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所谓戏精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而已那就明白自己早已曝露了,姬明月的姿态完全放松了出来。见他们十一个人但是你一句我一句的阐释自己从就到回到这里的所有经过,姬明月就眼神怪异。她用手撑着自己的脸,听着他们的谈话,还不时的点点头。他们十个人略微的特别注意了一下这时姬明月的态度,接着不见他们十一个人还是你一句我一句的阐述自己从开始到来到这里的所有经过,姬明月就眼神古怪。。...

只是既然知道自己早就暴露了,姬明月的姿态放松了起来。

见他们十一个人还是你一句我一句的阐述自己从开始到来到这里的所有经过,姬明月就眼神古怪。

她用手撑着自己的脸,听着他们的谈话,还时不时的点头。

他们十个人稍稍的注意了一下此时姬明月的态度,然后不动声色的对了对视线又很快的偏移了起来。

红毛女人那个大嗓门又突然开始叫嚣了

“我说,你们别吵了,让我们听一听沈大人和姬大人的意见吧。

对了,姬大人之前也不说来到这里是做什么,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人故意混进来的,没想到姬大人连这里的开启方式都有,要不然我们先解决姬大人的事情吧,你们说好吗?”

张江和闻言皱眉,但是看了姬明月一眼还是咽下了自己嘴边的话,然后指着柳长久问

“之前姬大人找到你,让你带她来这个地方是为什么来着,我记得你偷偷跟别人说过,当时大中午的大伙都睡觉了,我见你们鬼鬼祟祟这才跟过去瞧了瞧。”

柳长久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眼神往左瞟了瞟,然后慌乱的看了姬明月一眼,语气飘忽的说道,

“你可不要乱说,姬大人他他在污蔑我,我可没有把您的目的说出去,真的没有。”

柳长久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也都看在眼里。

一时之间,大家都心思各异了起来。

唯独沈风涛见气氛有些郁结,将粗壮的手臂搭在了桌子上,然后冲着姬明月一笑,但是也许是他本就长得凶神恶煞,所以一眼看过去只觉得这人对姬明月不怀好意。

他说道,“既然这样,还是先把姬姑娘的事情解决完再说吧,反正那功法就在这里也不会就长腿跑了,但是如果耽误了姬姑娘的大事那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沈风涛说的诚心诚意,不知情的人听到了只会觉得对方当真是为你好。

姬明月也一改之前冷冰冰的态度,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她眨了眨眼睛不说话。

“这一个个人都是在给我挖坑跳?”

若不是之前就知道自己分明一点身份都没有,怕是姬明月现在就忐忑不安真的以为自己是有什么大事要完成了。

【本备注总算是明白了,你大概是挖了骗子窝了,这里一窝的骗子,他们所有人说的话你一句也不要相信,就算有半句话是真的,可是下半句接上之后意思就完全相反了】

姬明月坦然自若的摇了摇头,

“不必了我的事情已经办好了,你说是吗?”,姬明月冲着柳长久一笑。

柳长久被吓的浑身一抖,缩在人后,然后点点头,语气僵硬的回答到,

“是的,是的,姬大人说的是。”

骨文和更措互相望了一眼,默不作声,忽然之间,空气忽然的尴尬了起来。

这个时候怯弱的吴代小心翼翼的将身体往前倾了倾,然后声音非常轻的说到

“我,我记得姬大人是说要来这里拿一样东西,姬大人你拿好了是吗,那,那待会你离开的时候能不能把我一起带走?”

吴代说完之后又缩了回去,仿佛不习惯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他弱小怯弱的样子好似能勾起很多人的怜惜之情一般。

只有更措凉凉的看了吴代一眼,“那可不行,你可是关系到将臣功法的,姬大人和你素来没有交情,更何况这么大的事情,反正如果你是清白的,也不急于一时吧?”

说到后面,她充满怀疑的目光上下扫了吴代几下。

“那姬大人什么时候走?相识一场我送一送你?”,红毛女人一开口感觉整个大厅都震了一震。

姬明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这,这怎么就把自己的来龙去脉还有要做的事情都给处理好了?

还没等姬明月开口,沈风涛便挤出来微笑,装作不在意的转头询问姬明月,

“姬姑娘,不知你要什么东西?昨日我亲自将你送回客房之后,好似没有见你出来,若是姬姑娘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不妨说一说,我能做的绝不推辞。”

于金满剔了剔手指甲,瞧了主位一眼,娇笑出声

“姬大人可是千年的玄僵石溪尊上的独身女儿,瞧瞧姬大人那白皙光滑的脸蛋和手臂,沈大人怕还是打不过姬大人,能有什么姬大人需要的东西,可能姬大人就是想来这里玩一玩,毕竟连进门的口令都知道。”

沈风涛察觉到这话的不对劲,他原以为这姬明月虽然不是普通的僵尸但是也许就是比绿僵高两个等级的浮僵罢了,哪里想得到这来头这么大?

