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死后我嫁给了他的分身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未婚夫死后我嫁给了他的分身

评分 10
作者:酱酱汁儿
分类:职场精英
评语: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1903次点击 / 2021-09-06 21:53:57

贺骋魂牵梦萦的未婚夫死了,她守了五年的寡后,最后敌但是祖父的套路,答应下来了招个登门女婿回去。 却也没想起,比试大会上,一个乞丐,居然长了一张和前夫一模一样的脸庞......这就怪有意思的了!装修雅致考究的酒楼内,说书先生折扇轻拍,舌颤莲花,口若悬河,说的正是著名的横城一战!。



“女子的好年华就那么两三年,过了这最艳丽的时候,就不是你去挑郎君,而是郎君挑你了!”贺容苦口婆心,语气软了许多:“丫头,你就当疼疼我这个老头子,老头为你操心这么多年,怪不容易的,好不好?”

皇帝念贺家退敌有功,追封逝者,赏赐生者。更是赐贺骋安定郡主的封号。

“会不会太着急了一些?”这已经是二月底,也不过是三天的光景。

“哎,告示里面不是说了吗?不限制身份,不限制年龄,不美丑残缺……也没有诸多的要求,那还不是凭运气,还有什么其他的说法?”这中年男子见对方穿戴不俗。知道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物,不敢发火,还好声好气的追问了一句。

“祖父老了,沉疴旧疾缠身,每每饱受病痛折磨的时候,就放不下你,你打小就没爹没娘的,我看着你长大,若是我的去了,你以后该如何?”

“你和这些废物脓包说那么多作甚?一会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好好的把绣球给抢到,保证最后绣球到祝大哥的手上就行了!”旁边的好友蔺朝月皱眉,白了一眼自己这个卖弄风骚才情的好友一眼。简直有些没眼看。

世事无常,祸福难料。谁知道横城出了大事,谁又知道那个克己复礼,握瑾怀瑜的少年竟然身死异乡,而贺骋再也没有等到那个如玉般的少年回来!

贺容觉得自己的孙女,值得最好的,原本想给她细细的挑选,慢慢的斟酌。可他的身子还是差了一些,任由贺骋这么耽搁下去,怕是自己到死的那天,都不一定能够看到她有个圆满的时候。

“我不觉得苦,就不是折磨,更谈不上耽搁!”

贺骋凭栏而立,站在层层光影中,身上的长裙齐整的没有一丝的褶皱,面无表情的看着阁楼前平地上那乌泱泱的一群人。

园子内张灯结彩,有心人都提前入了园子,就指望着占据个天时地利人和。

贺容小心的又迈进了一步,“那……招亲大会就定在上巳节如何?”

骤雨将歇,雨打芭蕉叶带愁。

雅间内茶香四溢,雾气氤氲,前来避雨的年轻的少女和古稀老者跪坐在蒲团上相对而饮,气氛尚且融洽。

人群里有眼毒的认出这几人是望京有名的四杰,那小公子就是温家嫡次子温晏。

年迈的贺国公枯木逢春,人逢喜事精神爽,笑容满面的看着这一群的人。姻缘天注定,虽然阿弱不在乎谁能成为她未来的夫君,但老人家总归还是不愿意自己的枕边人太过于平凡。

四杰中的三人早已经分散在了人群里,双眼如电,蓄势待发,就等着那绣球落下来了。

她的目光落在那碧波般的茶水上,茶水轻轻的晃动着,起了圈圈涟漪。茶叶却是沉沉的落入杯底,隐藏不见!

“这就需要身强体健的,需要有头脑会看准时事的,能在不早不晚的时机,把球抢到,保住,这才是最后的赢家,知道了吗?”

小公子折扇一摇一晃,扇面的山水画颇具情趣,题字有风骨,不是凡品,清风自来,少年郎更添风流倜傥。

[展开]

姐姐死后嫁给了姐姐的未婚夫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酱酱汁儿
酱酱汁儿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酱酱汁儿
轻,为&搭上自

“祖父知道你性子烈,脾气拧,你记他念他,我拦不住你,可你还年轻,为他守三年已经是天大的情分了,何必还要搭上自己的一辈子?”

酱酱汁儿
溢,雾&且融洽

雅间内茶香四溢,雾气氤氲,前来避雨的年轻的少女和古稀老者跪坐在蒲团上相对而饮,气氛尚且融洽。

酱酱汁儿
年就乘&鹤西去

但贺骋母亲江氏郁结于心,忧思过度,只过了两年就乘鹤西去!

酱酱汁儿
小就没&若是我

“祖父老了,沉疴旧疾缠身,每每饱受病痛折磨的时候,就放不下你,你打小就没爹没娘的,我看着你长大,若是我的去了,你以后该如何?”

酱酱汁儿
君子,&君人选

等到贺骋及笄后,今上又赐婚给了忠义侯世子楚珺,楚珺温润君子,容止高洁,是整个望京最瞩目的夫君人选。一时之间,贺骋成了望京少女最羡慕的对象。

酱酱汁儿
了一眼&容,很

贺骋抬眼,扫了一眼老态龙钟的贺容,很想回答他一句,“不好!”

酱酱汁儿
拔牙老&蒋氏抚

贺容伤了身体,再动不得刀剑。如拔牙老虎,饮恨蜷在京城。和发妻蒋氏抚养年幼的贺骋。

酱酱汁儿
,也无&值不值

雅间外,厅堂内的说书人还在滔滔不绝,听客众说纷纭,老生常谈,争论的点翻来覆去的,也无非是楚世子的死到底值不值得罢了!

猜你喜欢
江山多谋
4973 人在追
生逢乱世,当胸怀天下,天下不能够大一统,她便让这天下大一统,乱世无法出明君,她便扶一个明君。她不想做那乱世女子,便穿起男装,变为一个少年郎。而已,一次次的怀疑和我相信,一次次的患难与共,他意外发现了她的女儿身,自此重新开启了漫漫追妻路。他说:“江山我要,你,我也要。”当时最强大的诸侯国,是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