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王凤的病情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一早上,江橙翻来覆去睡不很踏实。不明白是被六位数字的奖金剌激的,但是为傅郁时半隐讳的话撩到了。一直到凌晨3点,江橙才渐渐地睡安安稳稳了。正午时分的阳光横穿过米黄色棉麻质地的碎花窗帘阳光照射进去,放佛给室内镀了一层金色。江橙就是在这时候醒过来的。轻轻睁开眼睛眼睛,用修长的直到凌晨,江橙才渐渐睡安稳了。。...

一晚上,江橙翻来覆去睡不踏实。不知道是被六位数字的奖金刺激的,还是为傅郁时半隐晦的话撩到了。

直到凌晨,江橙才渐渐睡安稳了。

正午的阳光穿过米黄色棉麻质地的碎花窗帘照射进来,仿佛给室内镀了一层金色。

江橙便是在这时候醒来的。

微微睁开眼睛,用纤细的右手壁挡住阳光的照射。江橙有一瞬间的怔愣,恍惚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

床头柜上的黄色小鸭子图案闹钟显示已经12点钟,江橙伸了伸懒腰,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温暖的羽绒被。

进入洗手间,解决了生理问题,江橙简单洗漱完便走出房间。

洗衣框内还放着昨天放进去的脏衣服,有几件是出差时穿过,没来及清洗带回来的。

江橙从冰箱拿出纯奶和面包,将它们分别放进微波炉和烤箱中加热。

等待的时间里,江橙将脏衣服分好类,除了两件外套需要干洗,其他的她都扔进了洗衣机。

厨房传来两声“叮咚”,江橙的午餐做好了。她将要干洗的衣服装进带中,放在沙发上便进了厨房。

--

“苏医生。”

下午三点,江橙敲开了苏宇洋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内站着一群实习医生,白压压的一片,齐刷刷的朝江橙看过来。

江橙着一身蓝色齐膝的羽绒服,浅色牛仔裤,脚上穿一双翻毛羊毛短靴,头发散落及肩,脸上未施粉黛,因刚从外面进来,鼻头被冻的微微发红。

此时的苏宇洋坐在办公桌后的黑色皮椅上,面前被一大群穿白大褂的实习医生围着,一时看不到门口的人。

只听,对方又说道:“不好意思,你们先忙,我一会儿再来。”

这个声音干脆利落,带着疏离感,苏宇洋一听便认了出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江橙,进来吧。”

苏宇洋跟实习医生简单交代几句,便让他们出去了。

办公室里瞬间宽敞了许多。

“坐,怎么今天来了?不是跟程子在S市?”苏宇洋用一次性纸杯给江橙倒了一杯水,走到沙发区,示意江橙坐下。

“昨天晚上刚回来。”

江橙接过水杯,没有喝,而是两手捂在上面暖着。

“听声音感冒好了。”苏宇洋随时都能表现出作为医生的敏感度。

江橙点了点头,低头小口抿了一口水。

“我来是想问问,长辈的病情怎么样?”

在苏宇洋面前,江橙一直称王凤为长辈。

听闻,苏宇洋站起身,从办公桌上一堆病例表中,找出了王凤的病例,拿给江橙。

“人是醒过来了,意识却时常模糊不清。……这是昨天给她做的检查,有些指标还是不稳定。”

苏宇洋说到这儿,抬头看了江橙一眼,见她表情平淡,继续说道:“她的癌细胞已经有扩散的迹象,且不考虑她的身体素质,现在就是马上给她动手术,也没有太大的把握,更何况她的身体条件太差,很可能还没手术就……”

后面的话,苏宇洋没说,江橙也知道他的意思。勉强扯出一丝笑脸,说道:“生老病死谁都左右不了,我相信苏医生你的医术,如果真的到那种程度,……还是让她少受点罪吧。”

江橙说这句话时,语气出奇的冷静,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悲喜,就好像对待一件物品,合适就要,不合适绝不强求一样。

饶是苏宇洋这种见惯了生死的人,也被她的态度震惊到了。

“你能想开最好。”

“苏医生,先别告诉尹叔叔了,我怕他一时接受不了,我找机会慢慢跟他说。”江橙不忘嘱咐苏宇洋。

江橙对外按林城的叫法称呼尹顺华。

“嗯……”苏宇洋抬头正要说话,却在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时呆住了。

江橙顺着苏宇洋的眼神看过去,也呆了。

只见尹顺华正站在办公室门口,脸色苍白,嘴唇抿紧,不自然的发青。

“幺爸!”

江橙走过去,轻轻唤了一声。

刚才她与苏宇洋的对话他已经听到了。

监护室走廊里。

江橙默默站在尹顺华的面前,听着这个活了将近半百的男人,低声的哭泣。

“丫头,我应该早点带她来,她也不会……”

尹顺华说着,面露痛苦,双手不断揪着自己的一头短发。

“我这辈子活得太失败了,在乎的亲人一个都保不住,我还有什么脸面活着。”

“幺爸!”江橙上前拉住尹顺华扇向自己的手,“没有谁一辈子都顺顺利利的,你还有我呢,虽然妈妈不在,但尹家养我的恩情永远都在,我会替我妈妈照顾好你们的。”

江橙说完,看向监护病房,又劝道:“大奶现在最需要有人照顾,您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即使大奶最后还是会走,那她还在的每一天,我们就好好照顾好她。”

--

从医院出来,江橙打车去了时业。

今天没去公司上班也没请假,刚刚在医院接到琳达电话,说程子祥发了好大的火,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不出来,到了下班点,他们谁都不敢回家,生怕被老板迁怒。

“那我去有什么用?当炮灰?”江橙在电话里问道。

琳达转而近乎哀求道:“姑奶奶,什么时候程总跟你发过火,恐怕他连一句重话都没对你说过吧?算我们求求你了好吧,来一趟,来一趟吧!”

