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夫人各安心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王府之中从没留毫无用处之人,倘若下仆照顾好主子便会遣送回国出门时,而大夫们倘若连主子的身体都照顾好,那就是要打板子的,非常严重的话会被直接赶回去,自此名声打扫卫生。”连翘手陆荨微微吃惊,许是曾经的社会太过安逸,都忘记了如今的贺兰王朝还并非那样关注人命,这里人的眼里不过是权势财富或者是为满足身体的需求,哪里知道生命可贵,男女平等。。...

“王府之中从不留无用之人,若是下仆照料不好主子便会遣送出门,而大夫们若是连主子的身体都照料不好,那便是要打板子的,严重的话会被直接赶出去,从此名声扫地。”连翘手中的动作未停,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是十分骇人。

陆荨微微吃惊,许是曾经的社会太过安逸,都忘记了如今的贺兰王朝还并非那样关注人命,这里人的眼里不过是权势财富或者是为满足身体的需求,哪里知道生命可贵,男女平等。

连翘没有听见陆荨回话,只好继续道:“不过王府之中,戒备森严,安全十分,那些被扔去乱葬岗的人,按照上面婆子的说法,莫约都是些混进来的人,因为会影响到王府的安全,才会这样做,我们这些做奴婢下仆的,只要安分守己,好好照料主子,是断然不会被扔去乱葬岗那种地方的。”

听了连翘单纯的话语,陆荨也是七分无奈,三分无力。

连翘单纯如此,倒也算是见过了人命之低贱,更对人命并没有太多感觉,而无奈之处,便是连翘想的太过单纯,哪怕是你自己不惹事,这事儿都迟早有一天会落在你头上,任你如何恪尽职守,都比不过那莫须有的罪名。

“连翘,你已然是我身边的人了,若是有人盯上我,也自然有人会从你身上下手,凡事小心。”陆荨还是不心安的嘱咐了一句。

“我知道了。”连翘也点点头,见大夫已经将受凉的药给拿了过来,便问道:“这药,小姐要喝些吗?”

“这苦了吧唧的东西我才不要喝,直接扔进药汤里多煮一下即可。”陆荨嫌恶的摆了摆手,在现代别说是药,就算是别人都喜欢喝的咖啡她都不想去碰一下,就算碰了大概也只会吐得一干二净。

“可……”连翘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晓,倒进去便是。”陆荨无奈的裹紧了衣服,见陆荨将药材给倒进去了,这才继续道:“对了,之前在铁匠那订的东西莫约好了吧。”

连翘掐着手指数了数,点点头。

“便是这几日。”

“那我们出一趟府吧,正好……”还想去卧仙楼给兰姨道个歉,窑子这拉情报网的好地方可不能放过。

“小姐,王爷还禁着您的足呢。”连翘提醒了句。

陆荨脚步一顿,瞅了眼门口站着的护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这王府之中还真真是四处受限,即使换到了这好一些的兰亭苑,不还是被人看着。

无奈之下,只好让连翘拿了她的腰饰出去,快去快回。

见连翘不过一会儿就拐了出去,陆荨自己倒是没事儿做了,昨晚听那丫鬟说今天要配给她两个丫鬟和两个侍卫,顺便发现今天秋日的阳光还不错,索性又披了件衣服在肩上,径直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之上,微微仰着头打着懒散的哈欠。

一旦安静下来,陆荨便开始细细想来,似乎自己已经来到这里许久的时间,但是对于这王府里面却是没有半分熟悉,既不认识路也不认识这些难记的名字,而一想到贺兰青玄这样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甚至连杀人都从不让自己人动手,又到底怎么会将他整垮陆家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还惹来了陆闻斐的扰乱,甚至还逼着贺兰青玄将陆吟雪放在身边来要挟陆闻斐别过来……

思绪似乎越来越乱……

而另一边,楚良云端坐在榻上,身侧的丫鬟早早的站在旁边,小声说:“夫人,王爷让人去查了那笔给卧仙楼的帐子,说是等会儿回来了之后要您去书房一趟,想必是那陆吟雪在王爷耳边……”

楚良云将手中的杯盏重重的砸到了桌面上,上次筵席之上自从她发现陆荨似乎是在诱惑哪位大人,而昨夜传来李书玉大人身亡的消息,她便是已然猜到,这陆吟雪已然是王爷一颗有用的棋子,王爷这次让她回了兰亭苑想必也是让她做事儿。

一想到自己之前还让兰姨去刁难她,楚良云只暗道自己的失策,反而让那陆吟雪有机可乘,还从兰姨那边将事儿给返了回来。

轻轻的咂了咂嘴,楚良云看向了旁边的侍女,轻声道:“何妙银那边,知道那陆吟雪搬回兰亭苑的事情吗?”

“已然知道了,想必现在已经抓狂了吧。”

楚良云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才摒弃了脸上的烦闷,换上了一张笑脸,笑道:“方才你是不是说陆吟雪身边的丫头要出门?”

