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认错人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静谧的夜幕降临时,房子外面一片宁静,只听见偶尔会的虫鸣。房间里,秦澈闷头吃面,一口又一口,夏遗若边等着,边偷瞄他。喝多酒的秦BOSS,看出来多了几丝呆气,一点儿都不像房间里,秦澈埋头吃面,一口又一口,夏遗若一边等着,一边偷瞄他。。...

宁静的夜晚,房子外面一片安静,只听到偶尔的虫鸣。

房间里,秦澈埋头吃面,一口又一口,夏遗若一边等着,一边偷瞄他。

喝醉酒的秦BOSS,看起来多了几丝呆气,一点都不像平时的冷漠。

这样的老板挺好,起码没那么可怕了。

夏遗若吁了一口气,她在面对秦澈的时候,一直绷紧了心弦,真的很紧张,既怕他突然发脾气,又怕他想出点什么损招……她想的很清楚,她来当女管家就是为了赚钱,其他的最好不要惹事。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秦澈满足的放下筷子,叫嚣疼痛的胃安静了下来,舒服不少,他脸上的表情也好看许多。

“先生,喝点水吧。”夏遗若递过来一杯温开水,“您还胃痛吗?需不需要吃点胃药?”

秦澈喝了水,又摇摇头。

“那您休息吧,明天早上我叫您起床。”

秦澈点点头,却还是呆坐着。

“先生?”夏遗若询问道。

却还是没有反应。

果然喝醉了的人反应就是迟钝,只知道乖乖的点头摇头,却不会做其他的了。

夏遗若上前扶起秦澈,沉重的身体靠了过来,压了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她咬紧牙关才支撑住沉重的男人身体。

“您能自己站直了吗?”她的声音都在颤抖。

秦澈根本听不进去,脚步虚软无力,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

好在就在他房间里,床的位置并不远,夏遗若一步步的挪着,终于把他送到了床上。

服侍秦BOSS躺好,给他盖上薄被,这个过程中,秦BOSS都像一个听话的小孩,乖乖的看着她,一句话都不说。

“先生,晚安。”夏遗若关了房间的大灯,只给他留下床头的小灯,又跟他告了别,转身就要离开。

却被拽住了衣服。

“诺诺!”秦澈面色潮红,拉着她不肯放手。

“先生?”听着像是在叫她,夏遗若以为BOSS有什么吩咐,却发现他还是醉了的样子。

看见她转身,秦澈好像很开心,猛的坐起来,一把抱住了她。

“诺诺!你回来了?我好想你!”

是诺诺,不是若若!夏遗若这次听清楚了,秦BOSS喊的不是她……那他是把她当成了谁?

“先生,您醒醒,我不是诺诺,你认错人了。”她尴尬不已,秦澈抱的太用力,让她整个人都缩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诺诺!不要再走了,没有你的日子,好难熬。”神情款款的告白,听起来根本不像是BOSS这样冷淡的人说出口的话,却明明白白是他说的。

夏遗若只觉得要不是秦BOSS精分了,要不就是她幻听了。

“先生!放手!”她大声吼道。

秦澈见她不高兴,终于松开手,“诺诺,你不高兴?”

“我不是诺诺!”

“你是,我记得,你走了三年,我常常偷偷去探望你。”

“为什么是偷偷?”夏遗若对这个被秦BOSS挂在心上的诺诺起了几分好奇,难道这也是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秦澈看着她长长一声叹息:“诺诺我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你想干什么我都听你的……但是不要再离开我,留在我身边好吗?”

英俊的男人,深情的凝望着你,暧昧的灯光,缠绵的气氛,这一切都让夏遗若不自觉的沉沦了,好像自己真的是那个被深爱着的诺诺。

她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好。”

秦澈顿时欣喜若狂,又是一把拥住她,“太好了诺诺!”

等他高兴完,酒意也上来了,他不肯睡,拉着夏遗若的手,“不要走。”

“好,我会一直陪着你。”

他终于满足,沉沉的睡了过去。

夏遗若凝望着他的睡容,幽幽叹了一口气。

她对秦BOSS已经有所了解,外表冷漠的男人,内心却有着一团火。

只是,不知,这火究竟会烧到谁,又会灼伤谁?

那个诺诺?

