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信我一次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叮”一声,房门砰然而开,江橙推门步入。室内的两人齐刷刷地扭头向门口的确。江橙脚步一顿:“也不是说让我回来的吗?”江橙手指矛头门外。傅郁时点点头未语,又再次低下头调试工作面前的四台电脑和两本笔电。“快进去!”程子祥地说,将另一张椅子挪回来,指了指这个室内的两人齐刷刷地转头向门口看来。。...

“叮”一声,房门应声而开,江橙推门进入。

室内的两人齐刷刷地转头向门口看来。

江橙脚步一顿:“不是说让我过来的吗?”江橙手指指向门外。

傅郁时点头未语,又重新低头调试面前的四台电脑和两本笔电。

“快进来!”程子祥说道,将另一张椅子挪过来,指了指这个位置。

江橙熟练的从背包里掏出自己的笔电,又掏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放在一旁。

笔记本有些旧了,黑色真皮包边已经起了毛刺,纸张也微微泛黄。

傅郁时侧头看过来,正好对上江橙看过来的目光,对方眉眼流转,只消一瞬便低下了头。

对于已经三十一岁的傅郁时来说,刚刚二十出头的江橙,行为举止还是颇带了些许幼稚。

“这些,这几条线今晚重点关注。”傅郁时修长的手指在电脑屏幕上敲了几下,握着鼠标的右手上不断滑动,曲线图不断变幻。

江橙盯着屏幕,神情专注。

程子祥也跟着看过来:“行啊!能跟上老傅的速度不简单呀!”说完不忘给江橙竖起大拇指。

江橙莞尔,快速打开自己的笔电,细白的手指在键盘上熟练敲击,很快便将曲线图调整好。

傅郁时饶有兴趣的看着,只觉键盘上的手指白得有些晃眼。

“吃晚饭了吗?”傅郁时问。

“吃过了,叫的客房服务。”江橙答。

“嗯”

傅郁时转身走到沙发旁边,提了一下裤腿坐下来,与程子祥拿起茶几上的餐盒吃了起来。

江橙将数据信息快速地写下来,写完最后一个数据,手不由自主地翻到了第九十八页,上面也是连串的数值,还有未完成的一个结果。

傅郁时走到江橙身后,将一杯茶放在她手边,看到她手指在纸张上不断摩挲着。

“紧张?”

江橙手指微屈,合上笔记本,扬起下巴看向身旁站着的男人摇了摇头。

傅郁时今晚上身穿一件烟灰色衬衣,下身是一条深色西装裤,神情严肃,已经回归到工作的状态。

程子祥走近,打趣道:“江橙比我好多了,知道我当初面对苏二爷的局是什么样的吗?跟你说,我手抖得都端不住杯子。”

傅郁时喝了一杯茶,坐在正中间位置,调侃道:“所以当时让我输得血本无归,是因为你手抖的?”

程子祥听闻,哈哈大笑:“你别血口喷人,推卸责任。当时我们才多大,能跟苏崇义过过手已经很了不起了。不过没几年苏二爷不是照样在你手里栽了大跟头,颇有败北走麦城之势呀。”

傅郁时抬起左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钢表,说道:“还有两分钟,八点开始,零点结束,今晚十个。一会儿听我口令,别慌!”

听到十个的数字,江橙握着鼠标的手指一颤,这个局以亿为单位,傅郁时竟然一撒就是十个。

“对方呢?”江橙问。

傅郁时听到江橙问话,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一样!”

程子祥嘿嘿笑了两声,对江橙说道:“对他俩来说,这就是个数字,输了大不了时业白干两年。”

江橙猛转头看向两人。

时业投资是傅郁时的!

傅郁时抬手给了程子祥一拳,笑道:“输了,我就撤了你的技术股。”

“我好像知道了你们的机密,会不会被杀人灭口。”江橙眼露皎洁问道。

傅郁时颇有深意看了江橙一眼:“把你变成自己人就行了。”

真正开始后,前两个小时一直在试水,双方不断买进卖出,比得是速度和得利值。

江橙手里先是控着两股,慢慢跟进,到后来竟然不输傅郁时和程子祥手里的几只大线。

“可以呀!老傅后继有人呀!”程子祥拍了拍傅郁时说道。

“去抽根烟,江橙先盯一下。”傅郁时赞许地看向江橙。

“嗯。”江橙揉着发酸的后颈,余光看到站在窗户前吸烟的两人,将视线重新有放到电脑屏幕上。

“跟你有的一拼!”程子祥吐出一口烟雾回头看向江橙的方向。

“她惯用的手段倒是和哪位相互掣肘。”傅郁时点了点烟灰。

“看出来了。”程子祥接话:“刚才我就觉得纳闷,这手段可真不像一个大学生能使出来的。”

傅郁时嘴角上扬,冷冷一笑:“估计那位也正纳闷呢。”

时间慢慢走近零点,傅郁时以微弱的优势领先。

“好了,可以收尾了。”傅郁时将手放到鼠标位置准备收盘。

“等一下!”江橙忽然站起来,右手抓住傅郁时放在鼠标上的大手。

手背传来一丝凉意,傅郁时抬头看向江橙,只见她脸色泛白,紧抿薄唇,握着自己的手微凉,眼神却像蹙着一团火气。

“信我一次!”

