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她早晚会变成一把利刃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雨润气呼呼的嘟着嘴,见两个人从二楼走下去,愤怒的的脸上青筋暴突:“厉总……”“她身上的奶茶是怎么回事?”厉恒双腿交迭靠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揽着琳玲修长的腰,把她拉在雨润立马就知道琳玲的小手段,梗着脖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是她栽赃陷害我,我是新来的,怎么敢跟她叫板?”。...

雨润气呼呼的嘟着嘴,见两个人从二楼走下来,愤怒的脸上青筋暴突:“厉总……”

“她身上的奶茶是怎么回事?”厉恒双腿交叠靠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揽着琳玲纤细的腰,把她拉在怀里。

雨润立马就知道琳玲的小手段,梗着脖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是她栽赃陷害我,我是新来的,怎么敢跟她叫板?”

“那你现在是干什么?”厉恒冷漠的打量着她,丝毫不在意雨润的哭声。

他冷峻的脸完全没有动容,雨润迅速捕捉到他的冰冷,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泫然欲泣的轻轻抓着琳玲的裙尾。

“姐姐,我确实是妒忌厉总对你好,才做这种蠢事,以后再也不敢了。”

她的三言两语让琳玲轻视不得,二人间谁都清楚这件事情绝不是雨润做的,可她此时承接着厉恒的愤怒,却能为了留在他身边下跪认错。

琳玲进退维谷,只能在他面前佯装大度,轻笑着扶起身。

小张把雨润带出别墅,琳玲隐约在她脸上看到一丝阴险笑意,想来李清妙送上来的人也不是善茬。

厉恒粗粝的胡茬摩挲在白皙的肩膀上,温柔的手指抚平眉头的皱褶:“你现在满意吗?”

他阴沉的双眸泛起笑意,她见人无数,轻而易举的识别琳玲是故意栽赃嫁祸给雨润,他并没戳破,心里荡漾起的爱意更浓。

琳玲身子一僵,感觉到眼神里的敌意不由的咬紧下唇,笑得如同偷吃鱼的小猫。

她主动凑到他怀里:“当然,让我看到了你的诚意。”

女人的做法越发放肆,厉恒笑意满满,俯身压在她身上。

直到厉恒离开,琳玲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浴池,等他围着浴巾出来时,正看到手机上跳动着林峰的号码。

“下午三点,我在酒馆等你。”

简单化上淡妆,琳玲戴着鸭舌帽遮住大半张脸,她并没劳烦司机,独自一人打车出门来到酒馆。

别墅所有的人是厉恒派来照顾她的,明着说是照顾生活起居,可实际上也在暗中监视着一举一动。

琳玲走进酒馆,高粱酒香弥漫在鼻腔,她走进二楼包厢,只见屏风下,一抹凌厉的身影正独酌着白酒。

“林先生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

“雨润是我的人,你何必针对她。”

男人薄唇轻启,凌厉的声音如同地狱走出的修罗,手指在桌上画着圈。

琳玲满腹猜忌在听到这番话后被打击的脑海嗡嗡作响,她脸色沉闷的坐在林峰对面,观察着他阴沉的嘴角夹杂着笑意,被呛得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你很诧异?”男人俯身上前凑到她脸边,带着酒精味的呼吸喷洒在眼前。

琳玲浑身蹦成一根弦,这才发现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已经被完全颠覆,林峰原本就不是善茬。

能轻而易举接触李清妙的手把雨润送到厉恒床上,只能说明他手法高明。

“你是怎么做到的?”她错愕惊呼,一颗心顿时卡在嗓子眼。

林峰眸光陌生的打量着她,收敛起嘴角意味深沉的笑容,拿起青花瓷酒壶主动为她倒杯酒。

三两盏酒下肚,琳玲声音不急不缓:“你确实比我想象中的要厉害。”

林峰笑容加深,靠在屏风前,深邃的眸子泛涌起漩涡:“既然李清妙有意借助女人打倒你,那我顺水推舟送她帮手。”

