹菲这个奇葩的女人。叶桑榆做了三大年夜诺煜的总裁秘书,就所以这个死女人要她帮她探听沈清林的行踪。所以仅有做了夜诺煜的秘书才能明白沈清林的工作安排,才能让她街头偶遇。而苏茹菲至从见过沈清林一面后,就疯了一般纠缠不休着沈清林,都五年了还也没选择放弃。有时候候连她都有点儿为之动容,唉,谁让她欠了她的。夜诺煜望着眼前这个戴着老式镜框眼镜,留着厚厚的刘海,每日温馨兰嫌弃的甩开他的手:“家里连买米的钱都没有,还吃,吃什么吃?你是有拿钱给我,还是有买米回来?我不出去赚钱,我看你们就是吃空气?一天到晚在外面喝酒,你有顾过我们母女俩吗?。
夫人好勇猛
15761 人在追
鬼徒,二十一世纪的神话人物,医毒双绝,直接加入杀手组织,成就了30年的不败神话,却因为一次阴谋让本应丧命的她意外回到了异世界······鬼徒瞳孔皱缩,旋即嘲讽的笑了,原来一开始自己手里的引爆键就是假的,自己竟如此天真,鬼徒毫不犹豫的转身撞破玻璃冲向高楼外面笑着对尤听说:“这是最后一次保护你了······”。
第四十五章 结丹问责
“金道友请随我来。”执事弟子把补办好的玉简递给金飞瑶,然后和旁边的执事交待了几句,就领着她往后殿去。全仙门办理入门玉简的地方,是个闹中取静的小院,只办入门不做其它事。离开前厅,穿过一个面积不大,却很精致的花园,金飞瑶跟着执事弟子来到后面的三全仙门办理入门玉简的地方,是个闹中取静的小院,只办入门不做其它事。离开前厅,穿过一个面积不大,却很精致的花园,金飞瑶跟着执事弟子来到后面的三层小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