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叫程子祥,老傅发小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晚六点左右,劳斯莱斯幻影在一家私房菜馆停下来。两人下车后后,傅郁时向司机交待了几句,便被饭店经理热忱的迎进了包间。“傅总,您好久没来了,我这又新出了几个菜品,一会儿给您尝一尝,还望您给点拨十分宝贵意见。”饭店经理一面寒喧,还不忘偷偷的瞅了几眼傅郁时身边的女孩两人下车后,傅郁时向司机交代了几句,便被饭店经理热情的迎进了包间。。...

晚七点左右,迈巴赫在一家私房菜馆停下。

两人下车后,傅郁时向司机交代了几句,便被饭店经理热情的迎进了包间。

“傅总,您好久没来了,我这又新出了几个菜品,一会儿给您尝尝,还望您给提点宝贵意见。”饭店经理一面寒暄,还不忘偷偷瞅了几眼傅郁时身边的女孩。因为摸不清身份,不敢乱说话。

走过一段鹅卵石甬道,两人被带到最里侧包间。

从进门江橙便被院内小桥流水的景致吸引了,没想到进入包间又是一番别有洞天。

说是包间,其实是一个套间,餐厅和娱乐室并联在一起,装修风格与傅郁时办公室很像,除了大办公桌,几乎应有尽有。尤其是沙发前摆放的茶具,纯白釉的茶杯,一看就是傅郁时的风格。

傅郁时脱下外套,里面是一件烟灰色衬衣,稍松了下领带,解开袖口将衣袖推至胳膊肘部,与江橙隔一个位置坐下。

“吃海鲜吗?”傅郁时问道。

江橙点头:“都可以,不太吃辣。”

闻言,傅郁时在菜单上点了几下,便交给经理:“其他的你看着上点。把老程的那瓶干红开了。”

经理嘿嘿笑了两声,拿上菜谱退出房间。

“江小姐对股市和期货感兴趣?”傅郁时给江橙倒了一杯茶,推到她右手边。

“谢谢。”

江橙拿起杯子,轻抿了一口,还是那个味道。

“郁总当初海外留学,也并没有靠家里一分一毫,却把生意做到风生水起,第一桶金从何而来呢?”江橙避开问题,反问对方。

她知道以傅郁时的能力,查她的底易如反掌。她不答等于默认。

“啪!”傅郁时点着一只烟,夹在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低笑出声。

“十年前国外期货还不流行,股票倒是可以玩玩,不过比起股票,我更热衷于投资。”傅郁时讲完,发现江橙漂亮的眼睛亮了,他猜对了,对方对这些感兴趣。

一刻钟后,服务生敲开包间门,陆陆续续将菜上齐了。

紫檀木圆桌上摆放了十几个菜碟,一水的纯白釉瓷器,上面花花绿绿的摆放着各色菜品,分量都不多,贵在精致。

傅郁时从服务生手中接过醒好的酒,先给江橙面前的高脚杯倒了一些,又给自己倒上,说道:“试一下这个酒,私藏品。”

江橙拿起高脚杯,晃动几下,暗红色的液体散发着一股淡淡清香味,只一闻便知道是极品。

江橙记得自己第一次接触红酒是她14岁那年,那一年她从西北来到林城,住进外婆家。生活的变动和心里的落差,让她整夜整夜失眠,心里像缺了一块,怎么都填不平。

直到有一天,江洛佳发现了深夜抱着膝盖,坐在卧室无声哭泣的江橙,心疼地抱着她,一起掉眼泪。

后来,每到晚上,江洛佳便偷偷拉着江橙潜入江家酒窖,将江橙外公私藏了十几年的红酒翻出来。

两个女孩从一开始接触红酒时的龇牙咧嘴,到后来每品一口便能猜出红酒的产地和年限。那段时间有小半年之久,江橙就是靠着外公的这些私藏度过了最难过的时期。

后来事情败露了,被舅舅江峰发现了,于是拍着胸脯一力承担下来的江洛佳,被江峰关了一个暑假的禁闭,简直苦不堪言,并且高三一毕业就把她送到了国外。

傅郁时又点着一支烟,靠在椅背上,悠闲地吸了一口,灰白色的烟雾从嘴里吐出来。

透过袅袅烟雾,傅郁时打量着面前的女孩,皮肤白皙透亮,样貌绝佳,眼神却一贯的冷漠。而此刻她细白的手指拖着高脚杯,神情却游离在外。

“在想什么?”

傅郁时的问话将江橙拉回现实,她不自然的低头,稍微掩饰自己的情绪,轻轻摇头,正在想着怎样回答对方,这时包间的门被人打开了。

程子祥一脸悠闲自得走了进来,看到傅郁时身边坐着一位美女,稍稍收敛一下,将插在裤兜里的双手拿了出来,坐在傅郁时旁边,用眼神示意对方。

“这美女谁呀,介绍介绍。”

傅郁时嘴角微扬,见到来人,只丢给他一个眼风便不理他了。

“你好,我叫程子祥,老傅发小。”程子祥主动打招呼,瞅了傅郁时一眼,自来熟做自我介绍。

“江橙。”

两人迅速握手,坐会位置。

程子祥上身是一件紫粉花色衬衣,配一条暗红色休闲裤,头发向上吹气,一双眼睛在江橙脸上来回巡视,一副吊儿郎当痞子作风。

“咳咳。”傅郁时出声打断,“找我有事?”

