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雨如注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深秋山里的温度向来低得很,云芳渺越走越会觉得不对劲儿,即使她不像古人一样看得来天色,也估么着能猜到现在的大约是什么时候。何况她可还答应下来了小鱼儿要在未时回家去。看一看小篮子看看小篮子里的野菜,云芳渺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去再说。今天采的野菜也差不多了,总能挨过一两顿。不过云芳渺今天进山最主要的还是探一探这地方到底有没有野味。眼下都是秋天了,出来的动物并不多,是以她心里也没什么底。转悠了一圈,云芳渺用匕首做下记号,免得自己瞎逛迷了路。可这山里空气潮湿,也不知什么时候竟起了薄雾,脚下湿滑,云芳渺好几次差点就摔了个仰倒。。...

秋天山里的温度一向低得很,云芳渺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就算她不像古人一样看得来天色,也估摸着能猜到现在大概是什么时候。况且她可还答应了小鱼儿要在午时回去。

看看小篮子里的野菜,云芳渺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去再说。今天采的野菜也差不多了,总能挨过一两顿。不过云芳渺今天进山最主要的还是探一探这地方到底有没有野味。眼下都是秋天了,出来的动物并不多,是以她心里也没什么底。转悠了一圈,云芳渺用匕首做下记号,免得自己瞎逛迷了路。可这山里空气潮湿,也不知什么时候竟起了薄雾,脚下湿滑,云芳渺好几次差点就摔了个仰倒。

秋风呼啸刮得树枝乱颤,“沙沙”声在静谧的林子里显得十分突兀。此时此刻,就算云芳渺再后知后觉也多少察觉到情况不对劲了。

天上乌云密布,天地间气氛肃杀的很,鸟儿紧闭了嘴,林间动物也都热缩进了巢穴。

“这天气真是古怪。”云芳渺仰头望着乌压压的天空,阴云将太阳遮得严严实实,没有泄露出一丝阳光。林子里的风渐渐大了,云芳渺赶紧压好篮子里的野菜,免得被风给刮出去。她仔细辨认着自己留下的记号,走走停停,心里越来越不安。

转了一圈,又看到了那棵树上用匕首留下的记号,云芳渺咬咬牙,不得不承认自己迷失了方向。要是平时那还好,青天白日的,花费一些时间总能找到路。可是现在天色阴沉,短短的一小会儿四周就变得像是夜幕降临一样,不说伸手不见五指,至少要在这样的天色里准确得找到路十分困难。

云芳渺上辈子生活在现代世界,长大后更没有什么机会往山里跑。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除了拼命安慰自己冷静下来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

她连死都挨过来了,现在她还有大把的生命,怎么能就这么放弃了?

天上隐隐约约似乎传来是闷雷声,可是又听不真切,只是那若有若无的声音好像能压得人头皮发麻,心力交瘁。

不知是什么时候天上飘起了雨丝,云芳渺心里暗道倒霉。她今天出来也没想到会下雨,根本就没带伞,而且她穿得还有些单薄,现在冷风一阵一阵呼啸着,差点能把她的骨头给冻上。

雨越下越大,云芳渺不熟悉这里的地形,一时间又找不到路,只能先找地方避雨。

青山连绵,人在其中就像沧海一粟般渺小得可怜。云芳渺从来不觉得这时候会有谁来救她。人救不如自救,这个道理她一直都明白。

手里攥着匕首就没有松开过,云芳渺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一眼望去尽是灰蒙蒙的一片,这是起雾了。可现在应该是午时,怎么会有雾?