“是。”

“你去流音苑一趟,让人将这件事情告诉何妙银,她知晓怎么做的。”楚良云浅浅一笑,复而将那杯盏拿了起来,脸上的笑意也清淡了起来,看起来还是平日那个平淡的良云夫人。

侍女顿时明白了楚良云的意思,按照吩咐乖乖的去做了。

而流音苑中,何妙银的反应便是比楚良云的反应更大了些,直接砸碎了手里的杯盏,平日里妖娆百般的模样也变得狰狞了起来,气的涨红了一张脸,怒斥身旁已经跪在地上的丫鬟:“昨夜不仅在王爷卧房留宿,现在甚至还搬回了兰亭苑!那狐媚子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魅惑王爷!”

流音苑的丫鬟都匍匐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头也不敢抬。

这兰亭苑距离王爷卧房也近,曾经也让陆吟雪住在里面过,等到陆吟雪不得宠了之后便将她送到了软烟阁中,那软烟阁再怎么好,也不过是王爷将人接进来暂住的地方,曾经也不知道在软烟阁里藏了多少的美人儿,现如今又让她搬回了兰亭苑,这便是陆吟雪在王爷心中提高了地位的象征。

自从那日回来之后陆吟雪便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正在何妙银怒火中烧的时候,贴身丫鬟从外边匆匆赶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低声道:“陆姑娘虽被禁足,却让丫鬟出了府。”

何妙银眼神一凛,直接拍案而起,连着将手边的东西也都给砸了个粉碎,怒喝道:“岂有此理,王爷将她禁足,她还如此肆意妄为,把王爷置于何处!”

