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江橙心里升起一阵酸涩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江橙一面饮茶一面心里想,傅郁时干脆非常自我约束,干脆是有非常严重的被强迫症。饮茶要极品铁观音,茶杯就用纯白色,抽烟也只吸“和天下尊享”。在江橙胡思乱想的时间里,提供服务员陆续将菜上齐了。傅郁时点了六菜一汤,都是偏口味清淡口味,显然他昨天是在照料她这个“病喝茶要极品铁观音,茶杯就用纯白色,吸烟也只吸“和天下尊享”。。...

江橙一面喝茶一面想着,傅郁时要么相当自律,要么就是有严重的强迫症。

喝茶要极品铁观音,茶杯就用纯白色,吸烟也只吸“和天下尊享”。

在江橙胡思乱想的时间里,服务员陆陆续续将菜上齐了。

傅郁时点了六菜一汤,都是偏清淡口味,显然他今天是在照顾她这个“病号。”

上菜期间傅郁时接了一个电话,好像是公司的事情,江橙也听不懂,等菜上齐,傅郁时电话还在继续,倒是不忘眼神叮嘱江橙先吃,别等他。

江橙礼貌地给自己和傅郁时各盛了一碗汤。她记得上次在私房菜馆就是服务生给他们盛的汤,傅郁时丝毫不介意。

傅郁时放下电话,看到面前盛好的汤,眼里稍有异样,看向正低头吃饭的江橙,心里某个地方微微松动了一下。

两个人都饿了,也都不是矫情的人,自顾自慢慢吃了起来。

一餐饭吃得心满意足,傅郁时最近一个月到处在飞,国外的餐食并不是他喜爱的,根本就满足不了他的中国胃,今天对面虽然坐着只有几面之缘的小姑娘,他倒觉得是这么久以来吃得最舒服的一顿饭。

对面的女孩身上有一种能让人瞬间安静下来的东西。

傅郁时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一个将欲望纯粹表露出来的人,不掺杂任何附炎趋势的杂质。而江橙就是给她这样的感觉,她身上那种冷静漠然的态度吸引了他。

无关能力,傅郁时更想和这样的人搭档。更何况江橙在数据分析上面的天赋确实高于常人。

傅郁时观察过几笔江橙在股市上的成交记录,可以用稳准快来形容也不为过。

在她这个年龄,仅仅只是一个金融系大三的学生,她的操控能力恐怕连一个操盘老手都未必能赢得过她。

所以,傅郁时一个月前对江橙发出了邀约。但出人意料的是,到现在他还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

收走餐具,服务员送来一份精致的饭后甜点,是一份自制水果曲奇糕点。江橙记得上次从私房菜馆回来,傅郁时就特意给她带回去一份同样的糕点。

“尝尝。”傅郁时显然对甜点不感兴趣,从外套里掏出一支烟点燃,将后背靠在椅子上,悠闲地吸了起来。

江橙拿起手边的小勺,挖了一块放进嘴里,慢慢品着,那种甜中带苦的味道,慢慢在口腔里蔓延。

江橙最喜欢的味道。

“想好了吗?”傅郁时开口,看着江橙粉嘟嘟的小嘴一张一合小口吃着面前的糕点。

江橙放下小勺,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说道:“不好意思,恐怕要让傅总失望了。”

傅郁时轻笑,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就好像原本以为十拿九稳属于自己的东西,却被告知已经不存在。

“原因呢?江小姐没必要找其他借口,我喜欢实话实说。”傅郁时语气清冷,心里憋了一口气吐不出来。

江橙低头,语气依然清冷,中间还夹杂了一丝伤感。

“我有一些未完成的事情,可能很快要离开,不适合去工作。”

傅郁时眼眸微敛,右手食指在烟灰缸里点了点烟灰,又放到嘴里吸了一口,慢慢吐出烟雾,笼罩在他面前,遮盖了他此时的表情。

“需要帮忙吗?”傅郁时问。

闻言,江橙抬起头看向傅郁时,心中突然升起一阵酸涩,眼里泛出一层水雾。

这句话,多少年不曾听过。

江橙摇头,很快将这种情绪掩饰起来,就像给萌生的火星浇下一盆水。

“谢谢傅总的好意,也很抱歉辜负了您的期望。”

傅郁时点了点头,将烟屁股按灭在烟灰缸里,端起茶杯,将剩下的半杯水一饮而尽。

“走吧。”说完,傅郁时拿起西服外套走了出去。

结完账,傅郁时穿上深色大衣外套,走到江橙身边。

“回家?还是学校?”

