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叫什么叫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山洞之中也没任何人张口打搅林天一,他们现在的也打搅不了,每个人的情绪都在上下起伏不定。小咪啜泣着偎依在任子轩的旁边,慕言,安国生几人都紧紧地的靠在山洞墙上,身体绷紧着,小咪抽泣着依偎在任子轩的旁边,慕言,安国生几人都紧紧的靠在山洞墙上,身体紧绷着,司空苼闭目养神,何珍儿坐在一旁,目光担忧看着正在打坐的林天一。。...

山洞之中没有任何人开口打扰林天一,他们现在也打扰不了,每个人的情绪都在上下起伏。

小咪抽泣着依偎在任子轩的旁边,慕言,安国生几人都紧紧的靠在山洞墙上,身体紧绷着,司空苼闭目养神,何珍儿坐在一旁,目光担忧看着正在打坐的林天一。

“啧!”慕言情绪崩溃,骂道,“这什么鬼地方,好好参加的一节目最后居然弄成了这样!”

这句话仿佛成了导火线,一下子所有人的情绪都崩溃了起来。

白胖的安国生脸上带了狰狞,“叫什么叫!现在我们能干嘛!如果不出去干掉那个怪物,我们之中会有一个人死去,你现在大吼大叫的!有本事你出去干掉那个怪物啊!”

高瘦的温泽生不出声,靠在山洞凹凸不平的壁面上,脸上的神色明明暗暗的,让人琢磨不透,抱着小咪的任子轩看了一眼他们便转过头继续安慰怀中的小咪,没有说什么。

一直在闭目养神的司空笙淡淡的开口了,“与其现在吵架,不省点力气想办法怎么对付外头的怪物吧!”

他抬起眼眸望向可以看到外头,天空的方向,外头依旧是暗蒙蒙的,但是隐隐可看上去有些深色的蔚蓝,快要破晓了。

他又把目光投到在打坐的林天一身上,林天一好像感受他的目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见司空苼看向他。

旁边的人看到林天一睁开眼睛,慕言就急忙问:“怎么样有办法了吗?”

旁边任子轩温泽生其他人的目光也看向林天一,现在在场的就林天一这个除魔人有点实力。

林天一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何珍儿的目光紧紧跟随着林天一,双手绞思在一块,看到林天一都摇头了,顿时面如死灰。

而林天一眉目紧皱,这样的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怪物不同于他们这边,而且按照体形应该是属于西方那边的。

顿时大家都不出声了,林天一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抬起头面色凝重的开口说:“如果大家都不想死的话,那就出去面对那个怪物。”

一直不出声的温泽言冷呵了一声,“你说的倒轻巧!现在我们大家都自身难保了,怎么去面对那个怪物,你身为我们之中最有能力那个都没办法了!你让我们怎么去面对那个怪物!”

这话一出,林天一握了握拳头,然后他转头看向慕言安国生等人,那些人都躲闪,冷漠的把头转过去。

林天一现在憋了一把火,光靠他个人的力量和师兄是不行的,肯定需要他们帮助,何珍儿咬了咬下唇,上前一步,走到林天一的旁边,林天一感受到旁边的娇软温热愣了愣,何珍儿目光如炬的看着他们。

“那我们现在就呆在这里等我们中有一个人死去,是吗?既然现在有机会为什么我们不试一试呢!”何珍儿大声的质问着他们。

一直依偎在任子轩旁边的小咪抬头看着何珍儿,目光里带着责怪,用着刚刚哭过的鼻音问:“但是谁敢拿自己的命去赌啊!不出去就顶多死一个,出去有可能是死一群!”

所有人像找到了可以攻击的弱点,纷纷插句。

“就算我们齐心协力,但是我们现在是手无缚鸡之力,我们什么武器都没有,就这么直接上去跟那怪物拼吗?”

“而且现在时间也来不及了吧!就快要天亮了,我们出去可能还没看见那怪物就已经天亮了,我们之中还是要死一个的!”

“……”林天一看着何珍儿挡在他面前的娇驱微微的颤抖着,上前一步把她搂到旁边,目光不善看着他们。

司空苼紧紧的皱着眉头,冷然道:“那在这里吵也没用吧!谁都不想死,那就只能面对那个怪物,而且那怪物有弱点,我们只需要找到他弱点攻击便能把它给弄倒。”

林天一抬起头睁大目光看着司空苼,动了动嘴,“师兄,你难道……”司空笙带着笑意看着林天一,昂了昂下巴开口说:“你不觉得这怪物很像那个嘛?”