她低低的叹息,守着这个沉睡的男人。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总裁前夫别说爱

评分 10
作者:浅碧氏
分类:其他美文
评语: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猜你喜欢
周明陈苗
2031 人在追
周明陈苗野百合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周明陈苗》小说叫作《雨天》,是由野百合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周明陈苗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他的母亲有个的美丽的闺蜜,据说在夜总会去上班,是个的美丽动人心弦的尤物,是他的干妈,他一个十
高冷慕少狂宠妻
8341 人在追
主是宋星辰慕厉琛的小说是《高凉慕少狂宠妻》,这本小说的作家是云心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高凉男生不上钩,如何办?1哄,2勾,3扑……前世,星辰被小3在高速公路上活活拖死,1朝重生之后,他手撕白莲,脚踩绿茶,亲手摧毁渣男。2十岁建立商业帝国,成就亿万财富,走向人生巅峰。只可惜前世瞎了眼,选择...星辰关上花洒,走到洗手台前。双手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中娇小白皙的脸蛋,漆黑如潭的瞳孔。。
清思铭,铭慕清
20412 人在追
本文为再次穿越小说,校园爱情小说,以男主感情为主线,此外迂回了一些江湖及朝堂故事,希望能大家不喜欢!(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
情若覆流年
9282 人在追
完本小说《情若覆流年》是不信多情最新写的一本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主言心凝洛霆骁,书中主要讲了:言心凝爱了洛霆骁十年。无论是在野外,楼梯间,厕所,只要他要,他就会给。可以这一次,他却声嘶力竭的喊着别。...洛霆骁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海城的夜景,嘴角勾出一抹寒色薄弧,扭头对身后坐在轮椅上的言衡说:“十年了,你欠我的,就让你的女儿来偿还吧。”。
丑女种田:山里汉子太会宠
穿到一贫如洗重男轻女的家庭即使了,还成了一脸脓包的丑女,许奕雯则表示心里苦。开局不错被退婚,许奕雯淡定从容无比,以貌取人的男人要不得!反正,作为在现代中医圣手,她一副中药就能完全恢复美貌,还怕也没男人要?后被家人被人嫌弃赶出家门,许奕雯嘿嘿一笑,走也可以,该是她的一分都不能够少!只望她以后发迹致富之路后,这群穷亲戚别厚着脸皮撵登门来!拣到一失去记忆美少年,我以为是小奶狗,不想竟头饿狼,白日黏糊再说,还夜夜爬床,将许奕雯被欺负得腰酸腿软!某天,许奕雯意外的惊喜意外发现,这少年身藏大秘密,身份不通常~~~陈三儿得不到任何支持,恼得满脸通红,结巴许久后,半个字都说不出来,最后,他干脆扬起拳头转身想去将许奕雯设的摊位推倒。。
爱你,只要五十年就好
独家小说《爱您,只要50年就最好》由雪衣公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6妙思沐君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抱着他说:”我只爱您50年!”“咋回事不是一辈子?”“我现在十八岁,50年后六十八岁,那个时候我若是死了,还怎么去爱您?”十年后,他:“想死没那么容易!”他:“我再也不爱您了,再也不敢爱您了!”“那...“君睿,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嫌我去了妙思那里!”高晓莹敏锐察觉到男人的心思。“她那里你以后少去,免得你再受伤!”车子已然发动,很快驾驶了出去。高晓莹温柔说道:“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去了!安心等着你们离婚,等着你娶我!”沐君睿转眸看了一眼娇羞的女人,温柔几许,“好!”他本就冷漠寡淡,拒人于千里之外,在高晓莹面前他几乎很少主动张口说话。“君睿,谢谢你!”高晓莹一脸感动。…··陆妙思在隐约中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好像是刘东旭,保镖开门,“刘少,您小心点,那疯女人之前还伤了高小姐呢!”刘东旭笑笑,“没事,我就是看看我的老同学而已,开门吧!”开门,他傻了眼,陆妙思浑身都是血,睡袍早已经成了血色,人已经已经晕死在门口。“陆妙思,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你!”在惊骇中,刘东旭抱起虚弱的人,好轻呀,怎么会这么轻!他吼道:“快,备车,去医院!”保镖在后面跟着:“刘少,你把人抱走了,我们该怎么交代呀?”刘东旭呵斥:“人若是死了,你们又怎么交代?”沐君睿的电话响个不停,他不耐烦接起:“你最好说的是要紧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刘东旭靠在墙上,没好气:“陆妙思快死了,这是不是要紧事!