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子期观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姬明月走在秦择的旁边,不时的望着街道,而已这了很晚了,因为街上半个人都也没,更有甚者连更夫人都短暂休息了。“我们现在的去哪里?”,姬明月张口问到。秦择瞥了几眼面前的这位女子,抬头一看她不时的扯着自己老长的袖子,显然是极为的不不满意自己的这一身衣服。““我们现在去哪里?”,姬明月开口问到。。...

姬明月走在秦择的旁边,时不时的望着街道,只是这已经很晚了,所以街上半个人都没有,甚至连打更人都休息了。

“我们现在去哪里?”,姬明月开口问到。

秦择瞥了一眼面前的这位女子,只见她时不时的扯着自己老长的袖子,显然是极其的不满意自己的这一身衣服。

“你听过子期观吗?我们现在去那里,多亏你那一嗓子,鲜于兄弟说到一半就跑了。”

他朝着姬明月点了点下巴,一副对她没话说的样子。

“呲呲”,姬明月伸出一根手指,一簇小火苗就出现在她的手指上,殷红的火苗不断地向上“噌噌”的冒着,随着姬明月的动作,火苗忽大忽小的在指尖跳跃。

在黑夜里,将姬明月的脸映的红了一片,杏眼中也出现了两簇小火苗。

她不以为意的回答到,“那是他大惊小怪,这有什么好跑的。”

本来姬明月还以为那个子期观应该在什么比较偏僻的地方,谁成想跟在秦择七拐八拐竟然到了市井处。

姬明月以前还在皇城洛都的时候,就时不时的偷偷跑出来晚,后来还是对所谓的皇家事宜烦闷了起来,这才悄无声息的去了江南,江南水北,确实是很好的地方,可惜哪里料得到这个世界会发生如此的变化?

“你说的子期观在这里?”

姬明月指着面前灯火通明的一个地方诧异的问道,她眉头微蹙,隐约记得前面好像是一家医馆,怎么变成了道观?

而且道士不是一向是清修方外之人吗,又怎么会来到闹市建道观,她甚至觉得秦择带错了路。

只听到秦择悠然一声,凤目微微下垂,似乎带了一些回忆的意味说到:“所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只是这闹市之中,旁边稍微有些风吹草动,那些街坊邻居就都出现了,更别说上门挑战这么大的事情了,又时不时的传来几声惨叫的声音,这么大的动静旁边的人也睡不着,索性都出来围观了。

只是听到这深夜的惨叫声,他们面面相觑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哆嗦,本来只是来看看热闹,但是万一惹上什么杀身之祸就不好了。

更何况现在的世道已经这个样子了,还是不要横生枝节才是,于是虽然这些人都心有揣揣,但是还是各回各家,当作没有发生这件事情。

等到秦择带着姬明月来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了一样的一副景象,子期观的大门是开着的,鲜于夏明站在外面没有进去,本来这件事情也与他没有关系,只是他还是不忍心里面朝夕相处的师兄师弟遇到毒手,这才急匆匆的前去找了秦择。

谁料到秦择不是很方便,只能一个人默默的回来,站在子期观的门口一脸的焦急却无可奈何。

平日里那么多人逼迫他练武,甚至在天降星火之后直接将他压到了子期观,鲜于夏明都一点也不在乎,而在此刻,他是真的体会到了束手无策的难过。

所以看到秦择和他旁边的那位,那位小姑娘的时候,还颇为的诧异,连忙上前行了一礼,说到:“秦兄怎么来了,不知这位如何称呼?”

秦择微微颔首,姬明月望着面前这个一副儒生打扮的人笑了笑,“我姓姬。”

“姬姑娘有礼了,深夜冒昧去打扰秦兄和姬姑娘是在下的不适,等到事毕,我再向姬姑娘还有秦兄赔罪。”

姬明月不置可否,她不是很在意这些。

只听到“咚咚”落地的声音,听的姬明月杏眼一瞪,本来毫不在意一下子生起了兴趣,于是她便没管旁边的两个人,自己径直走进了子期观。

姬明月走进子期观,看着狼狈不堪的室内眉头一皱,直接开口说道,

“大周治下,洛都皇城,竟然有人深夜行凶?”

本来两帮人正在对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于是俱都往门外看去。

却见一位身穿男款衣袍的小姑娘缓缓的走过来。

头发只是梳成了简单的男士发鬓用一根玉簪子横插了起来,眉心一点水滴朱砂,虽然从头发到打扮来看都是一位男子,但是却没有人认错,因为来的这位姑娘实在是太貌美了。

“你是什么人?”,一位身穿异族服饰的女子开口问到。

站在她旁边的年轻男人本来正在看着对面的那个老道士,但是看到姬明月之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这是我们一族和子期观的事情,和你们大周无关,你还是快点走吧。”

“莫说就在洛都皇城,就算是在十万大山,那也是大周的疆域,又怎么会和大周无关?要走也是你们走。”,姬明月走进看着异族年轻男人说道。

本来和子期观切磋的好好的,看着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一冲动就想借灵,让姬明月闭嘴,却被他旁边的中年男人拦住了。