江橙几乎是咬牙说出这四个字。

傅郁时盯着江橙的眼睛一会儿,下一秒放在鼠标上的右手反过来回握住江橙细白的小手,轻轻地将它放在鼠标上,起身让出了主位。

“谢谢!”

“哎!她要干嘛?”程子祥看到江橙的操作,突然向前,准备去抢江橙手里的鼠标。

“别管。”傅郁时伸手挡住程子祥,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电脑屏幕。

电脑屏幕上的曲线已经被江橙彻底打乱了。

程子祥急了,指着电脑屏幕上迅速下降的数字说道:“这不是胡闹吗!”

零点,江橙右手松开鼠标,一切归零。

傅郁时折损两个数!

苏崇义全军覆没!!!

“什么感觉?”收拾完一桌的狼藉,送走程子祥,傅郁时走近,附身将双手扶在桌沿处,看着一直坐在桌旁未动的人,低头问道。

江橙抬气头,眼里蓄满泪水,嘴角扯出一抹笑容:“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原来是这种滋味。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句话像是在问傅郁时,又像在自言自语。

“很伤心?”傅郁时右手拇指划过江橙眼角,将一滴泪擦干,心头微荡。

“傅郁时,我利用了你的局,完成了多年的一个愿望,欠你两个亿,该用什么方式让偿还呢?”江橙看向傅郁时,与他对视良久,缓缓开口。

傅郁时站气身来,淡淡说道:“不急,等我想到再说!”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评分 10
作者:纯纯十一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二十
16288 人在追
晚上,六方静的父亲打电话来确定买什么车,六方静:“暂时不买了!”父亲惊讶道:“怎么突然又不买了,不是一直想要的吗?”“等以后新款出来再说。”说完六方静就匆匆挂了电话。她望着被自己塞进衣柜顶层的那只LV包包,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用的,再贵的东西所以,六方静一下子不想要车了,尽管那是父亲买的。她知道,保持本心和控制贪欲一样难。。
第八十二章 叫姐姐,叫姐姐就给你亲
“有事吗?”魏凛的声音不似在房内的温软,恢复了一贯的冷清。“魏凛,别总板着一张脸,不知道的以为你女朋友满足不了你呢!”陈世安说话是一贯的豪放大胆。“注意言辞。”魏凛丝毫不为所动,语气凛冽如割人的寒风。“你和她玩真的?我都听着了,你挺卖力啊!“魏凛,别总板着一张脸,不知道的以为你女朋友满足不了你呢!”陈世安说话是一贯的豪放大胆。。
第八十一章 魏老师,我能自己发挥一下吗?
魏凛拉着她往外走,程宗下意识的抱住了门框,手脚并用的扒在上面那种。门外柳州提着行李箱,正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们。程宗喊的声音比较大,隔壁房间的门被打开了,陈世安穿了一身丝绸薄裙往外观望。程宗诧异,回身看了看门牌号。“想明白了吗?”魏凛弹了一下她门外柳州提着行李箱,正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们。。
第六十章 魏老师,拍了这么多天戏,一点都不想我吗?
《赠君以明月》一拍就是三个月,从夏末一直拍到了中秋。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李牧大发慈悲,整个剧组自下午开始停工一天。“于晴,我爸妈回来了,我要回家一趟。你也回去和家人团圆吧!”程宗卸了妆换了衣服,对于晴说。于晴收拾好东西,背上背包问:“需要我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李牧大发慈悲,整个剧组自下午开始停工一天。。
第二十九章 我不想动手,我想动的是嘴啊!
程宗早上起来,立刻打开微信,嗯,他回了,回了一句“晚安”。程宗抓了抓头发,魏老师真够傲娇的,抽空得给他来记猛药。不然,他这么不冷不热的,她什么时候才能得逞啊!洗漱完,又是辛苦的一天。不过,主题又换了,换成了“成熟”。听听,所谓成熟不就是要收程宗抓了抓头发,魏老师真够傲娇的,抽空得给他来记猛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