悄声无息滋长出的恐惧感蔓延全身,琳玲新经,此话说来简单可实行起来,却要瞒住三个人的耳朵。

“很好。”她神色一变,“只要能将葡萄留在厉恒身边,她早晚会变成一把利刃。”

传闻公司之间的竞争有时候靠美人计,对头公司养出的美女在床上吹吹风就能获得公司的机密文件,只是厉恒级别的总裁相当谨慎,没想到也落入陷阱。

林峰慵懒的举起酒杯送进嘴里,棱角的脸上说不出的温柔。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酒香,青梅酒的香气独特,缓缓钻入鼻腔。

仅仅两杯酒,就让琳玲微醺。

她眼神迷离,敏锐的察觉到他眼里藏刀。

“我应该奉劝小姐一句保持愤怒,千万不要对你的仇人动心。”

琳玲笑得风情万种,指尖轻抚过口袋里装着的领带:“当然,我会不顾一切为我爱的人报仇。”

林峰俯身上前,粗粝的手指抚过眼角的苦情痣,声线暧昧:“琳玲小姐脸上的痣也透着风情。”

包厢荡漾起暧昧情绪,古典炉子里燃烧出的一缕青烟荡漾在二人眼前,男人视线逐渐模糊,缓缓凑到她嘴角。

琳玲隐忍着火气,身子猛然向后退拉开二人的距离,大口的喘着粗气。

她眸光凌乱,攥起拳头拍打着胸口,心里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林峰迷惑。

“表哥,你是凌风晗的表哥,自然也是我的亲戚,刚刚的动作不合适。”她慌乱的拎起包包,快步离开酒馆。

琳玲本以为雨润会有作为,没想到昨天厉恒来找她时无意间透露,葡萄居然已经表明自己是林峰公司派来的间谍,还把公司的紧急文件作为礼物送给厉恒表明立场,发誓要和林峰一刀两断。

琳玲轻靠在床头,身形一顿,脸上僵硬的笑意逐渐温柔。

她脱着身上的衬衣,将半张脸藏在衬衣下,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你真相信雨润说的这番话?”

厉恒手指熟练的弹烟灰:“当然,她已经做出大牺牲,我何尝不接受她的好意。”

话虽如此,琳玲在他沉静的脸上,看到一丝难以琢磨的波涛。

“我只恨自己大意没堤防林峰的阴谋,没想到他已经暗中派人来到我这里。”

琳玲主动送上一杯温牛奶,身子轻飘飘的跌坐在怀抱里,双手如同灵巧的蛇攀住脖子,靠在胸前小声低喃。

“真搞不懂你们做生意的男人。”

厉恒眉眼间凌冽的凝重氤氲扩散,浓郁得能滴出水来。

常言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现在林峰已经暴露手段,他只能主动出击。

“那你想怎么样?”

怒意席卷全身,琳玲俯身吻在凉薄的嘴角,伸出舌头轻轻舔舐。

“我自有办法,只不过如今雨润应该留作急用。”他从身后搂住娇弱的身子,掐灭手里的香烟,主动吻上香软的唇。

琳玲思想逐渐清明,当时为了钱主动委身与厉恒,如今留在他身边更是为了扳倒他老婆。

想来西城市的商界会变得极不安定,林峰新成立的公司对厉恒公司的压迫力逐渐增长,市场比例攀升,大有超越他的趋势。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纵欢

