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御二十刀,落二十子(求推荐票!)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刀,浮出来了!平空御刀,如仙人手段!二二十艘花船上,千位儒生,他们都是不可思议的望着那飘浮在空中,有违常理朝着他们斩来的一把杀猪刀!那刀……竟会飞?!刀会飞,并不算很古怪,当然,机关家就曾打造出出过飞刀。但是,这种飞刀是暗器,与眼前这把飞翔的不过,这种飞刀是暗器,与眼前这把飞翔的杀猪刀……完全不一样!。...

刀,浮起来了!

凭空御刀,如仙人手段!

二三十艘花船上,百位儒生,他们都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漂浮在空中,违背常理朝着他们斩来的一把杀猪刀!

那刀……竟是会飞?!

刀会飞,并不算很怪异,毕竟,机关家就曾打造出过飞刀。

不过,这种飞刀是暗器,与眼前这把飞翔的杀猪刀……完全不一样!

眼前这杀猪刀周围有一圈模糊的大刀虚影轮廓,带着一股让每一位儒生都喘不过气的压抑。

诸子百家中……哪家有这等手段?!

花船上的儒生们,皆是闭上了嘴。

他们盯着御空而来的杀猪刀,额头上渗透出了汗珠。

聂长卿踩着竖立在湖面上的船篙,身上的衣衫在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

他那被浩然气压迫下去的气血,再度沸腾了起来。

以灵气御刀,斩出这炫目华丽的一刀。

这是他聂长卿,成宗师至今斩出的最强一刀。

然而,聂长卿却很平静,内心毫无波澜的就仿佛跟平时一刀一只小猪仔时候的感觉一样。

“比起公子一念盖镇韩连笑的灵压……我这等手段,不足道哉。”

聂长卿呢喃了一句。

下一刻,目光落在花船上,就变得坦然而镇定。

轰!

烟雾缭绕成旋涡。

浩然气牵引满湖水雾犹如三花聚顶。

百位儒生,面色骤变。

陆番让聂长卿动手,他们没有预料到。

他们可都是有功名在身的儒生,身份或许谈不上尊贵,但是绝对谈及的上敏感。

陆番当真敢杀他们?

一旦杀了他们,定会引起朝中大儒的注意,甚至会引得国师过问。

到时候……陆番如何收场?!

然而。

不管这些儒生如何作想……

聂长卿的这一刀,终究是已经斩了下来。

原本被风吹拂的,泛起一层层涟漪波涛的湖面,陡然安静了下来,犹如明镜,不起波澜,静的让人发颤。

被杀猪刀所锁定的那艘花船。

原本傲立船头的数位领头书生,面色骤然大变。

他不仅仅是儒生,也是武人。

虽然他只是二流武人,但是聂长卿这一刀,却给他如堕阿鼻地狱的恐怖感。

他脸上的正气消失了,胸口一缕浩然气也崩散。

他在花船甲板上,扭头,挤开了身后的儒生,发疯似朝后窜去。

嗡……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杀猪刀落下。

可是,聂长卿的杀猪刀让他们失望了,并没有斩中花船。

而是悬在了花船甲板前一寸。

诡异的悬浮,却是更让人惊惧。

湖面寂静,其他花船上的儒生们瞪大了眼,却见毫无波澜,便觉得一阵索然无味。

然而。

被锁定的花船上,诸多儒生却都如第一人那般,疯了似的转身要逃,没逃几步,身子便渗透血痕,拦腰被斩,直接分离了出去。

轰隆隆!

瞬间。

平静的湖面泛起白色水沫,仿佛有一条白蛇从聂长卿踩踏的船篙之下,蔓延到了花船处。

湖面居然被浅浅的一分为二,直达数百米。

这一刀,仿佛裹挟着斩龙的气势。

儒生们的浩然正气,在这一刀下,崩的一塌糊涂。

咔擦。

花船碎了。

杀猪刀虽然未斩下,但是花船上却是被劈开了刀痕。

有几位跑的快的儒生,侥幸没死,青衫却迸溅出血,发出了惨嚎,跌倒在船板上。

船身开裂。

碧绿湖水咕噜冒着,涌入了花船内。

花船开始下沉,船上的儒生们六神无主,失去浩然气,他们不过是一群连三流武人都不如的书生。

有不少书生褪去了长衫,也不顾湖水的冰冷,跃下了花船,朝着其他的花船亦或者是岸上游去。

一些不会水的书生,则是瘫在了船上,面色煞白。

聂长卿抬起手。

犹做吸掌状,那把悬在下沉花船前端的杀猪刀,居然摇摇晃晃飘了回来。

最后,被聂长卿握在手。

伫立船篙,一席布衣风中摇,却是斩出了开湖的一刀。

御刀诀,初次现世,惊艳绝伦收场。

其他花船上的儒生们惊呆了。

许多人心神都在颤栗……

一刀可隔空开湖,杀人,碎船!

