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别提那个人渣,他不配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吃完早餐,拾掇好,江橙便把前天去商场买的几件新衣服拿出。她给王凤买了一个羊毛衫,一条羊毛裤,除了一条黑色牛仔肥腿裤,一个枣红色半大羽绒服。给尹顺华买了件男款褐色羽绒服。“丫头,你说你……你就切记再瞎舍得花钱了,衣服我们都有。”尹顺华脸色微红,她给王凤买了一个羊毛衫,一条羊毛裤,还有一条黑色牛仔肥腿裤,一个枣红色半大羽绒服。。...

吃完早餐,收拾好,江橙便把昨天去商场买的几件新衣服拿出来。

她给王凤买了一个羊毛衫,一条羊毛裤,还有一条黑色牛仔肥腿裤,一个枣红色半大羽绒服。

给尹顺华买了件男款褐色羽绒服。

“丫头,你说你……你就不要再瞎花钱了,衣服我们都有。”尹顺华脸色微红,不好意思地摆手,他知道江橙已经为王凤的病花了十几万了,而且还没个头。

王凤倒是笑呵呵地,露出一排发黄的假牙:“买给你就穿,苗苗有钱不给我们花,给谁花,难道给她……”王凤倒嘴边的话被尹顺华堵了回去。

“妈!丫头挣钱也不容易,经常还得熬夜出差,有钱也不能瞎花呀。”

王凤不理会尹顺华,手指摸索着那件灰色羊毛衫,笑得脸上褶子更深了:“我年轻时放了十几年的羊,剪了得有几院子的羊毛,坊过羊毛线,就是没穿过一件纯羊毛的衣服。”

王凤说完,眼泪就出来了,嘴角撇了撇,想嚎啕大哭一番。抬眼向四周看了看,这是大城市的病房,门口还住着其他病号,就没哭出来,抽噎了几下算过了。

“今天过年呢,大奶一会换上它。”江橙将衣服叠好放在床头。

“那不能,我这不是穿着医院的衣服呢,不穿白不穿,等我回家再穿,给咱们村那些人看看,保准让他们羡慕。”王凤又转哭为笑。

江橙与尹顺华对视一眼,神情暗了下来,不再说话。

上午,江橙让尹顺华回去睡觉,自己守着王凤。

江橙从卫生间打来热水,挽起胳膊给王凤从头到脚擦拭了两遍,水盆里的水才算干净了。

“等你过几天好点了,就到卫生间洗个澡,这样会更舒服。”江橙放下脸盘和毛巾,给王凤扣上上衣扣子说道。

“你也坐吧,别忙活了。”王凤舒舒服服地叹了一口气,看到江橙脸上有了汗,冲她说了一句。

“没想到我老婆子生个病还生出服气了。”

江橙坐在床前的方凳上,见王凤难得高兴,便犹豫地开口问道。

“大奶,我妈妈她有没有回去过?”

王凤正乐呵呵着,听江橙这么一问,脸上的笑容还未来及收走。

“没有!”

王凤气哼哼地撂下两个字转身朝里闭上眼睛,“你要是为了她假惺惺地来看我,以后就别来了!”

江橙眼睛憋到通红,两手握拳努力控制自己,但声音还是抑制不住的哽咽。

“她是我妈妈,我只想知道她现在在哪,过得好不好。”

闻言,王凤蹭地从床上坐起来,因为起得急,眼冒金星,缓了好一会儿才好,随手抄起床头的衣服便扔在地上,咬着牙,脸露狰狞,恶狠狠说道。

“死的还是我儿子呢?谁赔我!”

提起那个人,江橙努力控制的情绪瞬间崩塌,蹭地站起来,两手握得更紧了,一字一句说道:“别提那个人渣,他不配!”

“丫头!丫头!”

江橙几乎是从病房冲出来的,正好与尹顺华碰上。

尹顺华带着午饭回病房,便看到了一地的衣服,和脸色铁青的王凤,瞬间便明白了。

“幺爸,我走了,你陪她吧,今天过年,这几天我就不过来了,你最好请个护工,这样来回倒一下不会太累。”江橙对追出来的尹顺华说道。

“丫头,你……”

江橙看着空荡荡的白色走廊,心中像被人狠狠拧了一下,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江橙跟尹顺华道了别,便急匆匆地走了。

“怎么了?”

电梯口有人拍了拍江橙的肩膀。

江橙进了电梯便蹲下身,将脑袋埋在膝盖中,肩膀不停地抖动。

苏宇洋今天被安排了值班,一进电梯便认出了缩在墙角的女孩。

“有什么事跟我说,我解决不了还有老傅呢。”

苏宇洋见江橙不为所动,便蹲下身劝道。昨天病房的事,他多多少少也听说了。

王凤来医院是拖他的关系,所以有什么事,管床医生会第一时间告诉他。

稳了稳情绪,江橙站起身,冲苏宇洋扯了下唇角,轻声说道:“我没事!”

