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可恼?可气?可伤感?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慕容秋雨有一颗七窍如玉心!她学东西快,擅于把握住重点。前生,为了捧黎墨继位登基称帝,她广泛地的交际于各路臣子之间,游刃有余。她很会抓捏别人的心思,不懂得对症下药的道理。现前世,为了捧黎墨登基称帝,她广泛的交际于各路臣子之间,游刃有余。她很会抓捏别人的心思,懂得对症下药的道理。。...

慕容秋雨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她学东西快,善于抓住重点。

前世,为了捧黎墨登基称帝,她广泛的交际于各路臣子之间,游刃有余。她很会抓捏别人的心思,懂得对症下药的道理。

现下,她说出这么一句揣测了黎戬心思的话,算是报复对方刚刚险些将她推下池塘之仇。

她慕容秋雨重生归来,不是受委屈的。瑕疵必报,才是她的真性情!

若说黎墨和慕容馨儿是她最大的仇人,那么黎戬,就是她第二大仇人。她从未忘记过,对方在她身上加诸了什么样的耻辱和痛楚!

黎戬目光越加冷冽狠戾,他眯紧双眸一点点的凑近慕容秋雨。

慕容秋雨不躲不避,任由对方利箭般的眸光射向自己,仿若要在她身上射出千八百个窟窿似的。

“呵!让爱妃失望了,本王的世界里,没有伤心事。”黎戬勾勒住慕容秋雨的纤腰,鼻尖几乎贴在慕容秋雨的鼻尖上时,开口甩出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慕容秋雨眨眨眼睛,那长长的睫毛,卷起好看的弧度,像是调皮的孩子上窜下跳。

她含笑回应道:“那可要恭喜七爷了!没有伤心事的人,铁石心肠,没有所谓的软肋。这样的人定能问鼎天下,所向披靡!”

“借爱妃吉言!”黎戬勾起唇角,冷笑出声。

顿了顿,补充道:“不过,本王即将做一件令爱妃伤心的事情,倒是真该向你说声抱歉!”

“什么?”慕容秋雨听到黎戬这话,心起狐疑。

正欲问个究竟,双唇却猛地被攫住。

那一瞬间,慕容秋雨赫然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向面前那张带着面具的脸。

慕容秋雨吃痛回神,愤怒的试图推开对方。

黎戬反手扣住她挣扎抗拒的双手,以诡异的姿势交叉着背在慕容秋雨身后,令她双手愣是动弹不得。

“唔!”慕容秋雨双手又被对方控制住,怒从心中起,忍不住抬脚朝黎戬裆部踹去。

然而,黎戬却早有防范,双腿一夹,生生的止住了慕容秋雨朝他危险地带踹去的脚。

慕容秋雨愤怒摇头,试图甩开黎戬凌虐的索吻。

黎戬双手猛的扣住慕容秋雨背在身后的手腕,恶劣的朝上拉拽。

“哦!”慕容秋雨痛呼出声,摇头的动作嘎然止住。

“爱妃,本王滋味儿可好?”黎戬询问出声。

若忽略他面无表情的姿态,这番话应该是很暧昧的。

慕容秋雨冷眼瞪视黎戬,眸底蓄满了滔天怒焰。

就听黎戬冷笑着说道:“爱妃历经沙场,是铜墙铁壁之躯,不畏惧疼痛。为了给你添添堵,本王只好出此下策。不知,爱妃可恼?可气?可伤感?”

“……”慕容秋雨觉得,黎戬是全天下最无耻的小人,没有之一!

夕阳西下时分,在御花园与众人漫步的皇后慕容颖借换身衣服为由,携慕容馨儿回了凤栖宫。

“馨儿,没什么要跟姑姑解释的么?”慕容颖屏退身边的宫婢,清冷开了口。

慕容馨儿听到慕容颖的询问,心知慕容颖这是不满她今日在大殿上邀约慕容秋雨同台献艺的事情。

她抿抿唇,将自己被慕容秋雨设计蒙骗的事实尽数告知慕容颖。

慕容颖挑眉,狐疑的问道:“你的意思是,秋雨故意装疯装哑,诱你上当?可是,她为何要这么做?”

