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萝拂衣行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青萝拂衣行

评分 10
分类:职场精英
评语: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16551次点击 / 2022-05-15 02:55:29

男主,白乞儿,流落异乡民间的第七皇子,从来不欠人人情,却在还男主人情债的过程中越发还不很清楚。男主,朴萝,自我以为幸福和快乐美满幸福的小傻子,却遇害家破人亡不自认。北蛮铁蹄逐步逼近,国破家亡近在眼前,千百年前推算出这一切的张真人,为大夏王朝留下的一线生机。男主携玉器复活,能不能变化所有人的命运?嫁给皇家第六子的新嫁娘竟然被杀死在了送嫁的路上。。



朴寅却咬牙,“凭什么,占了妹妹的命格,还享了这么多年的福,太便宜她了!”

几里外是蜿蜒的送嫁车队,前方新嫁娘死了的消息还没传到这边,百姓都对着朴萝的嫁妆指指点点,依稀可以听到羡慕的话语,这姑娘好命啊,继母这样大方,花了大价钱云云。

她愤怒、着急,只能拼着最后的力气冲向继母和朴寅,希望以鬼魂之躯对她们造成一些伤害,却徒劳无功的从二人的身体中穿过,一头撞进了母亲的牌位前。

“不急,不急。你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哪里会不为你着想呢。我们这十多年都忍了过来,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妇人安慰。

“我知道”,妇人摆了摆手,制止了朴寅的描补,“是有一桩事情该告诉你了,当年,吴道子云游到了我们寨子之时曾经起了一卦,他算出未来我的女儿有真凤之命,贵人自京城而来,那年我救了你父亲……”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即使真的回到了过去,又能改变什么呢?

再过两个月,母亲将因为一场风寒离开自己。

原来自以为幸福美满的一生,是活在别人的伪装之下,原来自己母亲的死是另有原因,而自己竟然认贼作母!

朴萝吃了一惊,一时间不能言语。

妇人的指甲狠狠抠在掌心,竟有血流出,“谁知,谁知,他竟然遥遥指着那贱种说,真凤之命应在她身上,她也是我的女儿。”

终于,朴萝在外衣的內襟上,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玉乌龟配饰,声音似乎就是从这里发出。

“那傻子终于死了。”如莺啼般婉转,有些熟悉,只是不见了平日里的温柔小意。

妇人却抿嘴一笑,“傻孩子,急什么,等妹妹做了皇后,要什么有什么,到时候不仅要把他们尸骨都挖出来,挫骨扬灰,还要再诛她九族,让她的母族遗臭万年。”

再过一年,父亲会迎娶清清白白的继母进门,据父亲所说,虽然内心悲痛,但是需要一个人来照顾自己。

朴萝听闻有此大祸,一时之间心中惶惶。

可之前经历过的所有事情,也都深深刻在脑海,那真实到可怕的场景让她觉得窒息。

夏朝是千年前由始祖皇帝建立,自从驻扎在了中州的皇都之后,一统东南西北四州,屹立不倒,四方来朝,怎会在未来几年就血流成河呢?

人生前不知有鬼神,人死后不能对话生人。

听闻死前佩戴了亲人的饰物,死后才能在阴曹地府中找着。可是朴萝今日却被换上了一身的新嫁衣,这样想着,朴萝奋力的往母亲祠堂的方向飘过去,希望沾染一些母亲的气息。

[展开]

青萝拂衣行 慕容  青萝拂衣行综  青萝拂衣行是什么意思  青萝拂衣行 为了忘却的纪念  青萝拂衣行小说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焦糖色小黑脸
焦糖色小黑脸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焦糖色小黑脸
死了。&些熟悉

“那傻子终于死了。”如莺啼般婉转,有些熟悉,只是不见了平日里的温柔小意。

焦糖色小黑脸
的饰物&的新嫁

听闻死前佩戴了亲人的饰物,死后才能在阴曹地府中找着。可是朴萝今日却被换上了一身的新嫁衣,这样想着,朴萝奋力的往母亲祠堂的方向飘过去,希望沾染一些母亲的气息。

焦糖色小黑脸
让她安&是,皇

“是,不得不再忍了那傻子两年,让她安安稳稳的出嫁。虽然六皇子排行最末,可是,皇位之争,我相信吴道子的相术。”妇人沉吟道。

焦糖色小黑脸
的念想&,就是

若说朴萝唯一的念想,就是希望来世能同生母再续前缘了。

焦糖色小黑脸

&鬼魂之

她愤怒、着急,只能拼着最后的力气冲向继母和朴寅,希望以鬼魂之躯对她们造成一些伤害,却徒劳无功的从二人的身体中穿过,一头撞进了母亲的牌位前。

焦糖色小黑脸
原来自&然认贼

原来自以为幸福美满的一生,是活在别人的伪装之下,原来自己母亲的死是另有原因,而自己竟然认贼作母!

焦糖色小黑脸
多年的&便宜她

朴寅却咬牙,“凭什么,占了妹妹的命格,还享了这么多年的福,太便宜她了!”

焦糖色小黑脸
称作“&震惊。

被二人称作“小傻子”的新嫁娘朴萝,没想到自己竟然在死后得知了真相,满脸的震惊。

猜你喜欢
第92章 受到封赏
18963 人在追
慕观樾看着慕愿欢,意有所指地点了点头。慕愿欢十分迷惑,慕观樾为什么好端端地将功劳安在自己的头上。 “如果不是你皇叔时时传递书信,汇报军情。父皇还不知道宝贝女儿这么能干呢,真是虎父无犬女。本来你私自前往军营,父皇还有些生气。不过看在你做了这么慕愿欢十分迷惑,慕观樾为什么好端端地将功劳安在自己的头上。。
第58章 将军府密会
17254 人在追
而所有关于小公主的诊脉记录和药方备案只有前两个月的,而后偶尔有诊脉,也是千篇一律的脉象平稳。先天不足的小公主前两个月濒临死亡,还要靠药物苦苦支撑,竟然在短短两个月以后不言而喻。如果不是小公主被人调换了,那就是奇迹降临在了小公主身上,而后者的先天不足的小公主前两个月濒临死亡,还要靠药物苦苦支撑,竟然在短短两个月以后不言而喻。。
重生之破茧
18250 人在追
复活后帮组母亲将负心人汉和小三踢出家门,就全新的幸福和快乐生活。某猪头:我对你也没感情了,你自己离开了,切记想分我的钱!某三:男人和钱一样不能够少,黄面婆滚一边!某女:当我死人呀!想占我家贵,没门儿,更没窗户!某女母:切记不高兴,妈给你找个极品优质后爹,再给你找个极品优质老公,切记和不不相干的人不高兴!
墨尔本,算到爱
14664 人在追
厦门-墨尔本,纽约-佛罗伦萨。爱情里的时尚,数学里的浪漫的。一个品牌的世界梦想。颜滟大一。。
美妍
28286 人在追
千字小短篇。“嗯。”许妍微笑着向我点点头。。
一家之主之主妇难为
就我以为自己是被被拐卖了,原来是是再次穿越到了另一个架空年代。人家穿成小姐去做王妃,而自己呢?如此一来是个贵娘亲,做人家的继母是那么好做的么?管吃管穿还得在孩子被被欺负了站出帮打群架!打群架是男人的事?不不不!男人是主要负责打战去打猎,打群架这种小事,但是自己出场最好是。而已,这个男人像是有点儿笨,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还好,还不晓得知寒知暖!苏小婉轻轻的掀开被子,蹑手蹑脚的下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