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后成殇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弃后成殇

评分 10
作者:唐寅才子
分类:豪门世家
评语: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8703次点击 / 2021-02-23 19:49:56

新婚之夜,红罗帐内,烛影浮云,凤榻上却也不是她。她像蝼蚁像,附在墙角。青丝遮迷她的双眼,耳畔传来新婚夫婿的嘲讽:“皇后,你还不滚,么你要将这场戏看完?”她怆惶康庆国乃三大皇朝最为富裕强大之国,其国朝烈帝年轻睿智,俊美不凡,为尊先皇遗召,被迫迎娶巫女为后。。



朝烈三年四月初九……

今日,更美了。

这时,风起,一身红艳如火的凤裙随着轻风起舞,在在昭示着她的美。

“爹爹?”秦若九有些愧疚,又期盼的望着他。愧疚的是,她怕爹因她拿下黑纱而生气,期盼的是,她已经扮演了十八年的丑女人形像,真的想在新婚之夜这一天,将她的美一览无遗的展现出来。让她的夫君喜欢,让皇上喜欢。

这天,家家户户未出阁的闺女,孩子,皆从门内伸出个头来,忽闪忽闪的瞪着眼睛,或是羡慕,或是嫉妒的目睹这群皇家迎亲队伍,从身边过去。

这时,风起,一身红艳如火的凤裙随着轻风起舞,在在昭示着她的美。

云华街是通往康庆皇朝,最繁华热闹的街道。此刻,迎亲的队伍,将近列了三十米长。红绸,直从皇宫铺到巫师寂灭的门口。各处吹打的锣鼓声,似震天之雷,直接憾动九宵云外。

大陆靠南,有康庆国,东奉国,楚晋国三个泱泱大国。

为此,此女在未成皇后之日,便已深遭康庆国朝烈帝厌恶。

坐在榻前,一身凤冠霞帔的她,有些坐立不安。全身皆是鲜红的打扮,除去蒙在颜上的那层黑丝以外,其余之地,完全由喜庆的红色包裹着。

不错,今日皇上要娶后之人,正是他的女儿——秦若九。

一身红服,凤冠,更将她衬托得神采非凡,光亮无比。

云华街是通往康庆皇朝,最繁华热闹的街道。此刻,迎亲的队伍,将近列了三十米长。红绸,直从皇宫铺到巫师寂灭的门口。各处吹打的锣鼓声,似震天之雷,直接憾动九宵云外。

多少次,她常常摘下黑纱,偷偷的望着镜中的自己,每次都会为那陌生又熟悉的绝色容颜为之痴迷。

坐在榻前,一身凤冠霞帔的她,有些坐立不安。全身皆是鲜红的打扮,除去蒙在颜上的那层黑丝以外,其余之地,完全由喜庆的红色包裹着。

听闻此女奇丑无比,长年黑纱罩颜。该女心机歹毒,令人防不胜防。其女善用巫术,令人闻风丧胆。

各箱彩礼,皆由八名大汉扛抬,其贵重程度,一眼便知。远远望去,红的耀眼,金的刺目,何其壮观奢华气派。

为此,此女在未成皇后之日,便已深遭康庆国朝烈帝厌恶。

这面黑丝怕是从出生起,就跟着她吧!算算,也快十八个年头了,今天可否将它摘下?爹爹,会生气吗?

[展开]

小说弃后成妃  弃后成殇秦若九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唐寅才子
唐寅才子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唐寅才子

&代,倾

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就是自己这样的吗?她不由得暗暗的想着,又失了神。

唐寅才子
抬,其&壮观奢

各箱彩礼,皆由八名大汉扛抬,其贵重程度,一眼便知。远远望去,红的耀眼,金的刺目,何其壮观奢华气派。

唐寅才子
坐在榻&庆的红

坐在榻前,一身凤冠霞帔的她,有些坐立不安。全身皆是鲜红的打扮,除去蒙在颜上的那层黑丝以外,其余之地,完全由喜庆的红色包裹着。

唐寅才子
张脸只&女子,

她是美人,那张脸只有他与爹爹见过,她的脸不是她自夸,真的很美。比起她见过的任何女子,还要美!