慕容馨儿咬牙切齿的哼道:“姑姑,你可不知道,那个小贱人现在整个人都变了,又阴险又奸诈。

之前我在御花园质问她这件事情,她竟然直接跟我撕破脸,说我们不是姐妹,而是仇人,还说她绝对不会让我好过的。”

“她当真这么说?”慕容颖一听慕容馨儿这番说辞,脸色变的难看起来了。

慕容馨儿见慕容颖面色难看,却有些质疑自己的话,就下了一剂猛药,“姑姑,馨儿哪会骗你呢?

依我看,她一定是记恨了咱们逼她嫁给黎戬,所以打算跟咱们对着干了。”

慕容馨儿知道慕容颖厌恶痛恨黎戬,所以在她面前,从来都是直呼其名,连个‘七王爷’的尊称都不给。

“……”慕容颖眸光闪烁冷冽的光芒,不知道在算计着什么。

须臾,慕容颖轻声叹道:“秋雨那丫头,是个成大器的。”

慕容馨儿听到慕容颖这么夸赞慕容秋雨,脸色立刻难看起来了。

紧接着,又听慕容颖惋惜说道:“但是小小庶女,终究上不去台面。”

慕容馨儿心口一松,她无比庆幸自己出身嫡女,备受慕容昊的宠爱。娶她,等于是娶了慕容昊手上所有的兵权。

不然,像她这样空有美貌,却对夺嫡之争帮不上任何忙的女子,慕容颖哪会中意她?

却见慕容颖突然眸子危险的眯紧,声音阴狠的说道。

“当初本宫跟你爹好一番算计,才把那油盐不进的丫头许给了黎戬,防的是你二表哥得到她会如虎添翼,对你大表哥未来登基不利。”

慕容馨儿轻点头,对这件事情的内幕,她是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之一。

黎睿和黎墨皆是慕容颖所生的嫡皇子,黎睿性格温润,重情重义,饱读诗书,心怀天下,是众多皇子中最出色的。黎皇曾毫不吝啬的感慨,黎睿是最佳皇位继承人!

而黎墨,志向远大,野心勃勃,可是为人却阴险恶毒。众多皇子中,黎皇最不喜欢的便是他!

听闻,儿时的黎墨因为听到宫婢聚集在一起谈论大皇子长的俊,最像黎皇,心下生怒,竟狠心差人将那些宫婢或挖了双眼,或挖了腿髌骨,还有两个被割鼻削耳。

因着这件事,黎皇大发雷霆,指着黎墨说他自私恶毒,日后定然不能坐上皇位。不然,将会是一个祸国殃民的暴君!

正是从那之后,慕容颖才会对黎墨大失所望,将所有的宠爱和重心都偏袒于黎睿。

慕容馨儿婉声分析道:“二表哥儿时触怒皇上,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后来虽吸取教训,极力卖乖,但是终究不得姑姑关爱。估摸着正是如此,他更迫切的想要表现,证明他的能力!”

慕容颖点点头,拍了拍慕容馨儿的手,“馨儿你心思灵透,一语成谶啊!你二表哥争强好胜,本宫百般规劝他都听不进去。

那性子真心不适合做皇帝,反倒是当个亲王,平稳过一生才是最好的选择!”

“只可惜,二表哥不能谅解姑姑的苦心,逼的姑姑不得不在他婚事上从中作梗。”慕容馨儿轻声叹气,将体贴人的一面做的尽善尽美。

慕容颖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哎,罢了,不提他了。”

慕容馨儿到嘴边的话吞回去,话锋一转问道:“姑姑,秋雨现在连我这亲姐姐都如此记恨。您跟爹把她嫁与黎戬那丑杂碎,她会不会……”

故意问到这里顿住话茬儿,慕容馨儿脸上显示出担忧之色。

慕容颖唇角掀起不屑的嘲讽弧度,“本宫还怕了她不成?

当初将她许给黎戬,一来是想让墨儿死心,二来打算让那丫头为本宫和你爹所摆布,从黎戬那里探到些有利消息。”

顿了顿,慕容颖继续说道:“但是,那丫头油盐不进,大喜日子便迫使咱们下药绑着她送进喜房。

既然她不能为本宫所用,那么本宫不介意毁了她。即便她武功高强又如何?本宫想要她死,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慕容馨儿眼睛一亮,心中因为慕容颖这番话隐隐窃喜。

只要权势滔天的皇后姑姑对慕容秋雨那小贱人动了杀意,她就等同于有了最强的帮手,就不必惧怕那个武功高强的贱人了!

