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山洪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却打火的石那一星半点的火更本点不着本就湿漉漉的柴火,顾柘瑜去努力了很久,久到手指甚至麻木,耳边除了雨声是打火的石碰撞后的声音。“小鱼儿……冷……”昏黄中云芳渺突然又说到“小鱼儿……冷……”昏暗中云芳渺突然又说起了迷糊话,然而她自始至终叫的都只有顾柘瑜一个人。。...

然而打火石那一星半点的火根本点不着本就湿漉漉的柴火,顾柘瑜努力了很久,久到手指麻木,耳边除了雨声就是打火石碰撞的声音。

“小鱼儿……冷……”昏暗中云芳渺突然又说起了迷糊话,然而她自始至终叫的都只有顾柘瑜一个人。

“渺渺,我在,我在这里。”顾柘瑜挪了过去,没敢用自己湿漉漉的身体给云芳渺取暖,只是摸索着抓住了她的手,“会没事的,等天一亮,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反正他现在已经能够找到路了,只要天一亮,他就有足够的把握能够尽快带渺渺下山。

云芳渺蜷缩在角落里,她口中喃喃自语,声音像蚊子一样叫人听不清楚。就连顾柘瑜也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

天地间全是乌压压浑浊一片,顾柘瑜也不能确定现在是什么时辰,迷糊间他犯了困,先前冲进雨中找路,拾柴火,好像已经把他的体力给用尽了。现在突然坐下来,他便觉得整个人都困倦起来了。

靠近云芳渺,又不让她感觉难受,顾柘瑜找了一个恰当的距离,又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一夜难眠,满耳朵的雨声中没有一个人听到不远处“轰隆隆”的奔腾之声。

云芳渺再次恢复意识是开口喊渴的时候。

顾柘瑜一个激灵被吓醒了,附近没有河流,他就只能摘了叶子接来雨水给她喂下。

已经能看到些婆娑树影了,天地间朦朦胧胧不再是黑暗。顾柘瑜想,现在至少是午时。

趁着天色,顾柘瑜扶起云芳渺的时候能够清楚地看到她苍白的脸,就连本该红润的嘴唇都是煞白煞白的。像是不经摔的瓷器,一不小心就会从他手上消失。

纯净的雨水顺着嘴唇滑下,云芳渺根本没有意识张嘴。顾柘瑜亟不可待,一只手环过她的肩膀,捏着她的下巴将嘴撬开,然后再一点一点将水喂进去。

感受到云芳渺下意识吞咽的动作,顾柘瑜又惊又喜,至少她还有一点意识。然而大概是喂得太急,云芳渺突然咳嗽起来,脸上呈现出不自然的红色。顾柘瑜手忙脚乱地帮她顺气。

喘着粗气,云芳渺倒在顾柘瑜怀里,她心跳如鼓,慢慢睁开了眼睛,可一瞬间又泪眼婆娑。为什么陪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的是这个小傻子呢?明明是被她连累了,却什么也不说,这个小傻子,到底要她如何自处啊?

然而不管云芳渺心里想着什么,顾柘瑜乍一看到云芳渺醒过来还是很开心的,他手一抖,差点没抱住她。“渺渺你终于醒了!”

像是自己心爱的玩具失而复得,顾柘瑜抱住了她,然而又顾及她身上的伤,没敢抱得太紧。

“我没事……”云芳渺咳嗽了两声,这样的安抚在事实的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我已经找到路了,我们这就离开这里吧。”顾柘瑜的眼睛亮亮的,盛满了星辰似的。

云芳渺鬼使神差地选择忘记他是个傻子的事实,何况她早就选择要相信他了。“好,我们尽快回去,这里太危险了。”

突然就想到了五十年前的那场山洪,云芳渺昏昏沉沉的脑袋猛地清醒了不少,算算时间,这场雨差不多下了一天一夜,中途又没有停下,而且根据昨天看到的那些情况,很可能会再次爆发山洪。如果他们不能再山洪来临前下山,那么他们的处境……想一想都叫人头皮发麻。

不过云芳渺又想了想,现在这样的季节虽然有可能爆发山洪,但山洪的规模应该不大,然而怕就怕他们运气不好。关于运气一说,她实在是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运气好。更何况其实他们最大的麻烦不是还不确定的山洪,而是这场把他们困住的大雨。

谁也没有逗留的心思,谁也不敢留恋那看似安全的栖身之所。经过一夜的休整,两个人的精神体积都还好,可是两人都没有进食,面对着无情的大雨,他们在用身体硬抗。

顾柘瑜半拉半扶着云芳渺走了一段路,雨没有丝毫要减弱的迹象。云芳渺只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会对雨产生心理阴影。

能看清的东西越来越多,顾柘瑜用心找路上,云芳渺也在暗暗对比自己的记忆。她虽然很少时间在山里走动,可是先前的“云芳渺”却是经常往山里跑,当然也就是找些野菜。如果“云芳渺”来过这里或者这附近,她肯定能找出有关的记忆。

“渺渺,走这边。”顾柘瑜拉着云芳渺的手,两个人都杵着一根树枝,用来当做拐杖,也可以稳定自己的身体,以免打滑。

云芳渺一边胳膊抬起来,一边脑袋垂下去,半张脸的雨水给蹭没了。她忽然听到一个沉闷的声音,像是大河奔涌似的。可是这山林里,哪里来的什么大河?