很快电梯便到了一层,苏宇洋和江橙先后走出来。

苏宇洋下来是要取一份加急的化验单,便没跟江橙多说什么。

回到家,江橙拿出换洗衣服进了浴室,洗了一个小时的热水澡才出来。

整个人被热气包围着总算缓过神来。

客厅的电视机里播放着喜庆的音乐,锣鼓声声预示着新的一年即将到来。

睡了一觉,江橙便将冰箱里准备好的食材一股脑拿了出来。

虽然只有一个人,她也不打算委屈自己。

家里的卫生,昨天已经找小时工彻底清扫一遍。江橙买来的中国结也挂了起来。

稍稍的点缀,便有了年的气氛。

将饭菜端上桌,江橙特意准备了两副碗筷,将两个高脚杯倒上红酒。

“新年快乐!”

江橙端起一只杯子子轻轻与另一只碰撞。

清脆的玻璃响声带着回响充斥在室内。

江橙端着酒杯,盯着面前的位置发了会儿呆,好像在聆听嘱托一般。又过了一会儿扬起头将杯中酒喝了个一干二净。

江洛佳的视频便是这时候进来的。

“橙子,新年快乐!有没有想我!”

江洛佳那一侧闹哄哄的,她只能扯着嗓子喊出声。

“今晚好多亲戚都来了,来我带你转一圈,这位是……”

七大姑八大姨的介绍一圈,江橙被迫在电话里给人拜了年。

前两年她去过一次湘西,有些人还是有印象的。

视频那头罗明启一身中式衣服端坐在主位一侧,红光满面,拿着手机不忘嘱托江橙几句。

挂了电话,看着一桌饭菜由热转凉,江橙一下没了胃口。

来林城的十个念头,每年不管人多人少,对她来说都是一个人。

电视机里的春晚红红火火播放着,每年节目千篇一律,江橙已经没有小时候早早搬着板凳,坐在黑白电视机前等着看春晚的心情了。

今年的除夕注定了不一般,从中午便飘起了雪花,而且越下越大,到了晚上时候,地上已经厚厚的盖了一层。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评分 10
作者:纯纯十一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第89章 发现端倪
1165 人在追
若是再任由马匹这样疯魔下去,那马车连带着车厢整个都会翻入悬崖下面,车毁人亡。慕观樾见状立刻一个箭步跳到马的身上,在马身上连忙抽了几鞭,随后拉紧了缰绳。“吁……”慕观樾死死地拽着缰绳,将马往大路上引。 得益于有慕观樾在,受惊的马匹终于稳定下来慕观樾见状立刻一个箭步跳到马的身上,在马身上连忙抽了几鞭,随后拉紧了缰绳。。
第85章 犯人离奇死亡
15852 人在追
在越州慕愿欢不再是养尊处优的小公主,而是慕观樾的一个小跟班。 慕愿欢可以享受到的最无拘无束,以及最甜蜜的生活便是在越州,即便是生活简陋辛苦,却也甘之如饴。一旦回到皇宫,这样甜蜜的日子将会一去不复返。在严格的宫规条例之下,慕观樾和与慕愿欢永远慕愿欢可以享受到的最无拘无束,以及最甜蜜的生活便是在越州,即便是生活简陋辛苦,却也甘之如饴。。
楠沉府事
15953 人在追
文慢热,指南—五章就读。若夜夜漫漫相守相知,早以心无心之所属,那妾身也不输。便守君妻之道,相敬如宾也是一朝一夕。寒云知柳意,陌路须边歇。有意折杨柳,云若苦做衣。换个境遇,点石成金,人和话便会变的不像了。最烂,每日只要你吃到两块黄花糕,是能达到目的了,身段嫔妾说了算……玉笏紧紧拉着主子的手,沉心道:“娴雅主子,见的快到了,奴婢这心也算沉了,马上就是大皇子的主妃了,马上奴婢改口叫您一宫之主了。”。
这个公子有点娇
9879 人在追
自小出生于在将军府,女扮男装,没想起父亲死后将军府沦为到人人都踩上踹的地步,上一世肖暄被自己的死死对头活活被打死被打死。复活后,这一世,我要把主动地权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运筹帷幄的小将军,殊不知道将军是女郎。被逐出肖家后,她就被自己昔日的死对头关在如今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9119 人在追
权倾朝野的大晋国师云染月,世人对他八字二字来:谪颜玉骨,错乱众生。大晋皇宫都明白国师大人生性薄凉寡淡,却唯独娇宠养在身边一个四岁多的小徒弟。小皇子被欺负小徒弟,他便一纸被流放诏书送小皇子上了绝路。小徒弟受渣爹后娘被欺负,他便弹指间间灭了渣爹的荣国公府。“月牙儿,月牙儿,”小徒弟总是会这般娇侬软语的唤他,没喊过一声“师父。”都说国师的小徒弟小小年纪,生的很乖巧乖巧懂事?那是没没见过她一口一个“小姑奶奶,”与渣爹后娘拌嘴时的伶牙俐齿。都说小徒弟人美心善,性子懵懂无知纯粹?那是没人没见过她手拿利刃,面不改色站在血流成河,满地尸骨的残骸中
黑光噬昼
9416 人在追
又名《当黑光刺破白昼》每早11:00更新了三章门口站着的那个身姿挺拔的人是谁?她身边可不会有谁,能将黑缎西装穿得这么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