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无忧草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一夜无眠姬明月第二天醒回来,坐在椅子上耐心的等待着侍女盘头发,自己则是望着手指上的一簇小火焰呆呆。就这样将《真凰经》持续运行完八十一个周天后,她睁开眼睛了眼睛,望着面前叹了口气,她会觉得自己修练像是也没修练像。【这毕竟,在凤凰漫长的旅程的时间线来说,你才只就这样将《真凰经》运行完四十九个周天之后,她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叹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修炼好像没有修炼一样。。...

一夜无眠

姬明月第二天醒过来,坐在椅子上等待着侍女盘头发,自己则是看着手指上的一簇小火焰发呆。

就这样将《真凰经》运行完四十九个周天之后,她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叹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修炼好像没有修炼一样。

【这当然,在凤凰漫长的时间线来说,你才只是刚刚破壳,由于拥有远超寻常生命的漫长岁月,一般的凤凰都是破壳之后睡一觉等到成长为幼年的凤凰才会像你一样出来,因此这几天的时间在凤凰的观念里才过了几秒。

你指望有什么进步?】

姬明月撇了撇嘴,伸了一个懒腰,左手一伸,一道由火焰组成的红色鞭子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随手试了试觉得很是顺手,她就决定自己以后的武器就用这么形态的了。

就这样平稳的度过了一个早上,等自己吃完中饭的时候忽然想起来无忧草还有没给钟洁儿他们,于是唤来一个人,让他们去查一查钟洁儿住在那里。

至于自己则是打了一个哈欠,睡觉去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姬明月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然后从床上下来,光着脚走出了房门,门外正好有人已经等了很久了。

“殿下,他们一行人住在东郊的客栈。”

姬明月点了点头,殊无在意,让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之后就出门了。

她素来不喜欢一堆人围在自己的身边,所以这次出门也没有带人,而是自己一个人独自外出。

“秦择那里真的有无忧草吗?”

姬明月总觉得这个备注有那么些许的不靠谱,于是在心里这么问道。

【当然】

于是姬明月一个人来到了秦择的家。

这里临水而居,倒是洛都少有的清净之处,只是迎面而来的两个人让姬明月有些不开心。

这两个人正是沈珠珠和林舒,她们看到姬明月的时候也愣了一下,其中尤其是沈珠珠皱眉好像不太待见姬明月的样子。

只是,既然她们二人都来到了洛都,怎么不想一想国姓是什么?

或者这两个人难道觉得自己应该待见她们?

姬明月见此索性就熟视无睹,直接推开了门。

沈珠珠和林舒见此,连忙转身想要拦住姬明月。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院子里有些熟人,正是钟闻人和钟洁儿俩兄妹一行人,他们看到姬明月之后神情还有些拘束但是还是回答到,

“因为,因为,姬,姬姑娘你曾经说过无忧草在这位兄弟这里,所以我们辗转反侧找到了这儿。”

【推开秦择房门,往左走,左边打开的窗户上放着三盆花草,中间那盆就是无忧草】

姬明月好像听懂了一样点点头,就见到秦择一身白衣在那里斟茶,好像不关心这些一样。

于是姬明月径直往秦择的房间走过去,极其的自然,让看到的人都十分的愕然。

尤其是沈珠珠指着姬明月的背影,脸都憋红了,还是一句话都没有憋出来。

她忍不住冲到秦择的面前,指着姬明月说:

“秦大哥,她,她怎么能就这样直接进去,都不和你说一说,再说了,你的房间又怎么能让人随便进去?”

秦择眼皮都没抬,喝了一口茶之后淡淡的说道:

“她什么时候会打招呼?她从小就是这样,我已经习惯了。”

钟洁儿原本就觉得秦择和姬明月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现在听秦择这么说,他们竟然从小一起长大,难怪如此了,只是心中还免不了几分的失落。

过了一会,就见到姬明月捧着一盆花缓缓的走过来。

她走到钟闻人的面前,将这盆花递给他,

“呐,你们要的无忧草。”

钟闻人呆呆的接过手中的盆景,盆景中是一朵淡黄色的花。

“我没有想到无忧草竟然是黄花。”

钟洁儿也一脸诧异,但是很快就接受了这一点。

倒是站在他们旁边的钟长老心中的期望又放低了一些,毕竟他们只是从古籍之中知道了一个名字罢了,本来这样也是大海捞针,更别说还可能有同名的了,这次之所以前来还是拗不过那两个孩子。

见到大家都很诧异的神情,姬明月心中一顿,迟疑的开口问道,

“你们不会连无忧草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吧?”

钟闻人正想点头,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想起来什么似的,抬起头对着姬明月说道,

“姬姑娘,不知道这盆无忧草需要多少钱?”

