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觉醒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直到姬明月再度能掌控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她了意外发现面前的朱雀雕像了化成灰烬了,半点不存在的痕迹都也没了。她张开嘴巴自己的手掌,望着自己的手,突然间会觉得有些很陌生。而已随着双方的力量的退去,原本这里被蒸发掉出的一片真空又渐渐的有海水往内汹涌。也没了朱雀她张开自己的手掌,看着自己的手,忽然觉得有些陌生。。...

等到姬明月再次能够掌控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她已经发现面前的朱雀雕像已经化为灰烬了,半点存在的痕迹都没有了。

她张开自己的手掌,看着自己的手,忽然觉得有些陌生。

只是随着双方的力量的退却,本来这里被蒸发出的一片真空又逐渐的有海水往内涌动。

没有了朱雀的压制,姬明月抬头看向了天空,那些白莲教众还是在那里无耻的传道,仿佛自己真的像是救世主一样,却忘记了这一场水灾全部是因为他们。

【你体内确实沉睡着一只凤凰,不过她本来也要消失了,只是依仗你体内的力量才复生,只是这一次已经把所有的力量全部拼完了,所以你不用太过担心】

姬明月摇了摇头,她不是在担心这个,她只是忽然想到了纵使自己破开了这座朱雀雕像却也于事无补。

【那倒没有,你就算不破开朱雀雕像也没什么用,你抬头看向东边】

她顺着指向转身看向东面。

东面忽然间白光大盛,一位白衣男人从白光中走了出来,他的发丝也如同身上的白衣一样白。

他张着嘴说些什么,不过就是揭露这场突出起来的大雨的来由。

百姓们先是愤怒,然后是质疑,再然后就一下子乱了起来。

但是关于这一切姬明月都不关心,她只是怔怔的看着高空中的那个人,他长的十分的熟悉,前不久才见过一面。

姬明月眼睁睁的看着面前这位白衣道人,心中愕然,只觉得发生的这一切都让人难以想象。

忽然间,她看到天空的净瓶回到了白衣道人的手上,他拿着净瓶微微的向下倾斜,源源不断的海水就这样被吸走了。

整个洛都,无数的百姓跪了下来,对着他叩拜到。

一丝一缕的神性和愿力都汇聚到他的身上,他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高洁了。

就在这个时候,也许是因为大周的二圣终于反应过来了,随着他们的动作,大家忽然间看到了大周的图腾出现在了澹台如的身后,仿佛在给他传递着什么力量一般。

姬明月站在大地上,看着跪在地上乌拉拉的一片大周百姓喉咙有些紧了,甚至都发不出声音来,她滞涩着嗓子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凡人啊,总是妄图一步登天,竟然想着凭借大周的气运和百姓的愿力跨越数个境界然后一步登神。

怎么他们就没有想过,这登天之后的风景未必是他们想看到的呢?

望月登天,九重台阶,九重关。这大概就是你母亲白昼未雨绸缪了吗?】

姬明月本来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但是在之前一系列的斗法过程中,整个人被烤的通透,只是那位凤凰会火焰的控制之力倒是远在姬明月之上,所以并没有出现衣物又化为灰烬的事件。

只是对于备注说的这些,姬明月心中一凉,满脸的不可思议,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故意的?”

【正确的理解。

想必是他们早就知道了白莲教的这次谋划,只是顺水推舟,直接帮大周造神。

大魄力,我觉得我们未来的女帝之路应该怎么走需要详细的谋划了,要不然还是等到天下无敌再回来了。

虽然我很厉害,你勉强有一点点厉害,但是在这些人的面前毫无反击之力,我也只能在你被卖的时候提醒你一句了。】

四下望去,只有自己一个人突兀的站在这里,姬明月懒得继续站在这里所谓的“聆听神音”了,索性转身离开了,只是这一走,也不知道去哪里,反正不想回皇宫。

就这样,姬明月出了洛都城,准备在外面转一转,好好的平复自己的心情。

“你详细的跟我说一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姬明月蹲在一棵槐树的下面,撑着脑袋想理清楚发生的一切事情,却越理越乱,只觉得脑子里一片乱麻。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首先,这件事情我没有发现是因为澹台如在整件事件中没有一点点插手的痕迹,就是让其顺其自然的发生的。

不知道你是否能够理解,这就是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合乎情理的,所有人的反应都是正常的,但是随着一件件事情的层层相扣,最后必然会走到如他们所料的局面。

这是我的失误,但是我毕竟还才出生一个月,不过我已经记下了笔记,我着实没有想到人类的织网能力竟然如此的强大,比那些蜘蛛精有过之而无不及。

白昼应该,不,白昼肯定知道许多有关灵潮涌动的事情,她本来就是从天上下来的,也怪不得会布下这一个局了。

所有的人都在局中,他们拿大周的火凤之灵和大周皇都为赌注就是为了将来占据一点的先手,不会让灵气复苏之后沦为末班车】

姬明月点了点头,

“根据一个人的性格习惯来确定他遇到什么样的局面会死,这本来就是母后曾经教导我的话。”

【白昼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女帝】

姬明月愕然,“?”