云芳渺在这个时候还不忘了自嘲,她挥手斩断拦在面前的树枝,虽然不知道前路有什么东西,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得去寻找避身之所了。“今天出门忘了看黄历啊。”她小声嗤笑自己。

与此同时,雨点坠入孙大娘家的院子里,她急急忙忙将鸡崽赶进了窝,忙活后往天上一看,带着些庆幸,“云丫头也该回来了,还好回来了,不然可就凶多吉少啦。”

“渺渺,渺渺你在哪里?”顾柘瑜的声音回荡在山林里,他一路走一路寻找,不时抬头看一眼被笼罩了一层不详气息的天空,眉眼间的凝重挥之不去。

他瘦弱的身子穿梭在山里,暗处闪过几个人影,可是一眨眼就不见了。

怎么可以……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她才从山崖下捡回一条命,还没安稳几年,怎么能再陷入危险?

顾柘瑜脑子里乱哄哄的,时而清醒时而懵懂,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不管不顾地冲进山里来了,只是他觉得如果自己不来的话,那么就真的只有渺渺一个人了。因为在这里,他们两个是相依为命的,没有其他任何人会出手帮他们。

世上的意外往往来得不知不觉,不动声色,就像是一头凶狠的猛兽,却偏偏收起了利爪潜伏在人的身边,只等着被他窥伺的人松懈下去,以为事事顺遂,便在这个时候猛地越出来,叫嚣着将人拆骨入腹。

雨越下越大,“哗啦啦”的雨声里,云芳渺没再听到天边闷雷似的声音了。雨水打在树叶上,在山间奏响一曲凌乱的战歌。

云芳渺身上的衣裳几乎湿透了,好在她在暴雨来之前找到了一处山洞,洞虽不大,可是容纳一个人躲雨还不成问题。只是那洞口没有遮挡的东西,风雨全都能灌进洞里。云芳渺身上没带火折子,无奈之下只能用一些树枝石头将洞口给简单得挡了挡。

现在这处境,也只有那么慢慢等着雨停风歇了。

云芳渺抱着膝盖靠在冷冰冰的石壁上,早知道进山会是这样的情况,她今早就该听孙大娘的,饿一两顿又能这么样?好歹不用受这样的苦。

外头风雨呼啸,山洞被挡了起来,云芳渺没能看到外面的情况,也就没有发现外头的雨越下越大。

暴雨如注,冲刷在山林间,大有要洗刷天地间所有污渍般气势。泥土被冲得松动,雨水混着泥滑轮,又在中途与其他地方而来的泥水汇聚一道,向着山脚冲去。

云芳渺不知道这一场雨持续了多长时间,她只知道就在自己睡了一觉醒过来以后这滂沱大雨也还没停。

挪开挡在洞口的东西,云芳渺一眼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她呆的这个山洞在半山腰上,放眼望去,正能看到被冲得沟壑纵横的山体和雨水冲过的痕迹。好像什么都被洗刷过一般。云芳渺心里琢磨着,看样子这雨怎么说也下了好几个时辰了,天色浑浊,说不清现在是下午还是晚上。

身上的衣裳还是湿漉漉的,贴着身子十分不舒服。而一时间云芳渺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往哪里去。她不认识路是一个原因,再者就是看这大雨滂沱的样子,要是她离开这个供她栖身的山洞,又没有把握找到下山的路或者其他避雨的地方该怎么办?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家有傻夫忙种田