林天一愣了愣,脑子忽然灵光一闪,闪过某个片段,恍然大悟的看着司空笙,最后两人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何珍儿经过刚刚的苍白,才发觉自己被林天一搂在怀中,娇俏的脸蛋泛起了红晕。

林天一不屑的看着他们,开口:“现在在这里也没用,我的纸符也快到了时间,最后还是要面对的,倒不如现在商量一下怎么出去消灭那个怪物。”

司空苼温声开口:“天一的纸符已经所剩无几了,现在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出去一样会被怪物给袭击,倒不如大家团结起来一起应对。”

任子轩心中有了数,放开身边的小咪,开口说:“我会帮你的,”然后又转身看向慕言他们,劝道“现在这个局面我们只能选择去面对了,抱有好一点的心态去看待这件事吧。”

慕言他们沉默了,他们在这里争吵着互骂着对方也没有用,天依旧会亮,依旧会死人,安国生扯了扯嘴角,问:“那我们怎么去?我们手上又没有武器。”

林天一眼中闪过喜意,松开了搂住何珍儿的手,语气里带有此时的胜券在握的飞扬,“最初进来的时候我看到到周边是比较多障碍物的,你们负责把他引到一个空旷的地方来,剩下就把它交给我跟师兄。”

慕言疑惑问:“就这么简单?”

林天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当然不是,在我们快撑不住的时候你们适当的又出来引走它的注意力。”

时间容不得他们再多讨论,简单的制定了一下方案,然后就各自开始行动了。

林天一撤掉在山洞上面的符纸,那怪物并没有走开,而是盘缩在那里,感受到陌生的气息它又动了起来。

任子轩和小咪与何珍儿最先开始行动,小咪虽然不需要任子轩的搀扶,看着眼前庞大又恶心的怪物却依旧是腿发软,但是想到活命却又得面对。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无限逃亡游戏