这当真是武人手段?!

传说中的武人大宗师,乃至百家诸子……怕是都做不到如此吧!

整个北洛湖面,寂静无声。

渔船飘摇。

凝昭手握蝉翼剑,静立舟上,她看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丰润红唇也微微张启。

哪怕是她……同样万分惊讶。

而她的身边,坐在轮椅上的陆番,却是看都不看,风拂着他的发丝,淡笑着捏起白色棋子。

一只手在整洁不染尘埃的棋盘上轻轻一抹。

下一刻。

中指和食指夹着的白子,陡然落子棋盘天元星位。

“啪嗒。”

“老聂,继续。”

陆番淡淡道。

灵压棋盘一阵闪烁,落黑子,是释放五倍灵压,落白子则是为制定目标恢复五成灵气。

灵气无半缕,聂长卿只有一缕,恢复五成,便等同于恢复一缕。

伫立船篙上,握着杀猪刀的聂长卿,再度睁开了眼。

他的脸上,激动之色闪过。

那股让人欲罢不能的灵气……又归来了!

嗡……

手中的杀猪刀,再度缠绕灵气。

对于刚刚斩出的那一刀,还有所疑惑的聂长卿,再度隔空以不同的角度斩出一刀。

瞄准另一艘花船。

船上的儒生们吓坏了。

他们还无法倘然的做到像大儒们那般在生死面前,平静如水。

船篙上,聂长卿不断的御刀。

孤舟上,陆番频繁落子。

两人配合的十分融洽。

画面居然有几分诗情画意。

连续落二十子,颗颗为白子。

聂长卿也连续斩了二十刀,刀刀斩花船。

对御刀诀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而北洛湖,一群儒生,不顾风范,宛若下饺子似的落在湖里。

他们一个个被冻的脸色煞白,可是却敢怒不敢言。

一些被杀猪刀斩杀的儒生,尸体跌入北洛湖内,使得北洛湖中,冒腾着一团团的血水。

缭绕北洛湖的烟雾散了。

被聂长卿二十刀的刀气所驱散。

聂长卿回到了渔船上,拖着船篙。

船上,陆番正悠闲的将一颗颗棋子收回棋盒内。

“公子,剩下的儒生……怎么解决?”

“一刀杀了?”

聂长卿握着杀猪刀,问道。

陆番揉了揉修长的手指,撑着下巴,瞥了一眼,在北洛湖中扑棱的一群儒生。

嘴角微微一挑。

“让他们扑腾着吧,想要踩着我陆平安来成就‘怒发冲冠为红颜’的名声……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淹死了便罢,没淹死……”

“等上了岸,城主府自会派人跟他们清算。”

陆番淡淡道。

“现在,我们先去醉尘阁看看吧。”

……

渔船后许远。

陈北旬目光紧缩,他背负着黄梨木的剑匣,身躯在微微颤抖。

隔空御刀,一刀斩湖!

道宗弃徒……这么强?!

那是多么让人绝望的一刀。

在他的身边,刘野和祝一山早已经跌坐在船板上,他们的目光无神。

“这……这怎么可能啊?!”

“他还是人吗?!世间真有人可御刀杀敌?”

刘野和祝一山近乎魔怔般的低吼。

“莫急……还有我剑派宗师!”

陈北旬攥紧了拳头,目光闪烁。

萦绕北洛湖表面的烟雾被聂长卿一刀斩的散尽。

那烟雾深处,晃晃荡荡的一叶扁舟,也跃然而出。

陈北旬目光精亮,盯着那孤舟上盘坐的一道孤傲身影。

身影与他一般背负黄梨木剑匣,剑匣中有四把剑。

那是终南天山的剑派行走!

四把剑,代表此人乃是有着六响宗师实力的武人剑客!

