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二章 韩放推开门差点惊掉下巴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心不在焉,战战兢兢地用完后一顿午餐,几人便在商贸大厦门口挥手告别。江橙看了几眼纸袋里的高档西装,轻轻地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给尹顺华发了微信,说有什么事上午不去医院了。迅速,尹顺华将电话打了回来,获知江橙遇上同学便放了心。电话一头,尹顺华所以调整后了晚上,状江橙看了一眼纸袋里的高档西装,轻轻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给尹顺华发了微信,说有事下午不去医院了。。...

心不在焉,战战兢兢地用完一顿午餐,几人便在商贸大厦门口道别。

江橙看了一眼纸袋里的高档西装,轻轻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给尹顺华发了微信,说有事下午不去医院了。

很快,尹顺华将电话打了过来,得知江橙遇到同学便放了心。

电话一头,尹顺华因为调整了一天,状态好了许多,说话也不再有气无力了。

“丫头,没事不用过来,有我在呢。再说你大奶在监护室,咱们也进不去,只能在这边等着。”

江橙本来打算找个护工,这样照顾起来比较方便,尹顺华也可以适当休息一下,但被他拒绝了。

江橙知道他是不想再给自己添麻烦了,也就没有再强求。

嘱托几句,让尹顺华记得休息,江橙便挂了电话。

马路对面是一家干洗店,江橙要了一个加急项目,把手中的西装外套送过去,便在一旁等着。

刷刷新闻,上上校网,时间倒也过得很快。

林城娱乐头条还是前几天的一条新闻。

【傅氏集团总裁傅郁时与苏家千金就餐见家长,疑似好事将近。】

这条新闻发出后点击量很快上千,还被其他的小网站纷纷转载,又掀起了一阵“傅苏”传说。

江橙浏览了一圈,又点进去看了一眼图片,觉得有些眼熟,仔细辨认一下,原来是她去见苏崇义那天晚上。

所谓的就餐见家长,也不过是猜想罢了。

江橙轻笑,不得不佩服地下摄影师拍照的“技巧”。两个距离三米的人愣是让他拍出了拥抱的即视感。

接过干洗好的外套包装袋,江橙心情莫名轻快了许多,穿过马路进了傅氏商贸大厦。

到达顶层傅郁时办公室,江橙被前台拦了下来。

上次来,江橙还没见到这个岗位,今天突然就冒了出来。

“不好意思,见傅总需要预约。”

前台助理专业礼貌,说完话,打量了江橙一眼。

面前站着的女孩肤白貌美,穿一身休闲羽绒短款上衣,一条深色宽口条纹裤,脚上是一双棕色圆头翻毛皮靴,手里拎着一个大包装袋,袋子印着楼下干洗店的logo。看着倒不像是干洗店的员工。

江橙本想直接将衣服交给前台就走,突然有想捉弄一下对方的想法。

“我是来给傅总送衣服的,这件衣服对傅总很重要,需要亲自交到他手上,麻烦你给问一下。”江橙一本正经说道。

前台助理犹豫了片刻,拿起座机拨通总裁办公室。

隐约听到对方低沉的回话,江橙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放下电话,前台助理又看了江橙一眼,说道:“傅总让你进去,那边走。”

手势便指引了过去。

江橙微微一笑,抬脚向总裁办公室走去。

敲开门,江橙走进去,一眼便看到傅郁时坐在大办公桌后,正低头处理文件。

他的左手边垒着一沓文件,右手边拿着一只金色钢笔在文件上写写画画,头始终未抬。

办公室开着中央空调,但温度并不高。

傅郁时上身只穿一件烟灰色衬衣,袖口挽起,露出左手腕名贵的钢表。合身的衬衣因胳膊抬起,贴合在身上,将上身结实绷直的轮廓尽显出来。

许是没听到来人出声,傅郁时抬起头看过来,当看到来人是谁后,眼中有了一丝笑意。

“什么时候又去干洗店打工了?”