评分 10
作者:夏雨
分类:悬疑灵异
评语:男女主是天生一对,注定纠缠不休
猜你喜欢
回三国
2896 人在追
一个在现代的普普通通人,如何在乱世三国中生存下来!  的话我能历史改写历史,或将历史提早,或许能变化目前仍然这个乱世,让汉王朝始终沿续一直这样,而我也将成了名人,回在现代之后再去找下diao鱼岛,找些铜钱酒杯啊什么的埋在岛上,带着貂蝉回在现代后,去岛上挖宝,那日本鬼最近司马信接到公司通知要他和主管李建一起到南阳出差,需要在当地找一家代理商,这李建原本和司马信也是好朋友,两人年龄也差不多,可自从李建升了主管后便和司马信疏远了,因每次和李建一起都是聊钱,司马信一来没钱,二来也赚不到钱,两人后来聊天就越来越少。司马信觉得和李建一起出差会很没意思,但工作安排也没办法。。
缠绵不休:霍少轻点宠
完整版小说《纠缠不休:霍少轻点宠》由苏千羽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是楚千千霍司承,内容主要讲:“我们霍家不是你这种货色的女人能进门的。”五年之前,霍司承的母亲在学校里面,指着他的鼻子说下这句话语时,楚千千以为,他与霍司承从此不会再有任何交际。可,当老公出轨,家人双双住院,他再次出现,将他从最绝望的...“医生,我身上没这么多钱,能不能先交两万,其他的我再想办法凑。”。
重生90之悍女无双
12147 人在追
完本小说《重生九十之悍女无双》由槿染汐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林萱彭军,内容主要讲:林萱睁开眼睛醒来,自己竟回了16岁?重活一次,他要弥补上一世的悔恨,精彩的活!虐渣渣、巧经商、考名牌学院、进娱乐圈……运用朝前的智慧,他在九十年代混的风生水起。还顺便拐了个男人回家生娃!...可奶奶只是冷笑了一声,将手里的簸箕放到了地上:“前几天要死要活让你娘去城里找你那个便宜爹,咋了,现在舍不得了?你这个赔钱货一天到晚就知道作妖,要不是你娘,我早就把你丢了!”。
重生之嫡女复仇
12250 人在追
火爆新书《重生之嫡女复仇》由刹那繁晴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林清绾楚夫晏,文里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重生前,他是最不得宠的林家废女,唯唯诺诺的生命里唯一的荣光是嫁给4皇子为王妃。可是一世隐忍,却因怀孕璧之罪,极尽痛辱,骨肉剥离!重生之后,他自请退婚,步步先机,从林家废女到帝王都奉若明珠的惊世红颜,上一...可她视若无睹,抬手轻轻抚过肩上的伤,又说了一遍:“请陛下为臣女做主,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臣女请求陛下将四皇子御下不严的罪责昭告天下,且为臣女正名!”。
爱你,只要五十年就好
独家小说《爱您,只要50年就最好》由雪衣公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6妙思沐君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抱着他说:”我只爱您50年!”“咋回事不是一辈子?”“我现在十八岁,50年后六十八岁,那个时候我若是死了,还怎么去爱您?”十年后,他:“想死没那么容易!”他:“我再也不爱您了,再也不敢爱您了!”“那...“君睿,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嫌我去了妙思那里!”高晓莹敏锐察觉到男人的心思。“她那里你以后少去,免得你再受伤!”车子已然发动,很快驾驶了出去。高晓莹温柔说道:“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去了!安心等着你们离婚,等着你娶我!”沐君睿转眸看了一眼娇羞的女人,温柔几许,“好!”他本就冷漠寡淡,拒人于千里之外,在高晓莹面前他几乎很少主动张口说话。“君睿,谢谢你!”高晓莹一脸感动。…··陆妙思在隐约中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好像是刘东旭,保镖开门,“刘少,您小心点,那疯女人之前还伤了高小姐呢!”刘东旭笑笑,“没事,我就是看看我的老同学而已,开门吧!”开门,他傻了眼,陆妙思浑身都是血,睡袍早已经成了血色,人已经已经晕死在门口。“陆妙思,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你!”在惊骇中,刘东旭抱起虚弱的人,好轻呀,怎么会这么轻!他吼道:“快,备车,去医院!”保镖在后面跟着:“刘少,你把人抱走了,我们该怎么交代呀?”刘东旭呵斥:“人若是死了,你们又怎么交代?”沐君睿的电话响个不停,他不耐烦接起:“你最好说的是要紧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刘东旭靠在墙上,没好气:“陆妙思快死了,这是不是要紧事!老沐,三年了,不,十三年了,我看着你们整整十三年,你怎么一点儿情谊都不顾,该够了吧?行了,放她一条活路吧!”“说完了?没事我就挂了!”沐君睿淡漠地猛吸一口烟,听到陆妙思他烦躁地很!“老沐,她躺在血泊里,人快不行了,医生说了凶多吉少!”“什么?”沐君睿不敢相信,他走的时候她明明只是有些虚弱而已!“你不信,你回去看看,地上全都是血,真不知道她那么瘦弱,竟然有这么多的血可流,她差点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你若爱她,就好好待他,若是不爱,就放她走吧!”