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

评分 10
作者:微风起时
分类:架空历史
评语: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17996次点击 / 2022-09-23 04:30:04

得道法,游诸天,觅长生。在傲视世界落棋,变化华山命运。成了大明太师,制度改革弊政,调理阴阳,让盛世再现。 于不良影响人世界,与大帅相斗,吃女帝软饭。与大舅哥李茂贞一起荡平诸侯,再立我大唐天下! 登临绝顶蜀山,成就玄门第一剑仙!诛绿袍,斗沙神童子;破铁山城,清剿群魔。 摘下来长生道果,不给长眉专美于前于前。遮天......西游......遍行诸天,见万千神通,修诸般道法,可得长生否? -------------------------------------------





[展开]

返回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首页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QQ阅读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起点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免费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txt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 最新章节 无弹窗 笔趣阁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作者:微风起时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 小说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txt下载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微风起时
微风起时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猜你喜欢
悠闲小农女
17075 人在追
-------梁田田一不小心再次穿越了,家徒四壁还明明碰上战火纷落,母亲离世了,留下的四个小萝卜头,梁田田则表示亚历山大。都说后妈不不靠谱,没想起这年头后奶更不不靠谱。果断带着哥哥弟弟另过,梁田田手握空间谋算着,“我是先发大财啊但是先发大财呢?”凌旭醒过来意外发现自己居然复活到了小时候,再回忆这一生的辉煌的历史他突然意外发现,让他记忆深刻地的仅有那个当初从山沟沟里一同走出来的小娘子。当再次穿越女碰上复活男,梁田田则表示但是银子很好看。漫山的清脆早已不见,呼呼的北风夹杂着雪片打在人脸上生疼。。
老祖宗她又飒又甜
20492 人在追
作为九幽之主夕瑶怼天怼地不带怕的,结果一不当心被设计陷害当做旱魃解开封印千百年!淦!老祖宗我切记面子的吗?再醒过来,棺材前躺了个受了重伤命不久矣的美男子。这年头美男子很难得,夕瑶忍痛割爱舍了自己一滴血与他结契,自此多了个非人非鬼的美男子仆从—祁墨辰。这个美男子仆从在外的时候哪里都好,是关上门门来不喜欢以下以下犯上。某天,夕瑶终于等到忍无可忍,“祁墨辰,分身后悔当初了,把分身的血还回去!”祁墨辰掀了掀眼皮,“该交易双方自愿原则,概不换货。”夕瑶咬牙切齿,“祁墨辰!你大爷的!”某人淡定从容的声音传来,“那是你大爷。”元安城郊的泉灵山脚下静谧的深山老林中却传来了一阵骚乱声。。
兔子报恩十世不晚
15259 人在追
猪八戒在广寒宫点了一把火,他想借此和嫦娥逃婚。嫦娥的玉兔,差点儿就被这场火烧个魂飞魄散。玉兔被修仙凡人云卿所救,云卿却因而被活活烧死。玉兔一门心思知恩图报,在获知云卿要历尽十世生死轮回的时候,临凡追随者只为能还了救命之恩。连着追随者九世的玉兔,均也没武之之地。一直到第十世,她好不容易有了些用处。却,她却获知自己之后九世都寻错了恩公。这一世,眼前的云卿不明白是也不是她要找的人……最后一切真相大白时,玉兔欠的可不只是是他这一条命。若要偿清她欠的,怕没办法是以身相许了。简而言之是一只一根筋的兔子精,死乞白赖追着清心寡欲系仙气十足的男神,以知恩图报这一世,宓月晚了预计里的两百多年,才找到恩公的下落。宓月的心里并没有底,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来晚,毕竟人的寿命怎么可能那么长。。
清冷仙君的纯情小白莲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是!”。
国民女神之重生王牌千金
【宠文,双强,爽文,占星牌,虐渣!】二十年婚姻,二十年付出过。她倾其一身才华,付出过所有感情,到最后,竟换得一场蓄谋已久的大火。丈夫残杀,好闺蜜背叛自己。原来是,身边人全是戏中人。复活前,她是名动京城的盛世才女。复活后,她是名动京城的盛世......草包!并且,还变为了一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千金。胆子小,怯懦,废物,懦弱,这是附在她身上的诸多马甲。再度睁开眼,霎那芳华,当她变为了她!这一世,她携金手指而归!一副占星牌玩转整个豪门!**公子无双,他是名动京城,却神秘的莫测的莫家家主。是一个身怀诅咒之的恶魔。手握生死,暴君命格,他是高前一秒还是艳阳高照的晴天。。
等我,一如往常
22356 人在追
“你若再走进,我便会手下留情。”“那夜,你只为了所欠蛇媚之事?”幻墨羽声音骤冷,这几个字从口中说出,好像都带着寒气。“很不错!”已冲晕理智的血雪儿不想否认,当天与她缠绵缱绻之人竟杀了自己姐姐。“呵,呵,好。”幻墨羽冷哼了两句,手中紧握离怨,冲了回来。“即使如此,我也...”血雪儿闭上了眼睛,右手握着的匕首挡在了身前。一阵剑风划过耳侧,风声掩盖住住了幻墨羽后面的字眼。直到一阵微温汩汩流淌于右手,自己坠入了那个陌生温暖的的胸膛。西王母轻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