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直上青云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穿越之直上青云

评分 10
作者:H海冬
分类:浪漫言情
评语:男女主的校园时光,也是他们的甜宠时光
12606次点击 / 2021-09-06 00:30:14

青云意外发现自己再次穿越到了中国古代,头疼欲裂。她也没照亮中国古代生存下来技能啊!作赋对着干,会针线女红,会讨男人欢心,更会种地做生意,都会么的办法,没办法找个以上四种技能都不需的职业……N年的,继位为帝的青云,望着文武百官:说出你们可能会不信,我真没想当女帝。现在的的小弟,现在的的文武百官:对的,对的,你说的都对,是我们逼着你当的。“别动,脑瓜子伤了,动不得。”。



这一路,要不是这小子的几个护卫拼死护着他,早成了别人的盘中餐了。

以她自身为例子,平的不一定是男的,有可能是个女的。凸的,不一定就是女的,也有可能是个男的。

谁会拿出来给别人喝,又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初来乍到,秉着少说少错的原则,能不开口尽量不开口。要是身穿,万事好商量,万一重生在别人身上……

提起这事,老头子同情又可怜的看她,唉声叹气道:“还能怎么伤的?除了土匪还能有谁?你身边带着护卫,哪个不长眼敢打你主意。”

也就是说原主除了她带来的护卫,身边没有其他亲人在。现在连护卫人也不见了,倒是方便了青云,不用战战兢兢应付其他人了。

青云环视一圈,半塌的庙宇大堂挤满了人,愣是找不出一个稍微干净整齐的,全是脏兮兮油腻腻,蓬头污面,看不出人样的人。

青云眨眨眼,她还有两个护卫,可见她不是身穿,重生到别人身上了。

等等,她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没穿过来前,她是长的比一般人高了点,稍微帅气了点,也就比明星帅了一点点,世界前十而已;前面飞机场了点,从小到大,女生的情书没断过。

“不要动了啊,万一又出血了,没有十天半个月好不了,眼下这情况……没有药给你吃。”

然后就听老头子说:“得亏你是个少爷,就你这细皮嫩肉,模样又好看的,还不知道遭多少罪。当时那群土匪从山上冲下来,一眼看到难民中的你,好几个朝你冲过去,要不是你身边的护卫,拼死保护你……”

青云扫了一圈,庙里这群逃荒的人,真的坚持不下去了,瘦骨嶙峋,只剩一张皮了。在隆庆好歹能活下来,地方差点就差点,总比死在逃荒路上强。

头不能动,青云转了转眼,打量四周。

说实话,青云有点慌了!

原主家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让一个小姑娘独自上路,万一途中有个什么意外,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进来了土匪窝,呵呵……

她的外在条件再怎么像小奶狗,也掩盖不了她是个货真价实的女生。

难怪这么狼狈落魄!

青云听完之后,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展开]

穿越之直上青云全文阅读 小说  穿越之直上青云同类推荐  穿越之直上青云类似的小说  穿越之直上青云 h海冬  穿越之直上青云好看吗  穿越之直上青云下载  类似穿越之直上青云  穿越之直上青云男主  穿越之直上青云txt  穿越之直上青云全文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H海冬
H海冬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H海冬
着少说&少错的

初来乍到,秉着少说少错的原则,能不开口尽量不开口。要是身穿,万事好商量,万一重生在别人身上……

H海冬
感,她&又要去

青云顿时生起不妙之感,她不想刚活过来,立马又要去阎王殿报道。

H海冬
污面,&人。

青云环视一圈,半塌的庙宇大堂挤满了人,愣是找不出一个稍微干净整齐的,全是脏兮兮油腻腻,蓬头污面,看不出人样的人。

H海冬
她很熟&。

被人劝阻,青云不动了,睁开眼,面前一老头正伸手过来按住她的头,絮絮叨叨个不停,好像跟她很熟的样子。

猜你喜欢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12114 人在追
【宠文、无虐、女强、团宠!】阮柒爆红后。黑粉:再好看也没文化。当日上午,华夏最高等学府发博——详细介绍一下,我院最更年轻博士生导师,阮柒教授。黑粉:炒学霸人内设什么用?最后也得向金主低下头。第二天,阮柒亮相国际经济会议,名牌落款——柒木制药集团董事长。黑粉:赚这么多钱,也不明白为国家做点贡献。三天后,官方发布最新新闻——最新型核潜艇面世,非常感谢总设计师阮柒及所有研发成员!黑粉们:……惹不得,再见了。*结婚了后,有记者问席玖:九爷您当年是怎么追到阮女神的?席玖默默的的翻看一个日记本。追妻日记:一、给宝贝打榜。二、帮宝贝票数
把云娇
26288 人在追
新书《小神仙,请请留步》已开,请多支持!自外祖家归来时,云娇始终活的谨小慎微,她只想自己同生母钱大太太能在这吃人的后宅之中安分的活一直这样,可偏是有人人愿她的愿,害她亲娘一尸两命。杀母之仇,锥心刻骨,血债血偿,不死不息!……那少年郎推门而入,满脸煦暖的笑,带着磊落不羁的少年意气,就如以前。他张开嘴巴双臂柔声唤她:“小九。”她吃了酒,醉眼朦朦胧胧的抬头,跌跌撞撞的扑进他怀中,梗咽着锤他胸膛:“你还明白回去,我真我以为你死了……”……定亲后。饭桌前,她左手托腮笑望着他:“你嫂嫂适才那是话中有话呢。”“怎么说?”他眼中闪过一点点笑意