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大佬的戏精小祖宗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全能大佬的戏精小祖宗

评分 10
作者:沈乐鸢
分类:凡人修仙
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29064次点击 / 2021-09-13 03:47:33

【绯闻花瓶】VS【假过气歌手】花瓶塔特若的人生目标是:娶全能才子,成了顶流影后!却——影后没作成,还被家里塞给了一个草包做妻子......外人道:一个花瓶,一个草包,绝配!正当所有人都等着看他们笑话,画风突变:“据说塔特若拿到了三金影后?”“据说塔特若能文能武高学历,但是国画大师亲传弟子?”“假的,都是假的!”黑粉们气红了脖子势必会要从她身上找出来一个黑料,便目标已锁定了她的草包丈夫方知遇之恩,结果却意外发现——“近百年一遇的全能型音乐天才是他,世界冠军的老师是他,k集团的幕后大boss但是他......”乐坛最强大角落里,坐着一个造型奇特的女孩,与周围衣着妆容精致的客人显得格格不入。。



挂断电话后,尤斯若点开备注“帅老头”的聊天框,发了一个“火柴人举手发送爱心”的表情包,粉红的桃心溢满整个屏幕。

她清了清嗓子掩饰尴尬,保持往日的高冷风,“说吧,是不是昨晚的导演答应签约了?这种事情你决定就好了,什么时候进组,我一定准时到场。”

入圈这些年,尤斯若一直不温不火,外人对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花瓶”二字,凡是上热搜,不是与美貌有关,就是传绯闻。

尤斯若立即放下手机抬头看向眼前的男人。

敢和本小姐相亲,吓不死你算我输!

“喂?西西,你怎么不说话?”吐槽了半个多小时,尤斯若嘴巴都说干了,可对面的人连吭都没吭一声,顿时让她觉得没爱了。

尤斯若被这么大个惊喜砸的头昏脑涨,一扫方才的阴郁。

这样的人,怎么比得上她的玉米哥哥。

她就不信了,以她收视率小福星的身份,还不能在娱乐圈占有一席之地。

“老头子还挺高冷。”尤斯若收起手机。

不远处,传来副导演的声音,与此同时,一阵惊呼传入尤斯若的耳中。

一抹白色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白色的休闲服用以暗红墨绿的撞色镶边条纹修饰,简单又不会过于单调,条纹的外围用浅浅的金丝线作为点缀,隐约间透着一股精致感,很好的拉长身材比例。

尤斯若怒气汹汹地站了起来,“昨晚的账还没算,姑奶奶我正愁找不到你,既然你送上来,那就别怪姑奶奶不客气!”

“我想你多虑了,我——”方知遇一改方才的谦谦公子做派,细长浓密的睫毛下,眸子透着令人生畏的寒气,与之前的阳光帅气,简直判若两人。

他来干嘛?

“大家好,我叫方知遇!”

导演的话还没说完,方知遇就被尤斯若暴力地拖走,现场的工作人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直到导演的咳嗽声响起。

“这是我见过最有气质的男人,没有之一。”

他冲着尤斯若绅士的笑了笑,略粉的薄唇上,那双迷人的瑞凤眼似在勾人,可爱的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让人挪不开眼,明明是妖孽的长相,偏带着一股格格不入的书卷气。

电话那头见怪不怪的叹了口气,“先说坏消息吧,昨晚谈得那个角色被人抢了。”

[展开]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沈乐鸢
沈乐鸢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沈乐鸢
闻他不&经工作

与她相亲的那位方二少,是圈子里出名的纨绔子弟,听闻他不学无术,天生反骨,是个十足的草包,一把年纪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还气死了自己爷爷。

沈乐鸢
要去给&他打榜

“啊?你说什么?”良久,电话那头才反应过来,“小鱿鱼,你先等等哈,我偶像发新歌了,我要去给他打榜,晚点再跟你聊。”

沈乐鸢
是她看&没有失

作为剧场吉祥物,凡是她看重的角色,就没有失手过,还是第一次被人抢了角色。

沈乐鸢
腰捡起&的手机

男人弯腰捡起手机,动作从容优雅,将手机递给尤斯若,“你的手机。”

沈乐鸢

&:“大

尤斯若顿时涨红了脸,视线挪向手机屏幕,备注:“大阳阳”,她的经纪人。

沈乐鸢

&信息。

尤斯若咬牙切齿的捏着手机,就在这时,微信里突然蹦出一条信息。

猜你喜欢
温家有娘子
18327 人在追
陈宁雅复活了!前生她坑死了自家男人,间接地谋害自己的孩子,唯一活下去的长子也因为她迈入歧途,人生重新来过一次,她定会再重蹈覆辙,本来只想好好的相夫育子,没想起男人孩子都是出息的,不但为她撑起了一片天,还让她报仇雪恨,且看陈宁雅怎么走上人生巅峰。“我早就说了有山家那婆娘不是个安分的,你们偏不信邪,结果你看,婶子尸骨未寒那女人就跑了,扔下几个可怜的孩子真是造孽啊!”为首拿着锄头的汉子愤怒地大骂,唾沫星子满天飞,腾出的左手用力地比划着,看得出他气得够呛。。
系统滚粗,我靠装怂就能封神
向来不愿有存在感的林斯文随着系统乙秤被强制激活,开启了全新异旅程。虽然还想继续假装一个平凡人怂下去,可欠缴乙秤的代价有点大。局部有异常,四号店员林斯文在线申请公车补贴!“又是这种无聊的监视活,大热天的我也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