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矛与盾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黑气滚滚,释放出着一股怪异的幽香。倪玉神秘面纱了黑锅的木盖子,被熏花的脸上,带着激动和期待……。也没璀璨的五彩霞光,也也没爆锅的声音。倪玉按照公子所传《聚气丹炼制手札》的方法炼制丹药。却锅内,却仅有一团黑糊糊的,粘在两块的怪异团状物。“丹……丹呢?倪玉揭开了黑锅的木盖子,被熏花的脸上,带着兴奋和期待。。...

黑气滚滚,释放着一股诡异的幽香。

倪玉揭开了黑锅的木盖子,被熏花的脸上,带着兴奋和期待。

没有璀璨的五彩霞光,也没有爆锅的声音。

倪玉按照公子所传《聚气丹炼制手札》的方法炼制丹药。

然而锅内,却只有一团黑糊糊的,粘在一块的诡异团状物。

“丹……丹呢?”

倪玉傻眼了。

陆番眉宇不由一挑。

第一次炼丹,果然不出意外的失败了。

失败倒是没事,陆番手指在轮椅护手上轻点,他需要思考失败的原因在哪里。

“每一株药材都经过灵气的洗礼,还加入了朝天菊的灵气菊瓣,至少在材料上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出在锅上?”

倪玉很伤心,跪在黑锅前,看着那黑糊糊的一团不可名状之物,有种想要捶胸顿足的冲动。

果然……

她除了吃,一无是处。

“小倪,把锅拿过来。”

陆番道。

倪玉止住了悲伤,伸出手将那黑糊糊之物扒拉了出来。

望着那黑糊糊的不可名状之物,倪玉莫名觉得,有点像加了芝麻粉的粘糕,好像……可以尝一尝?

她找来干净的白布,将这黑糊糊的玩意包裹,尔后,取了黑锅递给陆番。

凝昭和聂长卿有些看不懂陆番和倪玉的操作。

看了一会儿,两人便继续修行去了。

景越倒是看的兴致勃勃。

“这锅……差了点灵性。”

陆番食指中指并拢弯曲,叩了叩黑锅,眯起了眼,呢喃着。

既然差了一点灵性,不如就赋予其一些灵性?

陆番心神一动,查看了系统奖励中的《点化术》。

《点化术》无法对非生灵使用,不过陆番也不需要黑锅诞生灵智,只需要黑锅有一缕灵性,方便炼丹便可。

倪玉则是抱着炼制出的一团黑糊糊之物,蹲在一边嗅着。

景越背负着黄梨木剑匣,好奇的凑了过来。

“倪丫头,这是啥?”

景越问道。

“公子说……这是‘丹’。”

倪玉抿了抿嘴。

“丹?这难道不是一团焦了的粘糕?”

景越扯了下嘴角。

“你也觉得是粘糕?要不要一起尝一尝?”倪玉眼睛一亮,希冀的盯着景越。

景越赶忙摆手。

他怕被毒死。

倪玉心中在吃与不吃间挣扎了许久,最后,用手指抹了一点塞入口中。

下一刻,倪玉眼睛一亮。

咬了个满满当当的一口。

“吧唧吧唧……”

倪玉嘴巴塞的鼓胀,咀嚼着。

景越心中好奇万分,“怎么样?”

倪玉瞥了景越一眼,尔后,抱着“粘糕”转身背对着他,开始大快朵颐,越吃越快……

不一会儿,便吃的干干净净。

倪玉眼睛弯弯,摸着小肚腩,呼出一口惬意之气。

景越有些无语,这丫头……啥都吃啊。

忽然,景越目光一缩。

不仅仅是景越,湖心岛上的聂长卿和凝昭皆是睁开了眼。

因为,他们发现岛屿上的灵气,化作一条条的游鱼,飞速往一个方向汇聚……

在倪玉的头顶化作了一个灵气小漩涡。

景越心中骇然,脚尖点地,远离了倪玉。

有危险……快跑!

