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生吾有意无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天地生吾有意无

评分 10
作者:老松子儿
分类:架空历史
评语: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24320次点击 / 2022-03-11 17:36:42

一手火凰剑一手冰龙笛,一念佛一念魔,想放下却执着,矛盾心遇到迷惑人,相救赎互成就,上天入地斩恶除魔负重行……三生苦旅,她说:“一路,我是在疼痛中走过来的”她是一粒火种,激发他点燃了人类文明的第一只火把;她是定盘星,血封老魔王,止了神魔大战,助他让魔族不疯魔;她似彩虹桥,架起南、北天庭融合,从此天上只剩下一个老天爷。“飕”地一声,一条带尾青气团跳脱着飞掠过来,引得小童和小鹿抬起两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好奇地张望。。



混沌钟内凌虚幻境,水天一色,静寂空灵……

一个粉雕玉琢般的白衣小童坐于镜泊湖上,手持一枝花正逗引一只白色小鹿。

“飕”地一声,一条带尾青气团跳脱着飞掠过来,引得小童和小鹿抬起两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好奇地张望。

“你是谁?”,小童清脆悦耳的问声响起。

青气团欢脱着,骄傲地回答:“我是太一,东皇太一啊!”

“东皇太一是谁?”童子边抚摸着小鹿边抬头又问,那小白鹿瞪着迷蒙美目也像在等答案。

“你,不知道抱混沌钟而生的东皇太一?第一任的老天帝”,青气团疑惑地飘荡着,带着些许失落反问。

小童、小鹿双双摇头……

在凌虚幻境,孤独了近十万年,靠一缕残魂,刚刚修复好元神的太一心情大好,他乐于把自己的荣耀讲给小辈听。

太一在童子面前的天幕上飞掠了一圈,天幕上立刻现出画面,太一开始得意地开讲:“宇宙洪荒,天地浑沌如鸡子,漫漫岁月,混沌中孕出生灵,生灵自变化中生,各秉天性却不知天数……大道神眀鸿钧老祖于是布道,收盘古、女娲、太一等弟子”。

“那太一,是你?”,童子激灵的很,插话问。

“是,是我”

“那时的你和现在,完全不同耶?”,童子仰头看着画面说,小鹿亦点头认同。

青气团看看自己,又瞧瞧画面上英朗俊伟的男子,沉吟半晌,吞吐道:“嗯,那是,几十万年前的我,而现在的我,还需……需重塑神身”。

“终不是同一个,不是吗?”,童子无邪的眼睛盯住青气团继续发问。

青气团被问的哑口无言,他指着影幕有些尴尬地岔开话题,“啊,也对!……哦,我继续讲吧,当时元气溕鸿,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我师兄盘古立于其中,他用神斧劈开天地,阳清气为天,阴浊气为地,一日九变。师兄感念天地暗寒虚无,遂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双眼为日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海,筋脉为地理……”。

看小童、小鹿听的津津有味,太一深呼了口气,继续道:“我生于混沌,领师傅法旨,执掌先天至宝混沌钟,在师兄盘古开天辟地、师姐女娲造物创人之后,镇压鸿蒙世界,维护天地秩序……”。

“后来呢?”

“洪荒世界初辟,三族为祸作乱,万族饱受残害。我历无数征战,镇压三族,使万族归一,后来,我与兄长帝俊建立天庭,并登为天帝,建立天规律法,为三界正统至尊。”