心头一凛,云芳渺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一扭头往身后看去,可是大雨遮挡了视线,她根本看不到远处的景象。

“我们还有多久能下山?”云芳渺心里“突突”地跳个不停,她觉得自己手脚发凉,若不是自己手脚本来就凉,她便会以为是自己被吓成这样的。

顾柘瑜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这条路被冲成什么样子了,不过要是我们走得快,今天晚上之前能定能下山。”

“太久了……”云芳渺皱眉沉思,她进山也没费多少时间,可是就怪自己一直瞎晃悠,连自己晃去哪里了都不知道,以至于现在下山都要这么长时间。

顾柘瑜反而在这个时候安慰起了云芳渺:“渺渺你不要担心,至少我们找到了路,总能走出去的。”

云芳渺正要玩笑几句,正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了令人不安的声音,像是千军万马奔腾,像是河流冲刷而下……

“快走,可能是山洪。”云芳渺蓦地收敛了神色,周围噪音太大,她没办法确认自己听到的声音来自哪个方向,只求不会波及到他们这里。

顾柘瑜点点头,也是一副神情严肃的样子,他选了一个方向就拉着云芳渺离开。

云芳渺根本就没来得及告诉他要往高处走,在山洪来临的时候顺着山洪的走势无疑是自寻死路。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家有傻夫忙种田

评分 10
作者:晴雨
分类:科幻体裁
评语: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猜你喜欢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主人公叫顾念萧越的书名叫《误惹邪王:妃千千岁》,本小说的作者是倦舞写的一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念活过的之前8世,世世都带着记忆而回,还都下场凄惨......这一世,她握紧拳头一定要肆意人生平安到老!可没想起,一睁眼还没踏上康庄大道,就惹上个杀人狂。老天啊,怎么求一个抱大金腿过傻白甜日子的机..."啊……"顾念满头大汗的坐了起来。。
卿似寒霜
19488 人在追
精品小说《卿似寒霜》是蓼茸蒿笋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类小说,本小说的主顾远6霜,内容主要讲:我从来不知道,你竟是这样的人。结婚前,她是名扬天下的第一女画师。结婚后,却从白色月光,变成了他的糟糠之妻。他说她不配做妈妈,那看着亲生小孩死在身边的他。难道就配成为父亲了么!...来人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她发现手上麻绳已被松开,身上也盖着一床厚实的棉被,上面还残留着一点昨夜那场激战的味道。。
总裁别跑,我们聊聊
独家小说《总裁别跑,我聊聊》由萌萌哒所编写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主柳依依司裴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夜惊喜,柳依依悲催地发现,自己居然成为了他的衣食父母,顶头上司裴言!不过话说……成为男人的感觉,也不是这么差劲的吗,可咋回事裴言老是一副幽怨的表情??总裁大人您先别走,咱好好聊聊不成么?...“裴总,你先别急……说不定不是这个原因呢?”。
重生国民校草:杀手在校园
《复活国民校草:杀手在校园》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黎梓,刘雨,齐萱,南宫煜之间的故事。复活国民校草:杀手在校园约30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姜王剑
18530 人在追
故事结尾篇,也是第一章,主人公司马孤辰意外遇上怪人,戏码一部再次穿越故事。主人公再次穿越到了春秋战国时期,与姜国公主的浪漫的情缘和与姜国王子的恩怨情仇。 姜王剑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回过神的司马孤辰颤抖的身体缓缓向前移动,冰冷的石床上躺着一位面色苍白的女子——灵莉。卜天师看到司马孤辰如此伤心,便跟他说:“年轻人,不用太伤心,其实她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司马孤辰转过头来看着他说:“不可能,不久前她给我算过命呢。”卜天师回答说:“那你的白玉葫芦呢?是不是变成空气了?”司马孤辰诧异地望着他,说:“你说的倒是没错,当时我也奇怪,无论什么东西都不可能因为摔坏而变成空气。那不久前我所遇到的到底是什么?”卜天师说:“你跟我过来吧,与其听我告诉你,倒不如你亲眼所见。”司马孤辰并没说什么,跟着卜天师走向一条通道。。
不若就此长眠你心间
19965 人在追
主是方如是许宗城的小说是《不若就此长眠您心间》,它的作者是静水流深写的一本豪门虐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一场穷极奢华的结婚,一个携巨额嫁妆下嫁的富家千金方如是的苦等十年的爱,换来许宗城一句“您不配”。离奇复活的堂妹,对堂妹倾心的老公,您们计算真爱,那自己计算啥?若自己们未曾相爱,不若就此长眠,长眠您心间。...许宗城是她青春少艾时的梦,从十六岁到二十二岁,他是她的心尖尖上爱慕的人,从不敢想,她会有美梦成真的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