评分 10
作者:三更四雪
分类:穿越宫斗
评语: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诡谲密事七桩
1219 人在追
完整版本小说《诡谲密事七桩》是冬风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主陈泽,内容主要讲:一件奇怪的惨案发生,3弟兄陆续惨死河边。紧接着失踪依旧的警校之星星有,这个背后始终盘旋着鲁班术的影子。一步步抽丝剥茧,一点抓住线索。陈泽走向了谜底的终点!...感觉应该是有事发生,陈泽拉住了一个大叔,问道:“大叔,出了什么事情了?你们都去看啥?”。
倾世帝女,琴师夫君追妻忙
《倾世帝女,琴师相公追妻子忙》是由作者千莘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倾世帝女,琴师相公追妻子忙》精彩节选:前世,青莞因身怀炼魂神奇,遭生父谋害致死!这一世,她重生回归。步步为了营,穿梭阴阳,荨菩提,上昆仑,斩狐仙,劝女娲。只为了讨还血债,守护苍生。而她,本是世间唯一一只血凤凰离千羽,甘愿隐去身份,收起傲气,只...在众人环顾四周寻找声音来源的时候,黎慕茶一身黑得仿佛能滴血的纱裙在空旷的黑夜里无风自动。。
今生不能没有你
16353 人在追
小说主人公是白色语悠宫泽部的小说是《今生不能没有你》,它的作者是花非花所编写的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他被极品少妇强行献身!5百万离婚赔偿竟成分手费用!强娶丈夫!未婚阔少变渣男人!豪门接班人成宠娇妻狂魔!...“签字离婚吧,只要你签了字,这张支票就是你的。”侯母把一份离婚协议书和一张五百万的支票递到白语悠的面前,要求白语悠跟侯韬离婚。。
洪荒几世纪
20168 人在追
宇宙将要彻底毁灭,银河系早以成了过往云烟,地球的科技能在异界大放异彩吗? 洪荒几世纪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各位,今天聚集大家的目的想必大家已经知晓了。”。
第四章
8495 人在追
免费提供更多苏晴杨大明第四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杨彬是一个独生子,母亲离世的时候,他才八岁,父亲杨大明怕很大影响他的学习和不断成长,一直也没再娶老婆。 他一心一意的扑在人的身上,含辛茹苦地将杨...他一心一意的扑在人的身上,含辛茹苦地将杨彬抚养成人,供儿子念书,直到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宋朝一闲人
26502 人在追
世间万物,生死轮回不只。天庭泾河神将柳风,因犯下死罪。被打进生死轮回地狱受尽屈辱百世生死轮回之苦,世世衰人,一世更比一世衰。当生死轮回至第九世,因其种下前生因果,再次穿越回战乱不息的五代十国前期。与后周世宗柴荣,宋太祖赵匡胤结为夫妇生死好友。为生存下来巧妙周旋于纷杂大世,最后阴暗的地府,阎王殿。阎王高坐于堂前,判官手持生死簿在一旁念念有词,牛头马面押解着一个年轻人立于堂下。阎王望着堂下面容憔悴的年轻人,神情也是有些复杂,微微一叹。一拍惊堂木道”堂下何人?“随着阎王这一拍,面容憔悴的年轻人也是缓缓抬起头,看着阎王,露出一丝不耐”你瞎啊。“听完这句话,阎王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刚刚想发怒却似想到什么,不由得平息下来。淡淡的挥了挥手”判官,念。“立于一侧手持生死簿的判官对着阎王微微致意,又瞥了一眼年轻人,手极为娴熟的翻开生死簿某一页。“柳风,原是天庭泾河大将军,因在位期间私自释放泾河中一条通灵蛇妖,玩忽职守导致泾河泛滥。致使万千百姓流离失所,但念其不顾万载道行阻止泾河水泛滥扩大,天帝念其以往功德,罚柳风堕轮回地狱,受百世劫难。每一世都要生不逢时,遇事遭劫,诸事蒙难,穷困潦倒一生。”柳风在下面听着翻了翻白眼,阎王微咪着眼问道“如今第几世了?”判官对着阎王拱手道“禀阎王,如今已是第八世,此次柳风生于宦官之家,是其父酒醉后于后厨厨娘****后诞下,由于其母身份低微,且面目肥硕可怖,其父厌恶至极,其母被生生打死,而柳风却是念其血脉苟活了下来,自小受尽屈辱白眼,后因其父勾结阉党,意图谋反。被皇帝下令满门抄斩。至此九世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