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山洪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却打火的石那一星半点的火更本点不着本就湿漉漉的柴火,顾柘瑜去努力了很久,久到手指甚至麻木,耳边除了雨声是打火的石碰撞后的声音。“小鱼儿……冷……”昏黄中云芳渺突然又说到“小鱼儿……冷……”昏暗中云芳渺突然又说起了迷糊话,然而她自始至终叫的都只有顾柘瑜一个人。。...

然而打火石那一星半点的火根本点不着本就湿漉漉的柴火,顾柘瑜努力了很久,久到手指麻木,耳边除了雨声就是打火石碰撞的声音。

“小鱼儿……冷……”昏暗中云芳渺突然又说起了迷糊话,然而她自始至终叫的都只有顾柘瑜一个人。

“渺渺,我在,我在这里。”顾柘瑜挪了过去,没敢用自己湿漉漉的身体给云芳渺取暖,只是摸索着抓住了她的手,“会没事的,等天一亮,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反正他现在已经能够找到路了,只要天一亮,他就有足够的把握能够尽快带渺渺下山。

云芳渺蜷缩在角落里,她口中喃喃自语,声音像蚊子一样叫人听不清楚。就连顾柘瑜也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

天地间全是乌压压浑浊一片,顾柘瑜也不能确定现在是什么时辰,迷糊间他犯了困,先前冲进雨中找路,拾柴火,好像已经把他的体力给用尽了。现在突然坐下来,他便觉得整个人都困倦起来了。

靠近云芳渺,又不让她感觉难受,顾柘瑜找了一个恰当的距离,又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一夜难眠,满耳朵的雨声中没有一个人听到不远处“轰隆隆”的奔腾之声。

云芳渺再次恢复意识是开口喊渴的时候。

顾柘瑜一个激灵被吓醒了,附近没有河流,他就只能摘了叶子接来雨水给她喂下。

已经能看到些婆娑树影了,天地间朦朦胧胧不再是黑暗。顾柘瑜想,现在至少是午时。

趁着天色,顾柘瑜扶起云芳渺的时候能够清楚地看到她苍白的脸,就连本该红润的嘴唇都是煞白煞白的。像是不经摔的瓷器,一不小心就会从他手上消失。

纯净的雨水顺着嘴唇滑下,云芳渺根本没有意识张嘴。顾柘瑜亟不可待,一只手环过她的肩膀,捏着她的下巴将嘴撬开,然后再一点一点将水喂进去。

感受到云芳渺下意识吞咽的动作,顾柘瑜又惊又喜,至少她还有一点意识。然而大概是喂得太急,云芳渺突然咳嗽起来,脸上呈现出不自然的红色。顾柘瑜手忙脚乱地帮她顺气。

喘着粗气,云芳渺倒在顾柘瑜怀里,她心跳如鼓,慢慢睁开了眼睛,可一瞬间又泪眼婆娑。为什么陪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的是这个小傻子呢?明明是被她连累了,却什么也不说,这个小傻子,到底要她如何自处啊?

然而不管云芳渺心里想着什么,顾柘瑜乍一看到云芳渺醒过来还是很开心的,他手一抖,差点没抱住她。“渺渺你终于醒了!”

像是自己心爱的玩具失而复得,顾柘瑜抱住了她,然而又顾及她身上的伤,没敢抱得太紧。

“我没事……”云芳渺咳嗽了两声,这样的安抚在事实的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我已经找到路了,我们这就离开这里吧。”顾柘瑜的眼睛亮亮的,盛满了星辰似的。

云芳渺鬼使神差地选择忘记他是个傻子的事实,何况她早就选择要相信他了。“好,我们尽快回去,这里太危险了。”

突然就想到了五十年前的那场山洪,云芳渺昏昏沉沉的脑袋猛地清醒了不少,算算时间,这场雨差不多下了一天一夜,中途又没有停下,而且根据昨天看到的那些情况,很可能会再次爆发山洪。如果他们不能再山洪来临前下山,那么他们的处境……想一想都叫人头皮发麻。

不过云芳渺又想了想,现在这样的季节虽然有可能爆发山洪,但山洪的规模应该不大,然而怕就怕他们运气不好。关于运气一说,她实在是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运气好。更何况其实他们最大的麻烦不是还不确定的山洪,而是这场把他们困住的大雨。

谁也没有逗留的心思,谁也不敢留恋那看似安全的栖身之所。经过一夜的休整,两个人的精神体积都还好,可是两人都没有进食,面对着无情的大雨,他们在用身体硬抗。

顾柘瑜半拉半扶着云芳渺走了一段路,雨没有丝毫要减弱的迹象。云芳渺只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会对雨产生心理阴影。

能看清的东西越来越多,顾柘瑜用心找路上,云芳渺也在暗暗对比自己的记忆。她虽然很少时间在山里走动,可是先前的“云芳渺”却是经常往山里跑,当然也就是找些野菜。如果“云芳渺”来过这里或者这附近,她肯定能找出有关的记忆。

“渺渺,走这边。”顾柘瑜拉着云芳渺的手,两个人都杵着一根树枝,用来当做拐杖,也可以稳定自己的身体,以免打滑。

云芳渺一边胳膊抬起来,一边脑袋垂下去,半张脸的雨水给蹭没了。她忽然听到一个沉闷的声音,像是大河奔涌似的。可是这山林里,哪里来的什么大河?

