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手好点了吗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送走江峰一家,傅郁时回包间,餐桌了撤了,三个人坐在牌桌上等着他回去。多少年的习惯了,四个人只要你聚到一起总会打会麻将。傅郁时刚坐下去,酒店经理赵坤带着保安部主管回来了。“傅总,上次那几个人,您看怎么处理方式。”赵坤低下头弯下腰,头上了冒出一层冷多少年的习惯了,四个人只要聚到一起总会打会麻将。。...

送走江峰一家,傅郁时回到包间,餐桌已经撤了,三个人坐在牌桌上等着他回来。

多少年的习惯了,四个人只要聚到一起总会打会麻将。

傅郁时刚坐下来,酒店经理李群带着保安部主管过来了。

“傅总,刚才那几个人,您看怎么处理。”李群低头弯腰,头上已经冒出一层冷汗,他身后的保安主管更是脸色苍白,冷汗直冒。

傅郁时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想起那只白嫩的小手上的伤,和哭的梨花带雨的小模样,脸色冷了一分。

李群保持低头哈腰的姿势,不敢动,头上的冷汗滋滋地向外冒。

傅郁时打了一圈麻将,给明一放了一炮,散了面前的牌,才回了话。

“今天那几个保安,全部辞了,永不录用,动手的那个赶出林城,不要让我再看到他。”傅郁时点了点烟灰,接着说道:“你们两个,年底奖金扣了,下次再有这种情况发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挥挥手,两人灰溜溜地出了包间。小心翼翼关上包间门,李群才敢吐口大气。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索性命还在,工作也保住了。

包间内,程子祥猛拍大腿,叫道:“我说刚才的小姑娘有点眼熟呢,这不是那天跟你一块吃饭的那个女孩吗?”

苏宇洋和明一也都看向傅郁时,难怪刚才又是给人看伤,又是亲自送下楼的,合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呀。

“我说,老傅,什么情况,看上人小姑娘了?”苏宇洋暗搓搓搓了下手,摸到一个三饼,打了出去。

“城南江家,祖辈上不错,湘西那一脉倒出过几个人才,不过后来就……”明一难得开口。

程子祥手上垒着长城,不忘打击一下发小:“论门第吗,林城能有几家配的上老傅的,是吧?论能力吗,老傅你也就别找了,没有这种异性,倒是我这种脑子的勉强可以和你一搭,要不咱俩将就将就得了。”

傅郁时嘴角扯出一丝笑意,并不在意程子祥的调侃。

“哈哈哈,我说你俩,哈哈哈,老程估计你得是受吧!”苏宇洋笑得看向程子祥某部位。

程子祥一脚踢过去:“滚吧!瞧不起谁呢?”

明一大笑:“要不你俩试试得了,还能商榷一下攻受身份。”

程子祥:“滚!”

苏宇洋:“滚!”

傅郁时一直未开口,将剩下的半截烟捻灭在烟灰缸里,拎起衣服说了句“走了。”,也不管背后程子洋的大声叫嚣。

下了楼,韩放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口。

奔驰车缓缓开动,转了个弯驶进大路,马路两侧的灯光照在车里忽明忽暗,照在傅郁时略显疲惫的脸上。

傅郁时一上车便缓缓合上眼睛,靠在车后座养神。

韩放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小心说道:“袁秘书的车祸原因查到了。”

沉默片刻,当韩放以为傅郁时睡着时,后座传来低沉的声音。

“说!”

语气冷冽,车内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

“是傅鹏找人干的。”

傅郁时轻笑一声,透着冷意:“他也就这点胆了。你明天就将罢免傅鹏的一切职务的决定,发企业邮箱里,公示出来。多派几个人守着傅家老宅那边,别让任何人打扰老爷子修养。”

韩放:“是”

犹豫片刻,韩放又道:“城南江家服饰准备上市,资金上有缺口。江董事长近半年与傅鹏接触频繁,怕是里面有利益纠葛。”说完韩方看了一眼后视镜,只见傅郁时缓缓睁开眼睛,没再开口,只是转头看起了窗外夜景。

江橙睡得并不踏实,手背上一阵麻麻的痛感,让她似睡似醒。很久没有再出现的梦境断断续续的又开始了,突然出现一颗带血的人头瞪大眼睛像她逼近。

江橙猛的睁开眼睛,身上已经湿透了。

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嗡嗡的来电声响起,江橙拿起手机,时间接近12点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江橙犹豫片刻,按了接听键。

“哪位?”声音里带着一丝沙哑和微颤。

“傅郁时。”沉稳的声音传来。

江橙有一瞬的错愕,以为出现了幻觉,直到声音再次传来。

“手好点了吗?有没有去看医生。”

“好多了,已经看过医生了,在你包间的时候。”江橙回道。

傅郁时低笑:“明天我派人送你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真不用,已经好了,谢谢傅总关心,很晚了,没事我挂了?”