几个丫鬟再次噤了声,颤颤巍巍的不敢还嘴。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神偷王妃

评分 10
作者:江都客
分类:虚拟游戏
评语: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猜你喜欢
强势总裁要复婚
10762 人在追
主角是雨润诗肃祁扬的书名叫《强势总裁需要复婚姻》,本小说的作家是糖小妞写的1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需要讲述的是:自从雨润诗与肃祁扬隐婚姻两年,他尽心尽力的演好肃太太这1角色!端庄、不黏人、不吃醋、顾家!然而在某天,肃祁扬提出来了离婚姻!雨润诗勾勾唇角:既然需要离婚姻了,哪就把账算算吧!情趣椅子、小皮鞭子!雨润诗翘着二郎...
为你做尽温柔事
3596 人在追
主人公叫夏沐陈深的小说叫《为你做尽温柔事》,它的作者是小笨猪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需要讲:她的爸爸去世在了她妈妈的床上,从此夏沐成了哥哥陈深的禁脔,以身偿债 终有一天,她厌倦了,需要婚礼了,开始新的生活了 夏沐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自由 可是
医见钟情
27286 人在追
小说主人公是宋朝朝年夕陆续的小说叫《医见钟情》,这本小说的作家是方方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她,赫赫有名的豪门弃妇;她,尊贵神秘的陆家三少;“宋朝朝医生,自己想请你吃个便饭。”“对不起,医生没办法接受患者的吃喝。”她长臂一伸,双手钳住女人的下巴:“女人,你是在玩欲擒故纵吗?”她意识到危险,想逃;她却...打开水龙头,打肥皂,搓洗手双,冲去泡沫;再打肥皂,搓双手,冲泡沫,如此往复三次。小护士悄然走过来,低声道:“宋医生,陈主任那边刚好结束,他替你上台了。”“陈主任的意见是切吗?”“都那样了必须切啊!不过,这会家属又同意了。”“同意就好!”宋年夕深吸一口气,刚要擦手,口袋里的手机发出震动声。“宋医生,急诊那边又送来了个病人,生命垂危,你快来。”宋年夕眼睛闪光,仅用五分钟的时间,就跑到了急诊。急诊科医生朱珠神色焦急迎上来。“宋医生,快,是枪伤,有三处,其中一处离心脏的位置很近了,需要马上手术。”“立刻准备。”宋年夕没有一丝犹豫,人已经冲了进去。傍晚五点。手术室的门突然的打开,宋年夕急急走出办公室,摘下口罩,“哪位是家属?”“我是!”宋年夕一愣,才注意到面前这张英俊的让人窒息的脸,正是那个在走廊上扶了她一把的陆三少。“关系?”“朋友。”“伤者情况很不好,胸腔大出血,需要直系家属的签字。”宋年夕一边说,一边转身,“情况很紧急,怕等不了多久,五分钟内必须把字签好。”“他是孤儿,没有亲人。”宋年夕深吸一口气,瞬间抬起眸子,加重了语气,“你能为他的生死负责?”“能。”陆续的声音低沉而磁性,夹杂着一丝清寒。“那么……”宋年夕扬起手里的文件,“请你看一下条款,然后签字。”陆续不动声色扫过她的胸牌,饶有兴趣的勾起唇,随即低下头,在合同上龙飞凤舞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手术室的门,再一次合上。陆续看着她消失的衣角,别有深意一笑,然后推门走到楼梯间,掏出香烟,点燃,慢慢吸了一口。俊脸隐在烟雾之后,感觉朦胧到几乎失去真实,他掏出手机。“帮我查个人。”“谁?”“人民医院外科主治医生——宋年夕。”……手术终于结束。宋年夕走出手术室,脚步有些虚浮,累的。她正站在那里洗手,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过来,是外科副主任陈凌。两人都属于天才型学生,都是大三时就被医学泰斗刘博士看中,收入门下,只不过他大她三界。“上午的手术很成功,还是切了三分之一。”宋年夕侧过脸虚弱一笑:“嗯,我已经知道了。”陈凌压低了声音:“投诉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会向主任解释一下的,不是你的错。”“谢谢师兄。”陈凌笑笑,看向宋年夕眼神又柔了几分。第一次看到她时,她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扎着一条长长的马尾辫,脸上稚气未消,站在一群大学生中娇小的像个中学生。当时他心里就在想,这小姑娘虽然拉低了这界的年龄,却也拉高这界颜值。“师妹,晚上一起吃点东西。”“好啊,饿疯了,师兄你请。”“没问题,老地方。”两人说笑着走出手术室,一个微冷的声音从边上横起,“宋医生,有空聊几句?”宋年夕脚下一顿,回头。却见数米之外,陆三少两指间夹着烟蒂,随意的吐着烟雾,挺拔的身姿多半淹没在阴影之下,神色有些晦暗不明。夜,深。黑暗的房间内,静的可怕。男人困兽般压抑的气息,暧昧的从耳边拂过……宋年夕很害怕,手在床单上划动,下意的想躲开,身体却无法动弹,心底的狂热一波又一波,好像有火在烧着她。那人冰凉的指尖似有细小的火焰,温柔又不容抗拒……她睁大了眼睛,想将那张脸看得清楚一点,却只闻到了雪冰冰的气息。“你……要乖一点!”耳畔,男人低沉的叹息过后,那种撕裂的痛,好似凌迟一般一刀刀刺了过来。像要将她拖入深渊一样,灼热而狂烈…………宋年夕在一片黑暗中,睁开了双眸。又是,这个该死的梦!她重重的呼吸了几下,掀开被子走进卫生间。镜子里的女人,肌肤胜雪,一双星辰般大眼睛,略带着几分慌张和惊怖,正看着自己。眼里是她熟悉的伤痛。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那个男人墨色深瞳,高贵,沉静,深邃,冷得没有一丝的温度。宋年夕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清楚的知道,这根本不是梦!洗澡,吹头发,换衣服,一切如往常那样有条不紊。早晨七点。穿着白大褂的宋年夕将一头青丝挽于发上,准时走进帝都人民医院外科的病房。颈间挂着的听诊器,散着冷冷的金属光泽。“宋医生,有个病人胃部大出血,需要马上手术。”小护士追上来,口气很急。“哪里的病人?”“急诊那边送来的。”宋年夕眉头皱了皱,“陈主任呢?”“陈主任已经已经在台上了。”宋年夕皱了皱眉,“我十点钟还有一个会诊,时间怕是来不及。”小护士忙赔了个笑脸;“谁让宋大夫这么有名呢,人家指名道姓要你主刀,科室其他医生都不敢接。”宋年夕的表情僵了僵,当机立断道:“马上准备手术。”冰冷的手术台上,躺着一个面容惨白的男子,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宋年夕蹙眉站住了。怎么会是他?“宋医生,手术可以开始了吗?”短暂的惊讶后,宋年夕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进行麻醉,准备开始。”手术有条不紊的进行了一个小时,宋年夕不得不停了下来,指了指胃部穿孔的地方。“这里,已经烂透了,必须切除三分之一。赶紧去和家属沟通。”“是,我马上去。”副手小跑出去,几分钟后又气顺吁吁的跑进来:“宋医生,病人家属不同意切除,说要见主刀医生。”“人命关天,搞什么?”宋年夕摘下手套,匆匆而去,当看到家属的脸时,顿时愣在了当场,脸色煞白。唐寒此刻也正看向她,眼中闪过惊诧,“宋年夕,怎么会是你主刀?”宋年夕弯了弯唇角,狭长的凤眸无波无澜地注视面前男人,冷笑道:“唐寒,我也希望不是我。”唐寒一听这话,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怪不得要切掉他的胃,你是故意要公报私仇吧!”。
约定成婚:娇妻太难缠
《约定成婚:妻太难缠》是紫色墨水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故事富有深意,值得一看。《约定成婚:妻太难缠》精彩节选:因为一场娃娃亲,苏小小和许弋尘开始了隐婚之途,在随后的相处中渐生情愫,可还有很多波折在等待它们,它们的婚途最终能否走向圆满?...回到座位上,她越想越气,满脑子挥之不去都是那个**的脸。。
我养了无数丧尸
17850 人在追
小说主人公是林峰的小说是《我养了无数丧尸》,它的作者是吴家小叔所编写的社会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做对与其余人来说是梦魇的丧尸,与我来说,只是不吵不叫的狗狗时。“这末日,我能为所欲为。”...天已经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