心头一凛,云芳渺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一扭头往身后看去,可是大雨遮挡了视线,她根本看不到远处的景象。

“我们还有多久能下山?”云芳渺心里“突突”地跳个不停,她觉得自己手脚发凉,若不是自己手脚本来就凉,她便会以为是自己被吓成这样的。

顾柘瑜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这条路被冲成什么样子了,不过要是我们走得快,今天晚上之前能定能下山。”

“太久了……”云芳渺皱眉沉思,她进山也没费多少时间,可是就怪自己一直瞎晃悠,连自己晃去哪里了都不知道,以至于现在下山都要这么长时间。

顾柘瑜反而在这个时候安慰起了云芳渺:“渺渺你不要担心,至少我们找到了路,总能走出去的。”

云芳渺正要玩笑几句,正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了令人不安的声音,像是千军万马奔腾,像是河流冲刷而下……

“快走,可能是山洪。”云芳渺蓦地收敛了神色,周围噪音太大,她没办法确认自己听到的声音来自哪个方向,只求不会波及到他们这里。

顾柘瑜点点头,也是一副神情严肃的样子,他选了一个方向就拉着云芳渺离开。

云芳渺根本就没来得及告诉他要往高处走,在山洪来临的时候顺着山洪的走势无疑是自寻死路。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家有傻夫忙种田

评分 10
作者:晴雨
分类:科幻体裁
评语: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猜你喜欢
死亡游戏(奈何啊)
7566 人在追
《死亡……游戏》小说的主角是陈寻李青蔓,是由怎奈啊 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死亡……游戏主要原因讲诉了:大家肯定都玩过抢红包的游戏吧,虽然你们有玩过抢红包的死亡……游戏吗?很陌生人的红包肯定切记乱抢,要不然后果非常严重的你难以想像。我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夸张的想法,但眼下那种想法,但却似乎是却能解释得通的想法。。
梁少的秘密娇妻
26683 人在追
主是梁甚之余曼曼的书名字叫《梁少的秘密娇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顾久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小说,内容主要讲:一次送餐,却把他送上他的床,纠缠一夜注定一生剪不断的缘份。 被他身上的倔强吸引,一步步踏入名字为爱情的陷阱。 “你看什么看?你这个混蛋!” “你既然已混蛋称呼我,我若不做些混蛋事,还真对不起你的这个称呼...梁甚之瞧着徐半夏气鼓鼓的模样,反倒产生了一丝兴趣。。
毒医狂妃
21817 人在追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医学博士最洋洋得意的弟子,坠机后再次穿越到西岳国将军府四小姐风凌兮身上,被庶姐大太太设计陷害强睡了一个伤的男人,顺便救他一命想两清,却不知道这人竟战死沙场的四王爷。“皇儿,那夜后,本王思你如狂可除了治?”“割以永治。”“皇儿,外人都传本王惧内,每次都是你在上,本王在下。”“你想怎样?”“自然而然皇儿在上本王在下。”默默的抱着被子睡在榻下,望着榻上美人。“皇儿,外头传闻本王被你糟践了,说你拱了本王还不主要负责。”“你怎么说也是将军府的嫡女,你若是不愿意嫁过去,让你爹给你求情,肯定能行的,而且,你可是京城第一大美女,就这样嫁给一个死了的人……”。
梦里繁花似你
16456 人在追
火爆新书《梦里繁花似你》是散云烟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虐情类小说,主苏曦枳顾林亦,书中主要讲了:爸爸尸骨未寒,苏曦枳却被顾林亦压在身下,百般***。以前,自己为爱的付出,为爱献身,为爱不计身份的奉献,在他嘴巴就是下贱,跪舔,倒贴?这就是他爱了六年的男人,苏曦枳的心几乎要滴血。。。。男人魔鬼...苏曦枳摇摇头:“不是你的错,我也没有受欺负,就是……宁锦时,我怀孕了……”。
你的凉薄负我情深
11365 人在追
火爆新书《你的凉薄负我情深》由向来缘深最新写的一本豪门虐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沈曼傅子轩,内容主要讲:沈曼爱了傅子轩八年,这爱深入骨髓却只能藏于内心深处,因为他爱的始终都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沈冉。因为沈冉,他差点抽干他的血。因为沈冉,他把他丢失进监狱。因为沈冉,他亲手把他送入歹徒手中。当沈曼从高楼跌落在他...这一刻她心像是被他硬生生戳了一个血淋淋的窟窿,疼的她这小身体都有些承受不住。。
时光知道爱来过
27820 人在追
甜宠新书《时光知道爱来过》由南有倾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是6栀微萧南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对6栀微而言,萧南城曾是他的三生有幸。殊不知道,它们的婚姻却本就是一场无可救药的不对。他亲手将他送入监狱,施加百倍折磨。伤疤累累出狱之后,他仍不放过他,一纸离婚协议,毫不留情地摔在他脸上……...萧南城轻笑了笑,手指冰冷勾起她的下颌,戏谑玩味地笑着道:“陆栀微,这三个字对你来说有多廉价?嗯?你在给别的男人生孩子时,也是这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