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苏宇恰回来了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杨慧眼带笑意,点点头随声附和:“父亲说得是,貌似我们家也没福气。”“傅爷爷谬赞,夫人谬赞了。”江洛佳站起身地说。杨慧不满意的望着江洛佳,问了一下年龄和工作情况,转眼间看向默默的站在一侧的江橙。“你这个小女儿,眉眼间倒觉得有几分似曾相识。”江橙右手轻轻缩紧“傅爷爷过奖,夫人过奖了。”江洛佳起身说道。。...

杨慧眼带笑意,点头附和:“父亲说得是,倒是我们家没有福气。”

“傅爷爷过奖,夫人过奖了。”江洛佳起身说道。

杨慧满意的看着江洛佳,问了一下年龄和工作情况,转眼看向默默站在一侧的江橙。

“你这个小女儿,眉眼间倒感觉有几分似曾相识。”

江橙右手微微收紧,便听江峰道:“是舍妹女儿,我母亲疼爱,从小在家里长大。”

杨慧眼神闪烁一瞬间,刚要开口,便听傅郁时说道:“妈,这位江小姐可是林大金融系有名的才女,是我和子祥的同系师妹,可不能小看了。”

杨慧颇有深意地看了自家儿子一眼,微笑不语。

江橙抬头,望向傅郁时,正好与一双微带笑意的眼眸相遇。

“傅总过奖了。”

傅郁时淡笑不语。

江家女儿姜松当年离家出走,闹得满城风雨,各说纷纭。九年前江橙回到江家时,江松离家出走的事又被翻出来。江橙私生女的身份也一度在上层流传开来。

幸好当时网络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加上江家也一贯做事低调,江橙几乎没有在公众场合露过面,这件事渐渐便被人们遗忘了。

偶尔家宴中遇到熟人,江峰也是以家中孩子称呼江橙。

江峰此次带江橙来参加宴会也有自己的目的,江橙不可能永远被江家藏在黑暗处,她也是江家的一份子。与其有天被大家发现指指点点,倒不如慢慢地让她融入这个圈子。

上层社会商圈里谁家没有见不得光的一两个人,程氏地产三子程子祥以程家私生子的身份一直混迹在商圈里,他的名气甚至超过了程家所有的人。

这也是刚才傅郁时阻止杨慧问话时拿程子祥做挡箭牌的原因。

谈笑中,包间的门被推开,苏宇洋走进来,身旁还跟着一个女孩。

女孩与苏宇洋眉眼相似,肤白貌美,身着白色抹胸礼服,身材高挑婀娜,未语先笑。

女孩进门先朝傅郁时望去,脸色不自然地染气一层红晕,然后快步走近傅家印身边半蹲下身,亲昵地叫道:“傅爷爷,阿姨,我回来了!”

傅家印愣了一瞬间,指着苏宇洋问道:“这是苏老大家的那个闺女?”

苏宇洋笑着跟大家打了招呼,回道:“是的,傅爷爷,恰恰刚从国外回来,正好赶上给您过寿。”

“好!好!好!”傅家印连呼好,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杨慧一眼。

杨慧拉过苏宇恰,亲昵地与她说着话。

“我这次回来就不回去了,还有我二叔也来了,在外面跟其他几位叔伯说话呢,一会儿来拜会您。”苏宇恰说着话眼睛不自觉的飘向傅郁时那边。

苏宇洋进来打了招呼便与傅郁时走到一旁吸烟。

“怎么回事?江家小姑娘怎么也在?”苏宇洋刚进门看到江橙时不免诧异。

傅郁时向烟缸内弹了一下烟灰,冷笑道:“这还看不出来?傅鹏想玩曲线救国呢。”

“啊?那这是变相相亲?跟哪个相呢,你不会姐妹通吃,玩娥皇女英吧?”苏宇洋笑道,逮着机会不遗余力踩自己兄弟。

傅郁时吐出一口烟雾,看了苏宇洋一眼轻笑:“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无聊。”

陆陆续续有人来拜会傅家印,江峰一家便很快从包间退出,刚走出包间,便碰上一人。

“大哥?”

一声低沉的声音传来,微带惊诧。

江峰看向来人,脸色瞬间变暗,声音清冷道:“苏二爷叫错人了吧,您大哥不是已经去世多年了。”

苏二爷?

苏崇义!

江橙抬头看向对方,眼神复杂。

苏崇义,苏家二子,人到中年,仪表堂堂,一直单身,金融奇才,自创的投资集团资产不计其数,个人资产成谜,近十几年一直在国外。

苏崇义眼露尴尬,微勾唇角,说道:“多年不见,家中都好?”

江峰依然冷冷说道:“承蒙二爷关心,一切安好。”说完带着一家离开。

苏崇义站在原地,望向江峰的背影叹了口气,心里说不上来的憋闷。

江橙刚落坐,背后窜出一人。

“江橙,好巧啊!”

