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芳在上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天芳在上

评分 10
作者:姜宏晨
分类:科幻体裁
评语: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12215次点击 / 2022-03-16 01:29:36

肆意而为,我行我素,一切都是天意的安排,也都是刻意的安排。月牙一直都是穿大娘捡来的其他大人的粗麻衣服改成的小衣服,手工不怎么好。。



她叫月牙,没有姓氏,是一个孤儿,被捡到后,大娘发现她手背那一枚形似月牙的胎记,所以取名为月牙。

月牙一直都是穿大娘捡来的其他大人的粗麻衣服改成的小衣服,手工不怎么好。

绑着两个发鬏,也就是冲天鬏,不过并不怎么圆,而且还有些零散,扭曲的模样,这是大娘帮她绑的。

从她记事起,她就生活在这座城里,每天的身份,就是一个游浪街头的乞丐,身边,只有大娘,大娘的左手手指和手掌的肉几乎全部都沾着黏着,长在了一起,像是一个大大的,长成了畸形的佛手瓜,看着便令人心生恐怖。

月牙听大娘说,是因为大娘小的时候,被一户大户人家买去做丫鬟,结果因为犯了事儿冲了主母,然后就被主母惩罚,将整个手用纱布包裹起来,然后让人抓紧了她的手放到了火里面烧,把手上的肉几乎都烤熟了,这才拿出来,又给她包了一层纱布,然后就把她扔出了府邸。

大娘没有钱医治,然后就只能任由伤口自行恢复,最后就长成了这般骇人的模样。

大娘像讲故事一样说着自己年轻的事儿给月牙听,月牙也乖乖的在一旁静静的听着故事,眼中全是大娘。

月牙和大娘相依为命,在这城里面乞讨为生,直到那一天,在饥寒交迫中,大娘,病逝了,月牙成了孤苦伶仃的一个人,那一天,月牙十岁,腊月寒冬。

她不知道她的生辰,已经去世了的大娘也不知道,所以大娘就将捡月牙回来的那一天当做了是月牙的生辰。

月牙没有钱给大娘办丧,一大早的,太阳刚露出一点微光,几个一起住在破庙里面的小乞丐就帮助月牙,和月牙一起将大娘抬到了街上。大娘躺在那冰冷的地上,尸体上盖着一张破烂的草席。月牙跪在一旁,凌乱的发间插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拾来的稻草干。

暖阳越升越高,街市上的人也越来越多起来,商店摊贩也都一一开始开张。处于繁华街市上,来来往往的男女老少络绎不绝,摊贩也在热情的叫卖着,月牙这一幕与街市上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

她很安静,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低着头在那里沉默不语,路上的人来来往往,没有人愿意为他们两人驻足,时间静悄悄的流逝着,很快就到了中午。

腹中传来的饥饿感使月牙感到自己有些开始虚脱无力了,但是她依旧强撑着跪在那里。

突然,月牙感觉到了身后的重量,扭头一看是一件皮袍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她再向前抬头看去,眼神中有一丝的惊慌,但是她没有后退,而是看着眼前的男子。

苏御星光眼,朱唇玉面桃花腮,玉树临风,一个玉冠发簪简单的将头发都给束了起来,身穿紫衫,那一双皂靴沾满了黄泥,像是许久没有清洗过了。

月牙看见眼前的这个人只觉得他生的好看,而且长得也不像坏人。

苏御将皮袍为月牙给披上之后,直起身来看了看周围,将自己背后的包袱给背稳了,然后俯下身,温和的对月牙说道:“我看你穿着单薄,怕你着凉,你叫什么名字?”

月牙被这皮袍包裹着,身后说不出来的暖和,心中仿佛一阵暖阳流过,月牙平静的道:“我叫月牙。”

“月牙——”

苏御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看着月牙那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陌生人的搭讪而紧紧的扭捏在一起的手。

“我看你头上的草,你是想要将自己卖身?打算卖个什么价钱?”

听着眼前男子问道,月牙不由自主的双眼一红,然后声音微微哽咽的说道:“我不知道要多少钱,只求有个好心人,能帮我葬我大娘,赏我一口饭吃,让我做什么事情我都行。”

苏御温和的道:“就没有别的要求了?”