江橙低笑,绕过大班桌将西装拿出来递给傅郁时。

虽然开着暖风,但室内绝不适合只穿一件衬衣。

傅郁时伸过手来,却绕过江橙手里的西装抓住她的手腕,轻轻一带将面前的人整个拉了过来。

江橙惊呼一声,还未来及反应,便觉眼前一转便倒向了傅郁时。

瞬间,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混杂着好闻的洗衣液味道向江橙袭来,她还未来及感受自己的心跳声,便被一只大手拖住头部口勿了下来。

空腔中充斥着新鲜的烟草味,灼热的气息在中间回旋,江橙两腿发软,双臂不自觉地攀向对方的脖子。

过了不知多久,久到江橙从惊讶到紧张,从紧张到本能的抗拒,再到慢慢接受,并一步步配合着他。

“这是惩罚!”

傅郁时放开江橙,眼带笑意看着前满面红光的女孩,因刚才的亲口勿嘴唇微微红肿,头发稍显凌乱。

江橙站起身,稳了稳情绪,不由嘟起小嘴,埋怨到:“又不是我把你衣服弄脏的。”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惩罚你同学?”傅郁时笑问道。

江橙脑海里浮现王珊珊惊吓到发白的脸,如果被傅郁时“惩罚”会是什么样。不由“噗嗤”笑出了声。

傅郁时盯了她一眼,知道她心里没想好事。

“再想下去,我不保证还会有其他的惩罚。”

听闻江橙努力收敛了笑脸,向后退了一步,远离傅郁时。

“到那边坐着等我会儿。”

傅郁时抬了抬下巴,示意江橙去会客沙发区。

傅郁时调整片刻,将手头上的文件处理完,便走过去,坐在江橙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喝茶?”

傅郁时拿出茶具问道。

“嗯。”

不得不承认傅郁时是个泡茶高手,喝过几次他泡的茶,江橙倒像产生了依赖,自己在家也偶尔泡茶喝,但远远没有傅郁时泡出来的味道。

“今天没去时业?”

傅郁时熟练的烧水、烫杯子、冲茶,将第二遍茶叶倒在纯白釉茶盏内,端了一杯放到江橙面前。

“上午去学校图书馆借了几本书,下午本来要去办点事。”……结果事情没办成,自己找上门被“欺负”了。

后半句江橙没敢说出口。

茶香四溢,江橙端起茶盏轻轻吸了吸鼻子,让茶香的雾气在口鼻处环绕一会儿,再慢慢品着。

傅郁时眼带笑意看着她,今天的江橙穿一件粉白色羽绒外套,更趁的脸色娇嫩细滑。

“经常和同学一起吃饭?”傅郁时又递过一杯茶,将上一杯空了的收走。

江橙摇头:“就是碰巧遇到了。”

江橙性格偏冷淡,同学一起三年,一起吃饭的次数不超过五次,而且每次都是无法拒绝才过去的。

随便聊着,傅郁时电话响起,便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接电话。

电话应该是国外来的,江橙听到傅郁时用流利的英语回复对方。

一通电话持续时间很长,中间傅郁时吸完一支烟,从最初站在落地窗前听着,到后来直接改成了视频会议。

江橙喝完茶,百无聊赖,想起自己正在准备的论文课题,便从背包掏出从学校借阅的几本书看了起来。

她一面翻阅,一面拿出笔记本做记录。

一本书翻完,傅郁时的视频会还没有结束。

江橙刚站起身,傅郁时便看了过来,刚才他在开会,但也不耽误他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

“怎么了?”傅郁时问了一句。

视频会议说话的声音停了下来,傅郁时看了一下屏幕,说了一声“Go on”,又抬头用眼神询问。

“我想回去了,要上网查点资料。”江橙将茶几上的书收进背包。

“到这儿来,用这个查吧,一会儿开完会我有事跟你说。”