江橙侧脸对着傅郁时浅笑:“我住在前面小区,走回去就行。”

傅郁时朝江橙所说的小区方向看了一眼,又转向江橙,眼睛在她脸上停留片刻,微点头,“嗯”了一声便抬腿向停车场走去。

黑色的迈巴赫经过江橙身边,并未减速,一路向西驶向大路,很快便容入到车流里。

生活又恢复到平常一样。

江橙依然守着电脑上的数据和曲线图,充盈着她的小金库。

周五晚上,江洛佳发来视频邀请,询问江橙本周回不回家。江橙看了一眼学校网站,总裁培训课的安排还没有出来,便答应周六回家。

周六早上八点钟,本该补眠的江橙被闹钟吵醒。做晚她做了几次调整,最后才决定把闹铃定在了八点。

睡眠不足难免心情就不美丽,但一想到再晚怕是江洛佳的炮弹就要轰炸过来了,江橙双手揉了揉松散的齐肩短发,掀开被子下床洗漱。

江橙到达江家城南别墅已经九点,一进门就看到江洛佳躺在客厅沙发上,手都懒得动一下,用脚趾头指点着坐在地毯上画画的江洛池同学。

看到江橙进来,江洛佳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委屈地开始向她诉苦。

江橙走近,摸了摸江洛池毛茸茸的脑袋,笑看着他难得乖巧的小脸。

“舅舅、舅妈呢?”江橙四周看了一圈,没看到一个大人。

江洛佳此时算大孩子。

“出差了!”江洛佳气呼呼地说。

说起江峰夫妇,江洛佳气得肝疼。本来定好周六她要与江橙去逛街的,结果昨晚夜里江峰接到一个电话,连夜与蒋余心出差去了。

一早,江洛佳高高兴兴地起床,结果刚下楼便被告知这个消息,一下子便像泄了气的皮球,躺在沙发上直接不起了。

“周末还这么忙?外婆呢?”江橙捡起掉落了一地的抱枕,将它们归置好。

“书房。”江洛佳又躺了回去。

江橙轻轻推开书房的门,一眼就看到站在宽大整理台旁边的罗明启,她穿一身暗红色分体中式旗袍,手里拿着画笔在一张白纸上来回画着,脚下是散落的各种小纸角。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评分 10
作者:纯纯十一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第31章 相看
29595 人在追
慕观樾听了似乎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毕竟这还是慕愿欢第一次要求主动帮忙,也不好打击她的自信心。“那好吧,就有劳公主殿下了……”而后的几天,因为举办宴席的事情,慕愿欢和慕观樾几乎是形影不离。杨氏借了个由头进宫看望慕愿欢,听到那些流言蜚语已经消失“那好吧,就有劳公主殿下了……”而后的几天,因为举办宴席的事情,慕愿欢和慕观樾几乎是形影不离。。
攻略后迟到的奖励
14598 人在追
林木木,某第七中学2018届本科毕业生,小学上的早十七7周岁时便读了高中。在六月十日同学聚会集体玩了早上在早上七点半去了KTV。所以酒量差还硬喝林木木有些晕乎乎的去了肥皂洗手间……阴差阳错后被带进了楼上的酒店。三年后寒假正准备好实习工作继而又遇见了了某个人……她就读的高中在省内属于top2的重高,而这次她的成绩也不出意外的考了七百十五。。
等风吹过你就忘了我吧
江裎死在了向许臆求婚成功的那一个夜幕降临时,死前他紧紧地攥着那枚被染红红的戒指,一点遗憾也没向他爱的女孩求婚成功。江裎坐在沙发上望着忙绿的许臆,他了死了两个月了没想起化为了一缕游魂跟在许臆身边,望着许臆呆呆潸然泪下,他想见状为她擦去眼泪手也而已从她身上穿过去的。许臆的记性越发差了,有时候候她会突然忘了江裎的脸,有时候她会忘了和江裎在一起的一点点滴滴。她想老天真的不公正,他把江裎从自己的心窝挖过来,现在的就要把江裎从自己的记忆中抹掉。“江裎你是也不是始终在我身边呀。”许臆望着窗外,接着又自我取笑般的说“哈哈哈,我在想什么啊,你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头有点晕,可能是昨天晚上加班到太晚了吧,以后结了婚可不能像现在熬到凌晨几点再回家了,许臆一个人在家会害怕的,想着便打开车门开车离去。。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前生,女儿生死未卜,夫妻相敬如冰,婆婆,算了,再说也罢。复活后。正赶上了生孩子的顾海琼只想护住女儿,母女在世间一切安好。八零初。她只想复婚,远离它前生那个让她难过失落到甚至麻木的男人。已不再退让的顾海琼斗婆婆,撕小叔,忿极品,做生意,买房子,养女儿,脚踏实地奔小康。平凡普通是福。…………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23299 人在追
穿成假千金,被复活真千金谋算上山下乡当知青,穷困潦倒,吃吃喝喝短缺,活但是三集那种,惨!钟毓秀:我,快穿大佬,深入了解一下!光线强烈,照进低矮茅草屋,狭窄逼仄的屋里放了三张只容得下一人睡的木床,其中一张床上躺着一面容青白的女知青,已无声息。。
丹宫之主
3244 人在追
她是唐婧也是云婧,她真的复活回去了,回了小辰界碎裂前夕,回了仙魔俩族终末之战的开端,回了这个风云汹涌澎湃的混乱不堪大时代的转折点……复活这一世,她要好好的保全自己的一对小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