评分 10
作者:晴雨
分类:科幻体裁
评语: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猜你喜欢
葬帝
6730 人在追
我自己心目中的仙侠世界,希望能大家能不喜欢 葬帝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天气逐渐变冷,寒风呼啸,天空飘起了盈盈雪花,整个大地触目之处一片纯白,冰霜寒气汹涌。。
医见钟情
27286 人在追
小说主人公是宋朝朝年夕陆续的小说叫《医见钟情》,这本小说的作家是方方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她,赫赫有名的豪门弃妇;她,尊贵神秘的陆家三少;“宋朝朝医生,自己想请你吃个便饭。”“对不起,医生没办法接受患者的吃喝。”她长臂一伸,双手钳住女人的下巴:“女人,你是在玩欲擒故纵吗?”她意识到危险,想逃;她却...打开水龙头,打肥皂,搓洗手双,冲去泡沫;再打肥皂,搓双手,冲泡沫,如此往复三次。小护士悄然走过来,低声道:“宋医生,陈主任那边刚好结束,他替你上台了。”“陈主任的意见是切吗?”“都那样了必须切啊!不过,这会家属又同意了。”“同意就好!”宋年夕深吸一口气,刚要擦手,口袋里的手机发出震动声。“宋医生,急诊那边又送来了个病人,生命垂危,你快来。”宋年夕眼睛闪光,仅用五分钟的时间,就跑到了急诊。急诊科医生朱珠神色焦急迎上来。“宋医生,快,是枪伤,有三处,其中一处离心脏的位置很近了,需要马上手术。”“立刻准备。”宋年夕没有一丝犹豫,人已经冲了进去。傍晚五点。手术室的门突然的打开,宋年夕急急走出办公室,摘下口罩,“哪位是家属?”“我是!”宋年夕一愣,才注意到面前这张英俊的让人窒息的脸,正是那个在走廊上扶了她一把的陆三少。“关系?”“朋友。”“伤者情况很不好,胸腔大出血,需要直系家属的签字。”宋年夕一边说,一边转身,“情况很紧急,怕等不了多久,五分钟内必须把字签好。”“他是孤儿,没有亲人。”宋年夕深吸一口气,瞬间抬起眸子,加重了语气,“你能为他的生死负责?”“能。”陆续的声音低沉而磁性,夹杂着一丝清寒。“那么……”宋年夕扬起手里的文件,“请你看一下条款,然后签字。”陆续不动声色扫过她的胸牌,饶有兴趣的勾起唇,随即低下头,在合同上龙飞凤舞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手术室的门,再一次合上。陆续看着她消失的衣角,别有深意一笑,然后推门走到楼梯间,掏出香烟,点燃,慢慢吸了一口。俊脸隐在烟雾之后,感觉朦胧到几乎失去真实,他掏出手机。“帮我查个人。”“谁?”“人民医院外科主治医生——宋年夕。”……手术终于结束。宋年夕走出手术室,脚步有些虚浮,累的。她正站在那里洗手,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过来,是外科副主任陈凌。两人都属于天才型学生,都是大三时就被医学泰斗刘博士看中,收入门下,只不过他大她三界。“上午的手术很成功,还是切了三分之一。”宋年夕侧过脸虚弱一笑:“嗯,我已经知道了。”陈凌压低了声音:“投诉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会向主任解释一下的,不是你的错。”“谢谢师兄。”陈凌笑笑,看向宋年夕眼神又柔了几分。第一次看到她时,她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扎着一条长长的马尾辫,脸上稚气未消,站在一群大学生中娇小的像个中学生。当时他心里就在想,这小姑娘虽然拉低了这界的年龄,却也拉高这界颜值。“师妹,晚上一起吃点东西。”“好啊,饿疯了,师兄你请。”“没问题,老地方。”两人说笑着走出手术室,一个微冷的声音从边上横起,“宋医生,有空聊几句?”宋年夕脚下一顿,回头。却见数米之外,陆三少两指间夹着烟蒂,随意的吐着烟雾,挺拔的身姿多半淹没在阴影之下,神色有些晦暗不明。夜,深。黑暗的房间内,静的可怕。男人困兽般压抑的气息,暧昧的从耳边拂过……宋年夕很害怕,手在床单上划动,下意的想躲开,身体却无法动弹,心底的狂热一波又一波,好像有火在烧着她。那人冰凉的指尖似有细小的火焰,温柔又不容抗拒……她睁大了眼睛,想将那张脸看得清楚一点,却只闻到了雪冰冰的气息。“你……要乖一点!”