江橙去往傅老包间的时候,明诚便已经看到她,本想跟上去,无奈明一眼神死死盯着他,他只好乖乖就坐。

“你好。”江橙朝最前桌看了一眼,发现明家人已就坐。便知道明诚是跟他们一起来的。

“表姐好!叔叔阿姨好!”明诚自来熟跟江峰夫妇打了招呼,不客气地坐到江橙旁边。

江橙又朝最前桌看了一眼,发现明家人跟前有几个人在打招呼,倒没人注意这边。明妞妞乖巧地坐在一个年轻少妇怀里,玩着手中的玩具。

大约一刻钟后,傅家印被一群人簇拥着推入会场。

“咦!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明诚先是自言自语,转而又对江橙说道:“看到时哥身边那个穿白衣服的美女了吧,叫苏宇恰,是洋哥也就是苏医生堂妹。”

江橙顺着明诚的话望去,刚刚在包间见过的女孩正站在傅郁时身旁,微仰头满面笑容地跟傅郁时说着什么,傅郁时微低头微笑回复着,在外人眼中这两人无疑是登对的。

也许是感应到有人注视,傅郁时突然朝这边看过来,江橙低头,摆弄手里的茶杯。

“这边,我在这儿,时哥!”明诚甩开胳膊朝前面挥手。

江橙突然有一种想一脚踹走他的冲动。

宴会7点钟正式开始,傅郁时代表傅氏上台致词,欢迎大家赏光参加傅老爷子生日宴。

江橙默默注视台上的男人,出众的外表,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优雅的谈吐,从容沉稳的举止,谁能想象仅仅只有31岁的傅郁时,竟有阅尽千帆的气魄。

宴席过半,江峰夫妇到前桌敬酒,明诚被迫回了主桌。

江橙从卫生间出来并没有回座位,而是转身去了上次的露台。

一股浓郁的烟草味传来,江橙脚步顿住,抬头与傅郁时四目相对。

傅郁时右手夹着一支烟,左手抬起支在露台栏杆上,真好面朝江橙的方向。

“吃好了?”

正在江橙进退两难时,傅郁时的声音传了过来。

江橙颔首,说道:“出来透透气。打扰到傅总了,我这就回去。”说完江橙转身。

“跟明诚什么关系?”

江橙闻言又转过身,看向傅郁时,对方目光如炬盯着自己。

江橙嘴角扬起,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评分 10
作者:纯纯十一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第八十三章 今天不回酒店了,就住这儿吧
冬天的白天好像格外的短,才从缆车上下来,天空就暗了下来。程宗坐在咖啡店里等着,魏凛还了工具回来问她饿了吗?闻着空气中面包和咖啡的香味,程宗点了点头。“可能运动量过大,真的有点饿。”魏凛挑眉。程宗皱了皱鼻子:“哎呀!你想哪里去了?我是说滑雪。程宗坐在咖啡店里等着,魏凛还了工具回来问她饿了吗?。
第十九章 今晚,去魏老师家聊聊
可能是有了前车之鉴,程宗说了“请进”,来人才小心翼翼推开了门。柳州看到程宗正拿着魏凛的钱包,笑笑说:“我来取魏凛的外套。”程宗扬了扬手里的钱包说:“可能是从外套里掉出来了。”柳州笑问:“你没打开看看?”“这,这么私人的东西怎么能随便看!”程柳州看到程宗正拿着魏凛的钱包,笑笑说:“我来取魏凛的外套。”。
九千月
1949 人在追
洪荒中,天地间,世人景仰,有灭天地之奇力的风尘云降生……女:风尘云男:任归长一位裸身女子周身散着未消散干净的金光缓缓落到一朵巨大荷花的花瓣中,她整个人卷缩起来,一头粉红长发,桃花眼,指甲修剪过一样,不短也不长,指尖泛着淡粉把手的长、细体现的淋漓尽致。。
第五十七章 豆腐干
26525 人在追
由于去年的豆腐生意让妈妈占了,所以邱叶这个暑假只能再想个别的赚钱的项目。什么项目呢,这可把邱叶难住了,她不想去离家太远的地方,那样既不安全又不方便,所以她选择的余地就小了很多。邱叶知道这个时候广州的电子表、衣服什么的肯定是便宜,只要倒腾一些什么项目呢,这可把邱叶难住了,她不想去离家太远的地方,那样既不安全又不方便,所以她选择的余地就小了很多。。
瀚墨生香
6732 人在追
作为百千年来纪律严谨认真,不得宠的墨家庶女,她的出生于之意着耻辱和多馀,爹弃母厌,同胞兄弟姐妹无人不喜欢,生母劝她听天由命,世俗势要磨去她的菱角,大结婚前日,忍无可忍的墨余抛售了。无灵根无慧智无底蕴,卑贱如尘土的她,被打破常规,逆风大翻盘,在洪苍大陆留下的了一抹色彩,并成功拿到了传说中高高在上的四大公子之一,上四派赫赫有名的星辰公子。上四派,又名修行门派。分别为紫曜战宗、星辰隐域、西天门、神医谷。。
你不在,风还在
5881 人在追
很多年的,身边的你没在但,风还在……或许是你忘记了七月正值暑假,始终闷热而烦躁,犹如蜗牛背负着笨重的壳。后来,终于明白,七月是火,热情过于强烈,一不小心,灼伤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