沉默几秒,等对面传来一声“嗯”,江橙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江橙又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爽的睡衣上床。

原以为会失眠的江橙,倒因为傅郁时的电话,心里安静了下来,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

而此时的傅郁时一身黑色休闲服,站在大厅落地窗前,嘴里叼着烟,忽明忽暗的烟头,让她脸部表情更加凝重。

傅郁时从来不会优柔寡断,儿女情长。

一晚上脑子里总是浮现那张带着泪花的小脸,似乎不打这个电话心里的坎就过不去。直到听到对方冷淡的声音,他才意识自己做了一件荒唐事。

将剩余的烟掐灭,扔进垃圾桶,傅郁时上楼走进书房,十分钟后还有一个跨国会议要进行。

江橙手背上的伤口在江家人备受关注下,渐渐好了起来,留下一道淡淡的粉印,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恢复。

十一过后,江峰变得格外忙碌起来,每天除了公司就是应酬到很晚才回家。

江橙已经从江家搬回到自己租住的房间,家里的事都是江洛佳每天视频聊天告诉她的。

“他们两个天天都在忙,江球球也不管了,我倒成了又当爹又当妈的那个人,真是没天理呀!”江洛佳敷着面膜在电话那头抱怨道。

江橙隐约知道,江峰最近半年正在筹备江氏服装上市公司的事情。江橙并不关心江家的公司情况,虽然外公留下来的产业也会有她的一部分,但她并不想要,过分的关注只会让人产生猜忌。

不是自己的,江橙从来不会要。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评分 10
作者:纯纯十一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第九十六章 程宗困意袭来,只听见他说“可我却只想要你呀!”
程宗心里委屈着呢,索性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过了好一会,房间里突然没了动静,程宗心中一惊,难道他这就走了?直到有人怕她冻着似的,给她往上拉了拉被子,把她肩膀也裹得严严实实。程宗这下又来了精神,声音难掩傲娇:“不是说以后不要我去找你吗?那你还来这过了好一会,房间里突然没了动静,程宗心中一惊,难道他这就走了?。
恰似寒光遇骄阳
6780 人在追
一觉醒过来,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爆炸头血腥纹身脸化得像鬼,多看一秒钟都辣眼睛。复活前,她另略有爱,一门心思逃出,对他恨之入骨。上一世脑子被门夹了放着绝色老公切记,被渣女贱女所害,被最信赖的闺密洗脑,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这一世,任各路牛鬼蛇神处心积虑他巴她复婚让贤,不好意思,本小姐智商上线了!
第15章 灵碑
11326 人在追
“那是……夜家?”有人发出疑问。修灵师对天赋灵的级别只有一个模糊的界限,他们并不能随意评定一个天赋灵的高低。天赋灵是他们的力量来源,哪怕是最低级的天赋灵都不容小觑。而越是厉害的修灵师,对天赋灵的感觉也更敏锐。比如夜正德。在灵碑发出波动时,他修灵师对天赋灵的级别只有一个模糊的界限,他们并不能随意评定一个天赋灵的高低。。
将军归朝
12988 人在追
保江山护一国之民的人不应是孔武有力威风凛凛威武雄壮的男子吗?怎是一女子,还……墨禹国文心都城麟德殿正载歌载舞大肆庆祝,太子,皇子,文武百官齐在,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其乐融融。。
炮灰女配大翻身
29307 人在追
自从绑定微信了“后悔当初药系统”,秦孟真就始终穿行在相同小世界,替那些不舍得价格昂贵魂石的委托人,历史改写命运,再次我们走过一段无怨无怨无悔的人生……但她依旧在找寻答案。陈秀才带着三分醉意,笑呵呵地掀起盖头来,就被盖头底下那张面目全非的脸,给吓了一跳。。
从天而降的萌宝
15236 人在追
宁妤去看流星雨,流星雨没看见,回去的途中遇上了简绪知,这不最重要的,最重要的的是……天降萌宝,喊她做妈咪怎么办?即使萌宝很可爱的,即使萌宝很会卖萌,也不能够碰瓷儿啊!她坚决会上当受骗。最后:这么可爱的的人类幼崽,又不能够扔,要不然占时养着呗!片段一:宁妤和简绪知将小星光送警察局。警察望着眼前这对高颜值夫妻,再看一看女的怀里抱着的白白地胖乎乎可可爱的爱的萌宝,痛心疾首地地说:“你们怎么能干出扔孩子这种丧天良的事呢?……孩子是祖国的花朵,你们可得好好的照料,别想扔孩子……”片段二:惹妈咪生气,被罚的小星光简绪知:那你说要怎么罚他宁妤憋了老半天而宁妤无暇关注什么流星雨,她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