忽然。

陈北旬目光中流露出了兴奋之色。

却见那孤舟上的孤傲剑客站立而起,长袍风中动。

剑派剑客要出手了!

然而……

陈北旬激动之色很快冻结僵固。

因为,那位剑派剑客起身后,毫不犹豫的爆发气血打出船篙,使得孤舟飙射。

在湖面上留下道道狭长扩散的涟漪。

头也不回的飞速遁逃。

PS:新的一周,提早更新,求推荐票哇~想冲个榜~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打造超玄幻

评分 10
作者:李鸿天
分类:凡人修仙
评语: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猜你喜欢
第六十八章 你这是典型的吃醋了!
程宗看了一会就开始口干舌燥,魏凛走前放的一壶水都快被她喝完了。用手扇了扇红扑扑的脸蛋,呼,不能再看了,得冷静冷静。魏凛回来的时候发现程宗脸蛋绯红,走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哪里不舒服吗?”程宗不敢和他对视,只说:“渴了。”魏凛摸了摸水壶把手,用手扇了扇红扑扑的脸蛋,呼,不能再看了,得冷静冷静。。
第五十章 魏老师,今天首次拍戏,一条过,我棒不棒!
程宗和于晴刚到《赠君以明月》剧组,于晴带程宗先去跟导演打个招呼。“这部剧的导演是李牧,他这个人比较严肃,不过你不要怕,他这种导演拍出来的戏质量绝对过关,而且你拍了他的戏对你的演技会有很大提高。”程宗点了点头,随后指着被团团围着的中年男人问:“这部剧的导演是李牧,他这个人比较严肃,不过你不要怕,他这种导演拍出来的戏质量绝对过关,而且你拍了他的戏对你的演技会有很大提高。”。
关于上架
11140 人在追
今天《影帝曾经暗恋我》这本书就要上架了,虽然之前一直觉得对各位读者朋友说感谢有点矫情,但今天不得不说了。因为,确实是因为各位小可爱们的支持才有这本书的今天,特别是一直投推荐票的几位“老熟人”还有投月票支持的朋友,清浅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了。再因为,确实是因为各位小可爱们的支持才有这本书的今天,特别是一直投推荐票的几位“老熟人”还有投月票支持的朋友,清浅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了。。
你和奥运冠军我都要
11402 人在追
一个人能有几个十八年?徐文茵的十八年都献给自己了奥运,她也不辜负众望的拿下了冠军大满贯,她十多年如三日的一直坚持刻苦努力,最后在奥运闪闪会发光。在拿下了她的第三个奥运会金牌后,那个光芒万丈的人也向她而来。我才切记月亮奔我而来,我要不断成长到与月亮并肩而立。前不久的世锦会上,本来有实力得金牌的她,因为0.3分之差输给了同队队员周心妍。。
娱乐圈最亮的星
26920 人在追
叶佳表演中系的高材生,首次参演就幸运的人地被选中时当女主角与顶流男星楚樾合作。进剧组第三天被潜规则?电影公映后遭楚樾粉丝被打压,为了能在娱乐圈生存,跑龙套当群演,机缘凑巧认识了资本家顾渊,叶佳见识到资本的力量。当你在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着你,叶佳能不能在娱乐圈里守护着不忘初心呢?“好,我试试。”。
穿越八零不后悔
21996 人在追
突然有一天秦越意外发现自己二十六了却活成了笑话,再次穿越八零,天降系统,手握空间,看我如何活出不像的人生。这一世老天听见了秦越的心愿,望着溺爱自己的父母和哥哥,除了这个懂自己,宽容自己的非常优秀男人,自己除了什么后悔当初的呢!秦越,今年28了,是一个家装软装设计师,家里不愁吃喝,父母都已经单位退休,虽然长年感情不合,但是为了这个女儿还一直生活在一起。本是应该享福的年纪,没想到前两年父亲的一个朋友和别人合伙做生意需要资金周转,父亲更是参与了投资,一声不吭地把家里几套房子一起去银行抵押了。如今朋友不知去向,房子一起的贷款三千多万,如今眼看着连银行的利息都要还不上了。秦越名下还有一套大学毕业时父母给买的一套两百多的复式别墅,没办法,只能救急先准备卖了,哪知道这时,母亲哭着不给,说是父亲在外面早就有了别的家庭,凭什么这时候用自己家女儿唯一的房子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