姬明月闻言十分豪气的摆了摆手,

“不用了,反正就是一个盆栽,送你们了,而且你们应该也知道我,从不缺钱。”

钟洁儿在旁边狠狠的点了个头。

“那我们就先离去了。”

见到没人说话,钟闻人连忙开口。

“你们走吧。”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秦择转着自己手中的杯子说道,

“小月亮真是大方,我的东西说送就送,半点也不问一问主人的意见。”

沈珠珠听到秦择这么一说,连忙在旁边帮腔,

“是啊,秦大哥说的是。”

姬明月提起裙摆坐在了秦择的对面,正好桌上有两个杯子,于是她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秦哥哥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一盆普通的盆栽而已。”

说完还冲着秦择眨了眨眼睛。

这一幕看的秦择忍不住在心中冷笑,舌头抵住上颚,

“果然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卖乖讨好。”

见秦择一直不说话,姬明月也有些心虚了起来,

“好像,似乎,自己做的确实有些不地道?”

【你终于认清楚了自己的真面目】

姬明月忽视掉了这段话,将手撑在石桌上,然后偏着头对秦择说,

“不过就是一盆盆景,如果秦哥哥想要,我那里有很多,待会派人送上一些过来,你看怎么样?”

如今的这一副光景又让秦择想起了小时候,这位殿下当真是把“审时度势”发挥到了极点。

在夫子那里上课的时候不小心将夫子的书籍泼墨了,因为夫子对自己较好,各种撒泼打滚让自己帮她认下罪过。

后来王清若那小子来了之后,每次发生什么坏事,全部都是他帮忙担了下来,这位大周的殿下之后也从没找自己甜甜的撒过娇了。

本来还以为这几年不见了,会有什么改变,现在看来,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天生的皇室中人。

想到这,秦择的眼神越发的幽深,将茶杯一放,自己起身离开了。

远远的还传来他冷冽的声音,

“我又怎么敢跟殿下计较?”

听到这话,姬明月一偏头,看着眼前的备注,

“他这是生气了?”

【应该是的,对于人类情感这方面本备注必须承认我只是一个菜鸟,但是我正在飞速的进步当中。

你看这位天命之子的背影都比其余的时候更带了几分杀气,刚刚放下茶杯的时候眉头都皱到一起了,看来确实是生气了。

应该是因为你随便的将他的东西送出去。

这确实有毁你未来女帝的形象,对于像天命之子这样的人,我还是建议拉拢为上,争取对方早日成为你的属下】

姬明月看着这行字有些尴尬,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习惯了。

自己从小就和秦择一起长大,同在太学读书,平常他的东西自己都是随便动的。

还是后来他长大了之后莫名其妙的疏远了自己,而没过多久就发生了他父母那件事情。

【一个郑重的建议,身为一个合格的未来女帝,你应该学习如何收拢下属的心,现在就有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

见到这备注又在说什么屁话,姬明月索性无视了,她只想安心的当一个自由自在的大周殿下,才不想去当什么女帝,那太无聊了。

所以认真的想了一会之后,姬明月转身离去,半点都不带留恋。

林舒在旁边脸上慢慢的挂起了笑意,望着秦择离去的方向在心中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至于沈珠珠则是觉得姬明月不知好歹,冷哼了一声。

夜晚

繁星点点

秦择一个人站在屋顶,旁边趴着一只貔貅。

他拿起笛子轻轻的吹了起来。

笛声清扬,却又一点一滴的传到了整个洛都之上。

洛都,毕竟是大周的皇都,所以纵使晚上到了,却也十分的热闹。

听到这久违的笛声之后,一些人都抬起了头寻找这熟悉的笛声究竟在哪里。

只是遍寻不到。

还有些人在心中感叹,时隔二十几日,这熟悉的笛声终于又响在了洛都的上空,心中不知为何有了那么些许的安全感。

吹到一半,秦择忽然停了下来,偏过头,

“妖?”

但是他没有理会那只妖,反而是继续吹起了自己的笛子。

倒是貔貅磨了磨自己的爪子,有点想做什么的冲动,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秦择就继续乖觉的趴在了地上,想着主人这吹的是什么,明明有那么多美人等着主人,偏偏拉一只貔貅来,可怜这只貔貅半点不懂音乐还要趴在这里听。

想到这里,貔貅的耳朵忽然一动,然后嗖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就发现耳边的笛声忽然间没有了。

他转过头看了看一身蓝衫的主人,就见秦择偏头看向了远方。

远处,熊熊的大火开始燃烧了起来,那是,天策卫关押犯人的地方。

从秦择这里看过去,火势很快就扑灭了,只是这件事……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在灵气复苏后成为女帝

评分 10
作者:陈九留
分类:穿越宫斗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病弱医修抡起了铁拳
林倦穿进团宠修真文后,成了一名身娇身体虚弱的医修女配,按照原作剧情,她会成了惹祸精男主的人形医疗包。至元真人毒素发作时,男主无偿献血救师尊差点儿大量失血过多地而死,林倦自安心头血把她救了回去。魔君神魂重伤,男主以自己的神魂补之差点儿一睡不起,林倦以寿命为引直接点燃养魂香把她救了回去。天烬派大师兄中毒,男主为他吸血鬼药物治疗差点儿毒发不幸身亡,林倦以身试毒配毒药把她救了回去。至元真人、魔君、天烬派大师兄:“幺幺真善良真诚,我要宠着她。”损耗过多地的林倦,卒。……再次穿越而至的林倦:“救她大爷个救,阿西吧!”天烬派上下都认识了至元真人门下的小弟子秦幺幺,也方才听到的那声傲慢的呵斥声正出自于这位小少年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