【我已经提前看到了结局,白昼先是从妃子到皇后,再从皇后到圣后临朝,再过不久应该会把姬器让踢下去,一个人临朝了。

这里太危险了,这个女人太危险了,我诚心诚意的说,我们两个加在一起也不是她的对手。

我必须得承认,这个世界有的人注定就是一座高峰,即使我给你插上翅膀手动开挂依然无法逾越。

而白昼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人。

认清事实,放弃抵抗,你这个女儿也许很重要,但是永远都没有她自己重要,也没有她想要获取力量的那一份前进之心重要】

姬明月坐在了石头上面,脸上浮现出了自我嘲笑的神情,

“你前几个时辰还在唆使我去当女帝了,这就害怕了?”

【人类当中有一句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姬明月面色古怪的看着面前的备注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确实,我都被你说的要心动了,结果你现在告诉我,我们还是快点跑路,反正打不过对方。”

【经过我的仔细思考,发现你说的这番话竟然是真心的,那我们还在等什么?我的斗志已经上来了,即使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又如何。

我们当然会攀过那座高峰,因为她就在那里,你说是吗,姬明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

随便的闲聊了几句,姬明月总算是心情好了起来。

夜晚到了。

她躺在草地上,看着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的三轮月亮,以及越来越亮的星辰们,在心中说道:

“喂,你说父皇还有母后以及澹台如,他们知道就为了他们这一个计划,整个大周死了多少人吗?整个洛都都差点变成一片废墟。”

【虽然这会让你有些难受,但是我诚实的告诉你:他们当然知道】

不出姬明月的所料,他们一个个难道不是都比自己聪明又怎么会不知道淹没洛都会带来多么大的影响。

只是这样的话……

姬明月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想到了那些在妖魔肆虐之下食人的人,那些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人,那些困在城外进不去跪在地上哀求的人,以及那水上漂浮着的数不清的尸体,还有孩子的哭声,老人的喊声,中年人的救命声。

她将双手枕在脑后想着,

“他们果然不把人当人。”

以前偷偷跑出去游玩听到一些人这么说总是会忍不住反驳,现在看来,确实是自己太天真了。

姬明月的心中一片茫然,就这样在星辰的注视之下睡了下去。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身边坐着一个人。

他身穿青衫,身上还站着些湿气,看起来整个人十分的狼狈,就算是过了一整夜也一样。

姬明月抬头看向他,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是你,那个钟楼上的小瞎子?”

话一出口,姬明月这才感觉有些不妥,捂了捂嘴巴显的有些不好意思。

陆成道只是轻轻的笑了起来,这一笑就好像山间的明月,让看到的人心中不自觉的舒朗了起来。

“是我。殿下称呼的小瞎子却也没叫错,如果殿下真的愿意这么称呼的话,就这么称呼我吧。”

见面前这人如此的通情达理,倒是姬明月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转瞬又好奇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

边问,姬明月边站了起来,躺在地下太久了,身子一时有些麻了。

陆成道嘴角噙着笑,

“因洛都的那场大水,在平复之后我便外出走走想观一观天象,这才注意到殿下竟然也在这里,倒是有缘。”

听到这番解释,姬明月点了点头,不甚在意,只是看向了升起来的太阳发出了自己的感叹,

“也不知道自己以后有没有可能逐日看一看这太阳究竟落在哪里。”

陆成道也站了起来,走到了姬明月的旁边,对她说:

“在下相信殿下一定能够得偿所愿,正好我也对这落日之地心有所往,希望有朝一日殿下若是去逐日的时候能够叫上我一起,若是在真的能寻到太阳落下之地,那陆某倒是不枉此生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在灵气复苏后成为女帝

评分 10
作者:陈九留
分类:穿越宫斗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娘子且留步
12108 人在追
颜雪怀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她看见有人在为她拼命地,她很欣喜,这一世终于等到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但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群架再带我!某少年:我也......李绮娘:复婚了就别去烦我,闺女归我!某大叔:我也……高宗膝下七子,仅存三子。。
帝女成皇
26785 人在追
燕国长公主叶绮,十八岁时亲眼目睹母亲辰妃殒命在父皇剑下。却辰妃的死而已一场非常大阴谋的就。叶绮忿然宫在荒野为辰妃守孝,三年后公主归来时,风云再起。自此各方势力分割天下,五国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