想到这儿,她欢喜的问道:“姑姑,那你准备怎么对付她?”

慕容颖挑起眉头,无奈的斥责道:“瞧把你给急的,她现在是黎戬那小孽种的王妃,今日又备受皇上瞩目。这种非常时期,杀她哪那么容易?”

慕容馨儿讪讪的沉了脸,刚刚是谁说杀死慕容秋雨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的?这么会儿,就又说不容易了!

她嘟着小嘴儿问道:“那怎么办啊?姑姑,她可是跟我撂下狠话,要对付我呐!”

慕容颖老神在在的笑道:“莫怕,有姑姑在呢!这猫捉了老鼠,通常不会直接吃掉。而是咬着玩儿,最后把老鼠玩死了才吃掉。所以,你急什么?”

慕容馨儿愣了一下,随即如醍醐灌顶般的拍手,“馨儿明白了!姑姑的意思是,咱们先玩弄玩弄她,让她在皇上面前失宠,不受关注了再弄死她?”

慕容颖点头,“你说对了一半!本宫不但要让她在皇上面前失宠,还要让她受尽黎戬那个小孽种的凌虐。”

慕容馨儿脸上笑意逐渐加深,脑海里恶补了一下黎戬残暴不仁的将慕容秋雨那贱人折磨的体无完肤,生不如死的姿态。

光是想一想那样的画面,她心中就乐开了花儿……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重生之将妃归来

评分 10
作者:红果果
分类:悬疑灵异
评语: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恶魔缠身娇妻别想逃
16210 人在追
《恶魔麻烦缠身娇妻别想逃》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冷慕宸,秦雅,秦雅滢,何嫂,安娜之间的故事。恶魔麻烦缠身娇妻别想逃欢迎在线阅读!
星游记我妻笛亚
7154 人在追
不凡的经历与身世,苏星曾被人称作英雄,却在宇宙众多实力眼中被视作杀了人为财的头号罪犯。尚未成年时,苏星牺牲的爱为了救笛亚,栽到了海盗手中,又凑巧落在八极星,习成了巅峰的八极天近身格斗术。天注定一生,世事变化无常,身染病魔的苏星把死星做为了自己人
最强赘婿
26962 人在追
给大家提供更多最强大赘婿免费深度阅读,主角叫韩东夏梦的小说名字是《最强大赘婿》,又名《倒插门狂兵》,这是一部十分异常火爆的在现代都市小说,小说作者是倒是纯洁无瑕,最强大赘婿全文讲诉了主角韩东退伍了回都市后,所以一次出乎意料而遇上了夏梦,不得已成了了夏家的登门女婿,看他会如何在这都市中强势强势崛起……“咱们以后买有海景的大房子,买玛莎拉蒂,你不是想去国外旅游吗?泰国、新加坡、日本、法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田园医香:山里汉子宠上榻
主是苏元祁焰的书名叫《田园医香:山里汉子宠上榻》,它的作者是艾青青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主要讲:穿越之前,他是肤白貌美、身材窈窕、智力超高的白富美。穿越之后,他是珠圆玉润、虎背熊腰、满腹草包的穷村姑。出生克死爷爷、十周岁克死大伯、十五周岁克死亲爹地,就连唯一的小叔也被他克得连媳妇也娶不上。苏家人合谋一计,...明天可是要好好的让她多做些活计,好弥补这损失,邹氏的心中恨恨的想着。。
纵横决荡
22328 人在追
一个师出名门、才华横溢的少年,却也没同门师兄们那样追名逐利的非常强烈愿望。可战火纷落的战国时期时代,却又把他卷进这桩又这桩的历史事件之中,并令其愈陷愈深,不能自拔。不但在中原大地,更有甚者遥远的的巴蜀,荒芜的戈壁,神秘的的西域,茫茫的草原,也留下的了他深深地的此日,天临阁门前更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不久前整座酒楼刚刚经重金邀请的名家彻底装饰一新,里里外外无不花团锦簇、金碧辉煌。整个鄢城的王公贵族、富商巨贾乃至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亦争相汇齐天临阁,皆因楚国权臣柱国昭阳北游于此,今日要大会宾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