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决定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这个念头冒出后,顾十七娘去河中县大药会的念头就很非常强烈了。一就顾十七娘最终决定服从彭一针的建议去大药会,纯碎是想看一看彭一针安排好了什么戏码。了打交道这么久了,彭一针除了收药给钱之外,别的话他赞不提,她都有些沉忍不住气了,昨天这一席谈话,终于等到露着一开始顾十八娘决定听从彭一针的建议去大药会,纯粹是想看看彭一针安排了什么戏码。。...

这个念头冒出来后,顾十八娘去河中县大药会的念头就很强烈了。

一开始顾十八娘决定听从彭一针的建议去大药会,纯粹是想看看彭一针安排了什么戏码。

已经打交道这么久了,彭一针除了收药给钱之外,别的话绝口不提,她都有些沉不住气了,今天这一席谈话,终于露出点苗头了。

看似不经意的闲谈,却每一句都恰到好处的勾起了顾十八娘的兴趣。

大方的建议采购药材,甚至不介意借给她本钱,这样的好事没有人不动心一下,当然,作为见识过这个小姑娘怎么样让想算计自己的周掌柜栽跟头的彭一针,在抛出这一句诱惑但是又很惹人警惕的话后,立刻又借着顾十八娘诗书人家小姐的身份让自己安全的退步。

诗书人家的小姐,不敢让其做炮制师傅的行当?顾十八娘嗤了声,要是真认为做炮制行当是她这个千金小姐忌讳的事,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这个口误?

更何况还介绍了董老爷这尊佛,不错,金光灿灿的佛,收徒弟….评鉴药材…..

对于一个有些许炮制药材根基,又才被周掌柜质疑过,迫切需要利用这一技能养家糊口的人来说,彭一针不相信这个人会不动心,顾十八娘也不相信,她现在就很动心。

彭一针到底想要自己做什么?顾十八娘已经非常好奇了,她可以确定,大药会上一定会有答案。

现在去大药会不仅能得到答案,还能顺便让自己的全蝎亮亮相,真是一举两得的事。

清水的全蝎的制作其实很简单,不过是自从第一本炮制药典记载了火逼干方法后,就没有人再去想别的法子,再说,药材炮制不比别的行当,新鲜事物总是会惹人争议,更何况是关系人命的药,在炮制行当来说,保守最重要的信条。

“十八娘?”看着一大早出去,回来后药筐里空空,曹氏不由有些意外,但看到女儿被日头晒红的脸但却发白的嘴唇,心里更多的是酸涩与心疼,“…总是这样早起晚睡的,你正长身子的时候,怎么吃得消…”

她拉着女儿的手,小小的软软的手触之有些粗糙,手指上已经有了薄薄的茧子,那是挖药洗药捶药留下的。

看一个女人的出身高贵不高贵,一看她的手就知道,曹氏眼里不由掉下泪来,女儿将来还能有个好姻缘么?会不会被人嫌弃……

顾十八娘被曹氏拉住手,吓了一跳,忙要抽回去,曹氏的手已经拂过她指尖上的红肿处…..

被蝎子蜇到是怎样的痛,顾十八娘今天可是领教了。

就像一根烧红的铁针嗖的刺进她的心,顾十八娘觉得自己脑子里又是轰得一声,下意识的就发出一声尖叫,来缓解这突然增剧的疼痛。

曹氏被这尖叫吓得也惊叫起来,“十八娘,你怎么了?怎么了?”

顾十八娘哆嗦着将手收回,抖着惨白的嘴唇结结巴巴的道:“..没…”这个时候如果说没事,就太矫情了也太虚假了,于是她又哆嗦着道,“…没….不小心被…被…蜇了一下….”

山上蛇虫多,曹氏一下子就明白了,顿时眼泪就涌出来了,“十八娘…”

她早知道女儿一定会受伤的,不是被蛇虫咬,就是走路跌倒,被山石碰了割了..只是她一直不敢说,只怕说了变成现实,她为此还求了神符,结果该来的还是来了…..