月牙点了点头,紧紧的闭着嘴巴,然后冲着苏御磕了一个头。

苏御急忙说道:“你莫要急着磕头,我也是刚从外面回来,身上可没有多余的银两,怕是要让你失望了。”看到了月牙面容中不加掩饰流露出来的失望,苏御继续解释说道,“不过我家就在这附近,若是你愿意,可以在这里等我拿银子来,只是需要些时辰。”

月牙只有片刻的犹豫,便立即点了点头,然后想要将身后的皮袍解下来,归还给眼前的人。

“不用了,这么冷的天你又穿的那么少,你披着吧。”

“那你呢?”

“我身强力壮不碍事,而且这袍子放你这也当做是押金,我回来时再取,你在这等我,不过也可能时间要久一些,因为我需要顺带把人找来,为你大娘安排后事。”

“谢谢老爷。”月牙又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感谢苏御。

“你先记住我名字,我叫苏御。”

“苏老爷。”

苏御听着这称呼觉得有些不自在:“我也不比你大多少,你就不用叫我老爷了,喊我公子吧。”

“好的老爷。”月牙一时间没改过口来。

苏御没有继续强调,将背后的包袱移至身前,然后伸手进里面摸索着,紧接着月牙便看到他拿出来了一个被白布包裹着的东西,苏御一摊开白布,一个白白的馒头露了出来。

月牙看见那白馒头,咽了一下口水,结果却咽不下去,然后才发现自己在这跪了一早上,口都已经干的没有水了。她的目光锁在了那白馒头上。

苏御将馒头递给了月牙,月牙受宠若惊,接着小心翼翼的接过了馒头,捂再胸前。苏御温柔的摸了摸月牙的脸,那小脸冰凉,苏御都不忍收回手。

月牙只是抬头看着他的脸,感受着他掌心的温暖,指尖留下的温存,没有说话。

“天冷这馒头硬了些,慢慢吃,不要着急。”

苏御接着拔去了她头上的稻草,然后就走开了,上演了一幕三步一回首,直到走远了才直接离去。月牙就跪在原地目送他离去。

月牙吃完了馒头之后,就这么坚毅的在原地一直跪着,轻咬朱唇,强忍着心中的悲戚,感受着苏御给她留下来的温情,等待苏御回来接她,为她的大娘安排后事。

头上的稻草没有拿走之前没人理她,这回取下了之后就更没有人看她一眼,只是熟视无睹的从她面前经过。

最后一抹能照入这城中集市之上的阳光穿过云朵,投射到了月牙的身上,照在她的脸庞上,紧接着快速的滑落天际,隐匿于西山。

月牙还在那里等着,苏御还没有能带人来,集市上的人也已经散了七七八八,只剩摆摊小贩在那里收拾着东西,没过多久,摆摊小贩也撤走了。

月牙的伙伴们来找她了,月牙并没有跟着回去,她还守在大娘的身边,她还在等着苏御。

夜幕将至,许多摊位已经收摊,有的店铺门面开始正式营业了。

一个穿得艳丽,浓妆艳抹脑满肠肥,大腹便便的中年妇女带着三个中年男人正鬼鬼祟祟的靠近着月牙,这妇女乃是这群里面出了名的杏花楼的老鸨,而那三个中年男人其中一个是引路的,另外两个是龟奴。

他们站在了八米开外的地方看着可怜的月牙。

“李木,你说的就是这个小妮子?”那妇女看着跪在那里的月牙不停的打量着。

那个被喊做李木的人凑近老鸨身边,殷勤献着笑脸说道:“没错,就这丫头,在这跪了一天了,你看长得不错吧?虽然这脸上是脏了点,但洗干净了,保准是水灵水灵的,把她拎回去,好好的培养两年,成不了你那楼里的花魁头牌,起码也是个上等货。”

那老鸨满意的点了点头:“长得是挺标致,看着瘦了点,不过,你不是说这丫头卖身的吗?怎的也不见这杂草,身上还披着个皮袍,你确定没认错人?”

“没认错,就这丫头,都在这里乞讨好几年了,一直都是她跟前的那个女人带着她,现如今她跟前的这人也已经死了,妈妈你看现在这四下无其他人管她,只要你要,只管把她扛走。”

老鸨先是皱了皱眉,在暗暗的思考着,该如何将月牙给完美的弄到手。那三个人等着老鸨开口,只等她一下命令,就要上去强行将月牙给捆走。老鸨紧锁的眉头很快便舒展开来,笑意浮上脸来。

“直接硬带走不好,你们三个在这里站着不要动。”

老鸨说着摸了摸自己两边的头发,确定自己的头发没乱,接着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走向了月牙。

李木对身边两人问道:“这是什么情况?妈妈这需要自己动手的节奏?”