猜你喜欢
漫漫人生,许你不悔
主是席世光冯慢慢的小说叫《慢慢人生,许你不悔》,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八角八分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虐情小说,内容主要讲:【乞求】“我只想要个小孩,一个可以拯救我父亲的小孩。一个你本来就欠我的小孩。”如果席世光知道这个乞求后面的意思,他一定不会转身离去。【决绝】“席世光,你懂得爱吗?你知道爱有多难吗?如果你知道爱有多难,你一定...张嫂上楼扶她:“小姐,昨晚腰下面垫枕头了吗?”。
《天剑三式》
2314 人在追
自古以来便有正邪之分,众说纷纭,争吵不息。邪教执掌武林,热潮了一场腥风血雨,正邪之争。主角身具绝世功法,远逃他地,那是一个叫阴阳山巨人谷的地方。 《天剑三式》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自西域圣月教传入中土后,已有数十余年,所收教众皆是三教九流之辈,行事偏激狠辣,不按章法行事,为正派所不容,并称之为西域邪教。。
天雷修仙传
27835 人在追
尘封已久破,千百年血剑再现世!风云变,江湖又起腥风雨!少年悲,几欲长刀断情丝!终难以割舍,神仙下凡为人师徒恩!看红尘,多少仇情绕心头!今莫怪,举刀一怒斩天魂!一名黑衣男子静立其上。。
娇妻难逃:慕少请自重!
主人公叫记灵汐慕凌辰的小说叫《娇妻难逃:慕少请自重!》,本小说的作家是夏木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记灵汐本只是记家的一个无用的棋子。但是却因一个意外,一夜荒唐成为了A市中区最受女生妒忌的存在。因与他同时荒唐的人是是慕氏公司最具有权势,坐拥千万身家上市公司的慕凌辰。从此脱离豺狼一样的家庭中,被慕凌...是夜,。
偏偏不该爱上你
17859 人在追
小说主人公是童佳宜部文霍的小说是《偏偏不该爱上您》,这本小说的作家是九歌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您知道吗?部文霍。后来,我无数次想,如果当时我没有爱上您,没有嫁您,我与您的一辈子,或许就不会这么荒凉?...童佳宜的手瞬间收紧,指甲嵌入掌心,可是,依旧还是没有迟疑地推开了办公室门。。
深情游戏
3217 人在追
《深情游戏》又名《夜深人静婚未眠》《良辰如梦》《为你患过伤风》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苏漾陆承骁的爱情故事,结婚了半年,苏漾才明白她的婚姻但是是一场复仇游戏,将至复婚,那个她曾至爱的男人为榨光她最后的价值,将她送上了商界新秀陆承骁的床来换利益,却阴差阳错让苏漾收获多了另一份幸福和快乐。苏漾忽然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女人前赴后继的上他的床。就算不为了他的财势,这张完美的脸庞,贵气逼人的气质,也能让女人移不开眼,甘愿投进他的怀抱。“如果没有什么事,霍总自便吧,我有事,先走一步。”霍遇北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冰冷的视线来回扫视着苏漾,最后冷哼一声离开。“随你的便!”苏漾看着霍遇北又坐进他那辆黑色的玛莎拉蒂,看着跑车一溜烟的离开,她死死的咬紧嘴唇,才将心里那种窒息的感觉给缓解。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接起。“漾儿……”那边传来唐菱神伤的声音。……红府会所。苏漾找到唐菱所在的包间,推开门时,唐菱正一个人在包间里喝闷酒。看到苏漾,她将一杯酒朝她举起,“祝我现在又是单身一人!赶紧过来陪我喝酒,咱们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苏漾回身将门关好,走过去,顺手接过她递过来的酒给放回桌上,看向茶几上的空酒瓶,“你到底喝了多少了?”不看不打紧,一看,苏漾的眉头跟着蹙了起来。茶几上放了十几个酒瓶,地上也东倒西歪了十几个。当即将唐菱手中的酒杯给拦下,“你不能再喝了,慕向东他既然不值得,你又何必要总是委屈自己,分手就分手,重新找一个不好吗?”