凝昭和聂长卿则是横移而来,盯着倪玉……

却见,一缕缕的灵气飞速往倪玉身躯中聚集。

很快,原本体内只有一缕灵气的倪玉,吸收汇聚了两缕灵气……

“呀,我……突破了。”

许久后,有倪玉后知后觉的惊诧响起。

远处,陆番自然察觉到了这异样,也是无言。

虽然没有炼制成丹,但那一团黑糊糊的“丹渣”,药效其实不会比寻常聚气丹弱太多。

陆番收敛心神。

盯着手中的黑锅,心神落在了《点化术》上。

食指和中指并拢,陆番魂魄强度调动一缕,缠绕在指尖,使得指尖居然泛起了一缕金芒。

轻轻点在黑锅上。

“叮……”

金色涟漪不断的蔓延,扩散到了整个锅身。

陆番心绪有些复杂,他的第一次点化,居然给了一口锅。

……

东湖,飞流而下的瀑布尽情的宣泄着。

隐匿在水雾之间的墨家机关城,一位位墨家门徒各自站立。

一身红装的阿珠,如一朵火红色的曼陀罗花,她观望悬崖对面的西郡大军。

墨家机关城,号称全天下最难攻打的城寨。

可是……

如今,他们面对的是西郡大军,全天下最精锐的军队。

这就像是矛与盾的碰撞,到底是墨家机关城这块盾够硬,还是西郡大军这把矛够锋锐!

悬崖对面,霸王如魔神一般伫立在战车之上,背负干戚,发丝飞扬。

“报死去的一百位弟兄们的血仇!”

“为了西郡荣耀!”

“冲!”

霸王抽下了背后的长斧,猛地扬起。

爆吼声,炸响在悬崖之间,不断回荡……

尔后,西郡大军的嘶吼声也同时炸响。

西凉大军为首的武人疯狂冲出,他们顺着八十一根铁索往墨家机关城冲去。

铁索晃荡,迸发出冰冷的震响。

没有过多的问候。

也没有任何的犹疑。

霸王立刻下令攻城,不给墨家机关城任何的喘息机会!

西凉的兵,的确是大周最精锐的虎狼之师,他们仿佛不知道恐惧是何物,面对万丈悬崖,他们怡然无惧,各个激动的冲出,脚踩铁索,狂奔而去。

机关城连绵在悬崖峭壁上的木制城楼上。

红衣似火的阿珠手中出现一支小旗,半银白面具下烈焰红唇轻启。

“连弩车!”

“转射机!”

“机关兽!”

阿珠每喊一个名字,便挥舞一下小旗。

随着挥舞,墨家门徒纷纷动了。

机关城的城楼上。

有巧夺天工的器械架起,瞄准了铁索上的一位位冲锋的西凉士卒。

天空上积蓄了许久的乌云,终于承受不住。

豆大的雨珠,化作连绵万里的珠帘从云层中洒下,天地间一片朦胧,使得气氛越发的肃杀。

雨珠砸在锁链、砸在了冲锋的士卒的铠甲上、挥舞的刀剑上……迸溅破碎。

“杀!”

阿珠红装飘扬,手中的小旗骤然抛出。

小旗飘出了机关城,一瞬间被密麻的雨珠所吞没,随着飞流的瀑布,打入万丈深渊!

突!

突突突!

连弩车中,机关齿轮转动的声音炸响整座城池。

粗大的弩箭射出,穿碎密集的雨滴,将雨幕都扯开了空洞的弧线,随后,密密麻麻的弩箭追随而来,带着破空声,朝着八十一根铁索上的西凉武士呼啸而来。

为首的西凉武人爆吼,气血蒸腾,挥舞手中的长刀猛地砍出。

刀与弩碰撞。

刀身渐渐崩碎,武人的怒吼表情还未散去,弩箭便贯穿了他的胸口,血溅了三尺,巨大的冲力,将他身后的士卒纷纷带动砸落铁索,跌入万丈深渊!

然而,西凉勇士悍不畏死,一个个疯狂的顶着弩箭快速攀爬铁索。

……

墨六七头戴斗笠,骑在毛驴背上,手里拎着跟竹竿,竹竿一端吊着根胡萝卜。

毛驴哼唧,追逐着胡萝卜不断徐行。

忽然,墨六七在毛驴背上直起了身躯,他望向东湖墨家机关城的方向。

他摘下了斗笠。

伸出手,一滴浑圆的雨珠从阴沉的天空中滴下。

雨珠隐隐间映照出了一道带着半银色面具的红装倩影,滴落他的掌心,破碎,迸溅……

莫名有股沉重和让他喘不过气的压力,压迫着他的胸口。

他的脸色微微煞白。

雨倾盆而下。

大地迸溅起朦胧的水雾。

墨六七怀里的剪刀自动飞出,切断了胡萝卜的绳子。

竹竿被他甩起,狠狠抽在了毛驴的臀部。

“啪!”