其中一人得意的说道:“就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妈妈出手手到擒来,准能把那小丫头哄得一愣一愣的,就在这乖乖的看着吧,需要我们的时候妈妈会叫的。”说着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服。

老鸨上去之后就蹲在了月牙的面前,看了一眼那席子,接着不留痕迹的挥了一下手帕,对着月牙的脸蛋又仔细打量了一番,再次满意的点了点头。

月牙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妇人,穿得如此的富贵,她不敢说话,就这么默默的低头不语。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月牙轻轻的说道:“我叫月牙。”

得到回应之后,老鸨就笑得更深了:“小姑娘,如果你跟我,我能带你,我能维持你的生计。”老鸨微笑放话试图引诱月牙上钩。

月牙听到这话之后心动了,但是月牙也表现的很冷静:“谢谢夫人,今天中午已经有一位公子说买下我了,答应帮我安葬大娘,所以我不能跟你走。”

老鸨盯着她身后的皮袍看,接着又看着月牙:“就是把这件衣服给你披上的人吗?”

月牙点了点头,小手不安的扯了一下皮袍。

老鸨的笑意浮上了嘴角,接着用几分不屑的语气说道:“可是你说的这位公子已经一个下午没来接你了,可能他都已经把你给忘了,当时只不过是可怜你,哄你开心而已,”老鸨看到月牙有些不为所动,温婉的说道:“但是我不同,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走。”

老板这么一说,月牙坚守了一个下午的心,直接被动摇了,她也一直怀疑,苏御是不是只是为了哄自己,这么久了都没有见人来,然而当时的苏御是她唯一的希望,所以她只能选择相信,所以在这里守着。

“跟我走了,我那里有很多吃的,还有很多的玩具,全都可以给你。”

看到月牙在那里神情纠结,但是却没有任何动作,老鸨严肃了起来:“眼看着天可就要黑了,你要不要跟我走,你再不决定,我可走了。”说完这话,老鸨站了起来。

月牙害怕这样继续等下去还是没有结果,等不到苏御的到来,又错过了眼前的话,那就白搭了。眼前的人看着非富即贵的样子,是个有钱人没错了,应该不会骗自己,所以在老鸨跨出步子要走的时候,她就喊住了那老鸨:“夫人,我跟你走!”

老鸨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小妖神摸了摸月牙的头:“乖,这才对嘛。”然后就想要拉月牙的手。

月牙站了起来,苏御的皮袍很长很大,所以月牙站了起来,那皮袍还拖在地上,月牙扯了扯,想着绑紧一些,该不会那么拖地,发现无济于事,然后她便脱了下来,抱在怀里。

看着大娘说出了自己的忧虑:“可是我大娘的尸体……夫人,你能安排人替我安葬我家大娘吗?”月牙对着老鸨投去了乞求的目光。

老鸨眼看着都要得逞了,还有个麻烦要解决,老鸨冲着李木他们大声冷斥道:“你们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给我过来!快点,不然回去扒了你们的皮!”

突然被喊到的三个人先是愣了一愣,那老鸨带的那两个龟奴推了一下李木,“妈妈叫呢。”李木才反应过来,然后三个人连忙带着谄媚的笑容跑上去,李木开腔应到:“妈妈怎么样?”

月牙听着心里头有几分疑惑,这男的喊眼前的这夫人做妈妈,应该是这夫人的儿子吧,可是怎么看着这儿子比当妈的还老?于是月牙的目光不停的在他们两个人的脸上来回打量着。

老鸨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随意的指了指地上,说道:“你们找几个人买个棺椁,把这人给下葬了。”

李木不明白,这小丫头都弄到手了,干嘛还要管一个死人?另外两个人当中的其中一个赶忙搭话:“好的,妈妈交给我们保证办妥。”说着话还对着老鸨挤眉弄眼的。

老鸨侧过半边脸,似笑非笑的看着月牙,继续对他们说道:“动作麻利点。”

“是。”三人齐齐的应了一声,然后就围着地上的人转动,在那装模作样的忙活着,看着要替死人收尸,李木满脸的不情愿。

老鸨主动拉上了月牙的手:“你说你叫什么来着?”