他面色慎重的看着跟在姬明月后面的两个人,“你们是谁?这是我族和子期观的事情,与你们无关,还请速速离去。”

秦择和鲜于夏明走了进来,他面带愧疚的看着那位伤的最重的老道士,虽然他再三的强调这件事情与自己无关,但是鲜于夏明还是不忍心看到这些人遭到此祸,就去找了秦择。

见到忽然有外人掺和了进来,老道士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低头的鲜于夏明不说话。

秦择站在姬明月的旁边,冲着面前的人朗声道,“这位姑娘说的有道理,这里毕竟是洛都。”

中年男人看到秦择的时候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然后忍不住的想要借灵但是还是控制住了这种下意识的反应。

他看着面前这个笑意盈盈的男人,心中忽然浮现了大恐惧,这才潮汐复苏多久,世界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人?

一摸手心,感觉全是冷汗,但是若是就这样退走,他还是心有不甘,毕竟子期观这件事情和他们一族有莫大的关联。

他还是强忍着心中的害怕,借灵。

一时之间,众人仿佛置身于海洋之中,湿润的海风吹到了姬明月和秦择的脸上,只见那位中年男人一瞬间变成了人身鱼尾的怪物,嘴中也长出了一颗颗的獠牙,看起来极其的瘆人。

“你想动手?”

秦择微微一笑,然后伸手,一把剑凭空出现在他的手里,只是随便的一挥,对方一瞬间就被结成了冰凌。

一座冰雕就这样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这一切都还没让大家来得及反应。

鲜于夏明倒吸了一口气,他虽然知道秦兄厉害,但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一时间,对经书的热爱都稍稍的退却了,想着若是自己真的开始修行是不是也能达到这种程度。

姬明月不满的扯了扯秦择的胳膊,“你”。

秦择回头一看,松开手,霜明剑就这样停在半空之中,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消失不见了。

他见到姬明月如此不满的神情还有些诧异,自己不是帮他解决了敌人了吗,怎么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

姬明月气的都想跺脚,她自从血脉进化拥有了力量之后就一直想试一试,更别说传承中那么多奇妙的道法妙术了,只是这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可以打架的人,却被秦择一下子就解决了,这能不让姬明月生气吗?

“你这用的什么邪法?”,身穿异族服饰的女子一下子尖叫了起来,然后跑到冰雕的面前,伸出手想摸一摸冰雕却被冰的一下子缩回了手。

站在她旁边的年轻男人也一脸警惕的看着秦择,然后转过头看着已经成为一座冰雕的中年男人面露黯淡之色。

“你们什么意思?这明明是我们两家的事情,你竟然还请了外人帮忙?卑鄙,无耻!”,年轻男人冲着老道士大声的吼了一句。

老道士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到秦择的面前,朝秦择和姬明月行了一礼,接着说道:

“是老道的不是,没有将事情跟夏明这孩子讲清楚,还请这位少侠放过他们吧。”

听到这话,年轻男人这才平息了自己的怒火,但是还有愤愤不平的看着老道士。

秦择闻言看向姬明月,就见姬明月一伸手,一团红色的火焰很快的飞到了冰雕的前面,然后落了上去,冰与火相抵消,就见冰雕缓缓的融化了。

中年男人一脸苍白的倒在了地上,然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副后怕的模样。

他的样子也变成了人类的模样,而不是之前人身鱼尾。

做完这一切,姬明月转骨头冲着秦择笑了笑,一脸的得意。

秦择被姬明月这一瞬间的笑闪了闪眼睛,看到姬明月将头偏过去之后心里还有些失落。

老道士看到这一幕松了一口气,原本他还担心如果对方真的死了怎么办,还好没死,还好没死。

至于鲜于夏明则悄悄的站了出来,站在了老道士的面前,然后只听到“嘭”的一声,他一下子跪了下来。

“对不起,师傅,是我不了解情况就随便的请人来帮忙。

我也,我也对不住这么晚来的秦兄。“

秦择微微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这一件事情。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在灵气复苏后成为女帝

评分 10
作者:陈九留
分类:穿越宫斗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宿主她是偏执反派的小财迷
【没心没肺渣女龙v偏执狂疯批灰暗神】 [1v1,快穿,小甜文,]南嘉是世间最后一条血脉最纯正的银云螭,而墨厌是人世间一切邪念的化形。墨厌总是会将自己跟金银财宝做对比,逼得南南选出一最最重要的的那一个。南嘉翻了一个白眼:他完全是在想屁吃,他能比的过金灿灿的宝贝?开玩笑!最后她被黑化到内部分裂的墨厌拖到小世界通过“历练 ”!阴鹜太监:“在国库里睡着?那你就和它们永诀吧!”接着国库的金钥匙被被没收了。阴森森校霸:“为了三百块钱跟我提出分手?你的卡都别要了。”接着南嘉的所有银行卡被掰折了阴森金龙:“你和我在一起是为就因为女主子太爱金银财宝,认真呵护她的宝贝。在意她的宝贝超过了他自己,所以他吃醋发疯了,然后他就将自己分割融入各个小世界,让女主子去找他!这是正常人能搞出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