“再后来呢?”,小童对老天帝在面前并没在意,继续像听故事般追问结果。

“诸天六圣为谋洪荒世界主导权,不敢直面争锋,却暗中蛊惑巫族谋逆,向天庭宣战。大战中,我以一己之力血拼,引爆元神与八大祖巫同归于尽”。

“你死了?”,小童带着惊讶、关心与好奇问。

青气团停顿在空中,有些许颓伤之态,“是,我死了,灰飞烟灭!……但,所幸,一缕残魂留在混沌钟内,我用近十万年,刚刚修补好元神”。

“那你,怎么是一团气?”,小童的问题接连不断。

青气团缓缓飘了飘,似在思考斟酌,怎么对一个小孩来表达清楚这玄妙之道,于是引导道:“你和小白鹿也都是气啊”。

“什么?这怎么可能?”,小童看看自己,又瞅瞅小白鹿,是满腹狐疑。

青气团好为人师起来,“哦,这么说吧,由宇宙本始观之,天地万物皆气化而成,气化而灭。天枢之上,天气主之;天枢之下,地气主之;气交之分,人气从之,万物由之”。

童子忽闪着讶异的眼眸,张着嘴半天都没合拢,“啊?!你的意思是说,生死就是一气的有无了……那,人活一口气的话,是对的喽”。

青气团又欢脱起来,他没想到小童会有这么好的悟性,啧啧夸奖道:“说的对!物之生,是由无化而为有;物之死,是由有又化而为无。有,气聚而可见;无,气散而不可见”。

“如何生为有的?”童子一脸懵懂却极认真地又问。

青气团向高处飞掠又俯冲而下,俯视一童一鹿,深沉道:“道”无形无象,道散为气。天之道在于“始万物”,地之道在于“生万物”;而万物之道在于“成万物”。六合之中,生灵存于天地间,天有天道、地有地理、人有人伦、物有物性。万物形性虽各不同,但皆顺自然而生灭行止,各行其道又互应关联”。

“那,天地生吾有意无?”,童子的求知心爆棚,他问出了赤子之言。

青气团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有灵性的小童,回答道:“天地生灵之所以生、所以无、所以荣辱,皆有自然之道,自然之道常无为而无不为……圣神与天同寿,造六道轮回与因果循环,生需尽其能。蜉蝣朝生暮死,生虽短也能享其乐。生死偶然亦必然……天生我材必有用,各有其命,各行其责”。

小童眨巴着灵透的大眼,又问:“生死轮回,还是那一个我吗?”,

青气团被问的一怔,如醍醐灌顶,突然顿悟,大笑道:“哈哈哈……问的好,问的妙!是该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太一已死,帝九渊已生……谢了!小神童”。

他是帝九渊,他要开始属于自己的崭新一生!

轰隆隆一阵杀伐之音从远处传来,天地间各色神、仙、鬼、魔、人、妖、鸟、兽等生灵一起铿锵着扑面而来,都是一色地金戈铁骑,豪情万丈,他们视乎正在疯狂追捕什么猎物?

青气团摇曳到高空,最后看了看肃穆静立在镜泊湖上的纯真童子和小白鹿,叹气道:“走吧!上天有好生之德,亦有不仁,天地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以生灵为蝼蚁,从未改变,从未改变过呀!……欲门已大开,逐鹿者已蜂拥而至……走吧,走吧……”。

“我还想问……”,小童仰头挥着手,还想向已飘到很高的青气团发问。

“走吧,想要答案,就自己去寻、去悟!……”,青气团打断童子的话,说完就极速飞掠而逝。

玄牝门是谓天地根。玄牝少人懂,说与诸位听,造化运神功,动转机缄自不停。我们的故事就从玄牝门开始讲起……

在天圆地方世界最东方的九泉地下,有座两仪山,鹿鸣谷处在两仪群山环绕当中的万丈悬崖之下。

鹿鸣谷虽处地域界,却不似其他地界的晦暗荒芜。谷内生机盎然,不但树木枝繁叶茂,鸟语花香,还有瀑布挂在崖壁上,一条宽阔清澈的河穿谷而过。

河岸边,有白色石头殿宇和房屋错落在五彩树木当中,白色的极光划荡在上空,照的明亮如白昼。除了没有日、月、雨等外,很多地方像极了人间的景致,谷内飘荡着酒香,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在这世外桃源里,生活着一个不足千人的白鹿族。