“说得……嗝……说得好!”唐菱也不抢酒喝了,她拍手,精致的妆容早已经像鬼画符一般,她睁开一双迷蒙的双眼,指着苏漾的心口,“你说我,你自己还不是跟我一样。漾儿……嗝……霍遇北哪点值得你为他这样?霍氏要发展房地产,你毫不犹豫放弃了国外深造的机会,毅然留在霍氏替他卖命;他天天跟不同的女人上绯闻头条,你却依然不离不弃……不离不弃……你才是该委屈、该重新找一个的人!”苏漾脸色一变,“遇北,他只是……只是……”“只是现在还不明白你对他的好?只是现在还没有定下心来?”唐菱接过她的话,嘲讽的笑了,“苏漾,这些句话,你信吗?我他妈这辈子听到过最好笑的话就是这句话了!他就是……压根……压根不把你当一回事!”苏漾脸色一白。唐菱已经软倒在地上。一杯酒被她的手打翻在茶几上,苏漾看着酒泡泡洒出来,再一点一点的消失。或许霍遇北曾经对她是有过感觉的,但都像这些泡泡一样,早就消散,只剩下一茶几的狼狈。她只是不甘心,这些年的付出如果都像这些泡泡一样消散掉,那她的爱情都算什么?她低了头,眼睫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而后翻出唐菱的手机,给唐城打了个电话。包间里酒气太重,不适合呆着了,苏漾便将唐菱扶起靠到自己肩上,朝着会所大厅走去。红府大厅,陈锋刚将车钥匙交给红府泊车的服务生,就看到苏漾扶着一个女人往外走,他有些惊讶,随即匆匆往里走去。……红府的私人vip包间。这间包间跟酒吧的普通包间不同,是沈梁的私人场所,平日里来不了几次,老板却一直给他留着,此刻,包间里坐满了人。烟雾缭绕中,唱歌的、打牌的、聊天的应有尽有。如果有点眼色的,就会发现,此刻这间包间里坐着的,全是江城了不得的大人物,得罪任何一个,以后都别想在江城混了。陈锋熟门熟路的拐进去,直接走到角落处一个人的面前。角落那处的灯光昏暗,只隐约看到有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坐在那里,薄唇边有一点橘红色,烟雾模糊了他的五官。看到陈锋,那人狭长的眼眸眯了眯,身子往前时,那张俊美无匹的脸颊逐渐落入众人视线。他五官极其出色,脸颊线条分明深刻,穿着再普通不过的白衬衫黑西装,却气场很足。陈锋在看到他时,眼神和动作不由得恭敬了许多,低声道:“陆总,银河湾项目按您的指示,添了一家公司做备选,是谭氏。”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他松了松领口,淡淡的点头。旁边被陆承骁中途赶上牌桌替换的沈梁不乐意了,“三哥,你这也太不厚道了,下午约你吃饭,你说有约了,好不容易大晚上的约了你出来玩,结果你倒好,在兄弟们给你办的接风中还谈公事!”陆承骁出国两年都没有回过江城,这次回来,几个发小忙不迭的将他拉了出来。他随意的将香烟揿灭在烟灰缸,转头淡淡扫了一眼沈梁,“沈老太太今天早上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身边有没有合适的女人可以介绍给你。”沈梁一噎,像是咽下了一只蚊子,包间里谁不知道沈家老太太的剽悍。听着对陆承骁说的客气是给她孙子介绍女人,潜台词却是找个女人早点将她孙子给睡了。这时,沈梁下意识打出一张牌,顾司赫立马推了面前的牌,坏笑着拍拍沈梁的肩膀,“谁让你惹老三,不好意思,清一色,给钱吧。”沈梁瘪瘪嘴,将筹码扔过去,推了牌。“不玩了,老跟你们这群大老爷们的坐在一起真没意思。”裴炎笑,“不想跟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的坐在一起,你就找个女人来。”沈梁哼了一声,“不是爷自恋,追在爷身后的女人一抓一大把,想要带女人来还不简单。”不过,大家心里都清楚,不是决定要一直在一起的女人,大家都不会轻易带过来。沈梁瞧了一眼陆承骁的淡定,忍不住的凑过去,“三哥真的没给咱们带个嫂子回来?好歹出去了两年呢,我不信三哥你还没有女人。”见陆承骁不说话,沈梁来了兴致,八卦的看向一旁的陈锋,“你来说,三哥有木有看上哪家大家闺秀?”陈锋摸了摸鼻子,那位可已经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了,良家妇女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