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浓情一刻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啧啧。转眼多年过去的。这磨人的小妖精,但是这么令人垂涎啊!“咕噜……”目光在冉玛缇身上游走的顾城,情不自禁的喉头大动。光润明媚阳光的双眼,俏立的鼻尖,闪着一点点粉光的樱唇,一晃多年过去。。...

啧啧。

一晃多年过去。

这磨人的小妖精,还是这么诱人啊!

“咕噜……”

目光在冉依诺身上游走的顾城,情不自禁的喉头大动。

莹润明媚的双眼,俏立的鼻尖,闪着点点粉光的樱唇,搭配上珍珠般晶白的脸蛋,简直是无可挑剔的美颜。

再往下看。

这丰润的弧度,,这白皙的长腿,搭配她一米七二的高挑身形……

迷死人不偿命啊!

与顾城不一样的是,其他人在被冉依诺容貌惊艳了一把后,注意力很快又转移到她的‘资本’上。

瞅瞅,人家那一对五彩斑斓的耳环,玉颈上的宝珠珍链,以及手上镶着钻石的精致包包……

哪一个,都象征着她惊人的身价!

不过,这种顶级女神,怎么会来这间包厢?

疑惑的程蔓三人,正想腆着脸巴结呢,就见冉依诺上前一步,一字一句道:

“你不是想知道,谁给他的底气瞧不上你吗?听好了,原因很简单。”

音落。

冉依诺娇躯一转,极为亲密的走到顾城身前,主动挽上了他的大手。

“喏,顾城已经有我这个女朋友了,纯天然的哟,怎么可能看对眼你这张整容脸呢?”

说话间,冉依诺还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一个劲往顾城身上靠。

什么!?

“女、女朋友?”

有没有搞错!有几个端菜的男服务员,心中一片哀嚎。

如此不可亵渎的女神,居然名花有主了!

“纯天然?整容脸?”

程蔓急火攻心的脸上,都快喷出火来。

可紧接着,她仿佛想明白了什么,神经兮兮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装,继续装!”

“还女朋友呢。就顾城这饭前都掏不起,一身地摊的吊丝,能有这么个白富美的对象?当别人都是傻比呢,双方根本就不会有交集!”

“顾城啊顾城,老实说吧,这哪租来的双簧演员?哎呀呀,一身名牌都要闪瞎老娘的眼了,租一天多少钱,吊牌取了没有,不行了,笑死我了!”

挖空了脑子,程蔓终于自以为的想明白了。

肯定是这样,这顾城还真舍得下血本嘛,为的就是在她们面前装逼,呸!

“嘻嘻,看我的。”

顾城正要开口,冉依诺小手拉了拉他,示意他等着看戏就好。

而后,冉依诺微笑的晃了晃钻石挎包,很是随意的摸出了一个小玻璃瓶,和一串叮当作响的钥匙,冲着程蔓三人摇了摇。

“见过这个吗?是一瓶hermes兰依香水,一百万的限量款哦。还有这个,市价九百万的玛莎拉蒂钥匙,可惜都是去租过来的呢!”

嘎?

程蔓脸颊一阵抽搐,璐璐和小兰更是一个趔趄,脚都有些发软。

这么多钱,这么高端的东西……

她们这辈子头一次见!

“还有哦。”

冉依诺樱唇微扬,将钥匙和香水都塞给顾城后,又拿出了一张紫灿灿的卡片,“银行卡应该用过吧,认识它吗?”

“天呐,这,这卡……”

程蔓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时,旁边的一个服务生就大叫了起来:“我见过这种卡!没错,这可是招行的至尊级贵宾紫卡啊,我工作到现在就见过一个上市公司老总来刷过,至少得有五千万资产才有资格开通!”

“多少!五千万!”

程蔓大脑短路,一阵嗡鸣。

她傍的那个老总,恐怕都不敢说有这么足的底蕴。

“哼,那又怎样,这些玩意也绝对是借别人的,有什么了不起!”程蔓紧咬牙关。

只是,这种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

如此稀有、珍贵的卡,谁都不会轻易借出去。

“嗯呐!你说的对,真的是找人借的呀!”

冉依诺非但没有反驳,反而还点了点头,很是赞同的样子,接着向服务生一问:“请问这一桌一共是多少钱?”

“您好,总共是三万八。”

唰唰。

闻言,冉依诺当即在支票本上快速挥笔。

“以后我要再发现你勾引我家顾城,休怪不客气!这是十万的支票,各个招行支行都可以随时趣,喏,滚吧!”

啪的一声将支票甩在了程蔓的脸上,冉依诺的表情也总算冷了下来。

这样的绿茶婊,她见的多了。

“你她么……”

耻辱感袭来,程蔓下意识就要开吼,可余光瞥见支票上那字迹玲珑的签名时,这女人瞬间就闭上了嘴。

“你、你是城诺集团的最大股东兼总裁,冉依诺!”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

此刻,包厢里的,包括门外路过的众人,听到这个名字,皆是爆发一阵轰鸣。

“天呐,我真的没有听错吗?居然是冉依诺,闻名整个苏南的职场女神啊!”

“怪不得有些眼熟,前段时间电视台还做过她的访查节目,如此年轻的总裁,接任了城诺集团后,短短几年市值连番数倍,震动四方!”

“她美的简直不像真人啊!不过,传闻中的冰山女神,怎么会对一个男人这么温柔?他们是什么关系,呜呜,我不活了!”