白鹿族的祖先是女蜗补天时,沾了圣血的一块白色小玉石,神奇地穿过贯串天地,被称为天地根的玄牝门,从天上坠落到这九泉地底的两仪山上,亿万年吸收了山水灵气而幻化成一只白色仙鹿,随着不断繁衍,慢慢建立起了白鹿族。

有着圣人血脉的白鹿族人,受到了融通着天地之气的滋养,在形容长相及品性上,更接近于仙或人。

万万年,白鹿族都生活在世外桃源的鹿鸣谷中,自给自足,擅长种药和酿酒。白鹿族自居一隅,自成一体,不归属任何族类,是个无人知道的存在。

白鹿族内,讲求男女平等,沿用的是一夫一妻制,因繁衍不胜,致使人丁不旺。国王的子孙,代代承继管理族群,鹿小舞的父亲鹿白石是现任白鹿族的大王,母亲流响是王后,小舞有一个同胞胎的哥哥叫鹿小沣。

三万年前,白鹿族被所属魔族的巫灵族发现并强行侵入,白鹿族人不善战,不得不妥协,成为巫灵族的附属族。

巫灵族是魔族的一个小分支,以占卜巫术见长。族长冥纨靠武力,弑父杀兄夺权上位,其人诡计多端、野心勃勃,一心想做魔族的一方大主。他唯一的儿子宸佑更是凶猛无匹,驾座下金狮兽四处征战,帮着他爹将许多分散的族群尽数侵占,划归成了巫灵族的附属族。

一万年前,鹿小舞在一次遴选魔族圣女时,被魔王认定是嫡子慕白的天命之人,她被魔王赐婚给魔王二王子慕白,并被要求随侍读书。

三千年前,二王子慕白病故,鹿小舞被秘密作了慕白元魂的“盛器”。魔王封鹿小舞为魔族圣女,赐住在两仪山上的圣女殿修行。

魔王曾特令巫灵族国主冥纨保护白鹿族,且不必尽任何义务。但二王子死了已超三千年,空头称号的圣女鹿小舞视乎早已被忘记,冥纨父子对白鹿族一万年不纳捐尚还能忍受,但对白鹿族还抗拒进献美人,对好色的父子俩是再也难以忍受了。

目睹了父王暴跳如雷的样子,刚刚在外征战返家休整的宸佑,主动提出亲自去白鹿族催办纳捐和征选美人的事。

冥纨觉得是该收拾收拾白鹿族了,宸佑的狠厉在巫灵族乃至魔族是无人不知的,让他去吓唬一下白鹿国王白石,对事情进展是有利无害的。

“好吧,你去吓吓他们,也好”

冥纨说着,将已被收买的圣女殿卫士长进献上来的,圣女鹿小舞写给魔族大王子成烈的信,递给宸佑。

宸佑伸手接过信,打开,只见信上写道:

“至尊幽冥大王子殿下,念三千年大祭将至,鄙女不能亲奠于侧,悲哉哀兮!万望奉礼于前,以慰清魂……白鹿一族承大王子恩泽万年,酿酒薄技尚能苟苟,然荫庇零落再无达济之能,上达圣听,祈雨露泽披”。

宸佑阴骘着一张脸看完信,他想起自己曾受到过的漠视和侮辱,嘴角慢慢勾起一丝狞笑,阴森森地冷哼道:“哼,要恩泽?那就得先拿出点诚意来!什么东西!这时候还把自己当回事?本将军这就去会会你……不是,要雨露吗?哼!爷给你就是了……”。

见爱子眼中闪过贼光,冥纨立刻担忧起来,他赶紧提醒,“宸佑,你可不能有动圣女的心思呐,纵使她现在只是个被遗忘的主,但大璟阳宫毕竟还在供养和派兵保护着。闯山和玷污圣女,可都是大逆不道的大罪,你千千万万不可犯糊涂!……你要美人,在白鹿族选两个中意的带回来……再说,那鹿小舞毕竟和帝王家有过婚约,他们是绝不会容忍遗眷被玷污,这可关系着帝王家的脸面……宸佑,你绝对不能去两仪山冒犯圣女”。