原本懒洋洋的毛驴顿时发出了嘶鸣,蹄子踩碎雨水,快速狂奔。

……

机关城顶端。

云雾缭绕之间。

天下第一刺客墨一痕伫立其上,任由大雨浇透他的身躯,他徐徐抽剑,剑身与剑鞘摩挲发出的刺耳声震碎一滴滴雨珠。

他捏着一张笑脸面具,缓缓戴上,雨水顺着面具边缘,汇聚在他的下巴,如丝线滴答。

他不会笑,只能用面具来代替笑。

透过面具的空洞,墨一痕视线穿破萦绕的云雾,死死的盯着悬崖另一端伫立在战车上的魁梧霸王。

这是他的最后一次任务。

死守机关城,刺杀西郡霸王。

当战车上的霸王身形动了的时候。

墨一痕带着微笑面具保持着抽剑的动作,修长的腿在雨幕中开始顺着机关城的城楼屋顶迈步奔走!

最后身形一跃,撞碎无数雨滴。

雨幕哗啦而过,他的身形消失不见。

然而,若有若无的杀意,却在雨幕中穿梭着。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打造超玄幻

评分 10
作者:李鸿天
分类:凡人修仙
评语: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猜你喜欢
第六章 程宗,你对我,可有一点真心?
魏凛刷完碗,客厅里就剩程宗干巴巴的坐着。程宗看他忙完了,就把期盼的目光投向了他。魏凛擦了擦手,走了过来。客厅里灯光亮,他走近了就看到她的胳膊肘有些不寻常。“你手臂怎么了?”魏凛说着,掀开了她外面穿的防晒服。一个不小的青痕,已经有发紫的迹象。程宗看他忙完了,就把期盼的目光投向了他。。
第3章 八皇子
24131 人在追
正是将将入夜的时候,京城内兵部侍郎杨府也开始用晚膳了。“今儿你被永安公主叫了去,公主可说了是为了何事?”杨夫人净了手看向侍候在一旁的杨初柔,照例发问。杨初柔立时行了一礼,“回母亲,是去了飞华楼。”杨夫人挥挥手让她坐下,吩咐上膳食,又道:“以“今儿你被永安公主叫了去,公主可说了是为了何事?”杨夫人净了手看向侍候在一旁的杨初柔,照例发问。。
十年爱情十年劫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分享我分享我的二十年爱情,也没海誓山盟也没轰轰烈烈,平平淡淡的交往,平平淡淡的爱情,二十年努力终成眷属依稀记得那是2013那也是我第一次拥有智能手机的一年,当同龄人已经厌倦了网络聊天痴迷于网络游戏的时候,我却还乐此不疲的在各种QQ群冒泡,擅长与同学聊天添加陌生好友,总而言之就是对网络还充满着无尽的好奇,也正是自己的那份好奇,让我有了一场拉锯战式的爱情有了一场十年追逐的爱恋有了一场平凡而轰动的爱情。。
掌家小农女
19982 人在追
莫名其妙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且看陈小暖如何带着很老实娘亲和可爱的妹妹,家财万贯!新书《姜六娘发迹日常》已发布最新,评论交流大家所有收藏品阅。
第十五章 我当初说过会保护他
“连翘,你收拾东西。李易安排在我的马车上。”“公主,这不符合规矩。被别人抓住到把柄会害死李易的,此时皇上正盯着他呢。”连翘被宇文清的话给吓到了,以前她分寸掌握得很好,现在怎么遇到李易的事情就这样不管不顾了。“那也是,那就将他安排在我后面的马“公主,这不符合规矩。被别人抓住到把柄会害死李易的,此时皇上正盯着他呢。”连翘被宇文清的话给吓到了,以前她分寸掌握得很好,现在怎么遇到李易的事情就这样不管不顾了。。
一品嫡妃
21687 人在追
宋安然本是都市白富美,集团总裁,一不当心就再次穿越成了普普通通官宦世家的嫡女。生母病故,她一力担起家中重担,斗姨娘,斗极品,实力辗压各方牛鬼蛇神。她靠着自己的很聪明才智,做生意天赋,办船厂,驾船行,重新组建船队扬帆出海,将生意从国内能做到海外。她开珠宝铺子,做粮商,垄断地位粮食市场。当父亲被下诏狱,她再发动粮食战争,靠一己之力救出父亲。人人皆知宋家豪富,却不知道宋安然才是真正的豪富。坊间传闻传言宋家嫡女,很聪明又能干本事强,嫁妆不菲又好看。当媒婆踩破宋家门槛的时候,宋老爷挥挥衣袖,“也没一个配得上我家的宝贝闺女。”……颜宓,京城四大公子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