傅郁时站起身,将笔电拿起放到另一张办公桌上,将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

傅郁时办公桌上有一台大屏幕的台式电脑,里面的信息库是全球性的,跟普通上网能查得到的资料要多得多。

江橙也没过多犹豫,便走了过去,将背包放到黑色檀香木大班桌上,一屁股坐进了真皮座椅上,还就地转了一圈,享受了一把当老板的待遇。

傅郁时眼睛始终盯着她,眼里溢满笑意。

从景山回来后,两人之间不再像以前陌生客套了。

韩放推门进来,差点被眼前的一幕惊掉下巴。

他家老总坐在他平时的助理办公桌前,与国外方开着会。而宽敞大气的打办公桌被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霸占着。

高档锃亮的办公桌上铺满了书籍和笔记本,江橙正半跪在老板特别定制的皮椅上,整个上身趴在桌子上做着记录。

见到韩放进来,江橙抬起头打了招呼重新又低下头专心做起笔记。

程子祥有一次说过,江橙是个做起事来特别投入的人,有时都能到忘我的地步。

韩放很快收敛情绪,走到傅郁时身边低声交代着。

“老爷子那边已经松口了,收回傅鹏手里的所有股权,将他下放到西北分公司,两年内不准回国。您看江氏那边……”

说着话韩放不忘朝江橙这边看了一眼。

关掉视频通话,傅郁时想了片刻,说道:“等着,看江峰下一步怎么做,如果一意孤行,让人提点一下,还是不行……那就放手!”

韩放听说心里一颤,手心有了汗意,他倒希望事情能够圆满。

江橙做完记录,抬起头,发现有一片阴影罩了过来,她回头看到傅郁时一手扶在办公椅上,一手扶着黑色办公桌,微向前倾身,像是在看书上的记录。

“开完会了?”

江橙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眼睛瞄向傅郁时左手腕的钢表,已经快五点了。

到下班点了。

“嗯。”

傅郁时伸手摸了摸江橙扎起的马尾辫,发梢柔软顺滑。

“晚上和老程有个局,一起!”

江橙正将办公桌上的书和笔记本放入背包内,听到傅郁时的话,思考片刻。

“我能拒绝吗?”

傅郁时将两只手插入裤兜,半靠在办公桌上看着江橙收拾东西,听到她问,笑了笑说道:“你想拒绝你的直属领导给你安排的工作?”

江橙将背包的扣带扣上,抬起头,假装气愤道:“我怎么感觉进时业像进了狼窝!你们都是名副其实的资本家大老板!”

傅郁时哈哈笑了两声,右手食指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说道:“你见哪个资本家大老板被刚入职的小员工挤到助理位上办公的。”

江橙回头看了一眼,傅郁时刚才坐的位置,又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位置,突然感觉自己像被呵护的幼崽。

“那谢谢大老板了!”

江橙眼中灵光闪过。

傅郁时伸手轻轻抚摸江橙的脑门,刚才被敲的地方已经开始泛红。江橙皮肤白皙,显得特别明显。

江橙略带羞涩地低头,避开傅郁时的触碰。

滑腻的皮肤触感从指尖溜走,傅郁时下意识地搓了搓手指。

黑色迈巴赫缓缓停在了一家私房菜馆。

江橙下车抬头看向门梁上牌匾,白底黑字草书写着俩大字“石苑”。

名字倒不像是一家私房菜馆,而像是一间茶室。

走到门口,有一位中年白胖的男人笑盈盈地迎了出来。

江橙想起来,这里是她第一次与傅郁时吃饭的地方,只是上次这里门口光秃秃的,并没有名字。显然这段时间这里进行了整装,如果不是这里的经理没换,江橙还真认不出来了。

“傅总,这位小姐,里面请!”

江橙习惯性走在傅郁时身后,边走边四下观望。

先前的十字路面已经被平整的大理石面替代,不再硌脚,院里的小桥流水景致被保留下来,装扮的更加精致了。

他们还是走到了上次的标间,漆红色的大门被应声打开。

江橙随后走进去,包间沙发上已经坐着一个人,正在悠闲地喝着茶。见到他们进来,倒也并不惊讶,抬手看了看时间,抱怨一声。

“就不能早到几分钟,每次都是我等你!”