“好了!那短命的都死三千年了,还什么帝王家女眷?……别啰嗦了,我没想要怎样?最多就是去看看……真烦!”。

宸佑对冥纨的拦阻很是不耐烦,只有他自己知道,曾被鹿小舞和二王子无视和伤害自尊,是多么的恨!他当时就曾发誓,总有一天要让那个不识好歹的鹿小舞,在他面前低下头,跪下身,现在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他怎会轻易放过她。

现在的宸佑可是了不得,他已是魔族的一方征战大将军,一柄长刀所向披靡无人能敌。在他的骁勇攻袭下,有越来越多的大小异族不得不臣服在巫灵族名下,巫灵族也已成了魔族后起的一方大族。

冥纨五日后要去大璟阳宫参与议事,他计划顺便拜会一些朝中重臣,所以,他安排宸佑再从白鹿族选四名美人进献。

宸佑骑着他的金狮兽率领十几员猛将和二百多个全身玄盔玄甲的魔兵,旌旗招展地开往白鹿族。

其实,本不需要这么大的仗势,只要带几个兵将,提醒吓唬一下白鹿族国王白石就行。但宸佑今日打定主意,要上圣女殿去见曾经对他倨傲而又忘不掉的鹿小舞。毕竟鹿小舞的圣女身份尊贵,他就是想让她看到,他是多么八面威风、英雄盖世,这样的仗势面对她才会更自信有底气。说白了,就是显摆自己的成功,这也是宸佑自卑心使然,毕竟小姑娘之前的未婚夫,长得太好,地位也尊崇无匹。

到了白鹿族,宸佑下令列开阵仗,宸佑和十几员大将骑着各自的坐骑,威风凛凛地列于队前。

犹如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让从未见过这架势的白鹿族人,不自觉就气弱和胆战心惊起来,他们战战兢兢站在白鹿大王、王后、王子鹿小沣身后。

国王白石对宸佑施礼,开口:“不知宸佑将军今天光顾白鹿族,是为何事?”。

宸佑骑在金狮兽上,懒懒抬起眼皮,阴沉沉蔑视着白石,说:“哦,白鹿族一万多年仗着巫灵族的庇佑,过得挺是舒坦吗……但现在巫灵族疆域广大,要扩养军队,自然所需花费就大,下辖属族得到庇护,尽责供奉乃是本分……只让你白鹿族认些捐,国王你就推三阻四迟迟不交,难道?是想抗命造反不成?”。

白石怕给族人引来杀身之祸,选择了忍耐,他施礼,毕恭毕敬地回答:“将军,白石不敢违背盟主命令,但白鹿族人丁单薄,又无创收的本领,维持生计已是艰难,哪能缴那么多的捐啊?请将军体谅!……之前,魔王也曾亲令可免,望将军……”。

“够了!”

这宸佑是勇猛有余、智谋不足,被娇惯纵容的做事向来不管不顾,是个一点就炸的脾性,他还未听完白石的回话,就勃然大怒。

“魔王亲令?难道一道命令要执行一万年吗?你这个该死的老匹夫,竟敢拿魔王压我?真的是不想活了?……白石,限你三天内缴足认捐,另外让你预备的美人准备好了吗?今日,本将军要带走七个”。

白石被宸佑的话惊的浑身一抖,脸瞬间煞白,“什么?不是要两个吗?怎么变成七个了?白鹿族适龄的女子就那么几个……将军,七个是万万献不出来的呀!”。

白石身后,已传出嘤嘤哭声,那些长大未婚的女子吓的躲进母亲怀里哭着,她们也被宸佑的话给吓坏了,她们的母亲更是泪水涟涟,谁能忍受自己清白的女儿不知被送到哪里?去给男人当玩物。