“都是娘没用..”她掉眼泪,拉过女儿的手,去看那伤口。

红肿已经散开,整根手指都肿了起来,并有扩散到手掌的迹象。

顾十八娘嘴里嘶嘶吸着凉气,以对抗剧痛,整个手臂都不停的发抖。

“..没事,娘,一个打柴的老伯伯给我…给我拔出毒刺了…..还..还嚼了些草药…..没事了..就是疼一会儿……”顾十八娘安慰着曹氏,另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一把草叶,“我再嚼着敷上…你别怕…”

曹氏闻言泪水更急,她夺过女儿手里的草叶,放进嘴里嚼了,细心的给她敷上。

没事,怎么会没事,她曾经听人说过,夏日了歇凉,谁家的孩子被蝎子蜇死了,这不是玩笑,是真的,真的会死人的….

曹氏一刻也在家坐不住了,出门就去找大夫,等她带着大夫进来,被厨房里的顾十八娘又吓得一声惊叫。

“十八娘…”曹氏已经不能说话,结结巴巴的伸手指着灶上的小锅。

锅里开水滚滚,其中翻腾着一只只蝎子。

曹氏只觉得眼发晕,她摇了摇,扶住了柱子,紧跟着进来的大夫也差点被吓得失态。

这家人已经穷的饥不择食了么?

“娘,真的没事…..”

捞出沸水里的蝎子,再让惊魂未定的老大夫给看了伤口,开了药,送出门,顾十八娘又接着安慰曹氏。

“...不行…”曹氏脸色惨白,坐在院子里,坚决的摇头,“快快丢出去…熊胆更值钱,难不成你还要去猎熊胆?”

顾十八娘笑着再三宽慰,道:“这是我不小心,我都是用小棍子夹住的,只不过最后一只时因为太高兴而大意失手了,娘,你放心,挨了这一下我可是长记性了,以后绝对没事,你瞧,我做给你看…看,就这样先用小棍子一夹,往小篓子一扔…根本不会碰到手….”

曹氏直摇头不语。

“娘,只要我做好这一次,以后就不用自己亲自动手去挖药捉蝎子了,娘,想要享福得先吃苦对不对?”顾十八娘叹了口气,整容说道,一面握住曹氏的手,“娘,这是我们赚本钱的机会….我不想整日被人逼债堵着家门,我不想卖房子投亲靠友去。”

曹氏看着女儿一时,低头抹泪,再抬头道:“那好,只是这蝎子让娘来捉。”

顾十八娘伸手抱住了曹氏,只觉得心口热腾腾的,有自己的娘在身边真好,只有娘才会这么无条件的顺着她相信她维护她。

“对了,娘,方才那个大夫好像是千金堂的?”她想到一事,忙问道。

曹氏点点头,忙安慰她医者父母心。

“我不是说这个…”顾十八娘摇头说道,话音未落就听有人敲门,同时伴着周丽娘的声音响起。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重生之药香

评分 10
作者:希行
分类:职场精英
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猜你喜欢
澹春山
28119 人在追
上辈子我是个整天周末加班的社畜,不得已扶弟魔,最后累个了可能老天看不过眼,因为我这苦命社畜再次穿越了。我成了每日抢手喝辣,呼奴唤婢,拥用一百多平私人小院的官小姐。虽是个庶女,我也认了,嘛太太不坏,我爹有前途,亲大太太还不给我生弟弟嫡出三姐的婚事推给我,我也不排斥,嫁就嫁,嘛他家巨有钱的人,颜值真98。这辈子吧,我就一个愿望,非常好吃好喝好玩儿,咸鱼一条。 可我没想起,我要当咸鱼,我老公只想搞大事。她缩在墙角里紧紧抱着头,用力堵住耳朵,想要隔绝这可怕的声音,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穿书后只想做悍妇
2035 人在追
硕士本科毕业的韩雯在公司勤勤勤恳恳恳兢兢业业的工作了五年,终于等到捱到了部门经理的位置,没想起第二天就因为过劳了!一夕醒过来,她竟成了年代文里的狠毒女配!有一个对自己怒眼冷对的丈夫,除了两个继子?!行叭,那就老天给她重新来过一次的机会,那她肯定好好的把握好!第一步,坏毛病狠毒人设!对于这两个继子,她尽职尽职的照料他们!至于这个男人,现在的还得倚仗他,先忍着,等以后就把他踹了!六七年过去的,嗯?他们一家人怎么了过得越发好,越发合谐了!老公是人人羡慕嫉妒的供销社司机,还出海做生意,赚的盆满锅满。那就再忍忍吧!当然有颜有钱的人还很听话的老公不“快来人啊!王浩的媳妇喝药了,快去叫医生,都吐白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