“你是怎么知道的?”,沈风涛看着于金满的脸皱着眉头问道。

于金满打了一个呵欠,“之前不是说了有人追杀我被人救了我这才加入的吗,那些人追杀我就是因为我是一个卖情报的,只是我手上的情报太多了,也不知道是谁这么黑心下的手,至于姬大人的情报,这种人物我们当然是时时刻刻的关注了。”

张甲这个时候跳了出来,指着于金满呸了一声,“你瞎说,就你那身手那个情报组织会把这么重要的情报告诉你?”

众人本来都相信了于金满的说话,但是听到这话又充满疑惑了起来。

“呵”,于金满扯开自己的衣服,左右肩膀钉了两根细细的钉子,红毛女人看到忍不住心疼了起来

“要不是因为我养不熟的那只小白脸,我能跟你们混在一起?也就乔萍姐值得我看一眼。还好我平时机敏,不要就要直接在床上被被钉死了”。

这下子大家才相信了于金满说的话。

其余几个不知道姬明月身份的人态度越发的恭敬了起来,尤其是沈风涛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冷汗,

“姬大人,在下十分的抱歉,还请姬大人原谅。姬大人什么时候要出去,我现在就派人将您送到石溪尊上所在的地方去。”

姬明月闻言脸色古怪,摇了摇头,“不必了。”

只是这么一来,这前后就矛盾了起来,骨文斟酌再三,还是开口问道,“那既然于姑娘是意外才到这里的,不知你来这里是?”

于金满翻了一个白眼,“要不是有人让我跟着你们才能保住的小命,我才懒得到这个地方来,至于拿什么功法,老娘混这么久还是知道什么东西能碰什么东西不能碰的。

我实话实说,那东西我真没有,我为了保命就是双手空空的逃出来的,况且那东西也解不开我这钉子,我要它有什么用?嫌自己命长吗?”

于金满说的很有道理,只是这样一来,嫌弃就转到了其他十个人的身上。

但是大家好像都忘记了沈风涛问的他们为什么只有十个人却说一共十一个人,连提出问题的人都忘记了这个问题。

只有姬明月心中时时刻刻在想着这件事,并且在观察这十一个人里面,有谁是不存在的人。

柳长久、吴代、张江和、张甲、于金满、骨文、更措、乔萍、三兄弟,这十一个人每一个人都像是真实存在的一样,就连讲话的逻辑和前后与其他人的沟通都没有一点点的异常之处。

“但是这,不对啊”,姬明月满脑子的问号,而且他们说自己身份经历的时候那么信誓旦旦,甚至连具体的那个地方哪个人都可以一一说清楚,如果不是有它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要被骗了,那自己可能真的晕晕乎乎的相信这些人的忽悠了。

想到如果自己相信这些人的后果,姬明月只觉得后背发凉,只是到目前为止,虽然这些人说了很多信息,也说了很多自身的经历,但是离摸清楚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还差十万八千里。

尤其是,姬明月尤其奇怪的一件事就是这群人为什么要给自己编造一个那样的身份,自己对他们到底有什么作用?

【你是不是忽然发现自己就像站在了蜘蛛结的网上面,虽然知道自己迟早要死,但是还是不明白蜘蛛是怎么把你弄到蛛网上的?

这群大表演家的目的是什么,本备注当然知道,但是这是不会告诉你的。

请尽情的享受探索解密的乐趣吧】

姬明月看完这行字,一时之间也被激起了斗志,她拳头紧握,就让自己挑战挑战吧。

秦择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不知道走了多久,那头貔貅早就累的跟条死狗一样了,要不是秦择一只手托着他,怕是他要待在原地一动也不想动了。

“我们到了。”

秦择冷冽的声音在这里显得格外得引人注目。

果然,天空好像被撕开了一角,本来黑暗的空间慢慢的明亮了起来。

地动山摇。

貔貅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从秦择的手上溜了下来。

霜剑铮铮作响,好像在为什么而喜悦。

天空,忽然间被撑起来了,数不尽的石头往秦择的身上砸下去,俱都被清音剑拦住了,一时之间,仿佛整个世界都被撼动了一样。

“凡人,你竟然能走到我的面前。”

轰隆隆的声音从天边传来。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在灵气复苏后成为女帝

评分 10
作者:陈九留
分类:穿越宫斗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28731 人在追
上辈子想个孩子都难,这辈子刚横穿过来就送了三个萝卜头,还多了个添头。我我以为夫君是个糙汉子,没想起铁汉除了柔情。顿时耳朵边炸开了锅,:''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