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温柔关心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夏遗若低着头,当心的打扫清洁好厨房的玻璃碎片,等她把碎片装出来时,却不当心被扎了一下,手指立刻就涌出来了鲜血,痛的她一个浑身哆嗦。侍候人是这样,做好被被欺负的准备。说好听啊服侍人就是这样,做好被欺负的准备。。...

夏遗若低着头,小心的打扫好厨房的玻璃碎片,等她把碎片装起来时,却不小心被扎了一下,手指马上就涌出了鲜血,痛的她一个哆嗦。

服侍人就是这样,做好被欺负的准备。

说好听点她是管家,其实就是照顾秦BOSS日常生活,煮饭洗衣,端茶送水,跟佣人也没什么两样。

她心里黯然,掐着手指忍住痛,挤出里面的小小的玻璃渣子,鲜血流了一地。

“你受伤了。”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她惊慌的抬头,就看见秦BOSS在旁边站着,皱着眉盯着她流血的手指。

“不小心扎了一下。”她急忙解释。

“笨。”秦澈丢下这个评价,转身就出去了。

夏遗若气的浑身发抖!太过分了他!

她为什么受伤?还不是你这个招蜂引蝶的罪魁祸首!现在居然还敢骂她笨!

岂有此理!

她恨恨的盯着秦BOSS离开的身影,小声骂道:“法西斯!周扒皮!”

却没想到,秦澈又转了回来,目无表情的看着她,“你在骂我?”

“没有没有!你听错了!”她用力摇头,坚决不承认。

“对我没有影响,如果这样会让你的心里获得满足,随便你。”秦BOSS冷淡的声音。

啊?什么情况?夏遗若反应不过来了。

秦澈走到她面前,命令道:“伸手。”

夏遗若乖乖的伸出手,被秦BOSS小心握住,受伤的手指覆盖上一块消毒棉。

“啊!好痛!”酒精的刺激让伤口剧痛,她哆嗦的用力抓住了秦BOSS的另外一只手。

“忍着。”

秦澈小心的擦干伤口的血迹,看着血迹慢慢的止住,才撕开一块创口贴,小心的替她贴上。

没想到他居然好心的帮她处理伤口,夏遗若很意外。

“这几天不要碰到水。”依旧是命令的口气,夏遗若却听出了几分关怀。

“谢谢先生。”她笑了,“没关系的,小伤口。”

她竖了竖手指,一会还要准备午餐呢。

“按我说的做。”秦澈突然就不高兴了,加重口气说道。

夏遗若纳闷了?又是怎么了?不过看在他帮她处理伤口的份上,还是点点头。

秦澈看看厨房准备到一半的食材,皱眉道,“不要做了,中午订餐。”

“啊,可是我食材都准备好了。”

“扔掉!”

“--好吧。”

乱发神经的老板!夏遗若腹诽不已。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高高的楼梯上,一个身影把两人的互动尽收眼底。

不用准备午餐了,夏遗若突然就不忙了,打了电话从附近的酒店里定了菜,她又煮了一些水果茶,准备送进去。

秦BOSS刚刚那么好心,她得回报下,养生的水果茶,非常适合他这样不爱吃蔬菜水果饮食结构单一的人。

她端着托盘,敲敲会议室的门,听到“进来”的答复才推门进去。

“先生,您要的茶水。”她微笑着,视线扫过屋里开会的人,却猛然呆住。

那个熟悉的身影也在这里,那个总是深情注视她的眼神,此刻却带着厌恶、痛恨、鄙夷,牢牢的盯着她。

她一惊,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一只手伸出来揽住她--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总裁前夫别说爱

评分 10
作者:浅碧氏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猜你喜欢
灵魂经纪人
21162 人在追
《灵魂经纪人》是由作者暗丶修蓝所著的一本悬疑悬疑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灵魂经纪人》精彩节选:无论你信不信这个世上有鬼,我却从小和它们为伍。我叫端木森,没有十岁前的回忆,也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谁。在孤儿院里长大的我,身边的朋友老是一个接着一个去世。某天半夜,我偶遇白无常勾魂,惊吓过度的我本以...我的职业很特殊,懂行的人叫我们招魂师,不懂行的人叫我们阴阳代理人。。
追爱宠婚:薄总,晚上好
小说主人公是薄劲风秦梓晴的小说叫《追爱宠婚:薄总,晚上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沈寻欢创作的婚恋生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他毫无血缘的哥,他是他好兄弟的老婆。从爱上他当天起,他就知道啥叫做万劫不复。某个深夜。他压着他在床上,双眸赤红的质问:“你是不是还喜欢他?”“当然,因为他是我的初恋。”他眼眶蓄满眼泪,无助又气...我微微蹙眉,“他又闯祸了?”。
空空
27595 人在追
我为星主看众生心中梦憧一片爱欲痴缠,丢下严禁生由空而生,又教他向空而去但是是教来者一向处去 空空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天地虽无尽,可人力终有限,难以探寻四方上下,也自然没有人知晓天极之处是何样貌。。
邪王妖妃有点毒
26385 人在追
故事主角是叶晓
时光知道爱来过
27820 人在追
甜宠新书《时光知道爱来过》由南有倾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是6栀微萧南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对6栀微而言,萧南城曾是他的三生有幸。殊不知道,它们的婚姻却本就是一场无可救药的不对。他亲手将他送入监狱,施加百倍折磨。伤疤累累出狱之后,他仍不放过他,一纸离婚协议,毫不留情地摔在他脸上……...萧南城轻笑了笑,手指冰冷勾起她的下颌,戏谑玩味地笑着道:“陆栀微,这三个字对你来说有多廉价?嗯?你在给别的男人生孩子时,也是这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