耳畔,男人低沉的叹息过后,那种撕裂的痛,好似凌迟一般一刀刀刺了过来。像要将她拖入深渊一样,灼热而狂烈…………宋年夕在一片黑暗中,睁开了双眸。又是,这个该死的梦!她重重的呼吸了几下,掀开被子走进卫生间。镜子里的女人,肌肤胜雪,一双星辰般大眼睛,略带着几分慌张和惊怖,正看着自己。眼里是她熟悉的伤痛。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那个男人墨色深瞳,高贵,沉静,深邃,冷得没有一丝的温度。宋年夕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清楚的知道,这根本不是梦!洗澡,吹头发,换衣服,一切如往常那样有条不紊。早晨七点。穿着白大褂的宋年夕将一头青丝挽于发上,准时走进帝都人民医院外科的病房。颈间挂着的听诊器,散着冷冷的金属光泽。“宋医生,有个病人胃部大出血,需要马上手术。”小护士追上来,口气很急。“哪里的病人?”“急诊那边送来的。”宋年夕眉头皱了皱,“陈主任呢?”“陈主任已经已经在台上了。”宋年夕皱了皱眉,“我十点钟还有一个会诊,时间怕是来不及。”小护士忙赔了个笑脸;“谁让宋大夫这么有名呢,人家指名道姓要你主刀,科室其他医生都不敢接。”宋年夕的表情僵了僵,当机立断道:“马上准备手术。”冰冷的手术台上,躺着一个面容惨白的男子,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宋年夕蹙眉站住了。怎么会是他?“宋医生,手术可以开始了吗?”短暂的惊讶后,宋年夕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进行麻醉,准备开始。”手术有条不紊的进行了一个小时,宋年夕不得不停了下来,指了指胃部穿孔的地方。“这里,已经烂透了,必须切除三分之一。赶紧去和家属沟通。”“是,我马上去。”副手小跑出去,几分钟后又气顺吁吁的跑进来:“宋医生,病人家属不同意切除,说要见主刀医生。”“人命关天,搞什么?”宋年夕摘下手套,匆匆而去,当看到家属的脸时,顿时愣在了当场,脸色煞白。唐寒此刻也正看向她,眼中闪过惊诧,“宋年夕,怎么会是你主刀?”宋年夕弯了弯唇角,狭长的凤眸无波无澜地注视面前男人,冷笑道:“唐寒,我也希望不是我。”唐寒一听这话,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怪不得要切掉他的胃,你是故意要公报私仇吧!”。
魅鬼在侧
7297 人在追
主人公叫秦星小西 的小说叫作《魅鬼在侧》,是作者鬼奴所编写出的悬疑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婉而纯洁无瑕,文笔极佳,实力我的推荐。小说精彩的段落免费试读:我直接入住一间凶宅,梦见了无比性感妩媚的美女。这美女原来是是冤之人化为的蘖,通过梦杀汲取男人的精元。经过两天的诱惑后,我的身体极其虚弱无力,处在死亡……的边缘。...但就在上周末,我遇到了一个性感迷人的大美女,并且很快就和她发生了关系。。
玄门圣医
17413 人在追
《魔门圣医》小说的主角是墨海洺方晶,魔门圣医是由作者喜欢吃汉堡包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魔门圣医小说讲诉了:魔门神秘的墨海洺入世修行,以各种出神入化的身份玩转都市。魔门围杀、都市情仇、杀手暗袭,的也其中包含各色美女。都市生涯里,有剌激有激情亦有美人相伴左右。右腿微微抬起,阻挡住那群地痞流氓的进攻。拳头出的不快,但每次总能打在某个壮汉的脸上,仅仅一拳,也能放倒一个人,可见他拳头的力度。。
猎心僵尸
7040 人在追
主角是顾冉的书名叫《猎心僵尸》,本小说的作者是阿筝创作作品的灵异惊悚恐怖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变为了僵尸的我,和做为僵尸猎人的他之间横梗的原来是不只是阴阳的界线。是谁对他纠缠不息不息?是谁对我步步步步紧逼?黑幕罩下,谁都逃但是。我亲爱的我的僵尸猎人,让我们在无光的深渊之中四连客地战斗中吧。...她恶狠狠地瞪着我,一字一句间都恨不得从我身上咬上一口肉来:“你这个女人,胡说八道什么?如初哥哥怎么可能看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