宸佑被哭声吸引,看到白石身后一群中,有几个体态婀娜的女子被吓的噤若寒蝉地嘤嘤哭着,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宸佑顿时动了春心。

宸佑不再理会白石,挥手对手下命令:“去,将白鹿族人全部给我拘到这里,待本将军从圣女殿回来后,亲自挑选美人”,说着就要动身去两仪山。

白石伸手拦在宸佑面前,他知道小舞和宸佑曾经有过过节,他去定对小舞不利,“将军,白鹿族有监护圣女之责,只要我白石在,绝不会让您去打扰圣女清修……魔王的命令,将军不可不听,还请将军三思”。

宸佑诡异一笑,恶狠狠地一字一句道:“白石,我告诉你,今天,认捐养兵,备战,就是……魔,王……的亲令”,宸佑说完,对身后的将士挥手喊道:“魔王有令,对敢抗捐违令者,杀无赦!……今天凡有拦截者,杀!”。

白石没有退让,鹿小沣持剑也挡在父王面前,一脸的气愤和不屈,“父王,您还能忍吗?忍无可忍就不必再忍!”。

上下打量着和鹿小舞长的有几分相像的白袍男子,宸佑不屑地嘿嘿一笑,“小白脸,你是鹿小舞的同胞哥哥吧?就凭你这小胳膊小腿,也敢拦本将军?真是不知量力!……好了,看在鹿小舞的面子上,快快让开,本将军可饶你小子一命”。

小沣持剑威风凛凛地依旧挡在宸佑面前,不屈道:“狂徒!你想过去,那需先过了小爷这一关”。

“奶奶个熊,你是自己找死啊?”,宸佑说着祭出大刀,挥刀砍向鹿小沣。

小沣挥剑来迎,两兵器碰撞发出很大的声音,小沣被震的连退了几步,堪堪才稳住身形。他觉得不能和力大无比的宸佑硬拼,遂掠到空中挥舞出层层剑气将宸佑罩住,宸佑阴笑着也跟着飞到空中,舞刀抵挡剑气。二人穿梭在刀光剑影的光华中,只十几个回合,小沣面对身经百战的宸佑,已是无回手之力。

宸佑并没出杀招,此时,他还只是想给白鹿族一个下马威。

觉得对付个毛孩子还需这些回合,是有些太过难看,宸佑暗暗在刀上运出力道,带着凛冽之气的重刀劈向小沣,小沣慌忙躲闪,但还是被气浪掀飞,落地不稳倒在地上。不巧的是,小沣的头正好磕在地上的一块石头上,顿时,头上血流如注,连口里和眼睛里都淌出了血。

“小沣!”

“少主!”

王后流响和翠儿喊着一起赶过去营救。

见此情景,白石已红了一双朗目,他持剑迎上拦住宸佑,二人战到一起。

白鹿族已被逼得再也无法委曲求全了,他白石就是死也不能让这个混蛋,伤害自己的孩子们和族人。

族里靑壮男人都挥舞着手里的刀剑冲向入侵者,一时间“叮叮当当”武器碰撞的声响不绝于耳。

“快,把少主藏进密室去!”

王后流响低声命令翠儿将小沣带走藏起来,翠儿不敢怠慢,当她再返回的时候,已经是厮杀死伤一片……

国王白石正在和宸佑酣战,王后流响被刺伤倒在血泊中,翠儿打飞魔兵的再次刺杀,将王后流响抱到一块石头后躲藏。

翠儿是王后派给小舞的贴身侍卫,是白鹿族武功最高的卫士官,翠儿是看着并一路护着小舞长大的。

翠儿用手捂压着王后肚子上正汩汩冒血的伤口,但是血依旧不断从指缝中涌出,翠儿心急如焚,泪流满面。

流响死死拉着翠儿的手不让她去战斗,疼痛让流响说话变的艰难而有气无力,“翠儿,马上去,找……小舞,带她一起跳进……风洞,或许,还有……有生机!把这……把这“了无水”给她……喝了,让她忘掉过去吧!……你不可,告诉她,我不想……让她……生活在,仇,恨,里……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流响紧抓着翠儿的手松开了,她临终都没能闭上眼睛。

翠儿抱着流响哭喊着,眼泪中,她看到国主白石被宸佑一刀刺进胸膛,当刀被抽出时,血顿时如喷泉一样飞溅出来……

血和泪刺痛了翠儿的眼睛,她用手帮王后瞌上未闭的眼帘,抹了把眼泪,提着剑从石头后走出,她看见一场血淋淋的屠杀!

