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聊斋开局一把黄泉剑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人在聊斋开局一把黄泉剑

评分 10
作者:剑鼎乾坤
分类:悬疑灵异
评语: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14865次点击 / 2022-06-24 05:39:08

宁成再次穿越到聊斋背景的平行世界,复活在一个穷苦佃农家庭,莫名的感觉可以得到一把强悍的黄泉剑残胚,借着它的力量,除妖鬼神怪,救花仙狐女,斗劳山道士,荡世间愤懑,渐渐成了纵横驰骋人间界的强者。却不知道从他可以得到黄泉剑残胚就,早以掉进冥冥中的阴谋……神佛仙圣,宁有种乎?下回分解我宁成携黄泉剑、鸿蒙鼎、乾坤环,纵横驰骋天地人三界,跳出去命运枷锁,一人一剑,让那九天十地都要喊我一声人间道祖!这根烧火棍可不一般,一米多长的棍身摸起来有着金属般的质感。。



连带着还听到更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狗吠声。

起初以为是传说中的“鬼火”。

仅仅是收割了一小片的麦子,竟然相当于宰了十几只大母鸡。

当割好的麦子在田里堆得像一座小山一样高的时候。

但当他想要收工回家的时候,却看到东边的麦田远处,有几个人在往他这边迅速奔跑过来。

“嗯?谷租?什么时候要交?”

三只鲜血淋漓的同伴尸身,已经足够其余六头食尸犬饱餐一顿。

宁成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奇怪景象吓了一跳。

瞧准了下方一头最大的食尸犬跳跃上来的时机,用尽全力一棍朝它的鼻子打去。

没想到穿越过来,这个第一次就交代在这里了。

以宁成现在这种孱弱得像个书生般的身体,自然不能正面硬刚食尸犬群。

“哥,你把家里生蛋的母鸡都宰了,往后我们可怎么办?今年的谷租要交不上了。”

江湖传言中有一种“月棍年刀一辈子枪,宝剑随身藏”的说法。

对此,他已经见怪不怪。

宁成的随身武器只有一把黄泉剑残胚。

现在妹妹的病是好多了,但租子的问题却成了一个老大难题。

开始朝着白光出现的地方追逐包围过去。

这个结果令宁成心中不禁暗喜。

好在棍的形态,使用起来没那么多讲究。

鼻子应该是狗头上最脆弱的一个部位。

[展开]

人在聊斋开局一把黄泉剑剑鼎乾坤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剑鼎乾坤
剑鼎乾坤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剑鼎乾坤
锯倒了&将它们

一鼓作气连续锯倒了一小片麦子,将它们垒成一堆,宁成就已经累得腰酸背痛,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下。

剑鼎乾坤
到零星&完整,

【检测到零星的生灵之魂,魂魄不完整,无法度入轮回,是否直接吸取并转化为魂力?】

剑鼎乾坤
泉剑”&生差不

开局只有一把形如烧火棍般的“黄泉剑”,而且还是“残胚”,宁成实际上和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差不多。

剑鼎乾坤

&与期待

于是带着兴奋与期待小心翼翼地走到田塍边上,往草丛中伸手一捞。

剑鼎乾坤

&旁,揭

宁成暗暗感叹了一句,就小心地将烧火棍放到一旁,揭开锅盖盛了满满一碗鲜美的鸡汤。

剑鼎乾坤
于是在&近的星

于是在瞬息之间,聚集在烧火棍附近的星星点点的荧光全都消失不见。

猜你喜欢
第十二章 你不喜欢草莓味的了吗?
魏凛被众人围着,眼神却一直盯着程宗,直到她走出影棚,不见了。他刚才话说重了?该死,当时说的时候不过是一股气顶着,这会心里就不是滋味了。她该不会真伤心了吧?嘴对她越硬,心就越发的软。程宗,我该拿你怎么办?“先散了吧!”魏凛索然无味的说。叽叽喳他刚才话说重了?。
第56章 军中相遇
20274 人在追
“从来如此便对吗?我朝讲究的是爱民如子,如果没有仁爱之心,那么还有谁愿意做将士冲锋陷阵,还有多少百姓愿意拥戴我们?你看这个小兵他都瘦成什么样了,能干得动这样的活吗?你还搬出楚煜将军来压我,他是你们做错事推卸责任的借口吗?要不要让他来听听你刚
第十四三章 你终于醒了
“媚儿,媚儿。”“我在这儿。”蓝媚儿回答着越辰,越辰转身看着醒过来的媚儿,直接又惊又喜快速的跑了过去抱住了蓝媚儿。“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越辰直接喜极而泣。“好了越辰,我不过就是睡了一觉有那么夸张吗,这不渴了起来找点水喝。”“你还说“我在这儿。”。
全能大佬每天都在捡马甲
自小就在孤儿院慢慢长大的许楠被母亲接回了冷家。亲妈不爱,继父不疼。全京城豪门都在等着看这个假千金笑话。一直到有一天,她的身份被曝出......影盟隐秘黑客大佬,是她;豪门都想挤入的封斋当家的,是她;更让人吃惊的是,她居然但是陆少的神秘的未婚妻!可许楠才不希罕什么陆夫人身份。早上陆时谦拥着他的小祖宗,可伶眼巴巴地说:“宝贝,什么时候你才不愿意和我结婚了呀。”许楠腻烦地房门他:“看你整体表现!”
她代替他后开挂了
1801 人在追
“从昨天就,你替代你的哥哥,拿到持家的继承权!”母亲的一句话,她成了双胞胎哥哥的替身。女扮男装,却撩得左手好妹!一不当心,位极人臣的冥少他妹也被她所惑,喊着要娶她!冥少怒了:“从昨天就,你就跟随我。我会将你性训练成不合格的妹婿!”喂!说好要当妹婿的!怎么变为男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