老沐,三年了,不,十三年了,我看着你们整整十三年,你怎么一点儿情谊都不顾,该够了吧?行了,放她一条活路吧!”“说完了?没事我就挂了!”沐君睿淡漠地猛吸一口烟,听到陆妙思他烦躁地很!“老沐,她躺在血泊里,人快不行了,医生说了凶多吉少!”“什么?”沐君睿不敢相信,他走的时候她明明只是有些虚弱而已!“你不信,你回去看看,地上全都是血,真不知道她那么瘦弱,竟然有这么多的血可流,她差点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你若爱她,就好好待他,若是不爱,就放她走吧!”刘东旭在劝。“我的事你少管!”冷硬的回应。“老沐,我不想看着你再错下去!”那头电话却已经挂了,传来“嘟嘟”声!刘东旭无奈,收好电话。沐君睿返回自己车上不久,高晓莹包扎好伤口已经出来,刚到车门口,他冷声一句:“你打车回去吧!我还有事!”“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君睿,你还是回去看看妙思吧,她划伤我的时候,不小心摔了过去!”一阵冷风袭来,沐君睿眼眸一眯,“是吗?她死了不是最好,你和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在一起了!”“君睿,妙思是我们同学啊,她成为这样我也是很痛心的,若是她愿意离婚,就放她走吧!”高晓莹眼里含着泪,我见犹怜!“我让古峰送你回去!”他不愿再多说一句,离婚,他从未想过离婚!“那君睿你要去哪里?”“公司,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说完一脚油门踩了出去。高晓莹在后视镜里说招手说再见,还含着微笑,见车子渐渐没有了踪迹,她才面色狰狞,“陆妙思,这次你该死了吧!”几次三番的挑衅陆思妙都无动于衷,高晓莹感觉自己就像一拳打到棉花上,怒火中烧。她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面镜子,径直走到床边,照到陆思妙的脸上,恶狠狠地说道:“你看看,你看看你自己,蓬头垢面,丑陋无比,就像黄脸婆一样,你还以为你是陆家的大小姐,名噪一时的大作家呢!我要是你,看到自己这副鬼样子,早就从这楼上跳下去了!哈哈…··”陆妙思看到自己形容枯槁,披头散发,眼睛里一点儿神采都没有,就像疯了一般,“我不要照镜子……啊…··我不要!”她抱住自己的头,瑟瑟发抖,她早就不照镜子了,这些年她都忘记自己长什么模样了!高晓莹抓住她的头,扯起她,尖锐:“看,你必须看,看看你这让人恶心的模样,我要是你,早死了!你既然都到了明岛,为什么还要回来?”“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我五年前就离开了荣京,你有五年的机会得到他,而你却一无所获!他不爱你,你却赖在我头上!简直可笑至极!”陆思妙冷笑,眼眶猩红,脸色惨白,她笑的虚弱,笑的可怕,犹如地狱恶鬼!“啪!”一巴掌,打的陆妙思捂脸**,“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敢嘲笑我!你如今这幅德行连街边的乞丐都不如!”高晓莹手插在腰里,就如泼妇一般,还尤不自知!“你滚,我不想看见你!”陆妙思嘶吼。高晓莹又怎么肯,今儿她的目的还没有完成,她怎么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放过!她又返回梳妆台,翻出一把小剪刀,眼里透着一股阴狠,慢慢走向床边。她渐渐靠近,陆妙思有些害怕,“你想干什么?你若是杀了我,你也不会好过!”高晓莹却忽然哭了起来,“求你别杀我…··妙思…··我们可是认识多年的同学,求你别杀我!”陆妙思一惊,这个女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高晓莹,你又想干什么?”“你待会就知道了!陆妙思,老娘今天就让你彻底完蛋!”她压低声音,咬牙切齿说道。陆妙思下床,想抢回剪刀,便死命捉住高晓莹的手,可是她太虚弱,根本经不住高晓莹的猛然推搡,她跌到在床边,后脑勺磕到床角,她抱住头,痛,好痛…··瞬间,高晓莹却用剪刀划破自己的手臂,开始大叫:“救命啊…··救命……妙思,你要冷静……啊……妙思……不要杀我……”还故意跌到在陆妙思的不远处,剪刀扔到陆妙思的身边。保镖闯了进来,“高小姐,您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我没事,打电话给君睿,看看妙思身体怎么样,先送她去医院检查检查。”高晓莹一副坚强模样,漂亮的脸上还挂着几滴泪珠,惹人怜爱!话音落,沐君睿已经闯了进来,看见地上的血迹,抱起高晓莹,狠厉冷漠看向陆妙思,“你竟然敢伤人!来人,备车,去医院!”陆妙思抱着头,感受着后脑的剧烈温热,看着沐君睿的冷漠眼神,心都碎了,她已经麻木,都不知道解释,只是嘴里念念有词:“我没有,不是我……”“你等着!陆妙思,我的人你也敢伤!”沐君睿呵斥,杀气腾腾。急匆匆出门,又安顿:“把门锁好了,连一只苍蝇都别放过!”陆妙思绝望看着,渐渐躺在血泊里,她闭上眼睛,她想,这一回她该死了吧!她还看到了高晓莹奸计得逞炫耀阴狠的目光。保镖骂骂咧咧,“臭女人,你能不能安分些,高小姐今儿受了伤,到时候受牵连的还是我们!”还顺道踢了一脚陆妙思,这才出去。暗红色的地毯和暗红色的血液融合在一起,那血就像开闸的水,肆无忌惮地流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