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江橙伸出去的手举起又放下,想着以什么理由进去。

正想着,银白色的玻璃门从里面打开了,接着程子祥一身正装从办公室出来,看到站在门口的江橙愣了一下,又看向她身后的助理秘书办公位,琳达和几个助理都还没走,见他出来都低头做事情。

“怎么啦?”程子祥疑惑地盯着江橙。

“嗯,我……我今天没来上班,也没请假。”

编出这个理由的江橙,被自己蠢得都想咬舌自尽算了。

本来要离开的程子祥,停下来,靠在门口,两只胳膊向前环抱,左手摸着下巴,将江橙从上往下,从下往上看了一遍,皱了皱眉,正在思考怎样回她的话。

“你这是来自投罗网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评分 10
作者:纯纯十一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第十四章 准备正式出道
魏凛落荒而逃,程宗有点摸不着头脑。要进来谈事的是他,着急忙慌走的也是他。男人心,海底针啊!微信又传来一个消息提醒,是成岚发来的。“祖宗,把微信名改了。”“?”“我跟你说的你都抛脑后了?当艺人不能恋爱脑,换一个正常点的微信名。”程宗打了一个“要进来谈事的是他,着急忙慌走的也是他。。
我的夫君有点坏
2244 人在追
“这位公子,我会觉得你很面熟,有点儿像我的夫君。”“娘子,你可看仔细地了?我是你的夫君。”......张小花弄丢了自己蠢萌可爱的的傻夫君,却意外收获多蛮横而冷血无情的夫君一枚。而已说好的冷酷无情呢?喂喂喂,那谁!撒娇卖萌即使了,能不能够别一撒娇卖萌就往怀里钻?伦家抱不动呐。微弱的烛光给黑暗的房间里带来一丝明亮。破旧不堪的房间却没能阻挡风的侵蚀。。
末世灵战
27174 人在追
生存下来但是彻底毁灭,这是一个严肃认真的问题。当流星雨从天而降,当人类变为了野兽,动物变的更加凶悍,昆虫变为了巨无霸,植物变的更加野性……人类,将何去何从?这一切,将由复活归来时的张嘉玥来说你!咚!咚!咚!。
第十五章 我当初说过会保护他
“连翘,你收拾东西。李易安排在我的马车上。”“公主,这不符合规矩。被别人抓住到把柄会害死李易的,此时皇上正盯着他呢。”连翘被宇文清的话给吓到了,以前她分寸掌握得很好,现在怎么遇到李易的事情就这样不管不顾了。“那也是,那就将他安排在我后面的马“公主,这不符合规矩。被别人抓住到把柄会害死李易的,此时皇上正盯着他呢。”连翘被宇文清的话给吓到了,以前她分寸掌握得很好,现在怎么遇到李易的事情就这样不管不顾了。。
全能大佬每天都在捡马甲
自小就在孤儿院慢慢长大的许楠被母亲接回了冷家。亲妈不爱,继父不疼。全京城豪门都在等着看这个假千金笑话。一直到有一天,她的身份被曝出......影盟隐秘黑客大佬,是她;豪门都想挤入的封斋当家的,是她;更让人吃惊的是,她居然但是陆少的神秘的未婚妻!可许楠才不希罕什么陆夫人身份。早上陆时谦拥着他的小祖宗,可伶眼巴巴地说:“宝贝,什么时候你才不愿意和我结婚了呀。”许楠腻烦地房门他:“看你整体表现!”
影后又拯救世界了
2931 人在追
往昔的三线女星被自家妹妹买凶杀害,当再度睁开眼时,竟然变为了身具异能的奇葩少女。裴思儒没演技!裴思儒是花瓶!裴思儒滚出娱乐圈!黑料铺天盖地,黑粉永相伴,颁奖典礼一拖再拖不来,裴思儒溜狗时被人更强硬拽到领奖人台,“啥?我是影后?”记者疑惑:“你不明白吗,昨天是你领奖人的日子。”裴思儒尬尴则表示:“我不明白,我在溜狗,他们硬把我拽来的”等着打脸的黑粉原地裂出,这说的是人话!网曝裴思儒被人被包养,黑粉猖狂叫嚣,结果第二天造谣诽谤者投案,全网黑粉集体跪下,你早说裴思儒是裴家大小姐嘛!唱歌跳舞跳舞,唱歌跳舞,乐器,赛车,十项全能的裴思儒被人扒出高四周是散发霉味的外卖盒,三个男人围在桌子边,嘴中吞云吐雾,香烟的火星在昏暗中隐隐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