这人便是程子祥。

江橙又想起第一次见程子祥的样子,那件花衬衫她至今还印象深刻,真不是一般的存在。

今天的程子祥上衣是一件白色套头毛衫,一条黑色西装裤,黑色哑光皮鞋,头发不再是平时油光锃亮的大背头,而是吹得利索的短发。

“情绪不对呀,谁惹你了。”

傅郁时坐在对面单人沙发上,端起茶杯递给江橙,自己又拿起另外一杯。

程子祥抬头看了江橙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说怎么一天没见我这助理,原来被你拐跑了,你们这些人做什么事就不能大声招呼呀!”

“程总,我跟人事请过假了,给您发信息您也同意的。而且……”江橙忙解释道。

“别理他!”傅郁时打断江橙的话,光屁股一起从小长大的,谁都清楚对方。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评分 10
作者:纯纯十一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第五十二章 我觉得魏老师太帅了,所以激动哭了。
程宗迷迷糊糊的坐着,半睡半醒间觉得有人敲门。她立刻清醒了过来,凌晨五点,会是谁呢?程宗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一个玻璃花瓶,想着如果真有人图谋不轨,她就先敲破他的头,再打电话叫人。蹑手蹑脚走到门后,可视电话里出现了一张她刚才还想着的脸,是魏凛她立刻清醒了过来,凌晨五点,会是谁呢?。
第三十四章 黑到发红的程大小姐
程宗听到魏擎的话,赶紧说:“不用,不用,我今天去我奶奶家。不顺路,我一会自己回去就行了。”魏凛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昨天她接任远行的电话时说今天回江城。这么快就迫不及待要私会了吗?程宗,这就是你所说的喜欢我?胃在一抽一抽的痛着,魏凛觉得额角开魏凛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昨天她接任远行的电话时说今天回江城。。
第66章 偶遇饥民
25677 人在追
在楚煜前去剿匪的时间里,慕观樾也没有闲着,他已经调查出来了整个越州城饥荒最严重的是张家镇。只是让慕观樾颇为奇怪的是,张家镇因为地形原因,蝗虫的数量并不是最多的,但是在这次饥荒中却是最严重的。 慕观樾隐隐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决定亲自前只是让慕观樾颇为奇怪的是,张家镇因为地形原因,蝗虫的数量并不是最多的,但是在这次饥荒中却是最严重的。。
第33章 戳穿
18400 人在追
“杨夫人,我看今日怕是有人设局存心想要污蔑我和愿欢,您先躲在屏风后面,前后再出来。”安排好了这些,慕观樾与慕愿欢在桌旁坐下,作饮茶状。杨初柔带领众人走到房间附近,然后佯装自己听到了慕愿欢的声音,使劲推开大门。“我的天哪,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孤安排好了这些,慕观樾与慕愿欢在桌旁坐下,作饮茶状。。
于生请多芷教
18424 人在追
谁曾说二十岁的女人就不能够不喜欢机器猫,看漫画书,穿短裙了。二十岁的女人更有魅力,努力活出自于我,她将在说你,女人完全也可以养得起好自己,而且和她的家人们!或许当爱情来的时候,她会表示拒绝,会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虽然只要你你够‘狠’,她就敢可以接收,来一次‘轰轰烈烈’的谈恋爱。二十岁的女人不只是要有职场,也要有爱,一个只都属于自己的,甜甜谈恋爱…对面的于璐嘴角一抽,回复着,“对对对,我们祁大小姐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
是可爱的人呀
20465 人在追
付欣桐在6年前最幸运的人的事是遇见了了吴迪,他成了她的贵人。五年后,吴迪深堕谷底,又成了他的救赎。小兜转一转,放佛命中注定。最好是的爱情但是如此,相互成就相互需要支持。当最孤独无助时有只手拉住了我,一回过头但是你。付诗雅:“感谢你的到来,成为了我追梦路上最坚实的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