刘东旭在劝。“我的事你少管!”冷硬的回应。“老沐,我不想看着你再错下去!”那头电话却已经挂了,传来“嘟嘟”声!刘东旭无奈,收好电话。沐君睿返回自己车上不久,高晓莹包扎好伤口已经出来,刚到车门口,他冷声一句:“你打车回去吧!我还有事!”“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君睿,你还是回去看看妙思吧,她划伤我的时候,不小心摔了过去!”一阵冷风袭来,沐君睿眼眸一眯,“是吗?她死了不是最好,你和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在一起了!”“君睿,妙思是我们同学啊,她成为这样我也是很痛心的,若是她愿意离婚,就放她走吧!”高晓莹眼里含着泪,我见犹怜!“我让古峰送你回去!”他不愿再多说一句,离婚,他从未想过离婚!“那君睿你要去哪里?”“公司,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说完一脚油门踩了出去。高晓莹在后视镜里说招手说再见,还含着微笑,见车子渐渐没有了踪迹,她才面色狰狞,“陆妙思,这次你该死了吧!”几次三番的挑衅陆思妙都无动于衷,高晓莹感觉自己就像一拳打到棉花上,怒火中烧。她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面镜子,径直走到床边,照到陆思妙的脸上,恶狠狠地说道:“你看看,你看看你自己,蓬头垢面,丑陋无比,就像黄脸婆一样,你还以为你是陆家的大小姐,名噪一时的大作家呢!我要是你,看到自己这副鬼样子,早就从这楼上跳下去了!哈哈…··”陆妙思看到自己形容枯槁,披头散发,眼睛里一点儿神采都没有,就像疯了一般,“我不要照镜子……啊…··我不要!”她抱住自己的头,瑟瑟发抖,她早就不照镜子了,这些年她都忘记自己长什么模样了!高晓莹抓住她的头,扯起她,尖锐:“看,你必须看,看看你这让人恶心的模样,我要是你,早死了!你既然都到了明岛,为什么还要回来?”“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我五年前就离开了荣京,你有五年的机会得到他,而你却一无所获!他不爱你,你却赖在我头上!简直可笑至极!”陆思妙冷笑,眼眶猩红,脸色惨白,她笑的虚弱,笑的可怕,犹如地狱恶鬼!“啪!”一巴掌,打的陆妙思捂脸**,“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敢嘲笑我!你如今这幅德行连街边的乞丐都不如!”高晓莹手插在腰里,就如泼妇一般,还尤不自知!“你滚,我不想看见你!”陆妙思嘶吼。高晓莹又怎么肯,今儿她的目的还没有完成,她怎么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放过!她又返回梳妆台,翻出一把小剪刀,眼里透着一股阴狠,慢慢走向床边。她渐渐靠近,陆妙思有些害怕,“你想干什么?你若是杀了我,你也不会好过!”高晓莹却忽然哭了起来,“求你别杀我…··妙思…··我们可是认识多年的同学,求你别杀我!”陆妙思一惊,这个女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高晓莹,你又想干什么?”“你待会就知道了!陆妙思,老娘今天就让你彻底完蛋!”她压低声音,咬牙切齿说道。陆妙思下床,想抢回剪刀,便死命捉住高晓莹的手,可是她太虚弱,根本经不住高晓莹的猛然推搡,她跌到在床边,后脑勺磕到床角,她抱住头,痛,好痛…··瞬间,高晓莹却用剪刀划破自己的手臂,开始大叫:“救命啊…··救命……妙思,你要冷静……啊……妙思……不要杀我……”还故意跌到在陆妙思的不远处,剪刀扔到陆妙思的身边。保镖闯了进来,“高小姐,您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我没事,打电话给君睿,看看妙思身体怎么样,先送她去医院检查检查。”高晓莹一副坚强模样,漂亮的脸上还挂着几滴泪珠,惹人怜爱!话音落,沐君睿已经闯了进来,看见地上的血迹,抱起高晓莹,狠厉冷漠看向陆妙思,“你竟然敢伤人!来人,备车,去医院!”陆妙思抱着头,感受着后脑的剧烈温热,看着沐君睿的冷漠眼神,心都碎了,她已经麻木,都不知道解释,只是嘴里念念有词:“我没有,不是我……”“你等着!陆妙思,我的人你也敢伤!”沐君睿呵斥,杀气腾腾。急匆匆出门,又安顿:“把门锁好了,连一只苍蝇都别放过!”陆妙思绝望看着,渐渐躺在血泊里,她闭上眼睛,她想,这一回她该死了吧!她还看到了高晓莹奸计得逞炫耀阴狠的目光。保镖骂骂咧咧,“臭女人,你能不能安分些,高小姐今儿受了伤,到时候受牵连的还是我们!”还顺道踢了一脚陆妙思,这才出去。暗红色的地毯和暗红色的血液融合在一起,那血就像开闸的水,肆无忌惮地流淌着……。
鬼王的特工狂妃
10388 人在追
白琉月夜无钰是《鬼王的特工狂妃》里的主,本小说的作者是喵星人,下面我们一起查询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他,贵为丞相家的大小姐,却是爹地不痛娘亲不爱的主,被迫替妹出嫁不止,新婚夜,还被一妖孽掐他脖子,某男玩味一笑:“敢鱼目混珠,您想怎么死亡?”他闻言,素手同样掐住了男子的脖子道:“和您一起死亡。”...“怎么回事儿?”来人一身大红色绣仙鹤官服,四十岁的年纪,国字脸,一脸严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