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傅郁时一脚踹了过去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作为大多市的S市,经济发展中在整个国内首屈一指。在S市,最具一种象征意义的建筑除了明珠塔,要数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兴建的世纪皇朝会所了。这里是地位和财富的集聚地,是这些金字塔顶端人们的汇集点。据传,在皇朝人均每日日常消费多的达七位数。今天晚上在世纪皇朝顶层在S市,最具象征意义的建筑除了明珠塔,要数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修建的世纪皇朝会所了。。...

作为大都市的S市,经济发展在整个国内首屈一指。

在S市,最具象征意义的建筑除了明珠塔,要数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修建的世纪皇朝会所了。

这里是地位和财富的聚集地,是这些金字塔顶端人们的汇聚点。据说,在皇朝人均每天消费多的达七位数。

今晚在世纪皇朝顶层最大的包间里,汇聚了十几个业内精英人士,他们来自最近业内人人称道的时业投资和百年实体瑞华建设。

酒过三巡,包间内的气氛不再如刚来时的压抑了,变得活跃起来。

江橙一直坐在程子祥旁边,默不作声,像是透明人,悄悄观察着对方。

“抱歉!接个电话。”程子祥看了眼来电显示,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

大家跟随程子祥的目光重新收回,包间内短暂的沉默又变得热络起来。

“江小姐?”

听到有人叫,江橙回过头,看到在自己左后方位置站着一位中年男子。

江橙记得这人叫孙间,大家称呼他为孙副总。

江橙快速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孙间,四十多岁,身材短胖,啤酒肚,初显地中海发型,一双三角眼咪咪带笑,眼球滴溜溜不停地转着。

“孙副总。”江橙浅笑随口应了一声,转过身不再理会。

“江小姐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吧,难免拘束,不过时间长了就会好了。”孙间看了一眼江橙另一边的琳达,她正在跟瑞华的另一个副总聊着。

孙间说着话,已经坐在了程子祥刚才的位置上,为了说话方便把椅子朝江橙身边挪了挪。

一股浓浓的香水味夹杂着烟酒扑来,江橙本能地皱了皱眉头,身体朝另一侧倾斜。

“来,江小姐,初次见面,孙某人敬你一杯,以后算交个朋友。”孙间将右手的酒杯朝江橙身边举起。

入眼的便是男子胳膊上旺盛的汗毛,黝黑凌乱地从挽起的袖管里钻了出来,江橙只觉胃里一阵翻腾,赶紧喝了口水压了下去,却再也不看身边人一眼。

“孙副总客气,您的心意我领了,实在是不太会喝酒,抱歉!”江橙低头说道。

闻言,孙间收起笑脸,声音抬高,冲着江橙说道:“江小姐未免太不给面子了吧!别说你一个小小助理,就是程总在这儿也得给我这个面子!”

孙间突然抬高的声音引起包间其他人的注意,大家停止了交谈,向这边看过来,却并未出声阻止,颇有要看好戏的意思。

“江小姐要是给面子,不妨喝下这杯酒,刚才的误会就算解了,如何?”

孙间将自己的酒杯放到江橙面前,示意她用自己的酒杯。

包间里一时静悄悄地,时业的几位老总一时变了脸色,但碍于程子祥不在,不敢乱说话,怕得罪对方。瑞华的几位老总包括孙勤在内都存着看好戏的心思,更是不做声。

其实从刚进门,大家就注意到一直跟在程子祥身边的江橙。生意桌上,有个像江橙这样的美女倒不失为一味调节剂。只是她被程子祥保护的很好,大家不敢轻举妄动罢了。

孙间见大家态度暧昧,更助长了胆量,油腻腻的黑手向江橙白嫩的小手伸过来。

“哟!孙副总,您什么时候过来的,是找程总喝酒吗,程总刚出去接电话了,马上回来,不如您先跟我们其他几位老总喝。”

琳达眼疾手快将江橙从座位上拉起来,用手握了握江橙的另一只手,轻轻摇了摇头。

“一边去,你算什么东西!”孙间被打断,瞬间恼羞成怒,朝琳达一顿吼。

江橙站起身,与孙间保持一段距离,不再被“熏”着了,转过身面对孙间,明丽的小脸上扯出一抹微笑,语气却异常清冷,向着孙间说道:“敢问孙副总,这酒,我喝了怎样?不喝又怎样?

孙间眼神迷离,只觉面前女子皮肤白的晃眼,一抹微笑倾国倾城,心里瘙痒难耐,呵呵笑着,露出一口黄森森歪七竖八的牙齿。

“江小姐请吧!”孙间以为江橙服软,又将自己的酒杯里续满红酒,递到江橙面前,一杯红酒几乎要溢出高脚杯。

江橙看了一眼暗红的液体,细白的小手接过去,对着孙间露出笑脸。

下一秒,一大杯红酒从孙间头顶泼下。

孙间上一秒还沉浸在江橙的笑容里,下一秒便被一杯红酒从头浇了下来,浇了个透心凉。

大手抹了一把湿漉漉的大脸,,孙间恼羞成怒,脸色涨红,抬起湿漉漉的巴掌朝江橙扇过去。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孙间的胳膊被一只大手拦住,紧接着一只脚朝着孙间的肚子踢了过去。

四周一片安静,安静到能听到孙间肚子里传来的骨头咯吱的的断裂声。

整个包间里瞬间充斥着孙间杀猪般的嗷嗷叫声。

“傅总!”