“月牙。”

“哦~月牙,等回去了我给你换个名字。”然后就伸出了手,拉上月牙的手。

“夫人,等我一下。”

月牙解下了身上的袍子,在旁边找了个位置,用手将地上的污秽给拨到一边去,又吹了吹地上的灰尘,然后就放下了袍子,再看一眼大娘,然后才拉上了老鸨的手。

待她们两个人的身影渐行渐远,那两个龟奴便停止了动作,其中一人嘱咐李木说道:“你在这看着,我们俩去找个木板车来。”



[展开]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姜宏晨
姜宏晨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猜你喜欢
第八章 逗你玩玩,别生气呀
魏凛说了开始以后,大家都正式进入状态。天熠实力雄厚,就算是内部培训,现场的设备都很完善。射灯一开,音乐一出,整个氛围就烘托起来了。“哇,真的是电视上演的那样。”程宗激动的抓紧了于晴的手。“咦,你的手怎么那么硬?”于晴的手指怎么这么长了,骨头天熠实力雄厚,就算是内部培训,现场的设备都很完善。。
第60章 查抄
29362 人在追
见王二将罪责推到刘县令身上,李五也跟着一起附和。 “王爷您可一定要明察秋毫啊,我们以前只是做一些小偷小摸的动作。强抢民女这种事情,我们以前是万万不敢想的,都是刘县令说我们不给她找好看的姑娘,就要将我家的房子推掉,土地全部充公,我们真是迫不得“王爷您可一定要明察秋毫啊,我们以前只是做一些小偷小摸的动作。强抢民女这种事情,我们以前是万万不敢想的,都是刘县令说我们不给她找好看的姑娘,就要将我家的房子推掉,土地全部充公,我们真是迫不得已啊。”。
第52章 婚事作废
27743 人在追
“皇祖母,我真的没有受伤,你看我还是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慕愿欢极力解释着。“这一次是幸运,万一有事呢?岂不是在皇祖母的心头挖肉吗?哀家活了这么多年,还头一次听说公主为了逃避订婚,跑到山上躲起来的呢。这要是让旁人听见了,岂不是让人笑话死吗“这一次是幸运,万一有事呢?岂不是在皇祖母的心头挖肉吗?哀家活了这么多年,还头一次听说公主为了逃避订婚,跑到山上躲起来的呢。这要是让旁人听见了,岂不是让人笑话死吗?”。
第11章 处置
6556 人在追
举办大朝会这个肥差落到了九王爷身上,倒也没有闲着,还动起了自己的歪心思。趁着这个机会,又开始暗中与其他官员的往来。 宫中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天天蜗居在沉闷的皇宫里,慕愿欢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上一次参加大朝会已经过去许久许久了,慕愿宫中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天天蜗居在沉闷的皇宫里,慕愿欢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19393 人在追
1V1,双洁,萌宝能治愈,团宠,请大胆入坑金牌育儿嫂苏小酒再次穿越成了一名受尽屈辱凌辱的扫洒宫人,为彻底摆脱困境,终于等到捡起自己的老本行,在皇宫里当起了育儿嫂兼幼教。每日给奶娃娃做点辅食小零嘴,为后妃们做一做减肥餐,带着宫人们学一学日常护理小常识,闲暇时谈一谈小恋爱,顺便虏获强悍亲友团。剧场:后宫炙手可热第一宠妃:苏掌事是本宫的人,我看谁敢动她?!京师一半贵女的梦中良人:酒酒深得我心,愿倾其一世护她周详雄赳赳奶萌四皇子:谁敢惹我酒酒,本皇子踢他屁股!气昂昂软糯六公主:酒酒姐姐最好是,谁都不准被欺负她!再后来……团子捂着火辣辣的屁股,含着泪花
第三十八章 赚钱大计
弗兰德说这话的时候十分悲凉,他史莱克学院也建了几十年了,可却连人家一个刚刚建了几年的学院都比不过,甚至给人家提鞋都不配,这实在是有些打击人。可没办法,谁让人家有钱呢!就连封号斗罗都抢着去日月学院当个分院长,可见日月商会富到了何种地步。听得弗可没办法,谁让人家有钱呢!就连封号斗罗都抢着去日月学院当个分院长,可见日月商会富到了何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