听着耳边叽叽喳喳的议论,冉依诺偏偏一笑。

她有些羞涩的看向顾城,美眸中满是柔情,重新搂住了她,甜声道:

“对不起,达令~今天公司有些事,我回来晚了,没来得及给你准备爱心晚餐,你只好到酒店来解决了,结果遇到这种蛇精脸碰瓷。不要生气哦,我以后一定早早回家!”

天使一般的声音,听的让人几欲融化。

撒完了娇,她还红着脸在顾城身上蹭了蹭,亲密无间。

这一幕看的四周口水声横飞,一个个男服务员们恨不得踹走顾城,取而代之。

“凌、冉依诺又怎样,不就是有钱吗,有什么啊!”

知晓了冉依诺的真实身份。

程蔓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了。

她心知肚明,面对这个女人,她根本就不会有丝毫的战斗力,再留在这里只会更加一败涂地,自取其辱。

掩着脸捡起地上那张支票,程蔓逃也似的拉起懵逼中的璐璐和小雅,一秒也不想多留。

“等等!”

好死不死,围观了老半天的顾城突然开了口。

“干什么?这钱是她自愿给的!”程蔓下意识以为顾城是想要回支票,神色怨毒。

“嘿,程小姐,慌什么?”

顾城玩味的看着她,笑眯眯的说道:“作为医生,提醒下你而已,你最好收敛点私生活,要么就做好安全措施,照你那趋势,小心溃烂啊!”

“啊啊啊!变态,去死!”

程蔓无地自容,捂着嘴分分钟跑了个没影。

“好了,没什么事你们去外面吧,需要再叫你们!”

冉依诺轻语一声,有些嫌弃的开始赶人了。

这些服务员,太没眼见力了,不知道自己要过二人世界呀。

“不好意思,我们这就走!”

众人虽然想看美女,可自然也不会再死皮赖脸的留下,匆匆一拥而出,将房门也一并顺上了。

安静的包厢内。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一时之间,气氛里涌现出丝丝暧昧。

“那个,今天谢了啊!”顾城尬笑了两声,有些受不了这个架势,仔细看还能发现他脸上竟微微发红。

没办法,酥软冉依诺的,还在紧贴着他……

那柔滑弹妙触感,让顾城忍不住心猿意马。

殊不知,此刻此刻,冉依诺比他更不淡定。

一颗心就像是小鹿一般,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嘻嘻!大色狼,几年前在太平洋,你孤身闯入东瀛游轮救回我,一路偷摸当时一糸不挂的我,怎么,现在改邪归正了?”

美眸直勾勾的凝视着顾城,冉依诺完全化身成了一个‘花痴’。

终于见到他了。

这么多年过去。

这个男人,越看越帅呐……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天眼神医回都市

评分 10
作者:果一
分类:虚拟游戏
评语: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
第十七章  诞下皇子
2322 人在追
皇后带着仪仗队匆匆去了前朝,这个时候朝明殿应该还未下朝。可早已空荡,问了侍卫才知道皇上被赵德牧给气的吐了口血,晕死了过去,这会儿太医在御书房诊治,大臣们都在门外跪着呢。皇后带着仪仗队匆匆去了前朝,这个时候朝明殿应该还未下朝。可早已空荡,问了侍卫才知道皇上被赵德牧给气的吐了口血,晕死了过去,这会儿太医在御书房诊治,大臣们都在门外跪着呢。。
气功师魂穿古今
13192 人在追
新书推荐,《气功师魂穿古今》由里跃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故事里的主角是柳花明邵新阳,书里主要讲了:本书情节为双线并轨复式结构。主线一:里年男人于越用“空灵静功”占领了柳花明的灵魂,从而变性成了年轻美女。从此,身为女儿身的柳花明有着男人的思维,与男人的心理,且洞悉男人的弱点,于是,他开始了“征服男人...每天晚上,她都要洗澡。她房间里就有高档浴室,但她从来不用。她都是上大浴室。她无法抑制自己对女性肉体的浓烈“性趣”。。
甜心住隔壁:恶魔校草,来敲门!
《小甜心住隔壁:恶魔校草,来敲敲门!》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时音音,司御之间的故事。小甜心住隔壁:恶魔校草,来敲敲门!约3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1胎2宝:墨少,别贪睡
热门小说《1胎2宝:墨少,别贪睡觉》由顾落北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唯微墨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提起裤就没想认账了,嗯?”一张图片,一张律师信,他被告了!罪名,强睡觉南港城市最尊贵的太子爷!唯微微笑,“没好意思,那天晚上我穿的是裙子。”太子爷眸色深黯,“最里面那件没算裤?”唯微,“……”太子爷...然后一路狂跑,进了电梯。。
相负不是爱
21995 人在追
新书推荐,《相负不是爱》是白水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顾逸风蓝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逸风看着面前的女,嘴角抽动着,她的面色很是阴沉,真的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朝着自己喷唾沫,而这女是自己的下属,长那么大以后这事第一个敢这样对自己的人。顾逸风是有洁癖的,而且洁癖是很严重的,蓝雪已...“看吧,我说的没错,我就知道她一定是被总裁骂了。”。
海贼之霸气红发
1351 人在追
再次穿越成了香克斯,并获面子系统,只要你有足够多的面子点数,就能加强自身实力,重新开启各种强悍功能。“金狮子,给我一个面子!这沃尔海战,该结束了了。”“叮!金狮子金狮子史基给了你一个面子,获5000面子点数!”“黄猿,脚蹬天龙人的是岛屿附近的大海上,一艘木船驶向岛屿。木船上,站着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他体型匀称,有着一头中分红发,年轻的他面孔有些清秀。上身穿着白色短袖,下身是松垮的七分kù,脚踩一双凉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