闻言,程子祥终于收回目光,想起正事,“我说你真不够意思,环城的那块地我可是惦记两年了,结果你倒好,一出手捐给城建局了。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呢,想做慈善,你给哥们做呀,我都穷死了!”

说捐倒不至于,其实是低价盘购。

“你们程氏地产要倒闭了吗?没听说呀?”傅郁时将面前的一盘白灼虾放到江橙面前,一晚上她看这道菜好几次了。

“谢谢。”江橙倒不客气,加起一颗虾,蘸着醋碟,优雅地吃了起来。

傅郁时点了几下烟灰,对程子祥道:“那块地不适合你们程氏,城北那块给你吧,不过价钱我要再涨一成。”

“唉!你…”程子祥被气笑了。“我说你丫这么算计,最后傅氏落谁手里还不一定吧,别辛辛苦苦一个大子儿都没给自己留下。”

“彼此彼此!”傅郁时反击道。

程子祥一脸坏笑道:“我反正不管那么多,能给我们家老爷子交差就成。至于两个老家伙能不能放过你,呵呵,哥们儿,自求多福吧!”

说完,程子祥不客气地给自己倒了半杯酒,仰起头一口闷了,喝完吧嗒一下嘴,觉得哪不对劲。

“靠!老傅,你丫个龟孙子,这他妈是我的酒吧。合着你赚着我的钱,喝着我的酒,泡着美妞,丫你逍遥自在呢在这,还让我满世界的找。”程子祥拍桌而起。

“别胡说!”傅郁时看了江橙一眼,冷眼扫过程子祥,“有事就说,没事滚蛋!”

程子祥瞅了一眼一旁低头吃饭的江橙,正了正衣领,重新坐了回去。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评分 10
作者:纯纯十一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六
20656 人在追
时间,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话没有哪个时候比此时听起来更顺耳些,六方静的嘴角微微上扬,放肆的得意一笑,“啪”的一声合上电脑,她拿上两页纸的合同来到朱晓的办公室前,轻轻敲了敲,朱晓盯着门口道:“进来。”六方静轻盈的走进来,把钢板合同放在六方静轻盈的走进来,把钢板合同放在朱晓眼前,朱晓先是在六方静的脸上盯了一眼,随后落在合同单价上。“嗯,3250。”朱晓微微颔首,表面平静,内心实则上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还被她赌到了!此时他的耳朵完全听不到六方静在说什么,只看着她的嘴在一张一合的,嘴唇上方的雀斑也随着这一张一合在不断翻飞。。
第47章 逃跑
24147 人在追
“秋楠姐姐,谢谢你。这几天你一直照顾我,真是辛苦你了。”慕愿欢难得这般平易近人。“哪里是我的功劳,明明是皇叔的功劳才是。”慕秋楠说到慕观樾时,特意加重了语气。一听到慕观樾的名字,慕愿欢竟然语塞了起来,轻轻咬着嘴唇,脑袋扭到别处。“没想到你们“哪里是我的功劳,明明是皇叔的功劳才是。”慕秋楠说到慕观樾时,特意加重了语气。。
第19章 处心积虑
20517 人在追
“这是什么啊?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慕愿欢指着一碗晶莹剔透的粥状物问道,上面还有许多五颜六色的配菜和果肉。 “我这个东西叫凉果,吃起来最是软糯顺滑了,是消暑降温的好东西啊。你要是之前没有吃过,尝一下吧。”小贩拿起一碗往慕愿欢面前递。秋燕看着“我这个东西叫凉果,吃起来最是软糯顺滑了,是消暑降温的好东西啊。你要是之前没有吃过,尝一下吧。”小贩拿起一碗往慕愿欢面前递。。
安城策
7053 人在追
谁还会搞事业了……“愿你能在月亮隐入之后,找到了日落的方向。”春风过十里,轻轻吹动马车上的帘幕,帘幕露出一角,隐约能看到里面坐着个女孩子。。
看碧成朱
23985 人在追
复活为侍郎府的五小姐……爹不疼娘不爱、人见人厌、花开花憎……除了个说不清道未明的身世……简单的地说是一个不得宠的闺阁千金的翻身史……关于书名:朱是中国古代的正色,且古人向来尚红。碧是杂色,主角的名字叫阮碧。-----------------------------该书简体版已正式出版,改名为《乱世?倾君心》,当当网、记忆坊淘宝天猫店和全国各大书店均有销售。第四卷了再次修改后了,从第二十一章就,所以修改后的章节近三十多章,需两天才能传上完。正深度阅读的同学请到第二十一章停下来。这具身体真是孱弱,她穿过来的一个月基本都在床上躺着,喝中药喝到想吐。衣服、帐幔、被子……乃至于她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中药味道。好在前些天,终于停了药,身体也渐渐好转。。
空间小农女
19757 人在追
复活,穿成小女娃,不需要吵,睁开眼睛眼便分了家,还附加个灵液、灵泉的空间!赚大发了!各种极品要的装备!但是,可不也可以切记这么多啊!渣爹、后娘的娃太可伶!种地发迹要的标配!可不也可以少点田啊!大家等着,这分家,按族规,要由前几日约好的范氏族长及族里的三个长辈,劳山的伯伯们来主事!所有的范家人必须得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