族人的尸身遍地都是,血从尸体上流淌出来,汇成一条红色的血河,流淌进不远处的河里,河水被染红一大片,空气中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触目惊心!

更不堪的是,宸佑带来的恶魔们正在各处侮辱着白鹿族的姐妹们,浪笑声和哭喊声,声声刺激着愤怒的翠儿,她不管不顾地冲上去,疯狂地砍杀……

再抬头时,翠儿发现宸佑已不知去向,翠儿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血,不敢再停留,飞掠去圣女殿寻小主鹿小舞。



[展开]

天地生吾有意无歌曲  天地生吾有意无下载  天地生吾有意无歌词  天地生吾有意无小说  天地生吾有意无什么意思  天地生吾有意无 千生气志是良图  天生吾地载吾天地生吾有意无  天覆  天地生吾有意无意思  天地生吾有意无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老松子儿
老松子儿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猜你喜欢
【灿菊秋丰】第076章 秋来满山红黄染 分日且将夜寐安 [秋分·第一]
日分夜将长伴秋,枫林着意染红秀。白露露白横江稠,寒露露寒千树愁。-------------前夜仲秋的华灯染遍了河山,却依旧没有照亮离家身处远方人儿们回家的路。所幸这遍山的红染为这些远离家乡的人儿们补上了一抹家乡的灯火璀璨,也算是填补了心里的白露露白横江稠,。
第五十七章 豆腐干
26525 人在追
由于去年的豆腐生意让妈妈占了,所以邱叶这个暑假只能再想个别的赚钱的项目。什么项目呢,这可把邱叶难住了,她不想去离家太远的地方,那样既不安全又不方便,所以她选择的余地就小了很多。邱叶知道这个时候广州的电子表、衣服什么的肯定是便宜,只要倒腾一些什么项目呢,这可把邱叶难住了,她不想去离家太远的地方,那样既不安全又不方便,所以她选择的余地就小了很多。。
攻略后迟到的奖励
14598 人在追
林木木,某第七中学2018届本科毕业生,小学上的早十七7周岁时便读了高中。在六月十日同学聚会集体玩了早上在早上七点半去了KTV。所以酒量差还硬喝林木木有些晕乎乎的去了肥皂洗手间……阴差阳错后被带进了楼上的酒店。三年后寒假正准备好实习工作继而又遇见了了某个人……她就读的高中在省内属于top2的重高,而这次她的成绩也不出意外的考了七百十五。。
十同缘
3030 人在追
基于历史,还原真实度70%。人如微尘,即便十朝,能得所求?入眼皆白,茫茫然覆满了大地、万物。这个世界,仿佛除了雪,再无其他。。
驻进你的心
15697 人在追
穆歆遇见了祁景的那天,十分给面地叫了声祁景哥哥,没想起,他却又问了句,“上初几了啊?”宿舍是四人间,独立卫浴,上床下桌,住校的人比较少,大多家在学校附近的人都是走读,宿舍环境还是很安静的。。
贵女归辞
13367 人在追
李明韫深陷了疑惑,为何她突然来了个眉清目秀的护卫,为何城里多了很多很陌生面孔,她放眼中国望去,意外发现周围人的举动像是都有深意,他们掩藏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当时驻守边境的一名大将赵勇因敌方来势汹汹,有势如破竹之势,恐丢了性命,未等援军到来便偷偷带着边境的兵防图投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