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暴雨将至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顾正仰起头看了好一会儿也没可以看出个名堂,他也而已跟顾为真一样会觉得这天气有点儿怪异,但是更多人的又说不出。赶牛车的老头子也是方河村的人,这一回也不凑巧了才遇上顾为真父子。赶牛车的老头子也是方河村的人,这一回也赶巧了才碰上顾为真父子。“噼啪”一声鞭子抽在牛身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阴冷的空气,眼睛里有些担心,然而没多久也就放下了,他好心解释道:“这天气是不太好,只怕是要下大雨了,不过咱们这地方地势好,就算是山洪来了也跑不到这儿来,顶多就是离山近些的人家户遭殃,没什么的。”。...

顾正仰头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个名堂,他也只是跟顾为真一样觉得这天气有点古怪,可是更多的又说不出来。

赶牛车的老头子也是方河村的人,这一回也赶巧了才碰上顾为真父子。“噼啪”一声鞭子抽在牛身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阴冷的空气,眼睛里有些担心,然而没多久也就放下了,他好心解释道:“这天气是不太好,只怕是要下大雨了,不过咱们这地方地势好,就算是山洪来了也跑不到这儿来,顶多就是离山近些的人家户遭殃,没什么的。”

顾为真一听来了兴趣,活了这么些年,他还没见过山洪呢,“真有山洪?你见过没?”

老头子哼哼道:“当然有了,五十年前就有过一次,啧啧,你是不知道,那时候的山洪可厉害了,愣是把山破冲成了平地,咱们方河村那时候依山而立,死伤无数。也正是那一次山洪过后才又另外选了地方建村子。”

方河村原先还真不是在这个地方,只不过离先前的旧址也不远就是了,顶多就是往山外挪了那么些地儿。

顾正和顾为真都没有见过五十年前的事情,听老头子这么说也全当是笑话了,顾为真更是连连揶揄老头子怎么没被那场山洪给埋了。

老头子气得胡子乱颤,想开口教训却愣是忍住了,可一想到方河村的顾家,老头子又不痛快了,顾家真是没一个好东西。气呼呼地又抽了牛一鞭子,黄牛叫唤了一声,悠长悠长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更加衬得四周荒芜苍凉。

临近晌午,孙大娘又立在院子里怕米糠给鸡吃,鸡崽子们叫得欢快,追逐打闹好不热闹。孙大娘握着米糠的手迟迟没有松开,可急坏了等食的鸡。

今天的天气和五十年前的时候太像了,像到她以为那场灾难还没有过去,山石滚滚,洪水爆发,倾泻而下一冲就毁了一个村子。

“唉……早知道说什么也要拦下那丫头。”孙大娘无意识地松开手,米糠撒了一地。当年的记忆真是太可怕了,每每回想起来,都让她觉得头皮发麻。“要是现在进山去找……”孙大娘兀自嘀咕着,浑浊的双眼里唯有担忧十分明显。

不久之后,孙大娘敲响了一处小院子的门,须臾之后有人开了门,却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顾柘瑜左看右看,没看到云芳渺的身影,登时有些失落,“大娘您怎么来了,我还以为渺渺回来了呢。”

失落的神情没有掩饰,要是平常,孙大娘肯定得笑着打趣他,可是现在她是没心情的。而且也不知道顾柘瑜这傻脑袋会不会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

“小鱼儿啊,云丫头进山去了,这天气不太好,要不你还是把她找回来吧。”孙大娘已经让自己尽量说的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她倒是没有告诉顾柘瑜,就算说了,他也不一定明白。

果然,顾柘瑜面露疑惑,不解道:“可是渺渺说不让我出去,渺渺说她去挖野菜,走不远的。”

孙大娘叹了一声,要是个正常人她还能劝一劝,这孩子是个小傻子,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他才会听,再说了,这事情还没个定论呢,要是这鬼天气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还是其次。怕就怕她把顾柘瑜给劝进了山,再出了事就不好了!

孙大娘心里焦急起来,这可不就是骑虎难下吗?这叫什么事啊!

顾柘瑜看着孙大娘变化的脸色,心里突然有一些不好的预感,他试探道:“大娘,是不是渺渺有什么事啊?”

孙大娘一听这话就“呸”了一声,骂道,“少胡说,云丫头好着呢。就是这天气有古怪,怕会下雨。”

顾柘瑜放下心来,露出一个笑容来,“就是天黑了一点,渺渺说天黑之前她就回来,渺渺肯定快要回来了。”

孙大娘觉得自己简直没办法和这小傻子交流,也不知道自己以前是怎么觉得他有些聪明劲儿的!