“傅总!”

见到来人,包间的人齐刷刷地站了起来。

“没事吧。”傅郁时上下打量江橙一眼,看到她毫发无损,小脸还透着一丝兴奋,便放了心。

包间内众人大气不敢出,等着傅郁时发话。

“把他弄走!”傅郁时在江橙的位置上坐下来,手指了指在地上打滚的孙间,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

话落,从外面进来两个黑衣男子,身材高大魁梧,一左一右将站都站不稳的孙间拖了出去。

“什么情况?”程子祥从外面回来,正好跟拖着孙间的两人碰上,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转过头来看到来人,惊讶道:“咦!你怎么过来了?不是明天才到吗?”

程子祥也没理会站了一圈的各位,坐到自己位置上问道。

“安排好了,提前过来了。”傅郁时拇指和中指捏起江橙座位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坐吧,大家继续。”

一行人战战兢兢地坐了下来,意味深长的看了江橙一眼。

服务生很快在傅郁时身边又加了一个椅子,请江橙坐下。

“傅总光临,有失远迎,刚才是我的人喝多了,不懂事,得罪了江小姐,还望江小姐大人大量。”

孙勤缓过神来,忙起身道歉。

“孙总坐!”傅郁时继续喝着茶,声音低沉,听不出喜怒。

倒是一旁的程子祥呵呵笑了两声。刚刚已经有人跟他说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评分 10
作者:纯纯十一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第七十九章 看着他在身前微微弯着身子,程宗莫名脸红了!
程宗低着头,看着魏凛在她身前微微弯着身子,程宗莫名脸红了。周围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抽气声:“魏老师,亲自给程老师提鞋?!”“穿好。”魏凛对周围的声音置若罔闻,将鞋子在她光着的脚前仔细摆好。程宗“哦”了一声,弯下身子,魏凛刚好起身,两人呼吸交错周围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抽气声:“魏老师,亲自给程老师提鞋?!”。
第三章 程宗,别惹我
天熠娱乐公司,魏凛正捏着剧本看,半晌也没翻动一页。他的电话在响,而他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仿若未闻。柳州试探的叫了他一声,他没回应。柳州往他手机屏幕一看,妈呀,是副总裁。他加大声音,魏凛才回神,顺手接了电话。反正每次他接易副总的电话,柳州他的电话在响,而他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仿若未闻。。
第18章 夜市
5571 人在追
喜鹊在空中盘旋了一圈以后,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慕愿欢的面前。慕愿欢捂着嘴巴,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如此幸运,紧张地仿佛心脏要跳出了胸腔。“臣是来自披拂国的巫马飞鸾,初来大朝会,也没有什么贵重的礼物,只想以这个送给尊贵的永安公主。”巫马飞鸾将喜慕愿欢捂着嘴巴,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如此幸运,紧张地仿佛心脏要跳出了胸腔。。
团宠娇娇成了偏执殿下的心药
她是永昌侯府苏家的唯一嫡女。祖父祖母疼,亲爹亲娘疼,二叔二婶疼,哥哥弟弟护。本来我以为问题了前生渣男就也可以快意人生了,没想起冒出一个大麻烦精!这个大麻烦精甩不掉挣不脱,谁叫她尚未成年愚昧无知伤了人家的面子。--他本来会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就如此了,没想起让他再度遇见了了她。关键是他意外发现只要你靠近了她,自己从娘胎里带出的心疾就减慢不少。他不当心亲了她一口,当日心疼就消失了了。原来是她是他的心药!--再后来,他重伤未醒,皇帝与太后连续下了两道旨意让她冲喜。家里人拍着胸脯对她确保:“查到消息,他伤了不可以叙述的地方,楚楚儿安心冲喜就是,咱们会今天是个好日子,宜下聘定亲。。
末世灵战
27174 人在追
生存下来但是彻底毁灭,这是一个严肃认真的问题。当流星雨从天而降,当人类变为了野兽,动物变的更加凶悍,昆虫变为了巨无霸,植物变的更加野性……人类,将何去何从?这一切,将由复活归来时的张嘉玥来说你!咚!咚!咚!。
跟乔爷撒个娇
11928 人在追
京城出了大新闻:乔爷守了十三年的小媳妇跑了,跑了!连儿子都切记了!一时间流言四起:据说是乔爷腹黑又高冷范、结婚后生活不合谐;据说是小媳妇和别人好上了;据说是儿子太丑。某天,小奶娃找到了了叶良辰,受了委屈眼巴巴:“六六,爸爸说我是宠物店买的。”“宠物店怎么能能买到这么好看的儿子。”叶良辰嘿嘿笑,“偏偏是……抓奖中的。”小奶娃望天:“……”三十岁前,他把她宠老天;三十岁后,他把她和小包子宠老天。自此,京城乔爷,双眉间心上,惟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