“大雨,下大雨,能弄出山洪来的雨!”孙大娘有些急了,整个方河村里,她是寡居的老太婆,没几人在乎,云芳渺又是外来被卖到这里的,是生是死对方河村的人都不重要。要不是只有顾柘瑜这个傻子可是说说话,孙大娘简直不知道自己该找谁。

顾柘瑜嬉笑的神情有一瞬间的阴鸷,然而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露出愚笨之态安抚孙大娘,“大娘您放心,渺渺出门的时候说了,吃过午饭后的一小会儿她就会回来,渺渺不会骗我的。”

吃过午饭,那也就是午时左右。孙大娘悬在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现在还有些时间,既然云丫头说是在那个时候回来肯定就不会说假。放下心来后她又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快,于是嗔怪顾柘瑜道,“怎么也不早说,害老婆子心惊胆战的。”

顾柘瑜摸摸脑袋,眼神十分的无辜,“我哪里知道您到底要问什么嘛。”

孙大娘一张也是,自己这突然上门没头没脑的话说了一堆,却是每个主要的。现在话说清楚了,她也没在逗留,自家的鸡崽子还没喂完呢。

送走了孙大娘,顾柘瑜面色如常地关上了门,可就是在门栓落下的一瞬间,他的脸色阴沉得不像话。

苍凉的天地间,上了年纪的老人多少还记得当年的惨状,如赶牛车的老头子一样事不关己的有,如孙大娘一般忧心忡忡的也有。

顾祥沉闷地坐在门槛上抽旱烟,张华和赵慧在院子里假忙活,忽然,外头传来了说话声,那声音十分熟悉。没等顾祥站起来,张华和赵慧就笑嘻嘻地把人给迎进来了,真是顾为真和顾正父子俩。

苗翠花听到动静就知道是谁来了,她笑着走出来,没去理会自己的儿子,反倒是先捉住顾为真的仔细瞧了瞧。“大孙子怎么又瘦了,你娘没给你好好吃饭吗?”

顾为真心不在焉地摆了摆手,打从一进门他就想要溜走,毕竟他今天回来可不是为了听人嘘寒问暖的,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找云芳渺,他已经想好了,要是那蹄子再不从,打不了再推她下一次悬崖,有得她受!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家有傻夫忙种田

评分 10
作者:晴雨
分类:科幻体裁
评语: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猜你喜欢
国土苍穹
20585 人在追
国土虽大,但不容许一分他有。  万里海疆,也没一寸多馀,不容许一分他囊。  生而为国死,死而为国魂,驱散四方鞑虏,荣耀华夏九州。  ……………………………………………………  也不是军事YY,也不种马,主角但是牛叉,但不无敌,只想以此文向那些最可李湘早已经忘记了这句话最开始时是谁说的,当然谁说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句话本身的正确性是那样的毋庸置疑,当战争开始,真理只能是最后的胜利者来叙述,真理早已经变了味道,当真理变成利益的时候,也是战争的开始。。
诡谲密事七桩
1219 人在追
完整版本小说《诡谲密事七桩》是冬风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主陈泽,内容主要讲:一件奇怪的惨案发生,3弟兄陆续惨死河边。紧接着失踪依旧的警校之星星有,这个背后始终盘旋着鲁班术的影子。一步步抽丝剥茧,一点抓住线索。陈泽走向了谜底的终点!...感觉应该是有事发生,陈泽拉住了一个大叔,问道:“大叔,出了什么事情了?你们都去看啥?”。
绝色医妃:邪王的心尖宠
《绝世医王王妃:邪王的心尖宠》是由作者落喵喵写的一本古言情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贴吧。《绝世医王王妃:邪王的心尖宠》精彩章节节选:被滴姐设计,错上神秘男子床榻,声名狼藉。五年之后,他浴血归来,不谈情爱,只为复仇,却被权倾天下的冷面摄政王盯上。“王爷,妾身不是第一次了,身子早就不干净了,连孩子都有了,您现在退婚还来得及。”垂眸假寐的...五年不见,凌嫣然欺骗世人的本事更高了。。
遥遥之冥
15983 人在追
最热门小说《遥遥之冥》由酒肆卧龙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秦昊林雪,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我出生于的时候口中衔玉,再后来还娶了一冥妻,自此走上一条不是寻常的人生道路。...人对未知的事物都是有恐惧心理的,李老虎也不例外,别看他是嚷得最凶的一个,但是要真动起手来,他可不会是第一个冲出来的。。
曾想与你共白头
10393 人在追
甜宠新书《曾想与你共白头》由北屿_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是顾弘深夏云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婚礼三年,他始终卑微地爱着一个叫顾弘深的男人,直到他深爱的女人陷害他失去宝宝,一步步把他逼到绝境,他才明白,不是所有的深爱都值得被珍藏……...“弘深,难道你真的相信她的话?我和云汐是清白的!云汐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她怎么可能会做对不起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